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这个粽子有点凶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5409 2019.11.11 17:31

  我与老玄皆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固定了手电筒起身去看,发现每一束光线所指的位置都有指甲盖大小的晶石。

  墙上那些壁画正是这微小的东西所呈现出来的,晶石上面也有许多极其细小刻痕,可肉眼实在是看不清。

  虽然知道古代便有了微雕,能够将千言万语刻在一寸之地上,却不知道古人已经将光学技术和微雕应用得如此神乎其神。

  而且由于关线并非是直线照射,这种斜面投影更需要施工者的高超技艺,整体的比例安排以及预算都是极困难的。

  回过头来去看壁画,是叙事画,可分为左右两个部分,叙述了两件事。

  虽然只是简笔画但却极为传神,很容易看懂。

  左边的第一幅图刻着三个场景,由上至下分别是佛光普照的仙境、饱受苦难的世间,以及恶鬼猖獗的地狱。

  大概是表达天地人三界之意,而此时的三界似乎正面临劫难,一个赤面獠牙贯穿三界的怪物,正将天堂和人间的生灵踩在了脚下。

  而恶魔正是来自地狱,因此地狱的其他恶魔十分猖獗。

  看到这里毫无头绪,只好接着看下一幅,只见毗湿奴化作一个侏儒匍匐在恶魔的脚下,侏儒指着地上的三个脚印,似乎正在像恶魔苦苦乞求着什么。

  后来魔王似乎同意的侏儒的请求,侏儒向前走了两步就夺回了天堂和人间,而将地狱留给了魔王。

  看到这里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个故事正是讲的毗湿奴智胜魔王伯利的故事。

  虽然知道这壁画上的内容却不知道刻在这里的意义,实在联想不到这个故事和这个地下空间有什么关联。

  一面想一边去看右边墙面上的画,心中似乎隐约想到了什么,欲深究又不知从何处开始整理。

  这个时候老玄似乎也被壁画上的内容所吸引,只好停下思绪继续去看壁画上的内容。

  右边上的壁画,刻着一个消瘦的印度僧人持着降魔杵、骑着马,身上盘着一只手腕粗细的蛇一路东来。

  这一走似乎历时颇久,因为代表寒来暑往的场景几经转变,尤其是坐下的马已经在路上死去。

  但这个和尚似乎带着莫大的执念,担着蛇继续上路最终来到了庄严巍峨的皇宫之前。

  这正是佛教东传的即视感,当和尚千辛万苦来到华夏,皇宫的门却闭而不开,当时的执权者似乎并不待见他。

  看到这里心中莫名为他捏了一把汗,于是赶紧去看后面的内容,只见那和尚拿出了一个盒子,对那接应的人交谈了几句。

  场景一转和尚来到了皇宫之内,大概皇帝在大殿上接见了他。

  和尚打开盒子献给皇帝,盒子内瞬间发出了极度刺目的光芒,一众大臣都以袖遮面不可正视此物。

  看到这里也极其的好奇究竟是何物,可下一副图却颠覆了我的想象。

  只见皇帝坐下的龙椅上的数条金龙如同活了一般,竟腾飞在空中!

  除此之外大殿宝顶上盘旋的巨龙以及缠绕在梁柱上的龙都如同活了一般,一时之间殿内云遮雾绕,数龙并动乱作一团。

  一干文武大臣匍匐在地噤若寒蝉,唯有皇帝似乎从幻境中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整个人亢奋异常,仰天狂笑不止!

  随后和尚收了宝盒,空中异象骤然消失,皇帝似乎非常高兴,大手一挥大概是问和尚想要何种赏赐。

  和尚提了条件,皇帝似乎龙颜大怒,一挥手就将和尚赶了出去,正想去看后续却发展,后面的墙壁已经空空如也,壁画到此已经结束。

  老玄此时也早已看完,老玄皱着眉头分析:“可能是地质活动导致移位,后面的图没有显示出来。”

  老玄看着余下的空白墙面,大感疑惑问我:“你说这壁画上的和尚是什么年代的人?”  

