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掌中乾坤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510 2019.10.25 17:02

  不过这书倒也并非全无用武之地,至少很多东西都让我刷新了三观。

  其中记载的九丘进退八法确实了得,看罢后又不免佩服起古人的智慧来。

  只是记载奇异灵药和长生的线索只有寥寥几笔,中间便断开了。

  翻了翻书自五代十国到西夏都没有任何记载,到元明方才续写。这中间丢失的部分大概就是遗失的残书。

  看到这里不禁暗自嘀咕,“欲寻永生先寻残书,莫非永生的线索便在丢失的半本残书之中?”

  书到最末便是一行小字:“了业摩于民国9年。”

  看这字迹也确实是师祖所有,原来师祖的法号叫作了业。

  民国9年也就是1922年,再看字迹的沉稳力道,恐怕是20岁以后所书,由此推断师祖至少活了120岁往上。

  而有关长生和残书的线索一字未提,最末只有一张简笔图不知是何用意。

  看这样子便是师祖留下的最新线索。

  其后便是收徒标准以及送给后辈的善语良言。

  “九丘传人不可内传,不传大奸大恶之徒,不传鸡鸣狗盗之辈,不传yin巧浪荡之宵小,以传有缘人为宜,其中又以命数不清者为佳……”

  “得传承者当知吾之一脉,超脱世外不可为外力所改变。”

  “外界传言九丘传人需极具慧根,‘譬如人非三世,莫能造其玄;心非七窍,莫能登其妙。又如非九丘之传人,莫能窥其真貌’。”

  “此二者皆为谬论,吾认为当以个人之机缘为要,机缘一到、不请自来。”

  “吾之一脉传承两千余年,也未得窥长生之真貌,故而后世传人亦可当断则断,以免受其害。”

  “亦大可当副业操之,若是有朝一日有幸寻得永生之秘,还望焚香祷告。吾与历代先贤亦可含笑九泉,无论作何抉择此行路途艰辛,望珍重!”

  想不到师祖寻的并非是永生,而是一种情怀,甚至是一种执念。可世间真有所谓的永生?这个问题恐怕无人知晓。

  将书合上,脑子里乱成一团。权衡利弊之余顺手将阴阳罗盘拿在手中把玩,发现它正中心少了一个拇指大的天心,不由有些苦笑。

  一本残书一面破镜,什么九丘传人,简直就像个笑话。

  想了想还是将残书和铜镜收了起来,全当留个念想,至于寻找什么永生倒是没多大兴趣。

  这几日乐得清闲,今晚又经历这档子事,根本没有半分睡意。

  听着窗外的漂泊大雨,不免又思索是师祖口中的“缘”来。

  论起这缘分可就玄乎了,就拿寻得传承这一事来说便已是万分微妙。

  其一、若是寺院没有扩建,工匠自然不会占了小木屋,那么我也不会住到到这偏殿来,这一系列事自然也不会发生。

  其二、若是没有机缘巧合救下小吃货,同样不会惹出麻烦。

  其三、若是将师祖放置在其他偏殿中,自然也不会触发机关。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可能,例如小吃货根本不怕师祖、寺院中没有这般拥挤的游人……

  想到这里不禁暗自嘀咕,“这一切莫非是师祖早已神机妙算布下的?”

  晃了晃脑袋寻思道,不应该!

  回想起师祖临终时的话,只能说师祖也不确定。

  这几个环节之中,但凡有一丁点纰漏,也不会是如今这般结局。

  越想越觉得头大,只好避开这个问题,把玩了一阵阴阳镜,倒是勉强掌握了它的机关开合之法。

  只是这罗盘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曾转动分毫,不知是好是坏。

  这一场雨直下到清晨方才停歇,我不知何时沉沉睡去,清晨还是被冻醒的,而小吃货蜷在被窝里半张着嘴睡得正香。

  推开门凉爽的山风袭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空气倒是万分清新,忍不住狠狠抽了几口,不多时云开雾散,一面血阳刺破迷雾。

  直映得夏木苍翠、万物如新,随后鸟鸣蝉叫、白鹤高飞,又恢复了夏日的气象。

  出门在庙外的石涧上洗漱完毕,这才想起昨晚那翻奇诞的经历,于是便将阴阳镜摸了出来。

  触发机关阴阳镜便构成了一面罗盘,这个罗盘只有四圈,比我见过的任何罗盘圈数都少,不过东西倒是不少。

  第一圈是缺失的天心,第二圈是先天八卦。

  第三圈是一个大圈,圈内又分八个小盘,分别是三才、四象、五行、六仪、七脉、后天八卦、九畴、十天干。

  最后一圈是二十八星宿分野以及浑天星度五行。

  来回翻看之后突然一个激灵,我似乎抓住了什么,翻来覆去的想了一阵,终于发现了它的秘密!

  除了缺失的天心之外,还有最外的阴阳图,而整个罗盘包含的内容可谓是包罗万象。

  比如三才中的天格、人格、地格、可与五行搭配人称“三才五格”,可查天时地利人和。

  指四季天然气象的四象,可与七脉星象结合构成二十八星宿以及用来表示二十四节气。

  二十八星宿又可对照二十八星宿分野及浑天星度五行辨明星象、占卜祸福。

  意味着物质运行、万物之宗的五行,又可代表数理分形及生克辩证。

  更可与二十四节气相配形成相乘相侮之局,何其微妙?

