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女尸压浪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4086 2019.11.30 21:37

  老玄眸子隐晦,喜忧参半,“让你费心了…”

  一听老玄要憋住一番话来,连忙打断道:“你他娘的可拉倒吧,还婆婆妈妈作甚!?留在下面被活埋?”

  老玄也不废话,抱着那个骨灰罐就钻进另外一间墓室之中,因为那边还有一个通往上面的青砖步梯。

  此刻外界已经风云激变,天降雷霆,想来是那蛟龙正在经历上天的考验!因为即使身在墓室之中任然感受得到,外面风雨肆虐无端,此刻我同老玄已经快走到了墓室的最顶部,老玄却突然不走了。

  轻声道:“寻秋,你听。”

  我倾耳细听,外面狂风大作,同时还有“吱呀吱呀”的声音传来。就如同什么东西悬在空中随时都要掉下来,此时才想起那蛟龙出洞后将房梁都给撞断了。

  此时我们虽然身在墓中,任然听见外面下起了暴雨。只听见噼里啪啦的暴雨拍在瓦砾上。老玄道:“这老宅年久失修,现在出去终归不妥,我们不如等雨小一点再出去?”

  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说得有道理,这里想来也足够安全,上面有黑檀木床作掩护,即使土墙塌下来也伤不到咱们。”

  我刚说完头顶上当突然惊雷炸响,随后便是轰隆哐当的倒塌声,那几间土墙竟然直接就垮了下来,只听见咔嚓一声,那黑檀木所做的床发出了如同折断的声音,连通地下都大震不已。

  我同老玄对视一眼,难免有些心虚、“他娘的这个床本来是可以承受这般巨力的,只是土墙被风雨浇灌后重量就会成集合倍数的增长,这黑檀木床受之不住,也合乎常理……”

  老玄道:“你他娘的可闭嘴吧,我发现你乌鸦嘴还挺厉害的。”

  我有些悻悻、辩解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无妨。那般凶险的场面都过来了,我俩可不会轻易折在这里。”

  老玄还欲再言,我打断道:“宇辰,你看地上!”此刻墓室之中灌入了泥水,如同黄河水一样,想来是雨水参杂着黄土灌进了墓室之中。

  老玄用力推了推石门,大骂道:“他娘的,石门被压死了,强行错开了方位,根本打不开!搞不好我俩要死在下面。”

  我皱眉道,“你他娘的可别抱怨了,我一个不会游泳的都不慌,你慌个锤子!”

  老玄神情肃穆,“我倒是不慌,只是等下还要背着你游出去,心里有些没底。”

  我想了想,对老玄分析道:“你他娘的能自己走出去就不错了,还逞什么英雄。现在这边肯定是出不去了,也许只能走三阿公提过,五爷爷挖出的盗洞,才有可能助我们逃出去。”

  老玄一拍脑门,难得露出一丝喜悦,“看宅前和右两面环崖,另外一面又常有人行走,想来五爷爷打盗洞只会从后面打,所以不管盗洞通向何处。都一定是向上的。这样一来即使盗洞走不通了,我们也不会被淹死。”

  我点了点头,打趣道:“孺子可教也!”

  主意一定,我同老玄只好起身回之前的墓室,此时墓室之中暗流涌动,水位已经及腰了,并且水位还在直线上升。

  我同老玄消耗了不少体力才穿过暗门,因为我们都是顶着激流前行的,稍不注意就会被冲回“原型”。

  这才才看见被蛟龙冲破的口子不停的注进水来,此刻已经不能说是下雨,反而像是个排水口!

  这间墓室的水位已经到达了胸腔间,即使有一个直径一米大小的排水口,任然不能将积水排出去。所以水位越来越高,那通往地下暗河的漩涡也愈发凶猛,虽然我们隔着七八米远,可任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扯力。

  老玄抱怨不已,“这他妈的还能叫雨吗?我真怀疑是不是女娲当初补天的时候用的豆腐渣工程,你看天都漏了,现在每秒出水三十方该有了吧?”

