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山河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深宫二十年 下

山河赋 明月晓轩 7927 2005.08.20 19:50

    “那么——”昭彤影看着眼前人,就算是她这个与之结交多年堪称知己的人也总是感到无法看清对方的想法。尤其是今天,总觉得她说的话半真半假,也不知该信还是不该信。想着这些有的没得,脸上却不见半点透露,前一句还在说着与两人都没太大关系的澄江以及和亲王,后一句忽然道:“当年花子夜与你半夜里闹到先皇寝宫,可是因为殿下发现你夜会凤林?”

  水影脸一沉:“你要知道这些做什么?”

  “我关心一下你会不会丢脑袋。”

  水影白了她一眼又噗嗤一笑,叹了一口气幽幽道:“那不过是我一时糊涂,或许也是一种缘分……那孩子实在是可怜,最可怜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可怜可叹。那孩子连曾经是天横贵胄都忘记了,觉得自己生来就该受苦就该被人践踏ling辱一般。”

  昭彤影又看了她一阵,觉得这几句话应该是出自肺腑,随即道:“我听说花子夜为了不知道什么事要侍卫拿你,大半夜的一直闹到先皇寝宫,可惜咱们二皇子居然没占到好处,挨了一顿训禁足反省三天。我说水影啊,先皇对你何止是恩重,简直是把你宠到了天上去。私通涉嫌叛乱被幽禁的皇子,这种族灭九族错骨扬灰的罪不但不问,还怪罪发现真相的亲生儿子,哎哎……难怪人家要说,连我都怀疑了。”

  “诽谤先皇也是死罪。”

  “来,绑我去见官。”乖乖伸出双手还丢了一个媚眼。

  水影苦笑一下移开目光,无声的骂了句“混帐。”昭彤影全当什么都没看见,笑吟吟凑过来:“说错了么,看看看看,先皇把你宠成什么模样了?勾引亲王、私会叛党、欺瞒朝臣、暗通匪首,来来,告诉我,还有什么事是你水影不敢做的?上面的罪状,随便拿一条出来就够你族灭九族。”

  “好啊,也绑我去琴林家大司寇府。九族……水影一人就是九族,错骨扬灰也好,斩尽铢决也罢,都对着我来好了。”说罢,两人都是一阵大笑。

  “先皇知道你私会凤林之后说过什么?难道不闻不问?”

  她扭过头,喃喃说了句话,看口型是“多事”两个字,随即紧闭嘴唇,昭彤影一看她这个样子当即住口,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弄不好还伤感情。可是过了一会儿水影忽然道:“你可知凤林为何被视作妖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怪凤林受皇恩太重。”

  “不止如此。”

  “哦?”

  “其实,凤林皇子出生之后就有传言,说皇子并非是先皇亲生。”

  “啊——”

  “凤林皇子是怀到十一个月才出生的,虽然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偏偏凤林长的不象先皇。而兰台淑妃又恰好回家省亲过一次,还住了好几天,而孕期若是从皇妃在家中的那个月算过来正正好好是十个月。凤林生下来没多久宫里就有这样的传言,还说兰台淑妃在家中早有相好,无奈选妃进宫,一旦有了机会又暗通款曲。”

  “后宫之中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妃子难免会被人中伤,而对于一个妃子,不贞是最严重的指责,也是最方便的指责,不需要证据,甚至不需要事实,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水影一笑:“便是如此,不过,先皇不相信。不但不相信,还因此格外疼爱凤林。只可惜,先皇不相信皇后却相信了。”

  “难道……皇后要惩办淑妃?”

  “皇后在金蕊堂夜审淑妃。”

  “皇后执掌后宫,听闻妃子有不贞传言,彻查询问也不算逾越。”

  “皇后选在先皇皎原避暑的时候夜审淑妃,且皇上午后走,淑妃晚上就进了金蕊堂。哪里想到皇上也是听到一些有关皇后散播淑妃不贞之说,且要趁此机会除去劲敌的传言,故意演了一场皎原避暑的戏。”

  “哎……这样一来,皇上对淑妃的怀疑就变成了对皇后的怀疑。”

  “正是如此。皇上为此更是疼爱淑妃,生怕那些流言蜚语伤害凤林,对他格外恩宠以赐震慑宗室和群臣。然而……”说到这里水影苦笑起来,缓缓道:“殿下的信任终究不是永恒的。当初不信的事,到了宫变忽然又信起来了。”

  “…………”

  “兰台家族设计陷害太子并教唆皇后谋反的事情败露后曾意图兵变夺权,当时响应发兵的那个人——那个禁军统领——发迹之前得到兰台家主的鼎力援助,与淑妃也青梅竹马。”

  “所以连先皇也起了疑心,到那时往昔的万般疼爱变成刻骨铭心的痛苦,所谓妖孽并非神巫之物,而是狠心爱女子的背叛……唉!”

