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山河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春日游 下

山河赋 明月晓轩 4793 2005.07.21 14:31

    玉藻前记得自己不知道在书院呢还是在什么时候听人说过这么句话:一个人在坚持什么的时候也会有惊人的美。现在她算是相信了,这夜郊外湖畔林边瑛白一身白衣一手举着火把,明明在和人争执,可落在玉藻前眼中神情举止都有一种能叫人着迷的魅力。

  那神情简直可以说是傲视天下,或者说——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说:“苏台律法严禁私刑,违背者以杀人论处,轻者充军流放,重者杀无赦,三更半夜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村子乃是合族而居,整村有自己的祠堂和村长,村长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身材高大强壮,看到居然有一个外乡人指责本村行使族规,当下咪咪眼睛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目光在男子腰上停留一下顿时露出鄙视之色。

  “这个年轻人,我们小河村打从五百年前建立了祠堂起祖祖辈辈都用一样的族规。这男人嫁了人之后红杏出墙作了不干不净的事情就要浸猪笼,你外乡人该走路走路要投宿投宿,明儿一早早点启程,这事不是你能管的。”

  声音低沉语速缓慢,透着鄙视也透着威胁。

  瑛白朗声道:“家有家规,国也有国法,族规再大大不过王法。苏台律令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男子与人通奸你们将他扭送官府即可,是打是流,还是戴枷示众自有律法规定。私刑取人性命,让朝廷知道了你们也要给他偿命。”

  村长尚未开口一边有人叫道:“放屁,送交官府,男人爬墙做老婆的够丢脸了,还要送到官家丢几次脸?”

  “王法大如天。”

  “呸——我们祖祖辈辈都这么做,什么王法,姑奶奶就不相信杀了一个****男人官府还叫我们坐牢。”

  瑛白淡淡道:“鹤舞领主迦岚殿下,留守蕴初殿下三令五申郡中严肃法纪严禁私刑,尤其禁止浸猪笼、挑断手脚筋脉放流江上此类酷刑,一旦发现严惩不贷。半年前确实有一处村落因私刑通奸男女而被官府捉拿,流放受刑数人。”他目光凛凛:“瑛白既然遇到了就不能眼睁睁看你们动用私刑草菅人命。”

  玉藻前这个时候已经站在人群中,甚至已经微笑着打听了一下事情经过。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瑛白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多了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而被打听的那些人看她衣饰华贵、容貌美丽,加上彬彬有礼也就没有敌意的配合了。如今听瑛白慷慨陈词忍不住大摇脑袋,心道:“这位兄弟啊,这群人要是敬畏王法他们在这儿做什么呢。这种时候要用权势压,要不就用拳头揍,说道理保不准自己的命都丢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你说你不报官不带人还威胁他们什么国法国规,被人乱棍打死丢到山里头谁替你喊冤……”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蜻蛉一声大叫“主子——”

  一回头先往湖边看,一看之下:“咦,人呢?”刚刚还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喊,还看到那男人垂死挣扎,手紧紧抓着笼子边不放,尖锐的边缘将皮肤割开,距离那么远都能看到血滴落在衣服上。可是,怎么一转眼间连人带笼都不见了……东看西看中,但听蜻蛉吼道:“主子,人都丢下去了还不救么?”

  此时瑛白也变了脸色推开众人往前闯,一只手伸到怀中好像要拿什么东西,玉藻前实在很好奇这种时候他还能用什么法子救人,更想知道拿出来会是什么宝贝,可是——

  玉藻前离京的时候在家中精挑细选跟随的人,选来选去还是蜻蛉最合适,她少言寡语冷静沉着伸手好,不会唠叨自己,更不会拿自己的风liu韵事传闲话,且忠诚可靠决不给自己惹麻烦……

  然而,这一天晚上玉藻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兔子急了都咬人,蜻蛉千好万好就是面冷心热嫉恶如仇一点都不好。

  不过……总算身手的确不错,身材高大体格健美也有足够的威慑力,可是刚刚开场也实在太刺激了一点吧。不就是丢到水里了么,都还没沉底呢,再说了人丢到水里一时半会死不了的,这水也不深。一个大男人丢下去哪里那么容易死,稍微在支撑一会儿官兵就来了到时候皆大欢喜。居然被逼到暴露巡查使的身份,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现在她和蜻蛉、瑛白还有一个从水里捞起来半死不活的男人正沿着官道往回走,唯一的一匹马让水里出来的人给占了,可怜她一夜没睡还要来回走路。

