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有鬼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4160 2019.11.22 22:57

  老玄一路上沉默寡言,在一番自认为十分严谨的推理后,老玄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本想着再说些什么缓和气氛,转移老玄对自己伤势的自我认识,可老玄偏偏龙骧虎步,走得飞快。

  此时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狭长而窄的甬道里,不知何时多了一行足形血迹,一直向正前方延伸。

  起初以为是老玄的,因为这些血丫子印记过于鲜红,隐约间还有动人的色泽,可见刚留下不久,但老玄的脚上明显穿着鞋子,绝对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而这些血迹又绝不可能是鬼脖子留下的,因为它们的爪子是类似于脚蹼的扁平状,而且裹着马蹄一样半石化黑色角质层。

  低身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一只比成年人要小上好几分的脚丫,足窄且小,几乎只有正常孩子十二三岁脚的大小,就连脚掌上的掌纹都依稀可辨。

  此时才惊觉到不可思议!

  我与老玄就是被一种不知名的生物引下地宫,后来被粽子突袭被迫分散,各有一番遭遇。

  重新会师后也与老玄讨论过一番,都认为认为老粽子白天出去的可能并不大,否则以粽子这样的极阴之体,早引来天雷当场劈了。

  再后来两人都疲于逃命、努力周旋,已经忘记了冒险进入地宫的初衷,此时这位置的线索再现,说明这未知里的地宫里任然有危险在等着我们。

  而这足迹的主人极有可能是在床上留下第一个痕迹的人,也有可能是在螺旋地道中一闪而逝的“鬼影”。

  更有可能是偷了三阿公怀表的人,种种线索联系在一起,依旧不知这人根底,丝毫没有!

  短短下山几天,经历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飞禽走兽”,已经不似起初那么害怕。

  还未现身的神秘人终究是个人,还能比得上那吸人精魄,啖人血肉的千年粽子吓人不成?

  想到这里不由有些自嘲,就是因为未知的“它”,我和老玄才双双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若是逮到这人非得饱揍一顿,否则难解心头之恨,最起码是在偷东西这件事上。

  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悲愤,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沿着血迹一路跟去,看着一路斑驳的血迹,猜想这人也受伤不轻,

  此时同老玄两人自然不会怕他,就是打着“趁他病要他命”的想法而去。

  和老玄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向前走,老玄状态尤胜,但眼神不怎么好,就连地上的血迹都不曾发现,只一个劲的埋头赶路。

  一路上是越走越心惊,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可地上的血足印仍不见尽头,此情此景不由让人浑身发毛。

  若是常人,这样的耗血量恐怕早已经血竭而亡,“他”倒好如同没什么事一样,就连每步的距离都几乎一模一样!

  或许应该改称为“它”了!

  又往前绕行了半分钟,终于看到一条单独的甬道。

  两人总算从迷宫里给绕了出来,相信再走上几分钟,便可重新回到最初的墓室里,相当于命给保住了。

  此时自是喜上眉梢,一颗心总算落了地。可就在此时那一直与我们同行的血色脚印,竟然向左拐了一个弯,一直向黑暗中延伸而去,逐渐消失在了更深处的黑暗之中!

  此时隔老玄不过数米之远,可连照顾了两声,老玄都充耳不闻,也不好再大喊大叫。

  见老玄背上腐烂一片,着实为他担心,便独自拎着电筒去查看,一来快速查看之后就追上老玄,尽量不影响他的伤势继续加重。

  二来终究是好奇心作怪,究竟是什么东西害得我们这般凄惨,以及他进入地宫的目的?