  “先皇毕竟是仁慈的,纵然怀疑也只是幽禁凤林。”

  “嗯,留下他一条命,的确是仁慈。”说到这里噗嗤一笑:“作为君王,先皇实在是难得的仁慈。你在宫里这么久,凤林的身世?”

  “凤林出生的时候我还没进宫呢。不过,我觉得淑妃不是一个不识大体的人,而先皇风仪气韵难道在那禁军统领之下?”

  “……你也……太过大不敬了吧。”

  “那句话是先皇自己说的,那次先皇对我说起凤林身世之疑,犹豫叹息良久方道‘朕岂会逊于天下男子’。虽然残忍了些,后宫争宠变成夺宫动荡也就是从凤林出生的那天开始的。夜审淑妃让皇后彻底失去皇帝的眷恋,凤林的受宠和皇上一时醉话又威胁太子根基。而皇上也不再相信皇后,他总以为凤林身世的传言是皇后造出来的。”

  “这么说皇后是无辜的?那么造出这个传言的是受害者本身,还是……当下最大的获利者?”

  水影嫣然一笑:“这——我可不知道了。”

  昭彤影也是淡淡一笑,忽然又道:“水影啊水影,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说话时目光望着窗外,声音也极轻,好似自言自语。水影的脸色却立刻变了,过了好半晌也望着外面喃喃道:“明知故问!”

  昭彤影瞟她一眼,伸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皆是昨日钟鸣鼎食。”水影回过头来报以淡然一笑。

  她既出自映秀殿粗使,又说映秀殿若非犯官家眷就是愚钝貌丑之人,她千灵百巧、容姿出色,自然不是后者,其身世不言而喻。昭彤影虽然提醒自己小心举止不要伤到她,还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看过去,心道“不知道那道罪民的烙印烙在哪里?”

  水影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转过头看着她淡淡道:“在我背后,后心的地方,你要看看么?”

  昭彤影咳嗽一声讪讪笑着哪里接的下去。

  这一夜水影留在昭彤影的府邸,两人本来就是多年的好友,把酒彻夜也不是第一次。昭彤影也是在这日才知道此人为何从不肯与人同塌,莫说同塌甚至一同出去遇到大雨躲避废庙中明明冻得发抖也不肯解衣,原来是不愿让人知道苏台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官长乃是罪民出身。这日既说穿了也少了许多顾忌,两人半躺半坐在铺着上好羊毛毯的软塌上,塌前放暖炉,皆着中衣拥锦裘吃吃聊聊,真困极了闭上眼就能睡。昭彤影顾忌她的忌讳,也不要人在当前伺候,将各种吃食用品都放在跟前,吩咐下人门外十步伺候。自皎原一别,到了这日两人才找回了当年亲密无间的感觉,絮絮叨叨都说了不少话,昭彤影本来就想知道与苏台迦岚以及正和亲王有关的宫廷旧事,还有宫里有关千月巫女的记载。水影有问必答,她这日格外爽快,但凡不能说不想说的都直陈困难。其间不免提到先皇,水影也说了些初见君王的情景。

  初入皇宫只是七岁的孩子,叫人在娇嫩的肌肤上烙下终身屈辱印记,从此十丈宫墙,宫门似海。昔日里兄弟姊妹一起读书识字,念的是怎样出类拔萃,赢得双亲一点称赞;而今朝思暮想,不过是怎样少一顿打骂,能日日吃饱穿暖。

  “就这么过了一年多,直到我遇到芦桐叶,其后又见到先皇陛下。”

  暮色里爱纹镜指着侍弄花草的最下级宫女含笑道:“这孩子叫什么?”

  芦桐叶恭恭敬敬回答:“是伺候下位女官们的宫女,叫做水影。”

  “眉眼生的倒好。唤她过来……”

  她楚楚跪于天子身前,目光婉转,姣好眉眼。至高无上的人站在台阶上看她,神色里也颇多意味,终于指一指她,对芦桐叶道:“送到朕身边来。”

  三千宫人,生死荣辱只系一人手,而她入了君王眼。

  昭彤影叹一口气:“那时先皇不知道你是罪女?”

