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修仙从捉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种子

修仙从捉鬼开始 墨默无声 3289 2020.09.17 17:57

  地球村坐落在两条官道的交叉口东北向,路与村子之间是亩亩良田与菜畦。房屋坐北朝南,东面便是东华山脉山峰之一的郦阳峰,整个村落呈一条长带状傍山而居,往北便是郦水河,可谓是有山有水,宜居宜养。

  夜晚于空中俯瞰,点点灯火,宛如星辰组成一条小小的星河。

  靠近古仁家便能隐隐约约听见“哗哗”的流水声,原来古仁家门前有一座奇石组成的假山,水从山上溪流引下,清澈干净,流经假山宛若瀑布,落入水池。

  村子的地势南高北低,以美和用水为由,古仁带领大家修了这座假山瀑布,溪水流入水池,再经水渠,于家家户户门前流淌,最终汇入那美丽的郦水河中。

  “嘶~”

  正在煎煮草药的古文德被烫了下手,心神不定。古仁这小子到底跑哪去了夜不归宿,本来他是要进山寻找的,但牛家那老家伙以他年龄较长为由给拦了下来。

  心神不宁的古文德忽然听见外面的吵闹声愈来愈近,走出药庐便见牛家兄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推门而入。

  “你们这是……”

  话还未问出,古文德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嗓音。

  “爷爷,我回来啦!”

  古文德闻听此声,快步走向前,看见了人群中的古仁,环顾四周,抄起扫把朝古仁走去。

  “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说昨晚干嘛去了!”

  身为瞎子的古仁听这语气也知道要挨揍了,得亏牛家兄弟拦下了气头上的古文德。古仁走到古文德身旁,给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搀扶着古文德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您老别生气嘛,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都怪牛十三,他把自己摔伤了,我给他找药去来着。”

  见到了古仁心中的担心化为了怒气,听见古仁的辩解,古文德的气消了大半。

  “十三,摔伤了?我看看”

  “没啥没啥,都是小伤。来来,我们先进屋再说。”

  古仁一边搀着古文德一边招呼后面的人把牛十三抬进药庐里。

  “爷爷,等会你不要掀开衣服,就说十三只是摔晕过去了,服了药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

  听着古仁窃窃私语的古文德诧异的看了一眼古仁,这小子又要搞什么幺蛾子。虽然心中疑虑,但还是记下了古仁的话。

  牛家兄弟把牛十三抬进药庐放下,牛大叔就赶忙拉着古老爷子救治。

  古文德把了把脉,吓了一跳,没有脉搏。再细细感应似有似无,虽然心中大惊,但依然记着古仁的叮嘱,强作镇定,开口道:“没大事,应该是不小心摔到了脑袋,昏过去了。等下我给他煎副药,明天就醒了。”

  听见古文德也这么说,牛大叔总算放下心来。

  “我就说是这样吧,牛叔还不信我。好啦,大家找了一天也都累了,都回家休息吧,我跟爷爷看着十三就行了。”

  古仁趁机一边插话,一边把牛家兄弟往外撵。

  等古仁把牛家一行人赶出大门再回来时,奶奶也穿好衣服走出房来。

  “小仁,回来啦!你这孩子可担心死奶奶了。”

  “奶奶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古仁一边说着好话,一边舞动着身体证明自己生龙活虎,慢慢走到奶奶身旁把她老人家哄回去睡觉。

  家里的情况古仁了然于胸,行走如常,只是略慢一些。一般情况爷爷奶奶也不会突然改变家里布局或者摆放新东西就是怕绊倒古仁。待他回到药庐就听到爷爷带着惊恐的声音。

  “十三,这、这、这不会死了吧。”

  “爷爷,修仙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回答,古仁反问了一句,语气有些落寞。

  古文德皱眉,十三是被修仙者打伤的?

  “我不知道修仙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肯定是残酷的。”

  古文德叹息,他知道这件事可能对古仁影响不小,从遇见古仁他就知道这是一个与这世界不一样的人。乐观,善良,带点贱贱的,但他的本质里没有残忍这一项。

  这次的残酷确实冲击着古仁的内心,修仙者视生命如草芥的态度让他迷茫。他羡慕那些修仙者腾云驾雾,飞天遁地,却不向往。他只想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陪着爷爷奶奶变老。在他看来他能被老头捡到已是幸事,若是能为爷奶养老送终那更是天大的幸事。

  那冷酷的一脚,那尸横遍野的峡谷,在猛烈的冲击着古仁的世界观。没有实力就等于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是啊,现实总是残酷的,古仁洒然一笑,有些东西在他心中发芽,总有一天会慢慢壮大。

  “爷爷,没事的。十三只是假死,我会把他救醒的……”

  古仁跟古文德诉说了一遍牛十三受伤的情况,但是省略了自己去招魂的事,并保证自己有办法救治牛十三,让古文德开了一副调养内腑的药,便劝古文德去休息了。

  “你爷爷说的话对了一半,不仅仅是残酷的,而是非常残酷的。”

  待得古文德离开,狼灵不知从哪个角落叼着它的破碗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古仁睁眼瞥了它一眼,叼着碗也堵不住你的嘴。

  “残酷也好,非常残酷也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十三弄醒。”

  一边回应,古仁拿出黑色珠子细细端详。怎么把红衣弄出来?有点尴尬。

  “二哈,红衣厉鬼你降得住吗?”