  第三,这麽多年的耳濡目染,佛经上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终究还是有些人情味儿。

  若脚印的主人还活着,想来此刻已受伤颇深,便尽量将他带出去,至于我们之间的恩怨,大可之后再作清算。

  心中有了计较,也不再犹豫,打着手电就跟着脚印走,七弯八拐走了大约二十多米。

  就当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就到了一间空旷的墓室中,但此时手电灯光突然就暗了下来,浑身皮肤不由自主的绷了绷。

  此时此刻竟有些害怕,但终究镇定了下来。灯光向墙上一扫,罕见地看见这个墓室的墙上竟然挂着几盏石头制成的灯台。

  摸处打火机去点,那些灯盏里是某种油脂,虽然过去了千年之久,却保存得很好,一点就着。左右各点了一盏,墓室中的陈列之物逐渐清晰了起来。

  长方体状的墓室约二十余平,两侧是半掘空的墓道,如同打开的柜子一样陈列两排青铜器件。

  其中佛像居多,形态各一,其次为佛龛,其后是降魔杵、宝缨、器具…虽然满布尘灰,可仍是不俗宝物。

  眼前所见着实震撼,这里的东西没有一件凡俗,任何一件东西拿出去这辈子可能都吃穿不愁,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恍惚间已经到了尽头。

  此时才陡然清醒,因为墓室尽头的角落里,左右各置放着一个巨大的陶瓮!

  若单说陶瓮自然不可能让我如此惊慌失措,可眼前的陶瓮却非比寻常。

  陶器上下小中间大,陶身上用暗红色的涂料写满了古篆,由于对佛学仅限于粗通,也不知道到底写的哪片经文。

  只知一路跟踪而来的血色脚印,到了此处便突然中断了。

  除此之外,一双血色手印清清楚楚地映在陶身之上,此处已无别路,“它”若不是会飞,便很有可能藏身在这巨大的陶瓮之中。

  轻轻拍了拍陶瓮,发出了低闷的声音,看来里面确实有东西。

  只是不见其回应,此处乃是陈列陪葬物之地,看这些陈列的物件,便知这些应该是那位远道而来的高僧的陪葬品。

  想到此处,又觉得颇不合理,在佛教之中大多得到高僧都会选择坐化,死后尸体自然风干,数年之后贴上金粉,成就佛像。

  还有另一种方法制成佛像,同样是坐化之后,由一众僧侣将尸身装入陶瓮之中。

  这样的陶瓮中间由有孔的隔板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方放置尸身,下方用来盛接尸体中多余的水分。

  必要时还会在陶身外用炭火炽烤,已起到快速硬化成形的目的。

  但又觉得陶瓮放在这里,非常的不合常理,佛教以慈悲为怀,若里面放置的为尸身,这不就是陪葬吗?

  佛教一向笃信往生,相信极乐世界的存在,也明白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向来修来世,不争今生。

  若以陪葬的身份出现,岂不是与佛教的信仰背道而驰?

  但是如果不是做为陪葬品,那么便没有理由安放在这里,即便是寺内的和尚也该有个法号,而不应该随意地放在这个角落之中。

  思来想去终归不得要领,跟着血迹意外穿进这意外之地。

  并且已经过去了数分钟时间,若再不跟上,恐怕老玄就该担心我失踪了,又一股脑子冲进迷宫之中,想到此处便知再犹豫不得。

  看着那一双鲜红的血手印,心中便打定了主意。

  先前的思虑不过是推测,倘若里面真是个避难的活人,此时逃走便如同见死不救,即使侥幸逃生这辈子都恐良心难安。

  想到此处便大着胆子去揭盖子,谁曾想盖子竟然纹丝不动,细看之后才发现陶瓮与盖子是用半扣的方式密封起来,需要旋转一定的角度才可以打开。

  心里咯噔一下,恍惚间竟然产生了一种不详之感。

  这样的设计如同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

  想到冒冒失失敲响铜钟,放出成千上万的三尸虫,差点落得个剔骨下场,心里略微有些忐忑。

  可是想到里面若真是个人,恐怕真就难过心关,赌与不赌便在一念之间。

  再三思量之后,终究还是过不去心中那道坎,即便有危险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当然依旧做好了随机应变的准备,一有任何不对劲大可抽身而退。

  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一眼看去只觉得脑袋中如同炸弹爆炸一样“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手中的电筒和陶盖再也拿不住,陶盖掉在地上摔成了几大块,手电筒扑闪两下直接灭了!

  因为瓮中的人是老玄!!

