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九丘之永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 全球未知语言

九丘之永生 世外花果香 3664 2019.11.09 18:30

  老玄听罢眉头一皱,叹道:“照你这麽说可就太玄了,后世之人给老韩扣高帽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写书的全凭一时心意,扭曲历史也不罕见。”

  品完老玄的话还真觉得有点儿道理,毕竟人死之后功过都让后人评了,难免带着个人主观色彩,于是便抛开这个问题没有再答。

  按照阳贵东南,阴贵西北的方位,当即圈了个位置下来,三阿公的事总算是告一段落。

  驱车回到老玄家里,向长辈们汇报了一下情况。

  族亲听闻找到吉穴难免喜于言表,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说明天再一道去瞧瞧,当即便应了下来。

  由于回来得晚,饭菜都凉了,不过大热天的也没有什么顾忌,同老玄告别了众人就找了个安静的房间吃喝谈心。

  老玄搬来一箱啤酒,招呼我吃喝,说是不醉不归。

  酒过三巡后我俩也聊了许多,我谈起这些年遇到的趣事,老玄就说他在部队中一些开心话题。

  两人都极有默契的没有提这些年遭遇的不公,生活中的挫折,情感上的坎坷,避重就轻说了一些轻松愉快的话题,来缓解这几天沉重的心情。

  聊到最后老玄谈了谈三阿公,一个活在老玄心里的三阿公,听得出来三阿公在世的时候是极其疼爱老玄的,老玄表面的轻松恰恰说明三阿公在他心中地位有多么重要。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大概就是说的老玄这种人,把所有的苦和泪都藏在心里,不让别人知道。

  我们聊到很晚,直到凌晨十分方才睡下,正值桌上杯盘狼藉,酒水四溢,好生恣意放纵。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由于俩人都喝了太多酒,睡下的几个小时里,厕所倒是没有少跑。

  老玄凌晨五点一声惊叫把我吓得后呛,起身一看,却见老玄坐在床上呼呼喘气,脸上挂着大汗,就连背心都给汗透了。

  老玄双手抱头,看起来相当痛苦,

  老玄用手抹了两把眼泪,瞪着血红的眸子对我说:“梦见老爷子去了老宅,被那鳞甲生物给撕碎了,抢了他的怀表……”

  老玄说到这里言语哽咽,后面的话已经含糊不清,不过倒是提醒了我,三阿公视若珍宝的怀表怎会出现在老宅?

  老宅里的鲜土究竟从何而来?以及弃尘口中棺材里的不是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也不忘安慰老玄:“人死不能复生,生者也不用太过悲缅,人活到82岁已是殊为不易,三阿公这件事算得上是喜丧。”

  “至于怀表这件事三阿公可能生前回过老宅,不小心遗失了,这才三那未知的生物给捡了去。还有你最近压力也别太大,免得做些稀奇古怪的噩梦折磨自己……“

  老玄悲痛了一阵似乎想起了什么,忙将自老宅中带出的笔记本给拍了几篇下来发给了自己的联队的兄弟,拜托他们查一查究竟写的什么东西。

  见到老玄开始着手调查笔记本上的内容,这才想起自古墓中带出来的zippo,以及对秀山前辈梅问香的承诺。

  于是在古今失物招领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寒梅龙雀诛妖邪,天地梅字门——梅问香!”并附上了一张老zipp的图片,期待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显然我与老玄在深夜寻找线索并不明智,但经过老玄刚才那件事,两人已经没有就睡意。

  老玄沉默一阵,突然说道:“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修建的土房,室内没有采用混泥土,都是结实的泥土,按道理来说长年累月被人踩踏虽然不比金石,但还是足够坚硬,正常情况下活物是不可能打洞的……”

  我知道老玄又在捉摸老宅中惊现的泥土,不免有些发呆,沉默一阵俩人异口同声的说:“是不是从地窖里搬过来的?”

  和老玄讨论了一番,都一致认为,屋子里的泥土应该是从地窖里挖出来的!

  为何?

  一、张家梁子已经没有人居住,早已全部迁进了城镇里,即便有人在外面挖了一个坑,为了不让人知道也不会搬进家里来,完全可以将泥土就地分散处理或者掩埋掉。

  因此很显然老宅中的泥土并不是来自外面,那些新鲜的泥土必定是来自地窖深处。

  但这样一来又出现了新的问题,那些泥土又是何人搬上来的?

  我俩很快想到那鳞甲生物,可是又很快的排除了,毕竟任何生物的都不会有这般智慧,而且那底下木物之下有更大的空间,没有必要将泥土带出来!

  综合分析下来,只有一个可能,在我们俩进去之前老宅里就有人。

  而且挖了一个洞,为了不外出暴露行踪,所以将泥土直接堆放在屋里,而且从泥土的新鲜程度来看,像是近几天所为。

  老玄突然问我:“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在我进去之前那人就已经在地窖里,然后我遭遇到的那个浑生长满鳞甲的并非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人,只是穿着鳞甲的伪装服!”

  老玄这样一解释好像一切都能解释清楚,但我却觉得惊悚!

  如果按照老玄的意思,那个穿着鳞甲的生物是个人,而他的身上又有老玄送给老爷子的怀表,那人的身份极有可能是三阿公。

  可三阿公此时却躺在棺材里,还有在那怪物出现之前,地下通道里一闪而逝的三阿公影子,似乎都解释不清楚了!

