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 悬疑

    类型
  • 2019.10.21上架
  • 35.14

    连载(字)

880位书友共同开启《九丘之永生》的悬疑之旅

学徒世外花果香 学徒索清露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锲子:上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757 2019.10.20 16:32

  这个故事开始之前,需得说一件怪事!

  川东深处,张家梁子。此族比较复杂,自族谱可查之祖算起,族内便极少单传。

  张老二有五个亲兄弟,兄弟间排行老二,五兄弟中数他最朴实安分,安分比较官方,四川话说叫“憨”。

  这样的人本该安度一生,可自古以来安分守己的人就容易被欺负,就连一向公平的命运也爱捉弄他。

  一九五四年,张老二二十四岁。

  正值张家梁子人烟鼎盛,张老二奉父之命娶妻,两年后妻因病死亡,徒留张老二黯自神伤。

  她未留下子嗣,张老二也未再娶。

  四十岁时闹饥荒,十多里外的半变青、李子坪一带整家整户的饿死。

  张家梁子流浪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张老二动了恻隐之心收养了他,取名为天资。

  十五年后张天资娶了个老婆,名叫缺玉。

  据说是早胎儿,身体发育全了,就是脑袋有些痴。

  一年后缺玉诞下龙凤胎,可惜尚未满月又被缺玉双双压死,当真令人暗自叹惜。

  又过了两年,缺玉生下双龙胎,并顺利成长起来。

  张老二终于当上了爷爷,俩孙儿聪颖绝伦,可惜生在了穷人家。

  二人知事早为节约开销补贴家用,潦草结束学业便出去闯荡了。

  待到长孙二十八岁又添重孙,生活已然好转,如此又波澜不惊的度过了八年。

  八年后张天资不知为何患上精神病加轻微脑瘫,之后病情急转直下再下不了床。

  耗费了许多钱财也不见好转,反而有变本加厉之象,因而寻医也只好就此作罢。

  自医院出来以后张天资疯疯癫癫,见人就打。

  便是张老二也被砍进过医院,更遑论他人?

  天资偶尔会清醒少许时日,一听好事人说起伤及老父亲便掩面痛哭。天资一哭,张老二念及又老泪纵横了。

  从那之后张天资病情更加严重了,躺在床上无端哂笑,自言自语。

  常常呼喊一些已故之人的名字,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说的话还略有调理,似乎在与人秉烛夜谈。

  还说什么“坐不下可以坐床上”之类的话语。当张老二以为家里来了客人去招待的时候,偌大房间里哪有什么客人,一眼望尽分明什么也没有。

  张天资捱了两年便走了,临终时回光返照恢复了神智,说是床底下有东西需要打扫,说完之后便在长子张觉聪的怀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张觉聪张觉颖两兄弟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将床掀开来看,这一看便让两个男人都失声痛哭了起来。

  原来床底下搁着一个大盆,盆里的饭菜堆成了小山,由于时值深冬,饭菜虽起了白霉,但终究没有散发异味。

  此刻两兄弟方才警醒过来,原来父亲为了不拖累家庭,硬生生的绝食把自己饿死了。

  此刻张觉聪想起死在自己怀中瘦骨嶙峋的父亲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好似千万把刀子狠狠的扎在自己的心口上。

  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张老二的身上!

  悲痛过后的张老二神情恍惚,模模糊糊的又来到了一九四八年的夏天,看见了那个疯癫道士。

  ……

  一九四八年夏,川东张家梁子山神庙龙王窟。

  百十来号老少爷们围着一座小山背荫处,将半个脑袋探进洞口死死的盯着洞内,似乎在希冀着什么奇迹的发生!

  众人凝神、屏气、敛息,生怕因为自己的大意而改变什么,气氛显得略微有些压抑。

  “二娃子,到底有没得还是回个话涩,闷声闷气的,你妈生你的时候耳朵没给你打眼哦?”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赤着上身,嘴上骂骂咧咧,可眼中尽是关切。

  “三叔,没有!”半响过去了,底下终于传来了回应。

  “哦嗬~”众人唏嘘。

  “咋个办哦,龙王窟这麽多年来从来都没有断过水,这才晴好久哦,怎么可能会断水耶?”说话的是一名有些气急败坏的大婶儿!

  “完球了,我青花椒都剁好了,还准备晚上做几盆剁椒鱼头,结果连煮饭的水都没得,更莫说里面有没得鱼了…”

  “是滴涩,这简直是新娘子上花轿——头一回儿”众人附议。

  ……

  “哎呀,我就说逢年过节要给龙王上柱香嘛,你看现在龙王爷不买账咯!往年子汛期一到,总能捞出吃不完的鱼,你再看看现在枯水期还没求来水都枯咯。”

  说话的是一个大爷,背着双手一边摇头一边往山下走。嘴里还念叨着:“造孽哦造孽,娃娃些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众人听罢话锋直指鬼神,吵得更是不可开交,唯独一言不发的便是坐在顽石上抽叶子烟的大当家张百川。

  他虽然比其他人沉稳许多,可还是紧锁着眉头,心中没底。

  “今天的事莫名有些诡异了!”大当家这样想。

  张家梁子什么地方?乃是张氏入川以来在此地开山立族的第一人张彻才亲自选取的地方。

  张家梁子在这之前还是一片莽苍,张彻才通风水善擒龙,盘恒数日之后方才在此立族。

  用他的话说,“此地土石贫瘠、根骨顽劣,即便如此绿植依旧葱郁。居于此地的族人当如此株一般根穿石、头顶天、自立顽强、生生不息。况且此地深处尚有地龙盘恒,不消此龙成长二百年,必定泽福后世,子孙绵绵。若有朝一日地冲飞龙乘云而去,后世之人必将达官显贵,至此又是另一番情形了。”

  龙王窟没水,也就意味着地下的龙循着江河遁走了。

  立族数百年来硝烟乱世,其他寨子里的人大多食不果腹,饿得面黄肌瘦,为何张家梁子里的人个个吃得油光满面?