  其实那群村民都是一等一的良民啊,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倘若不是良民一定想法子做了他们三个丢山里喂野狗。怎么能一看到巡查使的令牌就吓得魂不附体,跪了一地磕头求饶。按照她的意思问明原委劝慰几句就算了,可瑛白坚持要带走那男人,还一脸“你身为秋官巡查使看到浸猪笼的私刑不惩戒那些乡民难道要溜”的表情,让她只能任命。

  不过……走在月光下的道路上,玉藻前看着牵马而行的瑛白,忍不住赞一声“身材真好,姿态也潇洒,美人啊——”

  到了肃阴城门天还没有亮,距离开城门仍有一个时辰,虽然玉藻前是四位官大可以叫开城门,可她说什么也不肯再宣扬一次巡查使得身份了。她是来微服私访的,吵吵闹闹的天下皆知还私访个大头鬼。

  于是几个人只能在城楼下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四人一马在初春寒夜里等天亮。玉藻前冷的发抖,站起来蹦蹦跳跳一番后瞟一眼正襟危坐的蜻蛉和瑛白以及死鱼一样瘫坐在一边靠着墙才不至于趴倒的男子,挑了下眉:“真的要把他送官府?”

  “嗯。”

  “嫁人男子与人私通是要戴枷游街苦役三年的。”

  “违背律法理当受罚。”

  玉藻前撇一下嘴心说算了吧,总比浸猪笼丢命好,再说了,如果妻家坚持不追究官府也不会过问,那群村人今天也被吓得不清,说不定就不追究了,拖回去一道休书,至于接下来日子怎么过就不是他们能考虑的了。

  想到这里看一眼那男人,暗道:“算你福气,捡回一条命。”一眼看过去吓了一跳,原来那瘫在墙边的男人突然坐直了身子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身子乱抖。

  “你——”她想了一下咳嗽一声:“算了,你也不要怕,见官总比当水鬼强,谁让你犯了律法。”

  那男人突然用力摇头,一下子扑过来抓住玉藻前的衣摆,嘶声道:“我不要去官府,求求你们让我回家,求求你们——”

  玉藻前瞟一眼倚墙而坐的瑛白,看他脸色阴沉看都不看这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既然犯法就要见官,本官身为朝廷命官不能知法犯法放你走。另外——这位兄弟,你回家就能安生了么,本官能救你一次不能救你第二次。”

  “大人我不要见官,你让我死吧,我情愿死——”

  她脸色都青了,心说你想死刚刚哭得天翻地覆死抓着笼子不进去做什么,想死还累我陪你折腾一晚上。

  玉藻前觉得自己也算是口才不错的人,可这天晚上却有了严重的挫败感。果然啊,和一个哭喊要死的男人是说不清楚地,又哄又劝,可在湖边还拼命挣扎要活的男人一转眼一心求死,甚至爬起来往墙上撞,气得她脸色铁青哭笑不得。问他求死的原因只有一句话“我不要见官,我宁愿死,你们让我死,我不要见官”。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冷笑,玉藻前咬着牙看过去但见瑛白冷冷看着这场闹剧,见她投来责备的目光又冷笑一下淡淡道:“你为何不问问他和什么人通奸,还有,一个好人家的孩子怎么走上这条路。”

  玉藻前翻了一个白眼,心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问啊,你当我神仙。

  仿佛听得到她的腹诽,瑛白头微微仰起缓缓道:“他是肃阴县城里的人,十七岁就嫁到小河村,嫁的是村长的长女。”

  哦——原来是那个村长的女婿,真狠心的女人,自家女婿浸猪笼她居然是最起劲的一个,还有那个做人妻子的,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一滴眼泪都没留果然是母女一脉相承。

  男子没料到这外乡人居然知道那么多,哭声也停住了,抽泣着望过去。瑛白自顾自道:“本来夫妻两个感情还算好,可惜啊,成婚五年才得一子,还是个儿子。妻子失望万分外出求学,其后在行旅途中遇到一个漂亮的贫家男子非常喜欢收做亲侧带进了门,进门的时候已经有了身孕不久得了一女。从此后这男子在家中再无立足之地,不但被妻子冷落,连那侧室也父凭女贵爬到了他头上作威作福。”说话间望向那男子,那人听了这句话顿时又是泣不成声。

