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修仙从捉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回村

修仙从捉鬼开始 墨默无声 3918 2020.09.16 18:15

  阳光普照大地,万物欣欣向荣。

  一处峡谷里却如修罗场,血腥弥漫,血液染红了泥土,尸体虽未腐烂,但其味道依然让人难以忍受。

  背靠山壁的古仁万般无奈,太阳爷爷来的太快,将他堵在了峡谷。

  百般无聊却又无可奈何的古仁只得忍受着刺鼻的血腥味,躲在阴凉处把玩着一颗黑珠子,今晚的刺激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镇派之宝?有点意思。一本书册,一颗珠子,一块砖头,一柄残破的石剑。

  老头离走之后,他带着这些所谓的镇派之宝来到了异界,本以为只是老头忽悠他。但是刚到这个世界砖头就消失不见了,起初还以为是自己摔下来或被爷爷救走的途中遗失了,现在有了这颗珠子的前车之鉴看来不见得如此简单。

  如今仔细回忆,自己醒来的时候检查过包袱拴系完好,只是浸染了自己的血液。也询问过爷爷并未见到那块砖头,怎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没了呢?

  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古仁只能放弃。

  之前这颗珠子沾染了自己的血液之后脑海中闪现了三个念头:纳、炼、养。

  当时情况危急,压根来不及琢磨,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此刻能救命。所以蒙头一试,得亏运气不错压中了,不然现在只剩躯壳在那小土包上晒太阳了。

  “古仁!古仁!你在哪里!”

  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呼喊自己,不会是错觉吧,精神恍惚?古仁手放在耳边仔细倾听。

  “古仁!”

  真的有,古仁欣喜,赶忙站起来大声回应。

  “我在这里!我在峡谷里!!!”

  峡谷上方的人听到了回应,往峡谷里瞅,但峡谷中雾气还未完全散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古仁,是你吗?”

  牛大叔的声音,古仁心中一咯噔,十三还不知生死呢,这可如何是好。

  “诶,是我,牛大叔。我是古仁。”

  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忽悠得好,没有什么解决不了。古仁出声回应,怎么也得先出了这血腥刺鼻满是尸体的峡谷再说。

  “诶!好好好,你呆在那别动,我们这就下去。”

  古仁无奈,我倒是想动,但我的竹竿找不见了。这玩意一旦离手,只要不是放在特定位置,找不找得到全凭运气。

  山道难走,古仁左等右等,等了不短的时间,听到一声又一声的大叫,此起彼伏。终于确定他们下来了,这修罗场面正常人见了没有不叫的。

  “古仁,是你吗?”

  牛大叔看到一道人影,声音颤颤巍巍。

  “是我,牛大叔。”

  来了,来了,牛大叔带着他的一众儿子走来了。刚才听到了七声大叫,一声显老,其他六声比较年轻,看来大叔的儿子没有全来或者分开了。

  巡山找人,感觉牛大叔这一家子就够了。

  “仁啊,这里好多死人。你咋跑这来了呢。怪吓人的。”

  牛大叔带着他的一众儿子围了上来,都有些心惊胆战,这样的场面对于普通人来说着实容易做噩梦。

  看着身上衣服跟帘子似的还带着斑驳血迹的古仁,惨不忍睹,这娃是遭了多大的罪啊。

  “诶,十三呢。十三不是跟你一块进山的么?”

  牛二终究是比牛大叔年轻,也比其他弟弟成熟,最先反应过来,发现没有牛十三。

  “十三不小心摔了一下,昏迷了。我把他放在山洞了,来这里找一种叫做还魂草的草药,治醒他。”

  “啊!十三昏迷了!”

  牛大叔听到这,那是大惊。十三是他的小儿子也算是老来得子,最是疼爱。只是前面儿子排的有点多。

  “牛叔,没事。只是昏迷了,草药我找到了。回去熬了喝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古仁赶紧接话,手里亮出刚才不知从哪嘎达随手薅下来的野草给他看。

  “那就好!那就好!不严重就好。”

  被这修罗场吓的有些精神恍惚的牛大叔,听到小儿子出事变得更加恍惚了。

  “这草药咋看着跟野草似的。”

  憨憨的牛五有点疑惑,看着野草有点眼熟,好像见过。

  “这话说的,草药草药长得不像草,还叫草药吗!”