  皆是因为龙王窟里的大鱼取之不尽,如今倒好一切全乱了。

  且不说以后还能不能尝到暗河里的鱼腥味,便是想起族谱上一段零星的记载,张百川就已思绪万千,连眉头都皱得更深了。

  不过大当家就是大当家,骨子里与生俱来自有一股威言。

  张百川思索间不经意在石头上敲了敲烟杆,众人安静了下来,等待大当家发号施令。

  “先把二娃子拉上来,其他事祠堂再议!”张百川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

  没走两步背后突然传来惊叫:“当家滴遭求咯,绳子下面是空的,二娃子不见咯!”

  此刻哪消大当家吩咐,众人喊的喊叫的叫,拉绳子的拉绳子,一时之间喊声震天,便是天上的几团白云也被震散了。

  绳子被拉了上来,拦腰而断,原本十多米的绳子如今只有七八米。

  众人心头都是一凉,纷纷猜测二娃子的生死。

  几个有眼力见的小伙子一见绳子断了,脚下如风已经跑回去拿绳子了,这其中又数二娃子的四兄弟跑得最快。

  龙王窟里没有任何回应,一丁点声音也没有。

  “我就说莫喊那个瓜娃子下去你不得听,现在好了嘛,要是娃儿有个好歹,我看你啷个和他妈老汉交代。”

  说话的是一个大婶,指着被二娃子唤作三叔的男子恶狠狠的骂,听语气是两口子。

  “三叔”砸拳顿足,盯着龙王窟在原地踏了几个来回,拧着眉头张口就骂:“你勒个臭婆娘消停哈得不得行,一天唧唧歪歪的烦得闹心。”

  “三婶儿”面色变了又变,“三叔”一看这是惹了母老虎了,又想起之前的话语确实严重了,于是赶紧服软。

  “三叔”叹了口气,“我还不是看二娃子太老实本分,胆子又小。想趁勒个机会锻炼一哈他,哪个晓得好心办坏事哦!”

  “三婶”听完脸色这才缓和几分,皱着眉头盯着洞里祈求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说话的功夫几个小伙子已经抗来了麻绳,四人分工明确,最小的匍匐在洞边叫二哥,另外三人负责固定、放绳、点火把。

  完毕之后最大的那名青年将滑竿固定在身上,看样子就要下洞了。

  还不待火把烧旺,放入窟中的绳子猛的一紧,绳子似乎吃不住这般大力,发出如弦紧绷的低吼。

  众人大多惊喜,以为这二娃子还有行动的能力,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暗自心惊,这股大力绝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该有的力道。

  “吱呀吱呀……”绳子紧绷,一边晃动一边叫,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顺着绳子爬上来。

  “二弟?”挂着滑竿那名少年意识到不对,望着深邃的黑暗处叫了叫。

  仍旧没有回应,只是那绳子上挂着的东西有所感应,绳子晃动得更加剧烈,似乎再消片刻便能爬出窟来。

  众人向下一看只见一个及其臃肿的大黑阴影快速的向上移动,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极其难言的恶臭。

  那味道同那夏季死去十余日的腐尸味道如出一辙。

  众人闻此恶臭,大觉恶心,又加上没看清那怪物真面目,纷纷退开老远。场中一时之间只剩下几个胆子大的男人。

  张家梁子有专门的殓师,此刻他闻出了不对劲,靠近张百川的耳朵轻声道:“当家的,是肉腥子(尸臭)”

  敛师拍了拍腰间的钢刀,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色。意思就是把绳子砍了,任他天王老子也上不来。

  张百川听罢眉头深皱:“这龙王窟里怎会有尸臭?”大当家抬头望了望天、摆了摆手。

  意思是青天白日咋不怕它,任它妖魔鬼怪出来都得原形毕露,况且二娃子还在下面,若是任“它”掉下洞去,只怕更不好对付。

  说话的功夫那团黑影已快爬上洞来,其轮廓也逐渐清晰,尸臭也更加浓郁,即使十多米外的众人也难以忍受。

  而晴朗的天空几乎一瞬间便暗了下来,张百川抬头一看心头一紧,只见天上黑云翻滚,道道奔雷炸响,似乎在与这个即将出世的妖魔对峙。

  天色昏暗,明明刚吃过午饭,可这天却比傍晚还要暗上几分!

  “喀呲!”“轰隆!”

  一道暗紫色的奔雷直劈山巅,老少爷们都吓得一激灵,更别说那些妇孺孩子,一时之间草木飞溅、电闪雷鸣、哭喊声乱成一团。

  此刻就连一向沉稳的张百川都坐不住了,大当家眼中闪过厉色,殓师得令也不废话,只见白光一闪绳子便断了,而刀不知何时已归入了鞘中。

  绳子一断众人心头一松,可转瞬间头皮绷得更紧了,这是为何?

  原来那绳子本因被那团重物拽下洞去,可如今却躺在原地,没有再动过分毫。

  众人的目光循着绳索的方向看去,只觉得头皮发麻,只见龙王窟边青石上搭着一只惨无人色的手。

  那只手死死扣在岩石上,手指修长,指骨匀称。

  诡异的是那只手伤痕密布,道道伤口深可见骨,可唯独不见鲜血渗出。

  这分明不是活人的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