  此时的老玄脸上惨无人色,嘴角的血迹都干了,怀着最后的希冀,颤巍着用手指探了探老玄的鼻吸,发现老玄的身体早已经凉了。

  此时此刻是真的彷徨失措,打心底里生出一股死寂无力感。

  老玄虽不是我最敬重的人,但对我实在没话说。

  居然落得这个下场,越想越觉得胸中淤闷,不知是牵动了伤势还是打击过大,张口就呕出一口鲜血。

  此时此刻精神已然有些麻木,但突然想到老玄之前明明先我一步出去了,而且与我不同道,为何会死在这陶瓮之中?

  想到这里不禁万分惊恐,此刻终于回想起刚刚和我在一起的老玄确实诡异,试想活人的背上撕下一整块皮为何没有痛觉?

  那样重的伤竟然走得比我还快,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刚刚那个不是人。

  既然不是人那么就只能是鬼了!

  强打起几分精神,顺手取来了一尊生满铜绿的佛像,砸破了陶瓮,将老玄的尸身拖了出来。

  此时才知道老玄的身体有多么糟糕,全身已经没有一丁点的完好,想再对老玄说些什么,只觉得口中苦涩,眼睛发涨,喉咙发堵,再难吐出一个字,便是再冷血也不免落泪无声。

  将老玄的尸体背在背上,老玄的尸体却出奇的轻,想来是体内失血过多,或者被三尸虫活活掏空了血肉?

  刚起身只见墓室之中暗绿色火光一闪,几乎条件反射回头去看,不知何时另外一个“老玄”,举着一个燃烧着幽蓝色的骨头焰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背后。

  惨绿色的火焰映在“老玄”的脸上更显的狰狞恐怖,同样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不明白“老玄”的底细,出于本能的畏惧,背着老玄的尸体向后退开数步,与另一个“老玄”对恃。

  “老玄”见我向后退去,眉头一皱,颇为迫切地吼道:“寻秋,你怎么了?快跟我出去?”

  不言语,心里想“装!接着装!跟你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遭了你的黑手,恐怕连怎么被弄死的都不知道。”

  自知不是眼前这个“老玄”的对手,所谓敌不动我不动,双方僵持在原地。

  “老玄”见我没有任何反应,突然就闪身到身前对着两门一把抓来。

  见“老玄”来势汹汹,心知不可力敌,此时手中又没有任何克鬼降妖之物,不由得慌了神,本能地猫腰躲过,但慌乱中已然忘记身上还背着老玄的遗体。

  虽然躲了过去可老玄竟然被“老玄”一把抓住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另外一个陶瓮之上。

  那瓮中倒出一具盘腿而坐的干瘪干尸,虽然样貌丑陋却宝相庄严,此刻在我心里,眼前这个老玄比那干尸还要狰狞千百倍!

  “老玄”一击之力势大力沉,简直不是人能拥有的力量,更加笃信自己的猜测。

  见老玄死后受此奇耻大辱,内心深处最后的恐惧瞬间荡然无存,怒火瞬间就窜了起来。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地上抄起一尊佛像便向“老玄”扑去,“老玄”看到我主动出击似乎很意外。

  此刻心中却是大骂:“他娘的,这鬼的表情也太丰富了些!”。

  不过“老玄”发愣就说明我的机会就来了,正好吃一记无量天尊的砸头杀,送“它”往生。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它妈的打不打得过,大不了一命换一命,干-死它娘的又怎么样?

  可奈何“老玄”的反应比我快上几倍,数击不中有些气急败坏,一人一鬼扭打在一起,拳拳到肉,从墓室头打到墓室尾,厮打得不可开交。

  殴打中动了真火,一有机会就下死手,片刻功夫我们身上都挂了彩,尤其是“老玄”脸上被我揍了好几拳。

  此时“老玄”似乎也动了真怒,一个翻身便将我的四肢反折住,大有我再乱动将我大卸八块之势。

  我哪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不停的挣扎,几次挣扎未果之后以为就这样屈辱死去时,突然感觉全身一松,紧接着脖子传来一阵剧痛,就这麽被一个鬼打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