  我对老玄说:“你这个问题就问得大了,首先就牵扯到了佛教东传,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产生于公元前六世纪的古印度,公元前三世纪被定为印度国教,并开始向国外传播。”

  “然而,对于佛教传人中国的时间,学术界众说纷坛,至今未能统一,归纳起来,大致有六说。”

  “先秦说,据载,燕昭王七年,印度有道术人名尸罗,历经五年,千里跋涉来到燕都。”

  “清代有学者认为,这是“佛法入中国之始”。但佛教于公元前三世纪方始外传,而公元前四世纪已有印度僧人来华,显然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唐代和尚道宣根据‘丘闻西方有圣人焉’之语,断言‘孔子深知佛为大圣’,即春秋时代已有佛教传入。”

  “而考诸中印古代史料,佛祖释迎牟尼仅长孔于十余岁,比孔子早死数年,两人是同时代人。孔子在世时,佛教也尚处初创阶段,因此说孔子知佛也是靠不住的。”

  其余五说为“秦朝说”、“西汉武帝时期说”、“西汉末说”、“四汉末东汉初说”和“东汉初说”。前二说因为史料不可靠或不够允分,未受到重视。

  后三说四年代相近,又都有正史、野史材料作证,各执一辞,难分高下。其中尤以“东汉初说”,流传最广,影响最大。

  “佛教界一直有东汉孝明帝求法,佛教初传的史话。要定出一说,也实非易事,目前一般流行的说法是佛教在两汉之际即公历纪元前后传入中国”

  “相传在东汉永平七年,明帝梦见神人身披金光飞于殿前,第二天,他就向大臣询问此神的来历。太史傅毅回答说:西方有一位名叫“佛”的神仙,陛下梦见的恐怕就是他。”

  “明帝十分羡慕笃信佛学之说,东汉永平8年,古印度高僧迦摄摩腾和竺法兰,应东汉朝廷的邀请,以国宾身份随东汉18名使者来东土汉朝传播佛教。”

  “他们用白马驮着佛经和佛像,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永平10年来到汉地,驻足于南宫县境,二位佛僧更是用汉朝廷的拨款在南宫县城大风亭建造了中国第一寺南宫普彤寺,而且这寺自修建起以历经了近两千的风霜…”  

  正当说得余尤未尽的之时,突然感到身后突然传来阵阵阴风,浑身上下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回头去看,这一看简直把我吓得双腿一软,不知何时身后半寸之外的地面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大小圆形洞穴,而我就站在它的边缘!

  这个洞穴时而吹出寒风时而倒吸空气,风向异常紊乱。

  见状不免不解,因为只有空间巨大且纵横交错的地下洞穴,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提醒了老玄立马退开老远,老玄举了手电筒向下探了探,发现这个洞是直上直下而且深不见底,隐约间还能听见微弱的滴水声。

  此外这个洞并非自然形成,因为整个洞穴是用青砖砌成,入口异常的光滑,似乎有什么动物经常出入一样。

  此时头上突然传来风铃骤响之声,只见头顶上的风铃晃动,露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

  而最初反射向穹顶的光线终于出现了作用,只见强光一闪,地上已经出现了三副画风跳转式变化的图案。

  首先是最下方的位置,也就是我与老玄最初下来的地方,一个匍匐在地面的八爪半身怪物显现了出来,它左眼的位置就对应那洞的大小。

  那怪物血盆大口大张,显得万分狰狞凶恶,赫然便是之前惊现的怪物。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可在风铃摇曳间更像是活物!

