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1 失宝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946 2019.12.01 21:06

  此时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后悔当初没有它给烧掉,但是现在已经追悔莫及,眼下还是想想怎么对付它的好。

  由于根本不识水性,所以本就对水极为畏惧,再加上墓道中积水本就不清澈,难以看透水下情景,所以更是害怕!

  人往往都是如此,对看不见的东西更加敬畏。

  内心虽然不停地暗示自己,青衣女尸不过是被暗流推动而来,可待那尸体近了我看得愈发清楚,而且因为流水的影响,已经将其霓裳解开了几分。

  显然老玄也看见了,打趣道:“寻秋啊,最难消美人恩,你看看你,把别人背出来也不对人家负责,你看人家找上门来了吧,不如你就从了她?!”

  老玄虽然口中这么说,但还是连忙控制了棺材盖子的方向,与那浮尸远远绕开。我见与那浮尸错开,本松了一口气,怎料那尸体略一停留便又朝着我们漂来,由于这个转向十分突匹,已经不太确定究竟是不是因为暗流的涌动,给我的感觉就如同她有自己的想法一样。

  老玄嘴上没个正行,“看来这女尸还真他娘的对你有想法,竟然还追上门来了。虽然这姑娘也就一千多岁,可是别人保养得还是挺不错的,你看别人衣服可都脱了,你可别辜负人家的一番美意。”

  我忍住寒意,怒骂道:“你他娘的可闭嘴吧,你要是觉得她姿色不错赶紧领回家供着吧,效仿宁采臣再上演一世人鬼情缘。小第不才愿执笔奉经,为你俩篆下一段传世佳话。”

  老玄咂嘴道:“我倒是想啊,可惜她早已经芳心暗许,你看她对你不依不饶的那个劲儿,十有八九是想让你留下来陪她。”

  老玄的话让我打了个寒颤,嘴上的气势不自觉便弱了下来,“要留你留下来,我可还没活够。三爷爷说你还没娶媳妇,我看你更应该将它收入麾下,要是你肯努力一点,说不定她还可以为你生个大胖小子。”

  老玄听完之后缩了缩脖子,转过头来还想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骂道:“卧槽,还会游泳!”

  我闻言一惊回头去看,只见那女尸在七八米外径直向我们冲来,由于速度略快,两侧已经分出了滑行水线,如同人游泳一般,此刻她已经不再是一具单纯的浮尸,反而像有生命的尸体。

  我对这具女尸,是打心眼儿的畏惧,就差没有害怕得要死要活了。

  此时看它冲过来,已经被吓得忘记了任何防范,老玄不由大骂:“它娘的张寻秋,你不会真打算和她双宿双飞吧??快划啊!”

  闻声立马反应了过来,连忙和老玄手脚并用的划水,可这棺材盖非常沉重,绕是我们使出十二分的本领,速度也快不起来。我不由得焦急了起来,回头去看那浮尸已经距离我不过两三米了。

  当我回过头来却发,老玄竟然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整个墓室之中就剩下了我和这具浮尸,以及浮在水中的杆子。

  这杆子是早先老玄用来掌握平衡的,此刻只有杆子漂在水中,说明老玄极有可能出了意外。我连忙边喊边划,可除了甬道深处传来的回音之外,再没有了任何丁点儿回应!

  此刻与其担心老玄,倒不如说是担心自己。毕竟老玄落水会游泳,即使在水中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的意外,不像我落了水便毫无反抗之力。此时老玄不在,竟然有些心慌,毕竟有一个会游泳的人在身边,我底气要足上不少,更何况早已经习惯了躲在老玄背后。

  由于老玄不在棺材盖上,此刻棺材承重我一人已是绰绰有余,滑行起来十分迅速!可我从来没有掌船的经验,再加上这水面太过于平静,所以无论怎么划也没有那死尸漂得快!

  划出去十多米就被女尸追了上来,我知道与其徒劳消耗体力,倒不如先发制人。毕竟我即使跑得再快,它若要害我,恐怕也难以逃走。想到这里,只好转身死死盯着浮尸,举着杆子随时准备动手。

  但转念一想,这杆子乃寻常之物不见得有克鬼制尸之效,便突然想起我腰间还挂着一尊从陪葬室里顺出来的青铜佛像!这正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我一向对佛法保持中立态度,此刻危急时分,只好祈祷这传承几千年的佛法有所奇效!

  此刻那死尸几乎贴在了我剩下的棺材盖上,我一边暗自祈祷一边用手去摸腰间。

  这不摸不要紧,一摸心都凉了半截。原来那尊佛像不知何时已经丢失了,此刻来不及心痛,这已经不关乎钱财,而在于生命能否延续。

  生死大事,岂可儿戏?

  来不及再多想,见青铜佛像已失,连忙拿起杆子去撑那女尸,只希望它离我越远越好。

  当杆子碰到那女尸,它突然被什么东西勾中一样,一下子就沉入了水中消失不见了!

  见其消失得诡异,更加确信它不止表面这么简单。整个神经放松了一瞬间又警觉起来,刚才它突然消失与其说消失不见了,倒不如说是是为了躲开我手中的杆子!

  此时女尸沉入水里,我就更加害怕起来!神经高度集中,老是会有一种它就贴在棺材盖的下方的错觉,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便将我拖入水中!

  我一双招子死死盯着水面,此时此刻早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只能听见一颗心脏嘭嘭直跳!

  我就这样站在棺材盖上,一手举着杆子,随时做好自卫的准备。

  可那女尸似乎彻底消失了,我只好自己安慰自己,那不过来具尸体而已,死了一千多年了,我与她无冤无仇,它断然不会再来害我的!

