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移花接木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043 2019.07.17 02:24

  就这样,我们又都幻化成原来的模样,我刚走到房内,就见到敖润在驭龙珏里飘了出来。随即敖顺和玄磊也跟了出来。我急忙扑到了敖润的怀里

  “你总算醒了,我都担心死你了?”

  旁边的玄磊瘪着嘴

  “光惦记你的敖润,也不问问我和敖顺怎么样了?”

  我忙擦了擦已经湿润的眼角,

  “你们也醒了啊,快别那么说,我这几天每天都想着你们呢?希望你们快些醒过来”

  “那还差不多。”

  敖润低头看着我,

  “我也是,我也好想你。”

  此时的谶花,就站在了门口。敖顺忙问:

  “锦儿,门口的是何人?”

  我急忙叫了谶花过来,

  “这位是一语成谶的谶花姑娘,是我在半步多的集市上带回来的。”

  此时的谶花对着他们恭了下身。敖顺说:

  “我们是……,”

  “你们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你们是何人。”

  此时的玄说:

  “谶花,顾名思义就是一语成谶,可以预知祸福啊,占卜前尘,所以她自然也能预知,我们是何人了。”

  蓐收从房里走了出来,看到我正靠在敖润怀里。急忙几步走向我,拉住我的手。

  “你昨晚和我还浓情蜜意的,今天这是在做什么,怎就入了别人的怀里?我蓐收还真是瞎了我这双眼了,怎么能喜欢上你这个水性扬花,放荡不羁的女人呢?”

  我急忙和蓐收解释:

  “蓐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是我的兄长。他昏迷多日,刚刚才痊愈,我一时心喜才失了礼数。”

  此时的谶花也过来解释说:

  “对啊!对啊!”

  而谶花在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她也是不能说谎的,只要在说一次谎话,她就会烟消云散了。

  蓐收看是自己误会了我,急忙和敖润赔不是

  “真是对不住了,是我顺嘴就胡说八道,请兄长不要见怪才好。”

  此时的敖润,一脸的怒色,正想上前和蓐收理论,却被玄磊拦住了。

  “眼睛看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弄清楚了在生气不迟啊!”

  敖润看了看我,甩开了袖子,夺门走了出去。我赶忙给谶花使了眼色,让她去给敖润解释一下,只见那谶花也夺门走了出去。

  我看向了玄磊。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你相信我好吗?”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不用解释,我懂得。”

  我连忙点了下头,随即玄磊也是径直的出了门。此时房里就剩下我和蓐收了,蓐收走向了我,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就数落你。”

  我看了看蓐收

  “没事的。”

  我又想了下,我是先让谶花和蓐收回去见他师父好呢?还是让蓐收陪我们去半步多揭榜好呢?想来这谶花不能撒谎一旦被蓐收揭穿自己也是不能应对。于是,我又看向蓐收。

  “那不如,我们先把奢比国的事情办完以后,在去见你师父吧,到时候,我兄长也在,人多也热闹一些。”

  蓐收想了想,

  “那好吧,我们明日就去半步多集市,然后我也早些带你回去。”我冲着他点了下头,

  “嗯!”

  蓐收好像想起了什么,

  “今天的人这么多,一会,我去多弄些吃的吧!然后在幻化出一套庭院,这样他们也有地方歇息了。”

  我看着蓐收的样子,真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但是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啊!于是,我又冲着蓐收点了下头,说了句:

  “嗯!好的。”

  这样蓐收就去给他们弄吃的去了。

  一会的功夫,敖润、敖顺和玄磊都回来了,后面还跟着谶花。敖润看向了我,

  “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那不如你就先和谶花都化彼此的样子吧。这样也没那么别扭了。等出了奢比国,谶花和蓐收成亲了在幻化来。”

  就这样我和谶花又变成了彼此的样子。

  蓐收做好饭以后,就来唤我们过去了,谶花变成我的样子,就坐在蓐收的身旁。我则变成了谶花的模样,坐在敖润和敖顺的中间。没有什么异样,蓐收也是没有发现。玄磊看着敖润

  “我们明天去半步多市集,把那榜文揭了,然后由我变成锦瑟的样子,去接近那奢比国王。如果事情办的顺利的话,我们几日便可出了奢比国,到时候就可以一起去参加谶.......”

  我急忙抢着说:

  “到时候,就可以去参加锦瑟和蓐收的婚礼了,呵呵,吃饭,快吃饭!”

  此时的玄磊看了一眼化成我的谶花

  “不知道谶……,锦瑟有什么要提醒我们的吗?”

  我急忙用筷子敲了下碗,然后咳了一声

  “玄磊,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要不先吃完饭,然后说那些事吧。”

  化成我的谶花看了看玄磊。

  “此番前去,虽有些阻力,只要你们倍加小心,并且能及时应对,最后也会全身而退。”

  我看着蓐收,好像并没有听进去的样子,于是就给蓐收夹了一些菜,

  “蓐收大哥,你多吃点啊!”

  我看着给蓐收加菜的手,指甲已经变的乌黑,而且指甲是又尖又长,而胸口无比的闷,放下了给蓐收夹菜的手,捂着胸口。似乎觉得这些饭菜如嚼蜡一般,索然无味。我掀开手臂的衣服一看,竟然有好几块淤青,我赶忙又将手臂盖了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手这么脏,和手臂淤青的样子。

  谶花看向我,

  “你吃了血葡萄?”

  她要是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件事了。随即敖润过来给我摸了摸脉博。

  我问:

  “你这是做什么?

  敖润没有回答我,而是抬头看向坐在蓐收旁边,幻化成我的谶花

  “怎么才能取得解药?”

  “去了奢比王宫以后,解药也会顺利拿到。这血葡萄乃是在奢比王的修为的影响下,结出的果子。这世间,也只有奢比王才有解药!”

  敖润又看向我,

  “你吃饱了没,咱们不吃了,赶快出门去奢比国吧?不然我怕晚了,你的身体会吃不消,即使拿到解药也会受到影响啊!”

  于是敖润牵起我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揭了那榜文,也好早些拿到那解药。”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牵起我径直的走出了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