  第二幅台阶上的图案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在它断裂的地方出现了一尊毗湿奴的图像,似乎在接应已经逝去的灵魂。

  第三幅图正处于殓台所在的最高层,围绕着殓台刻着许多菩萨像。

  观音菩萨安详地坐于“海天佛国”崖岸,项戴佛珠、手持佛经、口念咒语,一足踏岸边莲花,一足伸向海水。

  水中浮莲承接,海水波涛滚滚,上浮海马、海螺、游鱼等海生动物和佛经、元宝等物。

  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庄严形象栩栩如生,其余诸佛也都造型各不相同。

  图画摇曳一阵,风铃也静了下来,地上的三组图案也在晃动中消失不见,看到此处猛然之间拍了拍脑门,已经大致将所有的线索给联系了起来。

  于是翻身坐上殓台,老玄似乎对我突然的动作搞的有些不自在。

  我分析道:“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个墓室,还是一位得道高僧,不远万里而来。你想想如果这里是墓室,这殓台当然是用来放棺材的,但现在棺材很明显不在这里,至于这棺材究竟在哪里,可能还得问你爷爷。”

  老玄听闻此话也觉得有理,点了点头坐了下来,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于是继续给老玄分析道:“从目前来看,毗湿奴和魔王伯利那副壁画,画中叙述的天地人三界,正对应着这个房间或者说是墓室的三个位置。

  首先是地狱,地狱就是我们最先下来的地方,那里刻着狰狞邪恶的魔鬼。

  中间作为台阶的地方象征着人间,正所谓人生苦短,所以它占的比例如此之小也能够解释得通。

  一开始就将它曲解成了台阶这倒是妄自揣测了古人的意思,而且这个台阶现在看来是可有可无相当鸡肋的。

  随后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这里应该是对应了天堂,大抵是为了说这位高人死后到了天堂,成了真正的佛,而且你看它正处于莲花的正中心”

  老玄疑惑着问:“毗湿奴两步就跨越了天堂和人间,将地域留给了魔王,而这位未曾蒙面的和尚死后葬身在天堂而并非是地狱。”

  “那么对应地狱的地方本是没有存在的必要,那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还有最下层位置的人造洞穴,似乎豢养着某种动物。”

  老玄这么一说让我原本明朗的思路又再次动摇起来,突然想起来那墙上中断的壁画,只好对老玄说:“也许答案就藏在还未出现的壁画中。”

  老玄的话倒是让我脑中灵光一闪,立马就跑到墙边上去寻找镶嵌在墙上的晶石,可这一找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玄此时也凑了过来,我只好解释道:“这些墙上的壁画选择这种保留的方式,有两个好处,第一就是它不会因为年代久石头的沙化而消失。”

  “第二是它的隐蔽性,说隐蔽性不太准确,这在佛教中应该叫随缘。随缘的意思就是见得到才有缘,见不到就叫无缘,所以也极其符合佛教的理念。”

  老玄似乎觉得有点道理,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是因为我们有缘这些壁画才出现的,而不是将这些往事直接画在墙壁上,让每一个进来的人都知道。”

  见老玄听得认真,于是故作老成地对老玄说:“孺子可教也!可是这样的记录方式也有坏处,其中影响最大的一点就是,地质的改变。”

  “如果地震或者山体活动,将这个墓穴的位置稍做改变,那么这些需要光从特定角度照射后,才会呈现的壁画,就会永远的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所以推测是地质活动造成其余壁画消失的原因,只要找到原来镶嵌在墙上的微小晶石,用手电灯照射也会将墙面的内容重新投影出来,然而奇怪的是这些光线所对应的墙壁都是空的。”

  “也许三阿公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将那些石头给取走了。”

  老玄闻言若有所思,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见再也没有任何线索,便捡起地上的手电,那些壁画也随之消失,刚想劝老玄早些上去,老玄却突然端了猎枪瞄准了我。

  老玄突然的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老玄却不多说,一个助跑飞上殓台对着我的面门就是凌空飞踢。

  这一脚来得极其突然,虽然我多年未曾打架斗殴,可到底是山里长大的孩子,而且又跟弃尘学过几招。

  几乎属于本能反应地猫腰、抱头、翻滚。

  可也只堪堪躲开那一脚,老玄招式凌厉,着一脚带着破风声贴着脑门飞过,似乎重重的踢在某个东西上。

  被老玄突然的举措搞得有些慌乱,可也知道这殓台处于最高区域的中心位置,最少两三米之外才是墓墙。

  老玄不是踢我又是踢的谁?

