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 开棺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580 2019.12.02 21:22

  生死时分,不愿拖累老玄。

  但万万想不到,老玄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逼我。

  虽然是个七尺男儿,可还是有些异样的感受。只是泪水都给流水给冲走,但眼睛充水视线也更加模糊起来。

  老玄如此以死相挟,又有了几分求生的力气,死死拽着杆子,竟然一步步从死亡边缘爬了回来。

  此时已远离漩涡,身下虽然任然感受得到吸扯的力量,但已不似之前那般强烈,凭借自身已经能够站稳脚跟。

  这边刚一站稳老玄就直挺挺的摔了下来,由于位置关系,一掉进水中就像飘零的落叶一般随波逐流,老玄被卷入水中,径直向我飘来。

  我知大事不好,连忙如同老玄一样将双腿分开卡在墙壁之上,用手去捞。

  由于水位本就及喉,双腿一分整个人都被淹没在了水中,视线受阻这一捞居然没有捞中。

  好在老玄一下子就撞在了我的腿上,总算停了下来。但我受此巨力哪稳得住?条件反射撑开双手贴在墙壁上,绕是如此,还是“噔噔蹬”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

  此时老玄似乎终于有了几分力气,一下子就从水中冒了出来,只见老玄面色苍白,眼额头上青筋乍现。

  不待我开口,他将手指放进喉咙一扣,哇的一声吐出了腹中积水,这才缓过劲来,脸上总算恢复了几分血色。

  来不及废话,两人一前一后紧紧贴着墙壁往另外一间放着五阿公的墓室走去。

  好在一路上水吸扯力渐小,待得后来已经可以缓慢行走,而且这一边似乎地势略高,水位也有所降低。

  待我们走出十多米,水位已经稳定在了腰间,那种压迫内脏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此刻虽然非常想说些什么感激老玄,但话到嘴边怎么也出不了口,就是脸皮厚比城墙,不曾想也有支支吾吾的一天,若不是老玄舍命相救,恐怕我早已经向阎王老爷报到了。

  老玄拘水抹了把脸,感叹道:“他娘的,你还别说,这水还有点甜。”

  我知道老玄有意岔开话题。

  于是我对老玄说:“我早就应该想到这墓砖下方是空的,因为那水车不过是启动机关的开关。虽然势大,可总归不能依靠自身便使得机关维持千年之久。此时蛟龙抬头,下面的水破砖而出,其势凶猛实在非人力所能抗衡。”

  老玄点点头,“确实如此,幸亏我俩福大命大否则还真它娘的悬了。”

  我笑道:“承蒙宇辰宇哥搭救,不然小弟这条小命可就真的交代了。”

  老玄摆手,“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若天要收你,即便我死不撒手,那杆子依然会断。若该我死,你死活也拉不住我,我也不会在那一刻醒来。所以我爷爷他大概是被命运安排了,落得如此下场…”

  我知道再让老玄讲下去恐怕又得伤心了,

  于是连忙打断道:“那么粗根杆子想折断容易,扯断可就难了。你张宇辰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要想方设法也要将你给拉回来。革命尚未成功,你我仍需努力!振作起来,马上就能出逃去了!”

  我俩相互鼓劲砥砺打气,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放置五阿公棺材的地方。

  墓室中四面各有地砖被掀开,激流破地而出,倒涌出的流水又灌入之前的涌泉之中,水位不多不少正好在腰间。

  老玄疑声问道:“你说这也奇怪之前还在往外面渗水,现在又向下吞了,真不知道这地下的水系洞穴有多么复杂。”

  我想了想,对老玄说:“在没有完全看清下方的布局之前,我也不敢妄下定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下方有一个极其庞大的蓄水,应该是地下湖或者地下暗河。”

  老玄有些不耐烦,催促道:“管它下面是江河还是湖海,还是抓紧时间早些出去才是,我已经被这该死的地方折磨够了!”

  我点了点头,同老玄率先去查看五阿公棺材靠墙的一面。

  根据三阿公的描述,猜测五阿公挖出的盗洞就在墙后。但是由于棺材几乎和墙壁贴在一起,所以我们并没有发现盗洞的痕迹。

  我同老玄对视一眼,便各自意会对方企图。

  老玄开口道:“五阿公,虽然我们素未蒙面,但是这些年听过您的不少传闻。想不到我们第一次见面会以这样的方式…不过话说过来,我和秋寻是真心实意的不想扰您老的安宁,这确实是万分不妥,但是我们实在是无路可走,只好委屈老爷子您,略微移动下您的棺木,宇辰先给您磕头了。”

  老玄有模有样的诌,不由觉得好笑,毕竟他很少如此严肃。

  老玄磕完头对我挤眉弄眼,似乎也想我说些什么。对这个从未蒙面的五爷爷,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沉思了片刻附和道:“五爷爷,寻秋同老玄一样,本无意扰您清静,可事出有因,还望老爷子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我俩后辈一条逃生之路。”

  说完也跪在水中扣了三个头,和老玄对视一眼。也不管五阿公同意没有,就同老玄去移动那口棺木,可那棺木似乎生在地上一般,我俩用尽全力,尝试各种方法它任然纹丝不动。

  老玄忿忿、“这玩意他娘的不会是铁做的吧,这么重?”

