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 悬疑

    类型
  • 2019.07.01上架
  • 31.55

    连载(字)

187位书友共同开启《驭龙珏》的悬疑之旅

舵主书友20190722171020299 舵主书友20190719130304897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海龙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949 2019.06.30 10:56

  我叫锦瑟……

  打我出生以来,我的后脊梁处就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形状似乎像是一对翅膀,虽然没什么影响,但是父母总认为我是个不祥之人,生来带煞,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那胎记的面积不大,就在后腰处平时穿着裤子或裙子都可以遮的严严实实的,所以也没有多少人发现。就这样,我便跟着奶奶生活在一个小镇里。奶奶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却不知道怎么给我起了个这么儒雅的名字。我和奶奶住的这个镇的名字唤做海龙镇……

  奶奶告诉我海龙镇,之所以叫海龙是因为在这个镇有一口古老的井,井里有一条怎么也拉不到头的链子。而井边生长着像触手一样密密麻麻的草,这种草可以长到一人多高,把这口古井就挡的严严实实的。夏天一到,这里的人赶着各种牲畜,来到这里吃草的时候,都能听到像野兽一样的哀鸣声。

  后来这个地方,便许久没有人敢过来放牲畜了,也就荒废的更加荒废了。奶奶告诉我那口老井里面锁着一条范了天条的龙王,具体范了什么错误也不知道,奶奶也是听她的奶奶告诉她的。

  我觉得奶奶是说谎话骗我的吧,是怕我一个人去玩。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打我出生以来,不管是出生地方,还是后来去父母那里上学,从来都没有和龙这个字撇开干系,也懒的管他了也许就是巧合吧。

  那时候我已经九岁了,还很小,什么都不懂的年纪。约了一帮小伙伴,准备一起去奶奶说的那口古井去玩,那时候的我很淘气像是假小子一样。而且约的这几个小半大孩子,都比我大两男两女。

  镇西头的李志刚,还有奶奶家隔壁天天陪我玩的,徐惠光,长相倒是白白净净。听他妈妈说还是个小学霸,最后就是王小琳和我一样是个女孩,乖巧懂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身连衣裙,就这样我们一起出了门。

  我们走了许久,估计能走了个把钟头,因为那时候年纪小一路走一路玩,而我们小镇里的孩子也没有那么娇贵,那么矫情。

  我们几个半大孩子有说有笑的,还说好了绝对不和大人提起这件事。眼下我们就来到了一条大河洼边上,大点的李志刚告诉我们就是这条河,这河坝另一边就都是淤泥,在淤泥的尽头那里有一口井。

  我们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淤泥上长满了柳蒿,这种淤泥是不会像沼泽一样的深,顶多也就是到脚踝。而且上面还有小洞,一个小洞下面一个泥鳅,以前我们也是经常在退了水的地方挖泥鳅,这样的地方在熟悉不过了。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淤泥的尽头,拨开那像触手一样的草,映到我眼前的是一口又破又旧的石头的残骸堆成的井。

  这是唯一一块没有淤泥,很干的土壤上的一口井。王小琳说:“我有点害怕,不如我不靠近了你们去吧。”我和李志刚,徐慧光互相看了看,我说:“走我们几个去”。

  我们放慢了脚步,移向井边。站在井边从上向下望去,井深不见底,我们丢了颗石头下去。过了很久听到咕咚的声音,这井里面有水,水井上一根长满铁锈的铁链伸到水井里,奶奶说的是真的,难不成这井里面真的有龙,这不太可能吧。

  李志刚用手抬了下铁链

  “太沉了!”。

  我喊过来王小琳,徐慧光说我们一起试试。

  在我的怂恿下我们四个人拖动了链子,拖了能有半小时左右,我们也都累的气喘吁吁。

  打算放手任铁链垂回去的时候,井里水花飞溅,溅出来的水花竟然是像血一样的红色。我们几个孩子撒腿就跑,边跑边回头看。

  只见如血柱一样的井水喷出井口,紧跟着像牛一般野兽的嚎叫,几乎要震碎我们的耳膜。他们都比我大跑的也是快,而我跑的太急,一个狗抢屎趴到了淤泥里。

  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是夏天,附近长满了快有我高的柳蒿,顿时泥面上结起了一层薄冰。

  我当时从冰面上坐了起来,看到从井里面带着巨大的水柱,跃水而出,直穿云层,一道巨大的白影,瞬间在我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时候吓的原地定住了,说不出话,也哭不出来。这时李志刚和徐慧光,王小琳才发现我被落到了后面,他们转回头看我坐在地上,跑过来扶起我。

  李志刚背起我,我们出了柳蒿满地的淤泥地。回家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说,他们也不知道我怎么了,一直和我说对不起不是故意丢下我的。

  回到家里以后,说来也奇怪,虽说不大爱说话了但是身体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就是特别爱睡觉。

  按照和小伙伴的约定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奶奶,就是经常在梦里梦到同一个人。

  晚上奶奶帮我洗好澡准备上床睡觉,我又怕梦到那个人于是对奶奶讲:“奶奶你陪我睡好不好?”