  我被老玄都乐了,“你这神奇的想象能力未免太浮夸了些,什么天漏了,这叫真龙吸水,不出则已,一出便天翻地覆。再加上蛟龙主风雨,本就有兴风制雨之能,此等神物本该久居深海,只是它尚未突破到蛟龙级别,若是安然度过此劫,便会归身大海。眼下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尽早抽身……”

  此时老玄趁我不注意,突然打开另外一堵暗门,那门刚掀开一条口子直接就被水压冲得大开!

  我同老玄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直直地被冲走,只隐约间听见瓦罐破例的声音。我虽然不识水性,但是我还是闭嘴摒住了呼吸。绕是如此我依旧呛了几口泥水,当再起身的时候已经在十多米开外,所幸这一段路没有什么转弯,否则可能会直接撞死在墓墙之上。

  此刻外界雷霆震怒,雨势似乎到达了顶峰,被蛟龙破开得宝顶似乎承受不住大力,竟然直接塌了!流水瞬间就加大了十多倍,一层接着一层黄沙涛滚滚咆哮而来!

  此时老玄手机只拿着一块破陶片,愣愣出神,看得我都哀叹一声,我哪里还敢废话,拿着老玄迈开步子就跑。

  即便如此,也没有那洪水来得凶猛,跑出十来步便被泥水冲着走,在我入水的前一秒老玄怒吼:“低头!”

  我虽然不知发生了何事,可出于本能和对老玄的信任,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只管照做。

  可即使这样,裤腿上还是被什么东西扣住,拉着我一下子就出了水。当我用手拨开乱发,这才发现老玄竟然坐在一块棺材盖上,这一看才发现是三阿公那块棺材盖子,竟然被洪水卷到了这里来!

  老玄从污水中捞起一根杆子当船蒿,看见要撞墙了就用棍子撑一下墙面,另外一只手提着我的裤腰带上,原来并不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而是没老玄抓了起来,此时也不用老玄招呼,连忙手脚并用地爬上棺材盖上。

  爬上棺材盖,棺材盖立马吃水极深,几乎属于沉浮的状态,但是吃水深了,也更加容易控制。

  我对老玄笑道:“宇辰,可以啊,开上船了。”

  老玄连三阿公的骨灰罐子都没保住,脸色有些难看,头也不回叹道:“要说命运二字真是玄妙,我俩都走了多少次生死关了?怎么我爷爷就过不去呢?

  老玄总会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三阿公,不过这爷孙俩做事都是雷厉风行,不愧是一家人!

  老玄见我不说话,洒然一笑、“要说这船来得就巧了,我当时回头一看,就看见这棺材盖直接向我们头顶砸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没有这个棺材板又会凶险很多,你说这算不算我爷爷的在天之灵,无形对我俩的庇护!?”

  老玄忙于控制棺材盖,我也不好打扰他,只听他一人自言自语,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老玄走出这个心结,至于现在只好安静为老玄撑着手电,这手电是三阿公那里拿过来的,防水效果尚佳。

  身后巨浪奔涌而来,但我们一路下来都有惊无险的应付过去,由于此时水位已经快有墓室一半之高。又加上这甬道内除了墓砖还是墓砖,跟本没有任何的参照物,所以我俩并不知道究竟置身何处。

  此时老玄指了指墙壁叫我小心,我放眼去看只见两侧墓砖上挤满了三尸虫!

  由于数量实在过于庞大,所以两侧都有三尸虫不停地掉进水里,至于掉进水里的虫子不知为何当场暴毙,水中漂浮着越来越多的三尸虫尸体,见此场景我也不再害怕,渐渐地放下戒备。

  我见其畏水,不由觉得奇怪,这样的生物本就偏于阴寒,为何会这样?见三尸虫不再嚣张,不由心生报复心,用手掬了水泼在它们身上,它们身上瞬间就冒了烟,爪子一松掉进水中暴毙。

  此情此景,突然觉得十分滑稽,命运实在是奇了怪哉。想当初它们对我和老玄围追堵截,害得老玄那般凄惨,到如今生死却全凭我二人心意,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只是这应果循环得也太快了些。

