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 殇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4010 2019.11.28 22:29

  因为老粽子身上寒气逼人,担心“温和”的煤油抵制不住恶寒,所以用了一部分汽油用来制作火把。

  到那杯水车薪,断然不会少去这麽多的重量,更不可能是挥发,在这地下深处本就寒冷,况且盖子也是拧着的。心中虽有疑惑,可眼下并不容许过多思考,只好拎着汽油尽量多浇一些在老粽子身上。

  那凶尸极不安分,疯狂的挣扎,可那尼龙绳单根便有数百斤的承重力量。又是特殊的打结方式,将一处的受力尽数分散开,再加上是双层网,所以即使那老粽子将网都挣扎变了形,一时之间也挣扎不开。

  见那老粽子神力无双,手上的动作不禁加快了几分。此时油已经里里外外浇透,烧死它已经足够。

  老玄爆呵:“寻秋,快烧!”

  我寻声看去,不由得大吃一惊。之前那被拉伸的尼龙绳,本以为是被粽子用蛮力拉扯开的。不曾想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只见紧贴在老粽子身上的尼龙网竟然被活生生的腐蚀融化了,再加上它不停地挣扎,里面那层网眼看就要失去了作用。

  老玄见我出神,已经将断成两截的火把头捡起,用打火机点燃,对着那老粽子身上一扔。

  出奇意料的顺利,火焰直接就把粽子身上的汽油引燃,墓室之中瞬间燃烧起熊熊火焰。

  火焰直直窜出去两三米之高,此时受到火光的影响,宝顶上方镶嵌着的明珠霎那间绽放出千丝万缕的光芒,将整个墓室照射得更加明亮。

  老粽子受强光一扰挣扎地越发厉害,由于尼龙网被火烧过,此刻已不再结实,那老粽子冲破网直挺挺的就站了起来。

  随后真切地感受到粽子身上,爆发出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向我们卷帘而来!粽子身上原本熊熊燃烧的火焰竟然直接灭了!

  四周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即便手中还打着手电,可是被烈焰映射后眼睛根本适应不过来。

  此时此刻一颗心心已经凉了半截,我们作的盘算、谋划简直有些可笑,非但没有拿到救命的南海纹,恐怕性命都堪忧了!

  老粽子灭了身上的火焰,“嘎吱嘎吱”发出如同嚼食的声音。听在耳里不由觉得头皮发麻。

  此时不知是谁突然拉着我的身体横移了几分,耳边便传来了一道灼热的劲风,想来是那老粽子到了!老玄将我反手推进三阿公挖出的墓道之中,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

  我只好打着手电接应老玄,只见那老粽子手一扫,便将老玄生生扫飞数米之远。老玄摔在地上一时之间难以爬起来,眼看那凶尸就要飞身踏在老玄的身上。

  我知道老玄为了保护我和三阿公,才选择和那老粽子硬拼,此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竭尽所能一个助跑,便将飞在空中的老粽子生生撞开了几分,这无异于以卵击石,如同被卡车撞中一样,整个摔在地上浑身都散架了。

  老粽子不知疼痛,又直挺挺地向我和老玄扑来,我俩只好一左一右各自滚开,那老粽子一击落空,竟然一改常态向老玄扑去。

  我原本都做好了撤退的准备,因此被突然的变化打了个措手不及。千钧一发之际只好从地上抄起挑网中的杆子,赶在它扑向老玄之前横在了它的身前,另一头卡在墙上。

  那老粽子受此一阻,略微慢了片刻,老玄顺势一滚,已经起身抄起了杆子的另外一端,与老玄四目相对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抄起杆子疯狂地往后推,那老粽子一个重心不稳,竟然被我俩推得倒退,不偏不倚躺在了殓台之上!

  此时手臂粗细的杆子正好压在粽子胸前,它两只手又将棍子压在下方,双腿悬在空中无处借力。

  但一起一浮之间仍有千斤大力,只好与老玄用力将杆子两端死死压住,若是平时是万万压它不住,可此时却是借了巧力,绕是它有万般能耐也使不出来。

  见那老粽子挣扎力量越来越小,正在纳闷老粽子也会被噎死时,那杆子竟然传来了“吱呀吱呀”的断裂之音!

  老玄眉毛一竖,大喝、“走!”

  闻声不禁大骂、“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谁他妈说的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

  老玄突然大笑一声、“兄弟仗义,来生再做好兄弟!”此时突然意识到那半壶油在老玄那边,便知大事不妙!

  此时老玄突然怪叫、“油呢!?怎么不了了。”

  听老玄说那壶油不见了,是又惊又喜,惊那油为何消失,又喜老玄没有办法再做傻事。此时没来由想到了三阿公,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此时那平静许久的老粽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猛然起身,我与老玄竟然被他直直地抬了起来!那杆子终于承受不住这般负重,应声而断,我同老玄摔在地上,各自抄起断作两节的杆子,抡圆了照着老粽子的头就照乎了过去!

  由于配合默契,那老粽子挨了个结实,瞬间被轰飞,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老玄手中的杆子径直断作两段,我因为用力过猛,反传回来的力量直震得我虎口裂开。手中的武器再也拿捏不住,直直地掉在地上作响,双手犹如骨折一般疼痛难忍。

  此时已经汇合了老玄的,不忘提醒老玄、“先退出去再想办法,千万不要莽撞!”

  老玄双眼一红、“我等得起,可是我爷爷等不起!我一定要将珠子取出来。”

  老玄已经失去了平时的机智,只好继续开解、“这老粽子力大无穷,若不智取根本没有机会…”话没说完,又想到老玄那个犟脾气,认准的事压根儿不会回头。

  看着那爬起来的粽子,酝酿了一番措辞、“这样也好,那老粽子受此重击已经没了当初的威势,不如我们趁它身上的汽油没干,再去点一下火?”