  “三千宫人,我在最下层,先皇怎会关心。后来自然是知道了。”

  昭彤影抿唇偷笑,心道:等知道的时候必然已被你卖乖讨巧弄得爱怜有加,哪里还舍得丢回舂槁。

  一直聊到四更天两人才倦极而睡,都和衣拥衾在塌上将就着睡,也不过半个多时辰忽然敲门声急,一人在外面道:“女官,女官——”

  水影本来惊醒,迷迷糊糊间听到这声称呼顿时大吃一惊翻身而起,打开门劈头便道:“王府出了什么事?”

  日照将灯笼往边上一移,身后闪出两人跪倒在地,向她叩头道:“请王傅救救家姐。”水影定睛一看,见地上跪着的两个都是青年男子,一人认得乃是洛西城,另一人依稀也是见过的只一下子想不真切,倒是身后昭彤影叫了一声:“玉台筑——”

  西城玉台筑又磕了个头:“求王傅救人。”

  水影尚未开口,昭彤影却拉着她往外走顺手将门一关,挑眉道:“此间不是说话地方。到前面花厅去,来人——点灯备茶。”又笑笑:“不要怪我,西城二少爷您现在还在皇家选妃的名册上,算是皇家候选的女婿。深更半夜的,再下不得不谨慎,不然被别有用心的人传出去彤影倒是不怕,伤了西城公子就罪过了。”

  洛西城拉拉玉台筑故意怪道:“我说吧,我说我一个人过来就行了,你现在就该在家里留着端庄淑贤。”两人说话间起身跟着管家往花厅去,玉台筑虽然满面愁容听了那么几句话还是低声道:“我不放心你啊——”洛西城一愣,又听他道:“怕你到了殿上书记府是羊入虎口……”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两人焦急的情绪也有所缓解。不多会水影两人换过正式的衣服出来,遣开仆从,劈头就问:“西城静选在宫里出了什么事?怎么是你们两个过来求助。”

  玉台筑苦笑道:“家母前两日外出公干,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

  “静选在宫里闯了什么祸,安的什么罪名?”

  “调戏宫妃,秽乱宫闱。”

  两个女子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水影平日算得上冷静过人了,哪怕在潮阳围困孤城都不曾变色,此时也脸色苍白,过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着手指向玉台筑:“别和我说是在宫妃的床上被抓起来的!”

  洛西城也变了脸色,连连摆手苦笑道:“真这样我们早去准备棺材,也不求人了。”

  水影呼了口气,打从进门起她就一直站着,此时才优雅的坐下还拿起茶抿了一口缓缓道:“这就好,只要不是从床上抓起来就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事。你们也不用来求人,回去歇着,西城这两个字能摆平一切。”

  玉台筑微微欠身:“王傅说的是,若是家母在我们断不会担心,可自打家姐下午出事后我和西城商量了大半夜都觉这事来的太过蹊跷,好像是看准了家母家父皆不在才弄出来的。西城和我都想若我们猜得不错,这件事还是越快解决越好,夜长梦多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骇人听闻的结果。”

  水影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玉台筑得到鼓励,当即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这一次选入宫中的御侍中有一个曾和西城静选有过情意,静选也十分的喜欢他,还曾想过上门提亲。可那人家世不怎么显赫,静选身为西城家后任当家,理当和显赫世家或是新科前三名的人结亲,故而精选十分犹豫,于是就这么拖了下来。哪里想到一拖延就遇到朝廷选后,这男子叫家人送了出去也偏偏就中了选,由于家世不怎么样只册为御侍。为此静选着实伤心了一阵子,可是再伤心,一入侯门尚且深如海,莫说十丈宫墙,两三天茶不思饭不想也就过去了。可这日早上静选被招进宫,两三个时辰就回府,当时神色有几分感慨,被玉台筑见了问起缘由。照容摇摇头念一句“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娘成路人”玉台筑和这个姐姐感情极其好,“哦”了一声道:“原来是遇到旧情人了,姐姐啊,人家是皇上的人了,你还是祝福人家早日得宠吧,可别胡思乱想。”静选也很配合的应和了几句,两人随即笑成一团,这件事就此揭过。