  想到这里我不仅有些气愤,一抬腿便扬起一大片水花,被波及的三尸虫遇水即死,无一例外。

  转眼之间死伤过百,此刻也终于想明白,三尸虫为何畏水。原来是蛟龙渡劫之水,寻常水本阴柔,可偏偏此水之中沾染了蛟龙的一两分龙气!蛟龙本就神圣祥和,天生便是此等阴邪之物的克星,即便那粽子死而复生,恐怕也会被蛟龙给瞬间秒杀掉。

  想到这里也不再徒增杀戮,因为墓室之中风水已破,黄泉入墓不攻自破,这些阴邪之物已经活不得几时。况且万物死生有序,若天要其亡则必亡,若该其运昌,杀死的这些三尸虫也不过是个零头,早晚也会恢复过来。

  此刻后方漂来一物,啪的一声撞在棺材盖上。回头一看,头皮一紧,好家伙,一只死去的鬼脖子半个身子搭在棺材盖上!

  另外半只身子任然在水中,更加奇异的是它的双脚上挂着一条云纹铁链,而这种铁链正是和三阿公用来和粽子同归于尽的那条,极其相似,或者说同宗同源!

  此时想起来三阿公之前曾交代五爷爷死去的原委,几乎完全跳过了类人鬼脖子和三尸虫。

  此时后知后觉,才发现太过蹊跷,或者说漏洞!完全没有道理,我们进来们遇到三尸虫、鬼脖子,三阿公和五爷爷便遇不见的道理。

  况且这铁链像是故意套在这些鬼脖子的身上的,若是现在三阿公起死回生说和这些鬼脖子没有一丁点关系,恐怕都不会相信了,现在围绕在三阿公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我甚至对他那一套说辞产生了本质上的怀疑,总觉得没有说出口的秘密,比告诉我们的还要多很多、很多。

  想到这里便打算将那尸体拖上来查看一番,可就是此时老玄骂了声倒霉,“真他娘操蛋,秋寻坐稳了。”

  老玄刚说完,我突然觉得前面涌来一股大力,只见前方不知何时也涌一股巨浪,此时我们前后受击。巨浪瞬间将我们覆盖,而棺材板前后受力已经不能保持平衡,在暗流的涌动下在水面来回打转,几乎处于本能,只敢死死保住棺材板,生怕被甩出去!

  过了十多秒,已经被转得晕头转向,棺材盖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甩了甩身上的泥水,睁眼去看,才发现不知何时我们已经到了,曾经误以为鬼打墙的墓道里!此刻不知什么原因,机关已经停止了运行,因为一边墙上的暗门已经被打开。

  周遭都只剩下流水,此时此刻水已经淹没到了墓室的三分之二处,我们仿佛置身在巨大的激流溶洞之中,头顶上方已经快触及到墓道的顶部。

  就当有些怀疑会被淹死的时候,水位居然开始骤然降低,最后终于稳定在了墓道中间的位置左右,便固定不动。

  只是这水流也丝毫没有再下降的动向,大概是进水量和入水量达到了某种平衡,但是墓道内已经平静了下来。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凶险。

  周遭突然安静下来,便是汹涌澎湃的注水身也十分微弱,经历了那般凶险,我突然有些害怕。

  这诡异的安静让我不由自主的警觉起来,出于某种顾虑,连忙用电筒四周去看,这一看却是瘆得慌,只见前方突然远远漂来一个绿油油的东西,在空无一物的墓道之中显得格外诡异!

  那东西移动得看似不快,但几个呼吸间已经出现在了手电筒的有效范围内。待得近了突然发现,竟然是我从陶瓮中背出来的绿衣女尸!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骂了句你大爷的!

  不知是不是被水泡过的原因,她的肌肤竟然又变得圆润了几分。看样子死的时候是个美女,只是现在根本欣赏不来这种没,脑中只有“阴魂不散”四字回荡!

  更加诡异的是,那女尸竟然径直向着我漂来。就好像水里有什么东西推着它移动一样,由于之前就着了它一次道,所以顿时如临大敌,就连放在水里的双腿都抬了起来,生怕它突然拉着深处一只手,拖我下去陪她玩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