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神农鼎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946 2019.07.01 23:30

  大婚之后,这罗生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罗生每日下朝回来,也在不见他来我的寝殿。而我这几日由于吃了那个仙桃的缘故,这身体里也渐渐的有了好似活人一样的气息。不光是这样,体内也似乎有了星星点点的精元的存在。

  而脑海里,好像也时不时的出现人间的景象。这让我想起了人间的奶奶,还有和奶奶住的地方。就这样,我有了想去人间看一看的念头。在一想,罗生这几日,对我也是十分的冷淡,所以他应该也不会发现的。

  我何不去人间看一看,也许奶奶还在呢。我试着动用体内的精元。还好,虽然微弱,但是足可以飞出幽冥的了。

  于是,我运用体内微乎其微的修为,竟然慢慢的可以飞了起来。就这样我飞出了幽冥,来到了人间,来到和奶奶住的房子的上空。看见半掩的窗户,就从窗户飞了进去。进来以后,里面的陈设竟然和以前一摸一样。屋内竟然连灰尘都没有,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我打开了卧室的门。

  走了进去。映入我眼里的,竟然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大着肚子,手上和脚上还拴着铁链。此时,这个女人抬头看见了我。急忙向我爬了过来,抓着我的衣襟,跪在地上恭着手,

  “锦瑟救我,救救我,我是姚姬啊。”

  “姚姬?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

  “是敖润把我弄成这副样子的。”我看着这女子也是十分的可怜。就运用自己的那一点点修为,打算把铁链弄断,可是我的力量太微弱,铁链纹丝未动。

  只见,女人不断的磕着头,一边嗑头一边恭着手,说道,

  “锦瑟,我求你了,你去求求敖润让他放了我吧。当初都是我不好,是我勾引敖润,让他娶我。才肯借他神农鼎在造那混元金斗。”

  听她此时说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是,见这女人也实在是可怜。然后看了看她的肚子,

  “你这还怀着孩子,怎么他就能这么狠心的对你呢?这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啊!”

  这女人哭的泪水横流,

  “这哪里是孩子,这是敖润给我下的蛊虫。每几个月就如同那妇人生孩子一般的疼痛,然后旧的蛊虫死去,在从新生出新的蛊虫。他就用这种方式折磨我到如今。锦瑟,你救救我吧!要不然你就一剑杀了我。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求你了。”

  只见这女人又是跪又是拜了,

  “锦瑟,救我”。我忙回答说:“我虽然不是锦瑟,但是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开了,我就躲在了门的后面。而走进来的是那天在我大婚时候抱着孩子的紫色衣服的女人。那个女人看到卧室的门开了,忙跑了过来。然后走了进来,看到那个姚姬还在,就恶狠狠的骂道,

  “你这个贱人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敖仙家回来会送你归西。”

  而此时的紫衣妇人,转过头就看到我躲在门后。忙走过来看着我,

  “锦儿?你怎么回来了?”

  然后满眼泪水的望着我,

  “我是紫姑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不是锦儿,你不要过来,我不怕你。”

  此时,只见那俊朗的白衣男人,抱着孩子走了进来。看到我正惊魂未定的躲在门后,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回来的?”

  “我来找我的奶奶,你们最好不要伤害我,我夫君是酆都大帝。”我连忙抢着回答说。

  那俊朗的白衣男人向我走了过来,哈哈的笑着说:“夫君?……我告诉你,我们三百年前就拜过天地,而你的夫君只有一个,就是我。”

  此时,那男人手里抱着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男人把孩子交给了紫姑,

  “你先带他出去吧。”

  紫姑抱起孩子走出了卧室。

  我看了看那男人,指着地上的姚姬,

  “你一个堂堂的西海龙王,对一个女人下此狠手,竟然还在你的孩子面前。你不觉得羞耻?就不怕你的孩子学得和你一样残暴吗?”

  敖润歪着脑袋,唇靠近我的唇边,眼睛半睁半闭的嗅着我的味道,用似有若无的声音回答说道,

  “我还可以做出更羞耻,更残暴的事情,你要不要试试?还有,我在告诉你,我叫敖润你以后一定给我记牢了。”

  我看着他回答说道,

  “变态。”

  这敖润一只手指着地上的姚姬,嘴靠在我唇边,一只手扶着我耳边的墙。就面对面的靠着我,用那似有若无,接近变态的声音,又说,

  “这个女人不但害死我的妻子,害得她魂魄、修为尽散,害得我的龙儿没了娘;竟然还害死了紫姑厕神的夫婿,用那屁神活活的祭炼了混元金斗。你说我现在这么对他,怎么就残暴了,我现在将她活剥了也不解恨。如果换了你会怎么做呢?”