  情急之下这一连串的疑问,并不允许我作过多的思考,向前滚了几圈反身去看。

  只见右侧的墙壁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通道,黑黝黝的不知道有多深。

  一个身高相近两米浑身长满白毛的僵尸,正和老玄扭打在一起,灯光照在它的脸上看得更是分明!

  它的脸处于半腐败的模样,看上去异常的恶心恐怖,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接吻嘘气,血腥贯鼻!

  伴随着它的一举一动还散打出阵阵恶臭,衣着破旧的灰色长衫上镶着金丝,手指如同被风干一般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

  尤其是双手的指甲又黑又长异常锋利,全然没有半分常人的样子,这分明是僵尸!

  可这和我认识的僵尸又是全然不同的,常见的僵尸也就是干尸,是指尸体在脱去多余水分之后保留的躯壳。

  断然不会出现这种扑人的情况,这种僵尸在张家梁子老人口中被称为“草狗”!

  通常在月色大明之夜会在林间山地之中跳行,据说在民国年间全国各地都曾大规模出现过,又因为它们极为崇拜明月所以也叫“走影”!

  那僵尸招式极其简单,但大开大合之间却力似千钧。

  老玄虽然在部队待了几年,可依然难以从它的手底下讨到丝毫便宜,只得用手中的猎枪左挡右避尽量退避!

  转眼间两人交手十余合,那怪物似乎不知疼痛,老玄一边大骂一边和它硬碰硬。

  老玄拳拳到肉却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如此缠斗了半刻老玄也打出了真火。

  老玄一个翻身剪刀腿就扣在了它的脖子上,我知道这是一种巴西柔术格斗技巧。

  在格斗中力量可以自由把握力量,显然老玄这一招下了死力,在真正的生死格斗中这一招足以让对手丧失战斗力。

  老玄腰身用力一转,白毛僵尸就被摔在了地上,同时老玄手中扣动扳机,霰弹带着浓烟打在它胸膛之上!

  可那白毛僵尸身体犹如铜墙铁骨,霰弹打在上面发出金属相撞的铿锵之声。

  除了火药星子在衣服上面打出几个窟窿之外并没有对那僵尸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我与老玄见状不由万分惊骇,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猎枪的威力是极大的。

  就算不能将它解决掉,也足矣将它身上的油脂引燃!

  可奈何地下环境潮湿,全然不起作用。

  那行尸走肉一个扑闪就跳起来,原以为老玄的一脚就算不能绞断它的颈骨,也足以让它失去行动能力。

  当看到它竟然毫发无损不止是我,就连老玄都一脸震惊。

  老玄冲我喊了句:“跑!”

  我此时已然明白这玩意儿并非人力所能抗衡,老玄的性子只有在绝对无法取胜的情况之下,才会选择逃命。

  可一时之间并不知道往哪儿跑,就算我们配合能够送一个人爬出去,但此刻的情况并不允许。

  一是由于这个僵尸纵跳如飞,实在分身乏术,二是我与老玄都不愿意先走,一时之间只好围着殓台兜圈子。

  围着中央的殓台绕了几圈,不料那粽子突然飞身跳过殓台径直向我扑来。

  这一下来得极其突然,避无可避下脑中灵光一闪,只好顺势向后一倒。

  在我估算中本可以完全避过这一扑,不料那粽子在空中似乎又向前飞了一段,顿时膝盖以下被那白毛粽子死死压在身下!

  早就听说死人比活人更重,此时倒得到了印证,那粽子的双手似钳螯一般将我的双腿掐住,令我动弹不得!

  腥风恶臭更是直往鼻子里窜,这尸臭味儿差点就让我吐了出来!

  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冷静了下来,使出浑身力气挣扎,可是那白毛僵尸的双手似乎生在上面一样,任我拳打脚踢依旧纹丝不动!

  挣扎一阵那粽子突然张大了嘴巴,露出又长又尖的血牙便朝着脚脖子咬了下去!

  此时背靠在墙上看得分明,那粽子青面獠牙,赤瞳血目似有一股神奇的魔力。

  在这一双慑人血眸下,竟生不出半分反抗的气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