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锲子:下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163 2019.10.21 18:38

  此际天色昏暗、雷鸣电闪,其余闲杂人等,皆是借着天上的雷光匆匆下山,场中唯独剩下胆量奇大的十数人。

  殓师神情阴冷,左手按着刀鞘,右手负于身后,朝着那只手信步而去,人还未至那窟倏然飞出个人来。

  殓师反应奇快,几乎一瞬间刀便出了鞘,殓师举刀便砍,可却在空中生生将砍改为托。

  而飞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双目紧闭不知死活的二娃子。

  二娃子受此一托,生生消去了大半力道滚落在地上,众人瞧见二娃子囫囵个儿飞了出来,心中是又惊又喜。

  二娃子的三叔三婶儿,大着胆子上来将其抬走。

  那殓师心中却“咯噔”一下,因为那只搭在岩石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嘭!”

  不待殓师再多思虑,只听见一声闷响又一个人影匹自从窟中飞了出来,直飞出六七米方才落地。

  好在绿植茂密并未摔个结实,可饶是如此那人依旧吐出口血来,双眼一翻竟然晕死了过去。

  殓师模糊看见那人是个道士打扮,至于面貌如何自是无暇细看。

  殓师见那人狼狈飞出心道不好,这分明是被什么巨物拍出来的,念到此处连忙抽身退开。

  可那窟中突然伸出七八只碗大的触手,其中一只便匹自卷住殓尸匠的双腿往回拉,另几只似乎分不清方向胡乱在空中狂舞。

  殓尸匠便是有千般手段此刻也难以与之抗衡,只得将手中的钢刀插进地里勉强支撑着。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拖着不停靠近龙王窟,殓尸匠心知入了此窟再难逃生。

  于是眼中闪过狠戾之气,看这架势竟是要孤注一掷、以命相搏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又太过意外,张百川等人短暂惊恐失神,便已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此时再想援救已是难上加难。

  此刻雷电大炽,众人终于借着光亮窥得全貌,只见肉瘤状的触手自窟中探出,半腐烂的触角混着恶臭的黏液,四下挥舞之际腥风大作。

  众人还未赶来,只见殓师将钢刀猛自地里抽出,借着触手拖拽和自身猛跃的双重大力,在空中匹自画出一条弧度,特别是在雷光的映衬下更显勇猛。

  “咚~”

  殓师在龙王窟边缘落地,再有几寸便是死门关!

  那浑生肉冠的触手应声而断,直涌出黑绿色的汁液溅得浑身都是,而缠在他双踝的触手仍未松开,反而因受痛而痉挛,缠得更紧了。

  殓师挥刀挑断触手,直起身来向窟中一瞥,只见窟内大小不一黑压压的一片尽是触手,将整个龙王窟挤得是水泄不通,

  唯独只见手脚不见头脑躯干,这让一向同尸体打交道的殓师狐疑不已。

  “小心!”大当家张百川爆喝。

  殓师头脑清晰,反应奇快,头也不抬原地一滚躲过必死一击。

  原来被断一手,那窟中的怪物自是察觉到疼痛,其余数只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横冲直撞的触手终于寻到了目标,劈头盖脸的向着殓师的所在方向胡乱飞舞。

  几只触手配合默契,上下翻飞间舞得密不透风,即使场外数人想要搭救,没有趁手的武器,一时之间也近不得身来。

  殓师见前方两只触手一上一下横扫而来,只得跃身躲过,还未起身只见触手已成四方合围之势,竟已是避无可避。

  感受到四面八方的劲分,殓师阴沉的脸此刻终于爆发开来,举刀便砍。手起刀落见必定见血,一时之间山神庙外碎肉翻飞,腥秽四溅。

  触手吃痛也不似之前一般缩回洞中,只舞得更加狂猛,绕是殓师人狠刀快,也难以面面俱到,片刻后便被压制得险象环生。

  好不容易抽得半分空暇,身后又是劲风袭来,殓师匠却不闪不避,兀自将刀横放在背后。

  殓师挨了个结实,应声飞出滚落在地上,虽然用刀卸去大半力道,不过任觉体内血气翻涌,喉咙一甜嘴角溢出血来。

  殓师虽受此一击受伤不轻,可也借这股力道脱离了触手攻击的范围。

  看着那因缺失目标更加疯狂的触手,殓师心有余悸。

  还未有半分劫后余生的喜悦,面色又陡然间惨无人色。

  只见那窟中不知何时冒出个磨盘大的肉瘤,那瘤上密密麻麻的生着几百只人眼!

  那眼睛眸子猩红,似有一股魔力,殓师离得稍近又毫无防备自是首当其冲,只觉得肢体不听指唤。

  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几只触手携万钧之势向自己抽来,心中暗自焦急可却毫无办法。

  而其他人各自分散又哪里顾得上他?一时之间打心底生出一种不祥感。

  “醒来!”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蕴含几分神韵的断喝!人未到声先至。

  受此爆喝殓师回过神来,原来自那洞中飞出的道士不知何时醒来,恰在生死一线间助其脱困。

  殓师反应快,可那触手已经抽到了身前,这等距离哪还避得过去,除非困虎添翼!