  老玄闻声两眼放光,旋即气急败坏道:“这老粽子诡计多端,此刻也不知是否作假。若贸然靠近近距离点火只怕不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样,我在这里堵住防止它逃走,你去里面用棍子填件衣服点好火拿过来烧它。”

  “你他娘的少糊弄我,这儿已经没有了别路,它还能往哪里跑!?”

  老玄抹了把脸,“忘了它第一次是怎么悄无声息的出现的!?”

  老玄的话让我细极思恐,难不成那老粽子竟然会自己开机关不成?我想到这里觉得老玄说得有几分道理。便点了点头,嘱咐道:“你小心些,盯着它就好,千万别做傻事!”

  老玄点了点头,我也不再废话。转身进了甬道之中,刚冲出去两三米,身后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不由大骂“好你个张宇辰,竟然骗我!!”

  本想立刻回去,可又想到手中没有趁手的装备,不如快些取好火再出去。

  由于将手电留给了老玄,现在本就是摸黑进来的,两个墓室连接得本不远只有七八米的距离,所以即使没有手电,还是能凭借另外一个墓室里的幽光勉强看见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墓室之中充满了浓郁的汽油味,来不及多想,便几个大步冲了进去,但我环顾一周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往三阿公躺的床上一看,不由背脊发寒,因为躺在的三阿公,他娘的不见了!!

  此时不由得头皮发麻,难不成我同老玄之前真和鬼待在一起不成!?走神数秒之后便回过神来,眼下还是取了火才是真事,挑了一件衣服正准备放在灯上点燃,老玄另一边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声音:“爷爷,不要!”

  我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也顾不得再点燃衣服,撒腿便往回跑。跑回另外一个墓室之中,瞬间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只见老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了一根钢棍,想来早就准备好和老粽子拼命了,钢棍另一端抵在老粽子胸前,绕是如此老玄依旧被老粽子卡在墙上动弹不得。

  而另一边三阿公不知何时已经进去到了墓室之中,只见三阿公身穿一套棉衣,身上湿漉漉的,浇了满身的汽油!

  此情此景不言而宣,前后所有的细节联系在一起,一瞬间便明白了三阿公的企图。当三阿公知道珠子只能救一个人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三阿公趁着我进去取火的时候,便趁黑进到了墓室之中。

  只是三阿公腰间还挂着一个奇怪的东西,是用木头做成的,形状相当怪异,看不出什么用,木头之上缠着一米来长的铁链,另外一段已经固定在了殓台的石腿上。这个铁链一看有些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看清眼前的状况后愣了一愣,便想上前阻止!

  可三阿公完全不给机会,已经对我有所提防。因为他摊开攥紧的手,里面有个打火机。

  三阿公望着我,郑重其事、又或是苦口婆心道:“寻秋啊,宇辰就拜托你了。小时候那件事是三阿公对不住你。”

  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三阿公转头看着老玄,一脸欣慰叮嘱道:“好孙儿,活下去,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老玄哽咽,脸上挂满血泪,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再难说出一句话。

  随后三阿公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将铁链反套住那老粽子腰间。那粽子本就比三阿公高一大截,三阿公便被挂在空中,此时三阿公腰间的半圆盘木环,突然从两侧开始收紧,将自己和老粽子死死栓在一起!

  木环不停的收缩,似乎要把人给截断成两段一样。老粽子疲于对付老玄,竟然不曾反抗,此时我才彻底反应过来,想上前已经来不及,三阿公侧过头再看了老玄一眼,眼睛里尽是满足。

  此时木环收缩飞快收缩,三阿公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上竟然青筋突显!此时木环已经缩紧了几圈,三阿公强撑着痛苦,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拨动火焰!

  火星刚窜出来,汽油就从上而下的燃烧起来了,此时三阿公提着的一口气一松,体内突然传来了一声脊椎折断的声音,头一倒便永远的睡去,火焰瞬间就将三阿公和老粽子两两吞没。

  起火瞬间老粽子便松开了老玄,翻身一跃便在墓室之中横冲直撞,试图将三阿公甩下来。奈何三阿公死死缠在它身上,任它如何都摆脱不了,此时偌大的墓室之中到处都洒满了燃烧的焰火,弥漫着黑色的烟雾,同时伴随着一股难言的气味。

  凶尸释放出体内的阴寒之气几次都将自己身上的火焰给灭了,可三阿公身上的火焰又将其重新点燃。几次重复下来,粽子已经没有了灭火的能力。此时殓台上和地上多余汽油也燃烧起来,那老粽子如同置身于火海之中。只能发出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绝望咆哮。

  老玄却突然得了失心疯一样,一个劲地往火里冲,我见三阿公已无再生可能,哪里还会容忍他再做傻事!?

  只好赶在老玄之前将他扑倒在地,老玄却一把将我推开,不要命的往火里冲,我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心里一酸,抄起地上的铁棍从身后扣在他脖子上,老玄条件反射的握住铁棍,我便趁机将他往后拖,老玄本就力竭又加上伤重,此时还没有我的气力大。

  原本打算把老玄就这样拖进,另外一间墓室之中,可是那老粽子似乎发现自己命不久矣,也不再想办法灭火,反而携着滚滚火浪向我们扑来。我看那老粽子来势虽然凶猛,但是速度并不快,那毗湿奴雕像竟然被它生生从地下拖了出来,于是我便抢在它扑来的最后一刻前,将老玄拖进了墓道!

  随后反手按下暗门机关,暗门运转虽快,可那老粽子一直爪子已经伸了进来!我知道任由粽子进来恐怕没法善了,便用手中的钢棍顶着它的爪子奋力一推,总算将它关在了暗门之外,只让它在外面作困兽之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