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杀死孙笑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李干身世谜 【上】 C

杀死孙笑川 带带小书童 2968 2018.03.14 02:04

  夜色将明,偶有公鸡报晓之声,在石坞城内此起彼伏地响起。

  石坞城红牌楼天字一号房,李干独立在窗前,眉头紧锁地看着石坞城的东方一角——那是孙府的方向。他不安地摸着脖子上孙笑川给他留下的爪痕。

  一刻钟前,他在杀手组织“黑一刀”里雇佣的几位刀客已将孙笑川追杀至孙笑川的府上,但是直到现在迟迟没有回来。

  “这群家伙到底行不行啊?”李干皱眉自言自语道。

  他开始怀疑“黑一刀”这个杀手组织的业务能力了。

  忽然,他看见孙府方向猛地燃起大火,火光冲天,仿佛是有条火龙在孙府里打滚翻腾。

  李干先是一惊,然后欣喜所狂,“他们还真给劲儿,肯定是把孙笑川杀了,不然孙府怎么会着火呢?”

  除去了孙笑川这个心头大患,李干立即舒展了面孔,心情也舒坦起来。但是商人的直觉又让他警觉起来,“我只让他们杀人,没让他们放火呀,这群杀手不会以此坐地起价,趁机想多要点报酬?我一定不能花冤枉钱。”

  正在李干思索之间,此时房间门忽地一开,有人火急火燎进来,正是红牌楼“鸡管”马雪娟。

  她走过来便问道,“是你支使杀手去杀孙笑川的?”

  语气中带着对孙笑川的担忧,还有点对李干的责怪之意。

  “怎么?”李干瞥了一眼满脸脂粉的马雪娟,“你担心那家伙?”

  “这……不是。”马雪娟被他一问,顿了顿才说道,“只是……”

  “那就别管他的生死!”李干怒道,“他与你有和干?”

  马雪娟听了,颔首低眉,眼睛一下泪汪汪起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孙笑川的那点破事。”李干看着马雪娟落泪委屈的样子,反而更来气了,“你这个浪蹄子,那个孙笑川哪点好,值得你如此挂念,你有心头何时装过我?”

  马雪娟流下了两行泪,幽怨的说,“那个陈小花又有哪点好?你的心头何时又留过我?”

  “闭嘴,不许你提那个女人!”一听到陈小花,李干便激动起来,红了脸。

  马雪娟看着他的样子,流着泪,苦涩的一笑,“看吧,那个女人,就算已经死了还是比我重要,她在你心里一直占着一片不可触摸的马尔代夫呢。而我呢,即便与你成亲后,你也少拿正眼瞧过我,让我去做那下三滥的鸡群总管。整座石坞城的人都知道陈小花是李干爱得最深沉的猪妹,何曾视我马雪娟为你的正牌妻子。”

  说着,马雪娟又哭了,哭声如秋雨打在那芭蕉叶上,绵绵又凄楚。

  李干最讨厌女人的就是她们哭泣和转移话题的能力。但世间也有不一样的女人,敢爱敢恨,直来直去,从不哭哭啼啼,玩弄男人的心思,这种女人很少见。

  那个女人就是陈小花。

  我一直都认为李干是上辈子拯救了全世界才让他遇到了这种女人。

  李干想叫马雪娟滚出去,不要在他面前哭,但突然又张不开嘴。

  他忽然想起,猪妹原来已经离开自己足足有七个年头了,红牌楼的牌匾又该请人重新涂漆上色了。一股莫名的伤感爬上了他的心头。

  两人各怀心事的静默着,房间里陷入了死寂之中。

  没过一会儿,从红牌楼楼下突然传来纷闹吵嚷之声,还有妓师们的惊恐的叫声,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乱子。但此刻李干却感到庆幸,这迫使他从感伤中走出来。

  李干咳了咳嗽,踏着大步推门而出,马雪娟见李干出去了,赶紧用衣袖擦干眼泪,跟着出去。

  李干在走廊上说着阑杆往下一看:只见楼下大厅闯进了一群腰佩弯刀的黑衣人,红牌楼里镇场的打手此时已经全部倒在血泊里。

  李干还以为是自己派的杀手完成任务回来了,但他仔细一瞧发现不对劲。

  这群黑衣人极其迅速地涌上红牌楼的每一层里楼道里,一人守住一个房间,眨眼之间,这群黑衣人控制了整个红牌楼,稍有嫖客见不妙想逃走,直接被这群黑衣人一刀结果,一时间红牌楼里,无人敢动,空气里充斥着令人颤抖的寒意。

  楼下大厅有一黑衣人正怡然的坐在桌上品着茶,吃着果盘里的水果,一边吃一边称赞道,“嗯,这红牌楼招待客人的东西还是挺周到的。”

  经营红牌楼那么多年,还没有谁敢在红牌楼如此造次,李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

  他赶紧转身回到房间,咬牙思量对策。当他走到窗前,往下一看,只见红牌楼楼下,早已被举着火把的黑衣人围得水泄不通。

  “完蛋了,我是得罪了谁?”李干抠破了脑壳也想不起自己曾冒犯过那些权势熏天的人,他从来都是只欺负那些没头没脸的小人物罢了。

  “就是这红牌楼的老板待客不周到,我们都来了那么久,居然还不出来接客,还得客人亲自来请吗?”