  殓师心中一叹,自己今日算是交代!

  可就在此时,殓师腰间猛然被一条小指大小的六菱钢索拴住。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便凌空飞出五六米,那道士竟在电光火石间将他自死神受中救了出来!

  那肉瘤上的眼睛邪光一闪,触手凭空长出一截,对着二人穿去。道士似乎早有防备,背后的长方形铁盒子机关运转便成了一个伞状盾牌。

  触手撞在盾牌上,二人受不住这般大力,匹自在山坡滚落出七八米,均是口吐鲜血,再难有反抗之力。

  此时龙王窟土石翻飞,道道沟壑自山下蔓延,那窟中的怪物竟想窜出来了结二人的姓命!

  “哈哈哈哈……”

  那道士自地上艰难爬起,仰头看了看天光,自顾自地狂笑了起来。竟然不闪不避,任由那触手向自己抽来!

  天地间猛然间强光一闪,那遍生恶眼的肉瘤匹自化作成了肉沫!

  待得众人再睁眼之时,只见四周一片狼藉,那腥臭无比的触手已然消失不见了,唯有一些残肢散在四处。

  天地间任是乌云密布,但已不似之前的黑暗压抑,瓢泼大雨自天上倾洒而下,似乎连老天爷也要掩盖什么。

  张百川上前探了探道士的死活,脉搏若有若无,甚是虚弱。

  不过好在福大命大还剩下一口气,想来一时三刻也死不了,于是命人将二人抬回悉心照料。

  ……

  道士同殓尸匠人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皆是命比蟑螂。三五天功夫殓尸匠人的伤便好了个七七八八。

  可这道士身上却是体无完肤,浑身布满可怖的伤口,一直昏睡了四五天方才醒来。

  自醒来之后神情呆滞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看就是一天,连眼皮都不带眨的。

  村中人碍于情面也不多问,只每日三餐备好放在床前。

  这道士傻归傻、呆归呆,饭还是照吃不误的,这让二娃子一家更显心安。

  张家梁子恢复了往日气象,时雨时晴。可这龙王窟自那日之后再未有水,而张家梁子的人对此也不遗憾抱怨。

  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鬼知道这窟里的鱼吃什么长大的?至于之前吃过的鱼,众人不敢深想。

  半月之后的清晨二娃子照常去看望道士,可道士却连带那个古怪的盒子一同消失了。

  二娃子心头失落,本同道士约好今日算算自己的命数,可这道士竟然一声不吭的走了。

  此事传开,张家梁子的都说道士不厚道,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不吭便走了,这岂是为人之道?好比肉包子打狗也有些动静不是?

  众人都在想道士永远不会出现了,可三日之后这道士又去而复返,再次出现在张家梁子!

  道士又出现了,只是模样也忒憔悴了。

  只见他蓬头垢面、衣衫破烂,衣裳上血迹斑斑,恶臭之中还散发着酒臭。

  双眼黯淡无光,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张家梁子的人纷纷议论道士的遭遇以及来历。

  二娃子听说道士去而复返,自是高兴得不得了。也不嫌脏,排开众人就上前扶起了跌坐在地上的酒鬼道士要他兑现承诺。

  二娃子又哪里知道这个道士受了刺激,得了失心疯,此刻哪里还认得他!

  二娃子的命数这道士早已知晓,只是怕他接受不了没有告诉他,故而此前一拖再拖。

  可天意使然,有些事往往无法躲避,那道士推开二娃子,自顾自倒在地上灌了口烈酒,盯着二娃子的面目念念有词:

  “男子面相看五官,女子面相看流年。

  天庭饱满吃官饭,地阁方圆掌大权。

  …

  眉看兄弟眼看心,人中里面看子孙。

  ……

  日月角上看父母,山根奸门看婚姻。

  ……

  山根断裂印堂低,女妨丈夫男克妻。

  ……

  鼻有横理,主养他子。”

  道士顿了顿又道:

  “福薄淡禄且长寿,义气高强,少年勤学有功名。忠孝双全,性巧心灵,口快无心。恩中拓怨,君子敬佩,小人气恨……前运乘阴少种树,移花接子又残飞。”

  随后便是细解,每一年发生在二娃子身上的事一一罗列而出。

  其中大多一一印证,唯有收养天资这一事算错,算成了一个女子。

  二娃子一生都在走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命数,如同早已排练好的剧情,如今想来甚是可悲!

  这二娃子便是年轻时的张老二!

  至于这道士姓甚名谁,从何而来,如何自龙王窟中逃出。又为何消失三日后再次狼狈而归,以及此后下落遭遇,个中详情皆是后话,此处暂且不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