  古仁询问,他突然想起来如果放出红衣跑了怎么办,如果放进囚笼那怎么叫她吐出来牛十三。

  “小意思,轻轻松松给灭掉。”

  “你确定?”

  古仁有些怀疑,说的轻松,我揍你的时候感觉你没有这么厉害啊。

  “你不相信我,之前是因为我没打算吃你,只是吓唬吓唬你。谁知你满手是血,血液还专克我,一下子给我整懵了。”

  狼灵辩解,小瞧你哈爷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吧!勉强信你。等下看你表现了,我放出一只红衣厉鬼,你看着她,别让她给跑了,但也别灭掉。”古仁郑重的说道。

  “你哪来的厉鬼?”狼灵疑惑啊,你放出一只红衣厉鬼?从哪放,你的心眼里么?

  “你看着就是了。看好了有奖励!”

  古仁说完,将黑珠子握在了手中,脑海中想着把红衣放出来。

  一道红影闪过,红衣出现在面前。果然啊,这颗珠子是用意念控制的,无需多余动作,想想就可以,捡到宝了。

  红衣的出现,把狼灵给惊呆了。卧槽,你说放就放啊,我刚才吹牛逼的,不一定降得住啊。深深的看了一眼古仁手中的黑珠,这是个宝物啊,普通的纳物之器不能存放活人,鬼魂亦不行,而且可能不止纳鬼魂这么简单。

  狼灵蹲坐在地上,前肢捧着它的破碗严阵以待,虽然打了招呼,但红衣的出现还是让它有些措手不及。

  “现在可以把我兄弟吐出来了吧。”

  古仁右手藏在背后,只要红衣稍有异动就再给她甩个困字诀,别说还很好用,就是有点费血。

  “小哥哥,别着急嘛!你那个黑黑的珠子是什么呀!好厉害哟,里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见。冥界也不至于如此啊。”

  红衣又开始撩拨古仁的心弦,婊里婊气,绿茶味十足。

  “放不放!”古仁拿出右手,作势欲甩。

  红衣惊惧,她可不想再受那蚀魂之痛。

  “放可以,但我有个条件。”红衣难得正经,说出的话却让古仁不大爱听。

  “什么条件?”

  “放他可以,但是人家初来乍到,孤家寡人的有些怕怕,想跟着小哥哥共度些许时日,熟悉熟悉这世间的情况呢。”

  红衣满面含羞,撩的人心痒痒。

  共度?古仁满脑子都是这个令人遐想的词语。共度啥?共度春宵?呸呸呸,想啥呢,这是只鬼,而且是厉鬼。

  “姑娘此言差矣,姑娘身为鬼物,除了白天需要躲避,夜间大可云游四方,等闲之人不能视之,何必跟随在下委屈了自己。”

  古仁推诿,身边跟这个厉鬼还能不能愉快的睡觉了。

  见古仁拒绝,红衣像是变了个鬼一般,大大咧咧的走到桌旁坐下。

  “老娘不装了,摊牌了。老娘赖上你了,让跟就给你兄弟,不让?那就鱼死网破,我把你兄弟消化了也不给你。”

  卧槽!古仁与狼灵目瞪口呆,前一秒还是娇滴滴小姐姐,这眨眼之间咋就变成凶狠的大姐大了。女人心海底针,猜不得,碰不得。

  “呃,也不用鱼死网破那么严重。好吧,跟着就跟着吧。可是不准伤害我以及无辜之人。”

  古仁无奈,连女鬼都死乞白咧的要跟着我,太优秀的人总是这么多的烦恼。照了照旁边的铜镜,嗯,果然帅的惊天地泣鬼神。

  “对嘛!小哥哥说啥是啥,奴家绝对言听计从。”

  红衣得逞心喜,那颗黑色珠子很适合鬼物,呆在里面不到一天的时间之前的伤势竟然好了大半,鬼力充足,比冥界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人间对鬼来说,这可是宝地。

  欢快地吐出头发小人和一块布条,“我去外面逛一逛,第一次出来还不知道人间的样子。”说完消失不见,只有余音证明她存在过。

  还挺着急,古仁从桌上拿起头发小人,十三你总算从人家肚子里出来了。不容易啊,幸好还是整的。顺便瞥了狼灵一眼,人家从头到尾都没看过你一眼!狼灵无辜躺枪,真动起手来,我很强的好不好。

  将小人放在牛十三眉间阙庭,古仁双手掐印,默念还魂咒语。

  过得一时半刻,头发小人瞬间干枯变成白发。看见如此变化,古仁心想应该可以了,但是牛十三依然不醒,用手探之,呼吸越来越明显,逐渐均匀。

  又等了半个时辰,依然不见牛十三醒转,只是呼吸与常人无异。古仁思虑,这是为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