  虽隔着那么远,但黑衣人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李干耳朵里,这口吻里带着催促的压抑感。

  “干,躲柜子里吧,我出去应付他们。”马雪娟打开房间的柜子,“听见什么声音都别出来。”

  “真是蠢女人!”李干厌恶地看着马雪娟,“你这柜子还是去装你的情夫吧。”

  李干说完,深吸一口气,一个人踏着红牌楼的木梯往大厅走去。在楼梯上的每一步他都感觉无比的陌生,仿佛随时可能一脚踏空,落在深渊里。

  “哟,你来了。”

  说话者正是独坐在大厅中央的黑衣人,长得两撇浓黑无比的八字胡,细长的眼睛里带着戏谑打量着李干,拿起果盘里一串葡萄吃起来,一边问,“你就是红牌楼老板,李干?”

  李干走到他面前,正想佯装镇定说一点什么欢迎欢迎之类的客套逢迎话,但他突然瞅见这人黑衣的左胸口处绣着一枚精致的黄色枯竹叶,他顿时哑口无言,心如死灰。

  这是“寒党”里执行官的分级标志。

  以一枚枯竹叶作为图案,有金紫白青黄五种颜色,以此顺序代表级别的高低。虽然黄色级别最低,但是在庞大冗杂的寒党组织里,能当上执行官这地位已经算上实力超群了。

  李干在计划刺杀孙笑川的时候,曾天真的想过去寒党发布悬赏令,却连大门都不得入,原来寒党从来不为普通富人官僚办事,他们只服务于内部人员。

  于是李干无奈之下,只好去找所谓中原偏南第一杀手组织“黑一刀”这种二流货色。

  “我问你话呢?”那八字胡看着李干,不耐烦了,“听说你巧舌如簧的嘛,怎么哑巴了?”

  “是,我是李干。”李干咽了口唾沫,只得毕恭毕敬答道,“小的不知寒党为何找上我来,我不曾得罪任何人。”

  “嚯,这个我也不知道,寒党杀人从要不理由,只要命令。”那八字胡吃完了葡萄,拍拍手掌,“李干,走吧,该上路了。”

  “去哪儿?!”李干慌乱起来,他知道跟着寒战的人走凶多吉少,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这你不需要知道。”那人冷冷说道,“除非你想死得早一点。”

  李干脸色煞白,只见他猛地撕破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前的纹身,那是一匹奔驰在草原上的骏马,栩栩如生,只有技艺高超的老画师才能绘出这样的景象。

  “你们不能轻易杀我,我的全名是巴特巴彦·库兹巴斯·李干!我是蒙古国国王第八子,你们谁敢动我!”李干扯着喉咙吼道,“我要是出了事,额琪葛(古蒙语,意思是父皇)会挥师南下的,到时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只见那八字胡黑衣人淡然一笑。在寒党做事多年,他见过很多像李干这样被寒党的威严逼得狗急跳墙之人,他们在将死的时候,无不拼命搬出自己微不足道的财富,身世和权势作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那你又知道我是谁吗?”他开口说道。

  李干呆住,不知如何回答。

  “告诉你也无妨,我叫草木非,是不是从来没听过。”那人说着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看好不好笑,堂堂蒙古国之子今天要被我这个无名小将草某人手刃于此。”

  李干此时已经全身冰冷。

  “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早在三天前,铁木真的铁蹄已经踏破了你们蒙古国的疆土,你的父亲已被五马分尸。”那叫草木非的说道,“哦,那个不是你的父亲,而你真正的父亲,尸骨埋在西凉的长城脚下呢。”

  李干听草木非说了这一番话,彻底崩溃了,他瘫坐在地上,仿佛被人看透了一般,他用以掩饰自己不堪身世的东西全被人无情的揭走,将他无情的暴露在冰天雪地中。

  【李干的身世真相究竟如何,不要离开,请听下回分解】

  

作者感言

带带小书童

带带小书童

起点编辑突然告诉我,因为我小说有过被封禁的记录,所以我这本小说永远不可能签约上架了。不过就算没有报酬,我还是要继续写下去,希望带哥们支持

2018-03-14 02: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