  “这倒也是。”

  众人恍然,是这么个理。

  古仁擦了擦额头,还好还好,混过去了。

  “好了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太瘆人了!”

  “对对对!老二说的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早就六神无主的牛大叔,听到牛二的话终于缓过神来,赶紧离开。

  力气大的牛二背上古仁,众人小心翼翼,生怕踩到谁。

  ……

  呼呼呼……

  “停一下,休息一会。”

  烈日炎炎,世界宛若一个巨大的蒸笼,蒸烤着芸芸众生。

  众人终于来到了山顶,大汗淋漓。爬山终究是个体力活,尤其是对于背着古仁的牛二来说,体力将竭。

  一路上来,古仁已经在牛家六兄弟背上走了一个轮回。

  虽然不用爬山,但在背上换来换去的古仁也是不好受,身体的亲密接触热量也传递到了他的身上,后背又是烈日炙烤,此时也是满头大汗。

  古仁扯开上身残破不堪的衣服,山顶微风徐徐,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凉爽舒服!

  见古仁如此,大家也有样学样,敞开了胸膛。

  “这里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

  古仁面朝峡谷,脸色有些沉重,这都是人啊,都是命啊。

  “不知道啊”

  “真的好可怕!”

  “是啊,竟然就在我们隔壁。想想都瘆人。”

  ……

  “穿着军甲应该是军人,而且看军甲样式一方是我们夏王朝的,另一方应该属于南蛮国。”

  众人七嘴八舌,最终还是阅历丰富的牛大叔说了些具有建设性的话。

  “南蛮国?”古仁诧异,他知道夏王朝隔壁就是南蛮国,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两军对垒的情况。

  “对,其实那片峡谷是夏王朝与南蛮国的以前的分界,但是两年前的那场战争,南蛮国战败,夏王朝的疆域扩到了峡谷对面的山头。只是这里……可是那场战争应该没多久就结束了啊。”牛大叔磕了磕鞋继续说道,有些疑惑。顿时一股不可描述的味道弥漫,大家纷纷转过头屏住呼吸,期待着山顶的风赶紧把这股味道带走。

  两年前的战争古仁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场战争古仁才有幸成为了村二代。可是这里的死尸明明是最近的,难道战争还没有结束?

  生命诚可贵,有时不如草。

  对于来自21世纪的他,人命大于天。如此多的生命消逝无人问津,在这个世界他首次感觉到了格格不入。

  峡谷下方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隐隐约约,就连听力异于常人的古仁稍不注意都会错过,而牛大叔和他儿子们压根就没有发觉。好像是兵器甲胄碰撞的声音,时有时无并不激烈,难道是有人在打扫战场?

  大家休息了一阵,再次起身,而此时古仁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弯腰拾起摸了摸,一根棍状的东西,大约一掌长,材质似石似铁。古仁有些奇怪,准备晚上睁眼瞧瞧,便收了起来。

  古仁轮到了牛三的背上。休息的时候闲聊,他才知道牛大带着其他五个兄弟去了其他地方寻找。

  ……

  落日西斜,余晖依旧美丽而又绚烂,少了晌午的热烈,多了些温柔,好像倔强的要给这世界留下一天中最后的温暖。

  众人气喘吁吁,终于来到了古仁说的山洞前。

  “终于到了!”