  略微放松,突然听见棺材盖上传来“啪嗒”一声!回头一看,只见一只苍白的手搭在棺材盖边,吓得我一个趔趄差点摔进水中,想来是那女尸要对我下手了,但事到临头,心中生起狠劲儿,举着杆子就打。

  但是那杆子又过长,一下子就抵在了墓道顶部,没有打到那惨无人色的手,反而差点将我给灌倒进水中!

  我立马蹲下调整了身体,此时只手浮出水来,突然大声喘息,抱怨道:“他娘的,可憋死老子了。”

  我一听声音不对,再去看竟然是老玄,我见老玄安然回来大喜过望,连忙将他拉上棺材盖来,原来他的手被水泡得久了,已经有些浮肿发白。

  老玄爬上棺材,茫然四顾,率先问道:“那死倒儿呢?怎么不见了?”

  见老玄举止言谈确实是个活生生的人,也就放下了戒备,毕竟害怕那女尸故技重施,又将我带进幻境之中。

  我对老玄说:“刚刚沉入水中已经消失了!”

  不等我问老玄消失缘由,老玄自顾自地简单说了一下。原来老玄看那浮尸来得极快,又加上棺材盖吃水太深,便仗着有几分水性,就下水去推。

  结果刚一下去,便被底下的暗流给卷走了,好不容易脱了身想游回来,又发现暗流在中间那一层最为凶猛。想在水面上游回来,又不想和那死倒儿和三尸虫照面,又恰巧底层不怎么受暗流的影响,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最底层给游了回来!

  至于为何老玄消失得无声无息,则是因为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浮尸的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老玄在干啥。

  理清了前后联系,我对老玄分析道:“看来女尸是被水中的暗流给卷走了,但它之前在水面滑行的样子确实诡异,还是要小心一些。”

  老玄点了点头,深色出奇地凝重,“现在有比那浮尸更加需要解决的事,我们此刻已经进退两难了!”

  “什么意思?”

  老玄甩了甩身上的水,“现在墓道中水位不高,我们原本可以借这个棺材板滑回去。但是地下墓砖大多破损,水流竟然是从地下冒出来的!若现在回去便要受到两方阻力,一是下边错综复杂的暗流,二是后方奔涌而来的大注水。这棺材盖承受两个人本就勉强,但若我一人先游走,你一个人又难以划出去。”

  我想了想,对老玄分析道:“地下涌泉,这应该便是传闻之中的龙抬头,龙头抬多高,水便涨多高,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也不知此时那蛟龙可否度过了劫难,若这水位再涨恐怕我们俩就要折在这里了。”

  分析道这里想起一事,连忙问老玄:“既然退不得为何不继续前进?借助五爷爷挖出的盗洞逃出去。”

  老玄叹了口气,愁眉不展幽幽出声:“往前也不容易,前面便是那个供给机关运行的水车,此刻水车已毁,这里的水又全部从哪重新汇进深渊之中,若是贸然前进,一不留神就会被吸进去。因为我刚刚才从哪里逃出来!”

  听完老玄的分析我不禁皱了皱眉,他娘的还真是不好决断。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问道:“那深渊处距离右边无限循环的出口,大概五六米的样子。也就是这个棺材板划出去的出口,这个出口距离另外一个通往五爷爷棺木的墓道也就三四米之间,若是我们贴着墙走,你觉得成功度过的概率有几层?”

  老玄想了想道,愁道:“大概六层左右……吧!”

  我继续分析道:“若此时掉头看似保险,实则凶险万分,因为龙抬头能够在一瞬间将墓道灌满,到时候想要一口气游出去恐怕不太可能。况且这个棺材盖实在难撑,进来容易出去难,即使不出意外也得花上几个小时。相对于往回走,我倒觉得往前走生存的几率要更大一些。毕竟命运还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待我说完,老玄大手一挥,“我觉得此法有可行,就听你的,事不宜迟,咱现在就走。”

  见老玄这般豪气,不由有些难安,这可是两条人命的是,你好歹也得正儿八经商量一下不是?于是我有些底气不足,对老玄说道:“这样过去总归不太稳妥,要是能够有绳子将我俩绑在一起便更安全了…”

  话刚说完棺材板突然一晃,竟然自个儿漂流起来,此时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流水的动向,看来再往前就是那通往深渊的漩涡处了。

  此时棺材板移动速度渐渐快了起来,我和老玄还没有商量好对策,便已经能听见轰隆到震耳欲聋的流水声,其势之大瞬间让我的信心弱了几分。

  老玄一脸错愕,开口大骂道:“不对啊,这水怎么如此凶猛了!?”

  老玄话音刚落,只见棺材板不受控制往墙上一撞,我们便从那墓道中被冲了出来。只见那流水汇入深渊似鲸吞一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强烈的拉扯力带着我们便向那深渊流去!

  我心想要完蛋,但老玄反应却极快,手中杆子往水里一撑,腿一踏棺材板,便使出壁虎游墙的功夫,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另外一条墓道中!

  只见老玄双腿猛力一分,凭空稳稳地卡在墓道之间,随后撑起杆子便向我猛然递了过来。

  我此刻注意力完全在老玄身上,倒不是怎么慌张,一把就死死抓住了杆子。身下的棺材板被洪流吸扯,脚下一空便掉进了水中。此时水已经淹及喉咙,我呼吸略微困难。

  老玄有伤在身那能受得住如此巨力?

  晃眼瞥见老玄满脸涨红,身子已经向前倾斜,双腿剧烈打颤,我知其体力已经到达极限,老玄如此拼命对我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此刻再也不想拖累他,便欲松手。

  老玄似乎看出我的心思,用尽全身力气猛的向后倒去,身体几乎已经和地面平行了!

  唯有双腿死死卡住墙壁分毫不动,我知道若此时贸然松手,老玄无处借力也会摔进洪流,最后被卷进深渊再难活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