  老玄想了一阵面色有些难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关系上来,于是没有继续讨论下去。

  老玄撺掇道:“我觉得整件事有些诡异了,不如趁着明天山上的空档我俩偷偷摸进去?”

  这麽多年的兄弟,倒是知道老玄的性子,他这话表面上是征求意见,实际已经拿了主意。

  即便我不答应,他孤身一人也定会下去查个水落石出。

  但说实话自已也好奇,童年的鬼脖子到底是真是假也想一探究竟,眼前的众多迷局都需要拨云见雾,否则怕是连自己的这一关都过不去。

  于公于私这一趟都必须下去,管它龙潭还是虎穴都要去闯它一闯,心里打定了主意也不再废话,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此时老玄的电脑突然响起,老玄看了一眼屏幕脸色有些不对劲。

  出于好奇也凑近瞟了一眼,脑袋瓜子里似乎被爆炸冲击了一样一片空白!

  老玄和联队资料员的对话框,对面就表哥发过去的几张图片回道:“这是一种近三百到四百年才创造出来的文字,流传于极少数人群里,利用古越文和中文部首混合的方式的新型语言,当然也是一种独特的秘语,以现在我方掌握的数据资料并不能翻译出来。”

  “但通过近几十年的摸底调查,几乎可以确定是一个秘密组织内部交流的特殊符号,只是这样长篇大论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随后对方又追问这笔记本上的内容从何而来,老玄没有心思搭理,将笔记本重重合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经过这短短的几行字,三阿公的身份似乎更神秘了,就像美国中情局的特工,有千百个不同的身份。

  在老玄眼中他是朴实的农民、无私奉献的爷爷,在我眼中不言苟笑的长辈,旁人眼中手艺精湛的木匠,然而背地里竟然还是某个隐藏得极深组织的成员。

  我与老玄各自琢磨着心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直睡到第二天中午,俩人才起床。吃了饭便又跟着车队去了老家。

  因为睡得太久头脑有些昏胀,老玄问他老子:“爷爷生前是否去过老宅?”

  叔伯想了一阵,摇头道:“他倒是想回去哟,我们没敢放心,原本商定这个月末陪他一起回去转转,没成想走得如此突然……“话到最后尽是世事无常的无奈。

  听到二人对话难免觉得心惊肉跳,既然老爷子没回来,怀表总不会自己长了腿,跑到了老宅来!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蹊跷?

  与老玄互望一眼,尽是不解与疑惑。

  此时手机却响了,打来一看两条消息。一条是帖子被删除的消息,一条是私人发过来的,id叫七十岁的小姑娘,私信道:“秀山有天地,寒冬绽百花!”

  虽短短一句话却是让我心潮澎湃,没成想误打误撞竟真的联系到了秀山传人!

  正想回复突然屏幕一卡,就弹了出来,然后就发了一条短信通知说是被别人强行异地登陆了,竟然在关键时候被盗了号!

  正想着改改密码重新登陆,又突然没了信号,一时之间气不打一处来,但也知道关键时候被盗号必定不是偶然,这其中恐怕有什么阴谋。

  虽然有点插曲,不过也没有太在意,想着回去的时候再联系也不迟,于是便没有深想。

  随后没有再加入他们的对话,到了老家老玄领着他们去了相好的地点。

  我则是偷偷回了老家换上身长衣长裤,提着绳子和钢刀汇合了偷偷溜出来的老玄,二人直奔三阿公老宅!

  老玄早已经等得不耐烦,见我来得慢了少不了一番奚落,从背包里摸出两个狼眼探险灯,便转身进了地道。

  一路没有丝毫停留,径直走到最底层。老玄将华容道重新推了一遍,地上又露出个窟窿来。

  举着探照灯一看,下面竟然是一间极为宽敞的的房间,全都用青石堆砌而成,距离地面少说也有七八米高,由于三四米下还搭着个手脚架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清楚陈设。

  不过陡然看见这般宏伟的地下空间,心中又有些打退堂鼓。

  毕竟刚从另外一间陵寝之中逃出来,而又冷不丁的看见几乎相同的墓砖,难免觉得胆怯!

  老玄此时取了双管猎枪,将弹带跨在了身上,说是有杆枪傍身就是天王老子也拿他没有办法。

  一想到这下面极有可能存在鬼脖子,正缺件利器防身也就由他去了。

  老玄早已系好绳子,正要一马当先下去,但我确实有些不放心,于是对老玄说道:“并非是我要抢你风头、争做先锋,而是你这样的壮汉最好留在上面策应,我在下面有个好歹你也能两三下拉我上来,我现在手臂受伤没好利索,若是你先下去我可拉不动你!”

  老玄一听不由大骂:“有我在能出什么意外?这次那缩在龟甲里的王八再不长眼儿的来招惹我,我就把它的头打下来当球踢!”

  老玄虽然气势十足,但也知道保险起见,于是只好让我先下。

  利用滑轮组向下滑了几米,便落在了手脚架上,粗略扫了扫只是一个空旷的地下房间,便放下心来。

  由于这个脚手架年头久了,自身重量压在它的身上顿时发出了吱吱响声,只好辗转寻找落脚点,所以也并没有去留意周遭的情形。

  又下了两米左右,这时候老玄突然轻声唤了唤我的名字,我条件反射的看着他,哪知道他突然扮了个鬼脸。

  正想骂他,他又给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指了指下方。

  老玄眼神惊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突然明白了他娘的这是想告诉我下面有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