  六仪则涉及奇门遁甲的内容,与三才结合可成三奇六仪之局,与十天干相合又可作为信息语言之符号,同时用来记录太阳的变化。

  而太阳作为万物之源,体现了阴阳五行的特性,另外配九星八神更有诸多变换。

  而奇门遁甲本自古就是谋士用来排兵布阵的不传之术,如此推演组合的方法简直是奇绝之笔!

  至于七星八卦、九畴十天干亦可两两、二三、三三配对,同理推之。

  值得一提的是七脉分玄星和山脉上下两部分,星与龙穿插交织出现在一盘之上倒是别出心裁

  略微思索便能想到数十种组合方法,不禁惊骇,“这特麽哪里是个罗盘?分明就是个世界!”

  掌着罗盘有些失神,不由得感叹古人的智慧果真穷尽才学,竟能将整个世界浓缩在巴掌大的罗盘里!

  可自古以来罗盘越是简单越好,可这阴阳盘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因此其使用的难度可想而知,简直要把中国易学一盘囊括殆尽!这是何等的气魄?

  想了一阵便觉头大,一是因为太久没有动脑,二是因为本就对玄学易术知之甚少,

  而祖上传下的几本寻龙辨穴术书后辈更是无人愿意专研,扔在祠堂里裹满了灰尘。

  好在我爷爷不愿意糟蹋,收集起来搁在家里,到我这一辈也就因兴趣爱好使然,偶尔翻阅一阵。

  又过了几天清闲日子,倒是热闹了起来。

  山上来了一群拍记录片的团队,有自带的卫星通信器材,算是小型信号基站。

  手机也勉强恢复了网络,只是使用的人很多时断时续相当不稳定。

  打开手机一看有未接来电话,一开始还以为是崇河那小子,可看了看归属地又有些失望。

  是今天的电话,同一个号码连续打了十多个,回拨过去不多时便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不确定的声音“是大侄子吗?”听声音,陌生中带着一些熟悉。

  为了掩饰尴尬我在脑海中苦苦搜寻良久方才回应:“你是大叔?”

  听到对方确认身份之后我又隐隐有些不安。

  叔伯是我三阿公的长子,三阿公一家因为早年间发了些横财,所以十多年前就搬去城里了,我们家则是近几年。

  这些年因为不在一个地方住了,所以见面的机会不多,唯有每年清明节祭祖或者老辈子大寿的时候会见上一面,那个时候也只是相互寒暄一下。

  最多问一问学习情况如何,有没有女朋友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

  加上又有代沟所以很少会促膝长谈,他们那一辈唯有同辈之间会聊得来。

  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愿意与同辈相处,也就是大叔的儿子,这就是堂兄弟关系。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除非是恋人。

  这个电话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有事相求,二是有事知会。但我一个失意书生,虽自负才华,但却并不出名。

  反而常常被当做反面教材,具体就是某某人虽然头脑聪明,但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

  毕业以后成天拿着爸妈的钱挥霍,所以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二十多年第一次互相通话自然少不了一些形式上的寒暄,然后终于回归了主题。

  大叔知会了三阿公过世的消息,通报了出殡时间,话到最后还请我务必尽快前往。

  听出了叔伯言语中的客气之意,似乎有什么事恳求一样。

  可实在想不到能帮忙做些什么,但无论出于亲情还是出于礼节都答应立马动身。

  挂掉电话往回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悼念三阿公的一生。

  爷爷那一辈有五个弟兄,爷爷排第四,除了五阿公四十多岁就病逝了之外,其他四兄弟都很长寿,就连刚刚过世的三阿公也有82岁的高龄。

  闭目回想,三阿公这一生大多存在奶奶的话语里。

  大约是说他年轻的时候是如何如何,又是怎样对人接物,又是如何与三奶奶天人永隔,又是如何一个人将伯伯们抚养成人。

  一生之中平平淡淡,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辈子受的苦和累绝不少,直到花甲之年后享了十多年的福气。

  个人对三阿公没有多大的印象,现在想起来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唯有读初高中的时候在街上偶遇了几次,那个时候总是避之不及,因为总觉得他是几个老古董中最难相处的人,脾气古怪,不言苟笑。

  现在想起来既是感慨又觉好笑,感慨时光匆匆,转眼之间便再也不见了,又笑自己年少无知,等到三阿公故去了再来怀念。

  不过我与三阿公还是有些交集的,三阿公是个木匠,手艺很好。

  很小的时候雕了一条木龙送给我,因为太喜欢所以被玩坏了,而三阿公说什么也不愿意再雕一尊送给我。

  除了雕些瑞兽,三阿公也倒腾些千奇百怪的木雕。

  其中一种和人的模样差不多,浑身雕刻这细密的鳞甲,长着一口獠牙,小眼尖耳细腮。

  看起来和真的一模一样,有一次去三阿公家里,差点当场吓死。

  事后三阿公跟我说那叫鬼脖子,只是一个木雕。

  不过此后还是老做噩梦,因为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生物的存在,即使后来读了很多书也没见过,这才知道是三阿公胡乱绉的。

  而我也仅此一次看见那样的木雕,但是现如今想起来,仍然有些遍体生寒。

  可心底里突然生出一股挥之不去的不祥之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