  我摸了摸棺木分析道:“此棺用料入手温和厚实,确为木材无疑。只是古人兴大棺大葬,平时也要合十数人之力才可运走。再加上这棺材用料即便是最为普通的木材我们恐怕也动它不得。你再看这个棺材殷红如血一看便不是凡品。”

  老玄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这个颜色是它本身就存在的,而不是漆上去的?”

  我点了点头,对老玄说:“也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一是棺木原本不是红色的,变红是因住清漆里面掺了大量朱砂,朱砂主要是用来防腐,另外可以增加油漆的连接度和硬度,就跟现代的人住水泥里面掺泥沙一个道理。

  经过长时间的掩埋表面黑色的清漆早已被腐化掉了,所以现在能看到的只有不怕腐蚀的朱砂了。

  但是根据三爷爷的描述和我们在那石椁中的发现,并未发现任何一点的朱砂,所以这一说自是可以排除掉。

  第二,油漆是化学合成品,宋代应该还没有化学油漆,即使有也是大漆,调朱砂,大漆本身就是防腐的,曾经出土的河姆渡时期朱漆碗,距今7000多年依然未腐。

  但是你看这流水一点都没有被染红,而且上手也没有任何硌手的感觉,所以这应该也是可以排除掉的。”

  老玄道:“你说有两种可能,又说两种假设都不成立,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摇摇头,反驳道:“至于第三种可能,就是这颜色本就是它自身的,你可知道有种木头,叫做血榉。”

  老玄大骂:“寻秋啊,卖弄学问也要分场合啊,这都啥时候了,还藏着掖着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抹了把冷汗,打起几分精神,“榉木、大叶榉树,木材坚致,色纹并美。其老龄而木材带赤色者,特名为血榉。我看这棺材十有八九就是这玩意儿。观其木龄少说也是千年神木。”

  老玄沉思一会儿,沉声道:“我好像听我爷爷提过,这种木头密度比水略大,是为数不多遇水而不浮的稀有木材之一。”

  “也就是说我们相当于在水中移动一个装满水的巨型盒子。”

  老玄有些颓然,“他娘的,想不到死在了长征的最后一步上,真是晦气。”

  我安慰道:“也并非毫无可能,你还记得三爷爷曾一个人将这个盖子打开又合上了?他一个人能做到,我们两个想来会更加容易,到时候除去一大块木头,想来集我俩之力移动棺材会更加容易,只是这棺材里面装的可是五爷爷,实在有些下不了手。”

  老玄一听还有戏,一拍水就站了起来。对着棺木,一本正经地说道:“五爷爷,我刚才不是说从小到大没见过您老嘛,我现在特别想见上您一面,顺便让您老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我这可都是为您好,你可不能怪罪我…”

  我一听老玄这话说得有理有据,难免心生钦佩,于是赶紧附和道:“五爷爷您别见怪,我俩就是知道您爱干净,想给您泡个澡,特意来伺候您呢!您放心,水温咱试过了,一点都不冷。”

  我同老玄说得那叫一个斩钉截铁,真得不能再真了。

  但我们手下也没有闲着,毕竟时间不等人,凶险便是一点一点积累的。

  我同老玄找准了棺材头就去推,几乎费了吃奶的劲儿方才打开,真不知道三爷爷当初如何一个人做到的。

  原本以为看到的是一副白骨,再不济也应该是一张有些腐烂的脸,毕竟五爷爷可是死了好几天才被三爷爷背进来。

  可打开以后,我同老玄都惊呆了。五阿公非常的年轻,和其他几个爷爷有些相似,只是身材更加矮小,一如同族的消瘦。

  一张脸完全没有任何腐烂,身上裹着一件镶嵌满金丝宝石的袈裟,一看就不是凡俗之物,想来着便是三爷爷在那佛像衣冠冢中取出来的。

  我一看见便惊了,细看之下才发现即使是毛发都没有完全失去光泽,看来是沾了此地风水格局的好处,更加奇异的是随着流水的涌动,五阿公如同活人呼吸一般,不像是个死人,倒像是睡着了。

  老玄率先回过神来,用肘子拐了我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想到办正事要紧,连忙说了句得罪,便将棺材盖彻底揭开了去。

  我同老玄此刻再用力去推下半截棺材,任然纹丝不动,我同老玄对视一眼不由得有些失去了信心。

  但我看见被我们掀开的棺材盖一下就沉入水中时,我突然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我猛得一拍脑门叫道“原来如此!”

  老玄闻言连忙凑过来,贴在我耳边颤声道:“你他娘的不会是说,是棺材里的祖宗不让我俩走吧?我咋突然觉得瘆得慌呢?”

  老玄说完就要去跟五爷爷道歉,我一把将老玄拉回来道:“并非如此!”

  老玄见我否认是五爷爷作怪,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我解释道:“我们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在刚才开棺材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三爷爷一人之力便可以开的棺材,而我们两人却打不开,全是因为墓室中多出的一种东西!”

  老玄皱眉道:“这里除了你我,便只剩下水了,哪里还有其他的东西……等等…莫非是因为水的张力?”

  老玄想通这一层关系,自然明白了过来,一个劲的夸我脑袋好使,可手下却没有闲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