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真不是公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军火库

我真不是公主 千殇子叶 2049 2019.06.12 16:09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汉举剑之时,一声巨响突然响起!

  “砰——”

  “啊……”接着,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顿时,一旁的纷纷看向为首的大汉。

  “这是……”众人一看,只见大汉胳膊上一个血洞正在汩汩地冒着鲜血,血腥味弥漫,一种恐惧的感觉笼罩在心头!

  刚才发生了什么?!

  似乎一声巨响之后老大身上就无故出现了一个血洞!

  等等,之前那个小娘子似乎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物体……

  想到这,众人立刻惊慌的退后,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你,你刚才使用了什么妖法?!”此时,为首的大汉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满脸的恐惧,似乎见到了妖怪了一般!

  没错!在他的眼中芈子虚正是一个人形的妖怪!

  “妖法?妖怪?呵呵……”芈子虚被逗乐了。不过见他们怕怕的样子,芈子虚也不打算开枪了,毕竟子弹有限。

  “不知道之前的那个军火库是怎么回事……”

  芈子虚决定以后的搞清楚之前的经历了。

  “没错,我的确使用了妖法!怎么?还想试试?”芈子虚揶揄,蔑视的语气显而易见。

  “你……”为首的大汉怕了,胳膊上剧烈的疼痛提醒他眼前的小娘子不好惹!但是也不可能这么算了,但是难道自己就这样与妖法对抗么?

  看着大汉变换不定的脸色,芈子虚笑了笑,其他的人不重要,这个大汉才是关键。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不然……”说着,芈子虚语气突然一凛,令眼前的一群抠脚大汉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我……我走了……”突然,一个老实巴交的男子首先跑了出去,连手中的剑都扔了!

  “我……”

  “跑吧……”

  ……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当不剩五指之数时,为首的大汉看了芈子虚一眼。也仓皇而逃了!

  全程,福伯都没有说一句话,其实刚开始是他还以为芈子虚只是玩玩,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公主竟然这么有胆色,而且……还会妖法?

  福伯打量着微笑着的芈子虚,感觉自己竟然看不透公主了。

  “姐姐……刚才……”此时,芈灵儿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问道:“他们跑了?”

  “跑了!”芈子虚收起手枪,笑眯眯地看着芈灵儿,“刚才妹妹你怎么发抖呢?”

  “呃……我……”顿时,芈灵儿的小脸通红一片,撅着小嘴,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了。

  “呵呵……”见此,芈子虚忍不住笑了,心想这个妹妹还真是可爱啊,“好了,不逗你玩了,我们继续吃饭吧!”

  于是,芈子虚招呼福伯吃饭。而福伯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吃过饭,夜色已深,劳累了一天,芈灵儿早早的睡下了。芈子虚看着正在为自己铺草床的福伯,突然问道:“福伯,你会不会武功?”

  “武功?呵呵,是会一些拳脚功夫,上不得台面!”福伯笑着回答。

  “那个……福伯,你看能不能教教我?”芈子虚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弱女子,应该学几招女子防身术。

  “什么?公主……”顿时,福伯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怎么了,难道福伯不肯教?”

  “不,不,不,下人只是觉得公主您贵为千金之躯,怎么能行如此……”

  “行了!”芈子虚见福伯开始搬古人的守旧大道理,连忙阻止道:“那是以前,如今不同了,况且我学两招也可以防身不是!”

  “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你就教我!”最后,芈子虚搬出公主的身份才使得福伯点头。

  “公主就是好!”芈子虚渐渐喜欢这种命令人的感觉了。只是,他还是适应不了自己是个女儿身!

  深夜,芈子虚失眠中。

  这是来到秦朝第一个晚上,芈子虚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她回想了今日的经历。

  先是军火库,然后再是这里……

  “难不成军火库是一方空间不成?”芈子虚蹙眉,摸了摸旁边的手枪,现实告诉他军火库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是这样……我还是有希望进入那个空间!或许……还能用里面的物资……”芈子虚想到了里面的坦克,如果在秦朝开着坦克,横冲直撞,岂不是爽歪歪!!

  架着机关枪横扫,直入百万大军之中,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热血沸腾啊!

  呃……似乎场面有点血腥……

  芈子虚摇头,“可惜都是空想啊!”

  “进入军火库啊……”

  就在芈子虚念叨着,突然眼前白光一闪,山洞里的芈子虚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我去!!”拥挤的军火库里,只见一个古装少女目瞪口呆,征征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我这就进来了……”

  “我做了什么??”

  此时,芈子虚陷入了懵逼的状态!

  芈子虚曾经有个经历:

  以前上学时,高一。午自习。

  由于芈子虚中午睡得比较晚,所以大部分人都进入午休状态时,他还在学习。

  不过却又个特例。

  芈子虚的同桌,一个男生。

  他呢,学习非常用功,不过效率却很低。

  为此他自己都抓狂了无数次!

  这时,就在芈子虚做题的时候,同桌突然抬起了头,由于天气热,他的脸色一片通红。

  而且还有一副“嫌弃自己为什么学不会”的表情,就这样征征的望着、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芈子虚,那幽怨的眼神,给芈子虚一种自己仿佛轮了他无数遍的感觉!

  “呃,我做了什么?!”芈子虚双腿顿时一抖,愣愣地看着他,心中怯怯地问道。

  那种懵逼感,莫过于此了!

  ……

  天哪!

  我竟然来到了军火库!

  没想到还真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芈子虚兴奋,不过她又迅速镇定了下来,“刚才我似乎说了句‘进入军火库’,然后,我就进来了……”

  沉默了片刻,“出去!”

  只见眼前白光再现,随后黑暗吞噬了芈子虚,没错,芈子虚又来到了山洞内!

  “公主?!”还没等芈子虚高兴,突然一声大喝传来,吓得芈子虚心中一突,小心肝一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