  玉藻前顿时在内心里对那个做妻子的唾弃起来,富裕人家纳侧理所应当可是什么叫做雨露均施,怎么可以厚此薄彼呢,真丢女人的脸。在她心中齐家治国平天下,朝廷要员内齐家两字作的最好的就是西城照容,一女二子都有出息,最重要一夫一侧和睦相处,照容更是两边都照顾得妥妥当当,本来么这男人娶回家是拿来疼爱的不是拿来欺负的。瑛白这几句话说得简单,可他也说了这男子本来是好人家的孩子,一个规矩的男儿落到这般田地,其中受了多少委屈可想而知。尤其看他眉目清朗十成是个美男子,而那个侧室刚刚也见到了真要说容貌其实并不如他,这样就叫玉藻前忍不住为眼前人抱不平了。瑛白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接下来的故事猜也猜得出来,漫长的寂寞被侧室轻蔑,这种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若是有一个温柔女子关怀一下,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真是可怜啊,同情的看看眼前人,在他面前坐下柔声道:“你妻子纵容侧室以下犯上本身有错,官府念在这件事上会对你从轻发落的,不用害怕。”

  那男子还是摇头,但听瑛白又是一声冷笑,转身向着男子又道:“你到现在还替那人着想?”

  这么没头没脑一句话让玉藻前一愣,可也就是一瞬间顿时明白一拍手:“对啊,那个和你通奸的女子呢?啊——难倒你就是为了不让她被牵连才不愿去官府的么?你真是糊涂,官府不抓她,你那妻家就会放过她?官府抓到了不过是戴枷游街苦役两年,落到那群人手里就是浸猪笼。”

  说到这里那男子还没什么反应瑛白却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笑得玉藻前怒从心头起喝了一声这才止住,只看他斜眼看她唇边带着冷笑,仿佛在说“堂堂一个朝廷四品官居然笨到这个地步。”玉藻前将火压了压,心想这男子显然也是外乡人,最多就是自己在村外闲逛的时候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去打听,这么点时间居然知道如此多的事情,此人并不简单。想到这里也认真起来,将此事前因后果想了一遍顿时明白,苦笑一声:“和你通奸的女子难道也是村长家的人?”

  那男子低着头喃喃道:“是小姑。”

  “难怪,村长护女不会对那女子不利,可要是到了官府就要依律查处。你倒是多情种子,却不知那人怎会放你一人面对本家家规。”

  那男子自然知道玉藻前话语中是在责怪那女子无情,当下咬牙垂头并不答话。

  瑛白又道:“你明知回去九死一生可还是要维护他,你——”突然站起身背着手转了几圈突然一个转身,玉藻前往他脸上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但见他脸色发青眼中藏着几重怒气,几乎是咬着牙道:“你们两个暗通款曲,你那小姑不慎怀了身孕你们才双双出逃,然而出逃后两个月那人将你安置在一个农户家中然后说要去投一个朋友此后不知所踪,十来天后你就被妻家的人抓住是不是?”见他吃惊的点头,瑛白又是一声冷笑:“你以为她在哪里?天涯海角么,告诉你,这人就在小河村祠堂内藏着,你今日在祠堂受尽折辱虐待,她就隔着一道墙听着。还有,你躲在乡下深居简出你那妻家如何能这么快的找到,若是没有人告密——”

  他的话说到这里被一声惊呼打断,但看那男子已经倒在地上显然是晕了过去。

  一番抢救那男子醒转,只说了一句话“带我去见官——”

  辰时刚过肃阴县衙之前瑛白擂鼓如雷。

  蜻蛉扶着那男子还腾出一只手拉拉玉藻前的袖子低声道:“主子,那位先生真是热心人。”玉藻前微微一笑:“热心么,我看他是同病相怜、感同身受。”说话间朝那人腰间努了努嘴,蜻蛉抬眼望去但见瑛白一身白衣如雪,可腰间却束了一条青色腰带,乃是雨后春草的浓艳青色,在雪白衣衫上越发醒目。

  蜻蛉忍不住“啊——”的一声,这一声委实叫得响了点,瑛白刚刚放下鼓被她惊动扭头看了过来与她目光一接身子微微一颤,立即又扭转身子再不看这几人。

  蜻蛉知道自己失态,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心中却道:这男子原来是被妻家休离的下堂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