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铃儿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405 2019.07.19 10:58

  蓐收带我到了那石壁的跟前,而石壁上就分别挂着像绳索一样的阶梯。蓐收看着我说:

  “现在知道为什么无䏿国的人的腿长的像山羊的腿的形状了吧?”

  我看了看蓐收说:

  “是因为山羊善于攀爬吗?”

  蓐收忙说:

  “不错,孺子可教也。”

  我就跟在蓐收的后面,蓐收带我进了贴近地面的一个山洞。进了洞穴以后黑蒙蒙的一片,蓐收手中幻化出了烛火。只见这个洞穴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石头做的。有石头桌椅,石头床,床上一块兽皮。简单的不能在简单了。我看着蓐收问到:

  “这里就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蓐收回答说:

  “只是暂时落脚的地方,我以前一直和师父住在钟山。”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石头就是石头。我又问蓐收: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又潮湿又压抑。”

  此时的驭龙珏里传来了谶花微弱的声音说:

  “锦瑟快走,蓐收已经发现了你让我代替你,和他圆房的事了。”

  我看着蓐收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过身朝着洞口跑去。此时的蓐收闪到了我的眼前,抓住了我的衣领,然后从我的脖子扯下了驭龙珏。使出修为将驭龙珏用结界封了起来。

  然后看向我说: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啊!你竟然让别人代替你和我圆房。你可知道,我蓐收这清誉全毁在你手里了,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碰女人啊,我竟然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和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女人,在你的阴谋诡计的驱使下圆了房,行了那周公之礼。这叫我日后怎么在相信女人?你锦瑟就成了我心里,永远都拔不掉的一根刺。”

  我被他质问的哑口无言。过了有一会,我才支支吾吾的问他说:

  “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蓐收看着我说:

  “我虽然喜欢你,也只是被迷乱心智一时,你当真认为我蓐收就是那么好欺骗的吗?我和谶花结束以后我就发现了,你们的气息完全就不一样。”

  我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竟然没有让谶花隐藏气息。我看着蓐收说:

  “那好,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你就要杀要剐,痛快点吧?”

  蓐收将我推到了那有一块兽皮的石头床上。我看着蓐收问到:

  “你想干什么?”

  此时的蓐收,压制住了自己一腔的怒火,什么也没回答我,然后转身准备离去。我忙喊住蓐收说:

  “你要去哪里?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已经走到洞口的蓐收没有转身,只是微微的转了下头,连看都没看我,然后说:

  “我去外面弄些吃的,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总不能让你吃泥巴啊?”

  说完蓐收就在洞口幻化出了一道结界,走出了洞外。

  蓐收走后,只听到洞外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喊着:

  “蓐收哥哥!我知道你回来了。”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此人是敌是友。片刻功夫,只听到一阵铃铛叮叮做响的声音,那铃铛的声音越来越近。

  只见一个一身棕色衣服的姑娘,满面笑容的跑了进来。可是刚跑到洞口,就被蓐收所布的结界弹飞了出去。又过了一会功夫,那姑娘又跑了回来,只见她动用修为准备破开结界。此时我定眼望去,那姑娘的年纪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水汪汪而又蠢萌无辜的大眼睛,黑色的眼眸,皮肤虽然不是雪白但也是吹弹可破的,柔嫩细滑。头上两耳之上,一边一个发包,发包上分别用好看的丝带缠着。她的衣着吗?以我的眼光,我是欣赏不了。一身棕褐色的裙子,上身则是长袖,下身的裙子在膝盖之上。估计弯腰的时候,屁股都会露在外面,总之就是特别短了。脚上还穿着棕色的靴子,我是看不出来,她是冷还是热啊,这种穿法我实在是揣摩不透。

  那姑娘费了半天力气,也没能将结界打开,于是我走了上前问她:

  “你是何人?为何来到这里?”

  可是那姑娘似乎看到了我,但确没有听到我讲话的声音。原来蓐收的结界隔绝了我传出去的声音,但是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我看说什么也都是白费力气,干脆就坐回了床上。

  而此时外面那姑娘指着我,一脸怒色的呵斥到:

  “你是哪里来的野女人,你是不是来跟我抢蓐收哥哥的?”

  我也懒得理会她,干脆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睡会,毕竟一会蓐收回来,我还要应对于他,休息好了精神头也足,应付起来他也就得心应手了。

  又过了一会功夫,听到一阵的脚步声。而外面传来了那个姑娘的声音:

  “蓐收哥哥你总算回来了,我感觉到你的气息后,就直接过来了。”

  只见蓐收打开了结界走了进来,手里还拎了两条用草绳穿起来的鱼。

  蓐收见我还乖乖的躺在床上,向我走了过来问我说:

  “是不是饿坏了?这里不比人间的集市,什么都没有卖的。这里的人都看淡了一切,对吃饭睡觉这种事也是一样,所以我就去河里捉了两条鱼。”

  此时的我看向了蓐收,他的脸上还粘着泥巴,而身上的衣服下摆都已经湿透了。看着蓐收这个样子,我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极了一个人,就是敖润,就连气息也有几分相似。

  说完蓐收幻化出了篝火,将鱼拾掇好,用树枝穿了起来,放在篝火上烤着。此时的我看着蓐收说:

  “我有修为,当然不吃饭也是可以的,你不用这么麻烦的。”

  而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那个棕色衣服的姑娘,忙责备我说:

  “也不知道哪来的这野女人,那么好的命,让我蓐收哥哥这么对你。”

  蓐收忙喊到:

  “铃儿,你要没什么事就回章尾山去吧。若是师父回来了,你和他老人家打个招呼,说我随后就会到的。”

  听完蓐收说的话那铃儿更是火大了,冲着蓐收说:

  “我不回去,我就要在这里。”

  说完便是向我这边走了过来,走到床边,指着躺着床上的我说:

  “你这个贱人,你给蓐收哥哥用了什么术法,迷惑了他的心神,让蓐收哥哥对你这么好?”

  说着就扯着我的手,把我从床上摔到了地上。而我一个没留神,也没成想一个小姑娘,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也没有防备,就那样被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随即,我的肚子一阵撕心的疼。我就捂着肚子,疼的额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而此时的蓐收放下了手里烤着的鱼,向着我奔了过来。忙喊着:

  “锦瑟你怎么了?”

  过来的蓐收一把将那铃儿推开,将我抱到床上。随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满手的血迹。急忙问我:

  “锦瑟这、这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傻站在那里的铃儿看自己闯了祸,马上转回身,跑出了洞外,没了踪迹。

  蓐收给我把了一下脉搏,随即神色一惊。然后问到:

  “锦瑟,你有孩子了?这是谁的孩子?”

  我立马爬起来,对蓐收说:

  “蓐收快些救救他。”

  蓐收则愣了好一会,好像很难做出抉择。又过了一会,蓐收把他的精元缓缓的输送给了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