  此时的姚姬忙爬向敖润,

  “敖润,你看在我帮你炼成了混元金斗的份上,放了我好吗?当初,用那屁神祭炼混元金斗,也是事出无奈。那金斗炼成的最后一道关卡,必须需要仙家的仙身祭炼。而那屁神,也是心甘情愿,自己跳进我的神农鼎的。请你相信我。”

  “你这个毒妇,休要胡说八道,你不怂恿屁神,他能跳鼎吗?想来你也是知道了混元金斗炼成之际也就是你的死期吧?我会用你去祭斗,好还我那白白枉死的妻子一个公道。结果那憨厚的屁神中了你的奸计,被你活活的和那金斗炼了。而那屁神替你去死的,这祭炼的人本应该是你。”

  “这屁神也就是厕神啊,而他的真身就是那金汁幻化成的啊,而这世间的最污秽之物才能祭炼出法力强大的混元金斗,你用我的仙身也无济于事啊。我这也都是为了你敖润啊!我也真的没有逼迫过他,他是自愿跳我的神农鼎的。而当我告诉屁神只有用他的身体才能炼成混元金斗啊!他当时想也没想,而且还告诉我说这就是他的劫数和使命,而你敖润将是他今后的主人。”那个姚姬连忙回答说道。

  那姚姬拉住敖润接着说:

  “我知道我自私,但是喜欢你也有错吗?你可知道,那屁神死后最后一个愿望是什么吗?”

  “快说。”

  “希望你能用这个混元金斗从聚锦瑟魂魄,把锦瑟找回来,这是他投鼎前最后一个心愿。而我出于私心,也是因为自己太喜欢你,才没有把他说的话告诉你。”

  敖润哽咽着喉咙揪起姚姬的衣襟说到:“你这贱人!你害的我好惨啊!我把你碎尸万段,也不解我心头的怒火。”

  姚姬忙恭着手,

  “敖润我求你了,放了我吧。虽然我们没有夫妻之时,也念在我们拜过天地,有过夫妻之名。况且现在锦瑟也已经回来了,只要你肯放过我,我愿意将神农鼎和炼丹典籍双手奉上,这乃是我神农氏的至宝,不但可以铸炼无上法器,还可以炼出长生不老丹,更可以炼成这世上的起死回生之药。比起那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希望你能放我活路”。

  说着,手心里幻化出了一口黑色的小鼎而另一只手幻化出一本书。“求你了敖润,放过我吧!”

  看着这姚姬这副嘴脸,还有听敖润讲的那些。我似乎觉得她也没那么可怜了,毕竟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所以也懒的管她了。

  敖润拿过那姚姬手里的神农鼎和典籍,看了看姚姬,一脚踢在姚姬的肚子上,

  “贱人,就这么放过你实在是太便宜你了,看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在说。”

  然后回过头用那变态的眼神看着我,拉起我的手。走出了卧室,然后用修为幻化出结界将姚姬锁在了房里。

  到了客厅我转瞬一想,这些人怎么会来我家,那我奶奶去了哪里?

  “敖润,你们怎么会来我家?还把这个女人弄来。我奶奶被你弄哪去了?”

  “你只记得你奶奶,你不记得你还有个孩子吗?”

  此时我的脑海里像过电影一般,我又想起了我亲手杀死我那孩子的画面。

  我顿时泪如雨下,嚎啕的哭了起来”。我神情呆滞,

  “孩子!奶奶!孩子!。”

  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敖润的脖子掐了上去,

  “敖润你个畜生,还我孩子,还我奶奶。”

  只见,此时外面的门开了,罗生迈着大步进来。

  “忘儿,你怎么了,急忙拿下我还掐着敖润脖子的手。”

  然后怒目向着敖润,

  “你当初不知道珍惜她,现在就别来揭她伤疤。你想害她到连魂魄都消散你才肯罢休吗?”

  敖润泪含眼眶没有说话:“任由罗生将我带走。”

  回到酆都鬼国以后,罗生每天照顾我,而罗生又用修为抹去了我生前在人间和敖润那痛苦的回忆。

  没有几日,我的修为也恢复到从前一般,但是,这肉身却始终没有从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