  几人之中,最轻松的就是古仁,然后就是牛大叔。古仁轻松是没用他走,牛大叔轻松是没用他背。

  古仁从牛老六的背上下来,带着他们进了山洞。

  呜呜呜……

  似狼但叫的跟个玩笑似的,是狗且是小奶狗。

  只见一只小哈士奇挡在了山洞口,嗷呜嗷呜的威胁吼叫。

  “这有一条狗。”

  不知谁说了一句,小哈士奇叫的更欢,更响,好像在抗议。

  “二哈,是我。”

  古仁走上前说道,他没想到其他人能看到这只哈士奇,而且是在白天。虽然山洞里阴暗,但洞口却是亮亮堂堂,正常鬼物都是不喜光的。

  或者说,如它所说,它不是鬼,是灵,不惧太阳的灵。

  看到古仁,狼灵退到一旁蹲下,舔了舔身上毛,眼中满是不屑。狗和狼都分不清,还不如一个瞎子,只有哈士奇这种神奇的生物勉强配得上本尊。

  走进山洞,大家看到了躺在地上牛十三。牛大叔担心涌上心头,双眸转眼下起了雨,扑在了牛十三身上。

  “我的儿啊,爹来晚了。”

  哭丧似的一番操作,古仁懵逼了,什么情况!

  “诶,牛叔,十三只是昏迷了。还活着。”

  “哦,对对,还活着。可是这躺的挺挺的,真的没事吗?”

  “没事,信我准没错,仅仅只是昏迷了,放心。”古仁拍的胸脯当当响,保证绝对没问题。

  牛大叔心中狐疑,但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不懂,只能古仁这半个大夫说啥是啥。

  “诶,十三的裤子呢!”看着下身空空如也的牛十三,牛大叔问道。

  “那个,用来当绳子做担架了。”古仁脸不红心不跳,没办法确实没绳子嘛。

  被古仁打断,牛大叔也没心思再哭了,刚才也是过于担心情急之下没忍住。人还在,再哭哭啼啼,太丧了。

  眼看天色不早了,牛家兄弟加固了下担架准备返程。

  牛二准备背起古仁时,却听古仁说道:“牛二哥,不用了。这从山上下来大家已经筋疲力尽了,这到了山脚下地势平缓了许多,路况也比较熟悉。给我找根绳来,让小二哈带我走就可以了。”

  二哈?哦,这只狗。牛二惊疑,这小狗会带路?以前怎么见过这狗。心中疑惑不少,但还是给古仁找了根绳子。

  古仁拿着绳子走到二哈身边,将它抱在怀里,笑的温柔,说出来的话让狼灵凉飕飕的。

  “老老实实跟在他们后面带着我走,如果敢作妖,我弄一盆血把你泡进去。”

  威胁我?狼灵不忿,竟然威胁我,老子还特么就吃这一套!

  用绳子系了个圈,套在狼灵脖子上,准备启程。然而狼灵却生拉硬拽的跑到角落里叼出来一只烂了一个缺口的破碗。

  这个情况令大家啧啧称奇,临走之前还知道叼着自己的饭碗,这狗有灵性了。

  古仁听到这情况也是惊异啊,之前没有看到过这碗,他可是知道的这狗会说人话还叫着自己是伟大的狼神,既然临走前一定要带着,看来这碗也不一般啊。

  牵着狼灵跟上众人,古仁想从它嘴里夺下那只碗仔细摸索摸索,不曾想它死活不松口,始终未能遂愿。

  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牛老大带着兄弟们先一步回来。见牛二抬着牛十三匆忙拥了上来。

  “十三、十三……”

  一声声询问着情况,古仁牵着小奶狗挤进去大喊道:“让让,借过借过。没事没事。不用担心哈,只是摔昏了。明天就好了。”

  听见他这么说,其他人安静了不少。一众人跟着往牛叔家里走去,有点浩浩荡荡的感觉。

  牛叔家里是村里最大的一户人家,毕竟家里十二个兄弟,还有几个兄弟已经成家了,而且至今未分家,所以大是理所当然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牛叔家在村边上方便不停的扩建。

  眼看牛十三就要被抬进家里,古仁说道:“诶,牛叔,把十三抬到我家吧,方便我观察救治,而且我爷爷也在更保险一些。”

  牛叔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对于古仁的医术他是有些不信任的,但古仁他爷爷还是让人信服的,村里大大小小的病都是他老人家看的。

  就这样一众人又浩浩荡荡的去了村口的古仁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