  可是到了傍晚忽然来了一群人,为首是后宫的司礼名叫紫妍,乃是紫千的堂妹,见到静选二话不说一招手:“带走——”

  玉台筑自然大惊失色的问原委,紫妍只是冷笑。这群人走后洛西城回来,兄弟两个凑在一起讨论,先用尽各种门路打听原委,这两人的门路倒也很广,不过一个时辰就弄得明明白白。说是静选出宫后没多久有人在她经过的地方检到一封信,乃是那御侍写给静选的情书,写的一字一泪,大意是如何的爱着静选,如何在宫中度日如年,又盼望能有机会和她重续前缘等等。要知道后宫最忌讳私通,别说宫妃,就是宫侍,按照程序正大光明的给女官们暖床可以,可要是外官和他们多说几句话动作轻呢一点,也能问个调戏宫人、秽乱宫闱的罪名。

  玉台筑说到这里脸色难看至极,洛西城也不断叹息,又补充说他和玉台筑商量了许久,都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这样的话说不定会对静选严刑拷打,甚至扣上其他严重的罪名。两人都觉得不能听之任之,一面给照容送信,另一面想着找人帮忙。第一个当然去了卫家,卫暗如也外出公干,可她的丈夫大司空倒是认真听了,也同意这两人想法,并且提议说:“宫里的事只有常年在宫里的人才有法子,你们何不求求少王傅大人。”

  听到这句话水影微微皱了皱眉,一边的昭彤影见她口唇微动,可见是在骂那司空,随即又听她道:“慢着,先告诉我,是什么人告发的?”

  洛西城苦笑道:“听说是兰宾捡到的,是不是由兰宾递上去的我们没仔细打听。”

  “兰宾——箫歌?”

  苏台王朝的后宫自上而下为皇后、妃、宾、御侍和御从,其中被当作皇帝丈夫看待的只有皇后和妃两级,也只有这两个级别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妃以下即使有幸让皇帝怀孕孩子在公开的典籍上依然会记录到皇后或者某一个妃子的名下,只有翻阅后宫密典才能知道真相,至于侍、从两级连这点优待都不可能有。而后妃等级的取得,除了容貌性情,身世背景也至关重要,例如卫、西城、紫这五大世家大系的人,只要选进了宫,再不济也从宾级起;相对应,平民子弟想要爬到妃级,那是难上加难,苏台两百多年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特例。出生寒微而能在后宫争宠中一步步踏上妃的等级的,全部都是美貌超群而又才智出众的人物,而他们身后,前进的每一个台阶上几乎都有血的痕迹。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后宫。

  箫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可以和那几个屈指可数的平民妃子相提并论的人,不管是容貌还是才智。所以他也从没有爬到妃级的野心,他知道自己能够赢得“兰宾”这个称号已经是莫大的幸运,而皇长子的出生也让他对未来充满期待。就像他对秋水清说的,他期望的不过是一辈子锦衣玉食,生老病死都不用操心,仅此而已。

  打从皇长子出世他从兰御侍晋升兰宾后,箫歌就一反常态的收敛起来,谨言慎行且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用尽手段的巴着皇帝,相反还常劝皇帝多亲近皇后,莫要为他这个小小的兰宾坏了后宫礼法。秋水清从手下人那里听到这些信息后嘀咕一声:“这人倒是出乎意料的聪明。”

  然而,这一日受封不久的兰宾在自己的兰院内来回踱步,灯整整亮了一夜,箫歌走一阵往椅子上坐不了一会儿又跳起来,满面愁容。帘子一挑就见他一下站起来迎上去急切道:“怎么样,打听到什么?”进来的是他身边主持的一等宫女,来不及平一下喘便道:“回主子,还,还没放出来。”

  “我知道还没放出来,其他的呢?关在什么地方,谁在审,有没有用刑?还有,女官长呢,西城家的人还没有来求见皇上么?”