  “你都这么大了,要学着自己一个人睡了,不然以后住校了你怎么办呢?也要奶奶陪你吗?这样吧!奶奶给你讲个故事吧,你睡着了奶奶就离开。”

  于是,我勉强同意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梦里那个人如约而至。这次我终于见到他的脸,脸上的皮肤就像白玉一样光洁白皙,眼睛就如月光一样的皎洁,明亮,动人心魄。黑灿灿的睫毛,根根分明。这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好看的眼睛,高翘挺拔的鼻子,像山峰一样撑起他精致的五官,两片红唇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他的脸精致到好像老天精心雕琢过一般,没有一处死角,这世上在好看的东西也不过如此,把只有九岁的我看的目眩神迷。

  “我是你的朋友,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

  我摇了摇头

  “不记得,你是谁啊?”

  “我是前些天那口井里的白龙我叫敖润,是你解开了我的封印。以后有龙的地方,有山脉的地方,有水泽的地方,只要你唤我的名字,我随时都能出现。”

  “这么神奇啊!”

  “不过,我刚刚从获自由,我须得去天上回禀天帝,接受天帝封谴。但这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我可能会消失几年。”

  “你说的那些话,和没说一样啊?刚刚还惊喜连连呢?你这会就要消失好几年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递到我手上。

  “这块驭龙珏,上面有我的精元和我的一部分修为,你可以用来防身,但是驭龙珏放在你身边,你可能会生一场病,病好以后驭龙珏上的修为和精元有了你的气息就会为你所用。你现在还小,等我回来教你怎么用。”

  说完他的脸上一抹红霞悠然飘过,竟然在我没留神之际,亲了一下我的额头。随即他消失在我眼前,我也继续的安然睡去。

  第二天清晨我如往常一样从梦里醒来,伸了伸懒腰,揉揉眼睛,看到了我枕头边上的驭龙珏,顿时惊了下,难道昨天不是做梦吗?吃过早饭,我背着书包去了学校,在学校和往常一样,上课,下课和同学嬉闹。

  可是放学回家后,如豆大的汗珠在额头缓缓落下,肚子痛的就像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得了肠炎,但是又不想去厕所,躺在床上打滚,奶奶急坏了,立马带我去了医院挂了急诊,可是奇怪的是医院诊断完却说没有断出是什么毛病。

  就这样又做了必超,验了血项,什么症状也没有,奶奶急了和医院的人吵了起来,说医院这帮庸医,检查不了病还当什么医生什么什么的。那些医生自知理亏也没有多说什么。于是奶奶带着我离开了医院。

  过后肚子也不像之前那样疼了,也是一阵一阵的疼,

  “奶奶不如我们回家吧,现在没有那么疼了。”

  “这怎么能行呢,出了事情我可怎么像你父母交代呢?”

  “不要紧的奶奶反正他们也不喜欢我。”

  “傻孩子快不说这种话。”

  奶奶低头了好一阵,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

  “不如我带你去白三姑那去瞧一瞧吧,这镇东不是有个白三姑吗?跳大神的,她能掐会算的,镇上的人都是去她那瞧病,她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的。被她瞧过的人都说挺灵验的,那我就带你去她那走一趟吧。”

  看来奶奶这是病急了乱投医了,我大小就不见奶奶信那些。不但不信而且还告诉我说,这人啊就应该走正路,那些歪门子邪道的东西都是莫虚有的,都是哄小孩儿的一些鬼话,即不能招惹也不能碰得。

  我看了看奶奶,

  “这......、、能行吗?”

  “奶奶我活了一把年纪什么没经历过啊!若不是十年前你姑姑发生的一件是把我吓怕了,我也就不那么反感那些东西了,现在这医院也瞧不好那也只能试试看了。也不能回家坐等着吧,咱们就去试试看吧!万一要是瞧明白了呢?”

  于是我也冲着奶奶点了下头,说了声,

  “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