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安梦如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白莲花

安梦如生 图童321 2016 2018.10.12 06:08

  晚上画画画的头晕脑胀,白天上课就不由得发困,安梦觉得这是白老师的一个策略。他不是不记得和苏童他们三个人打赌,正是因为记得,才出此下策来害自己没有心思学习文化课,可心中明明认为是这样,她还是睡了大半个上午。

  中午去食堂吃饭,舒语一直捏着脚脖子,安梦知道她们那个专业要穿高跟鞋练习走路,时间久了那里自然要疼。就像是自己画画,时间长了手腕也酸得很,甚至因为拿笔拿的太久,手指上都起了茧了,可惜自己这一双纤纤玉手,本来是要靠画画成就一番功业的,到头来却成了人家的苦劳工,真是暴殄天物。

  看她那样子,舒语不禁笑,“现在你们才上几节课,你就这么哭天喊地的了,要是到了高三,人家说你们都是得全天待在画室的,那个时候你又怎么过?”

  安梦哈欠连连,双眼水渍朦胧,“那个时候不成佛便成魔,特殊情况下逼一逼自己还是能过去滴。”

  舒语,“看你现在这样子,是要被你们的白老师给逼疯了吧?”

  安梦苦笑,“哪里是逼疯,他纯粹就是想逼死我,公报私仇蓄意谋杀,早看出他歹毒心肠了。”

  舒语被她的话逗乐了,“人家不是你的小天使小王子么,怎么现在倒成了恶毒的皇后了,搞得自己跟白雪公主似的。”

  安梦,“白雪公主还有七个蓝精灵呢,我有什么?”

  舒语,“不是七个蓝精灵,是七个小矮人。”

  安梦,“差不多么,都那么矮。”

  舒语觉得她今天脑子似乎不太清醒,便不再与她探讨那些不实际的东西,先吃饭再说。

  就在她们两个默默吃饭的时候,苏风就来到一旁坐下了,先是跟舒语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看自己身边的人,安梦正两眼看着自己盘子里的鸡蛋发呆,忍得那边人不由笑,“画画画傻了,怎么老是喜欢发呆?”

  安梦这才意识到自己身边坐着个人,转头与人笑笑,看现在每当看到这个人的脸,她就想起被他抢先一步夺走的那张画。本来还想开口问问他把那张画到底怎么了,人倒是自己先开了口,只说自己回去就将那画给裱起来了,挂在了自己的卧室里,用来激励自己,每天都看。

  安梦可以想想那是怎样的一幕,蹙起眉头问,“难道你看那张画的时候,不觉的后脊梁骨发冷么?”

  苏风笑,“怎么会,每当我看着那副画的时候,除去感慨一回天才就是天才,剩下的就只有赏心悦目了,虽然只是一张平时的小练习,但足可以算是一件艺术品,我只等着你们的白老师将来功成名就,这张画简直就是潜力股。”

  安梦笑笑,“苏同学真是经济头脑,可惜没去学财经。”

  苏风,“学财经不一定能赚钱,赚了钱不一定是自己的,再者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不是很在乎的,但画画就不一样了,那是心理上的成就感,无价之宝。”

  安梦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抓住了人家的衣角,“既然这样,苏同学就发扬一下我们中华传统美德,视金钱为粪土,把那张潜力股……呸,那张画转给我呗。”

  苏风,“你要它做什么,你真人不就在这里摆着的么?”

  安梦脑子飞快的转了好几十圈,最后道:“我男朋友好不容易给我画的第一张画,我想留作纪念么!”

  苏风,“……”

  最后安梦也没能从人家那里骗回那张画,原因是不知情的舒语在听了她那个理由后很是惊讶的说了半句话,“不会吧,你不刚刚才告诉我……”

  话虽然只有半句,但想要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人家又不傻,就算是外面流言蜚语再多,他也不信安梦与白老师之间真的有那事儿,只因为他坚信自己那个外亲孙儿苏童一直是他们白老师忠贞不渝的小天使,现在怎么可能又来喜欢一个丫头呢。

  安梦心累一回,真是个坑孙儿的祖宗……

  晚上去画室的时候,老师已经让人将前两天画的小天使裱起来挂在了墙上,老师的佳作自然是佳作,不然也不会动用那样的框架去装裱,看来这张碾压众人的画作从此以后就是这个画室里的一景了。

  看着画中的大男孩儿,安梦无比羡慕老师的那双妙手,本来以为那个女老师的作品会在这次的竞选中夺得第一,没想到最后却是男老师的。看来还是同性之间最能够欣赏彼此的美,就比如原本略显忧郁的人被轻轻一笔勾起嘴角,就成了一张微微笑的脸,给整个画室都带来了一片暖色,不过,眼看着夏季就要来临,现实之中是不是得追求一些冷色调?

  这么想着,安梦走上前几步,从地上放着的一束塑料花中抽了一枝出来,顺手拿起旁边的胶带撕了一块,然后就将那朵黄色的菊花贴到了那个画框下面,并且垂首默哀三分钟。

  三分钟还没到,后面就有人说话了,“如果我死后你真的能这样伤感,也不枉我这么多天教导你了。”

  话还没说完安梦就将那支菊花扯了下来,本来想转身撒腿就跑,却被人伸手拦住,一时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只抱着自己脑袋向人认错,白老师微微蹙着眉头,“你恨我?”

  安梦摇头,“我爱老师如滔滔江水不绝息!”

  白老师不放她,安梦一时脸红的像是喝了酒,跑跑不掉,站着不动又实在是尴尬,只供起双手连连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最后好不容易得到了白老师的原谅,不过条件是,今天的课程要画水粉,提水的任务就交给安梦同学了,不仅今天的,以后的也是,就连画完画的清洗工作也一并交托给安梦同学了。

  从那以后,安梦看白老师就像是一朵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那种,亭亭玉立,高洁自傲,绝不容忍一丝凡尘的亵渎,干净的让人觉得可怕,干净的让人觉得恐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