  那宫女连连摇头:“主子您别着急……打听过了,人还在金蕊堂关人的地方,并没有审,也没有听说有用刑。西城家当家前两天就出京了,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另一个不是早就放了丹霞当郡守么。就连侧室也陪着家主一起出去了。也有好几个人去找女官,可女官忽然身子不舒服,看样子病的不轻,都传了太医。”一口气说完,见箫歌脸色阴晴不定,听到没用刑明显舒了一口气,可一听到西城照容不在马上愁云笼罩,她委实犯了嘀咕,小心翼翼道:“主子,您怎么这么担心?司救大人和咱们也没什么渊源,您何必……”

  “放肆!”一声怒喝,见宫女吓得伏地求饶脸色稍和:“你真是糊涂。这么说吧,今儿要不是我倒霉,好端端的偏偏到御花园去散心,西城静选就是被当街砍头也不关我的事。可是——你啊你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那么没脑子。那种要命的东西丢在地上你去捡他做什么,捡了也就算了还要拿给我看,你真正是来要我的命的。”

  那宫女听了这几句话吓得魂不附体连连磕头求饶。箫歌不耐烦的摆摆手:“哭什么,吵死了。起来起来,有力气还不如好好给我想想法子,怎么躲过这一关。”一抬眼见那人依然一脸迷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用力戳着她的脑门:“笨死了!你想想,要是司救有个三长两短,西城照容回来能善罢甘休?到时候一打听,说东西是我兰宾手上得到的,我还有好日子过么?漫说人家是安定侯朝廷一位、世代公卿,就是她家的亲戚——女官长大人——想要一个宾的性命有什么难的?”

  “可是,可是主子,这东西虽然是小的多事捡起来的,可不是我们送上去的啊?明明是皇后身边的典瑞大人看到了好奇,那时主子都还没看呢!”

  箫歌心想废话,我要是看清楚了那是什么东西,烧掉都来不及怎么会拿给旁人。可恨那个时候典瑞来的突然,而宫女拿了一封信正跑过来还一边喊:“主子,这里有奇怪的东西。”典瑞顺理成章的接一句:“啊呀,这是什么?”他也很自然的往对方手上一递,笑吟吟道:“谁知道是什么,那丫头说是花丛中捡到的,谁知道是哪个人掉的。”

  想到这里深深叹一口气,柔声道:“你啊,你实在是糊涂死了。你以为典瑞大人会见人就嚷嚷说是自己告发的?不会!这宫里只会说是典瑞大人从我箫歌手上得到的东西,甚至会说若不是兰宾在场看到了,典瑞大人兴许就将事情压下来了,毕竟人家都是五大世家里的人。”

  这句话说完连那宫女都变了脸色,站在那里全身发抖,箫歌反而平静许多,摆摆手道:“罢了,都这样了我杀了你也没用,反而被人说是杀人灭口。你再给我去打听,另外,务必想法子让我见女官长一面——慢着,记清楚,千万不能让典瑞大人知道。”

  他们说的典瑞也就是前任司礼官的紫妍——紫名彦次女,紫千的堂妹——兰卿颂册封皇后之后她调任皇宫宫中担任首席女官,也就是典瑞。

  紫名彦迎娶的乃是五大世家中黎安家的大系公子,夫妻俩人的感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她侧侍成群,可台面上给足正夫面子。当丈夫的没有野心,只要地位不受威胁一切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便侧侍们怎么争宠,他总是淡漠高雅的守着正室的地位,端着正室的架子。名彦最大遗憾就是三个女儿都出自侧室,甚至还有出自亲侍的,也算是名门中的笑话。正因为三个女儿出身都不怎么样,谁能成为继承人就耐人寻味起来,尤其名彦也是世袭侯爵,这个爵位就能让女儿们挤破头。三位千金谁都看不起谁,说来也巧,年龄相差得还都不怎大,长女28岁,次女也就是紫妍25岁比紫千小三个月,幼女也已经22岁。另外那两个儿子,一个倒是正室所出的长子,已经嫁给皇族的乐郡王,18岁的幼子许给了琴林拂霄为续弦。

  那三个女儿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份,各自找后台援助,长女与兄长也就是乐郡王妃感情不错,经乐郡王保举现在鸣凤担任知州。第三个女儿致力于进阶考,非常奇怪的和紫家的对头,也就是琴林家正如日中天的琴林拂霄相近,最近这段姻缘也是这位小姐牵头的。次女12岁进宫,本来和紫千姐妹二人相互扶持感情很不错,可等到紫千青云直上并且要求拿回紫家当家地位后,姊妹之情顿时烟消云散,从此形同陌路。失去了紫千的照顾,一段时间内紫妍在争宠中居于劣势,然而出任皇后典瑞又改变了一切,也正是这个任命让她的两个姐妹恍然大悟又追悔莫及的意识到一点——紫妍投靠了和亲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