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狰狞鬼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723 2019.07.06 15:10

  晚上敖润自己回了卧室,而玄磊和敖顺一个房间。我也不想去敖润的房里去了,想着这紫姑不是刚走吗?我就给自己找了个栖身之地,去了紫姑房里。我刚躺下才没多久,敖润就过来了。走到我床边看着我,

  “谁叫你睡这么早的,去把院子扫完在睡觉,对了明天在我们睡醒之前就把饭菜都做好,还有这些衣服洗了。”

  只见他随手扔过来一些他平时穿的衣物。

  我也看着他,

  “爱吃自己做,想穿自己洗。姑奶奶没空陪你弄那些没用的,过两天,玄磊好了,我们就离开。”

  敖润蹲下身来问我,

  “你是打算和那个玄磊一起走了是吗?”

  “是呀,那又怎么样。”

  敖润站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就趁现在他还没康复之前,就杀了他。”

  我连忙爬下了床,穿上了鞋子,走出卧室,拿起扫把。

  “你看我扫的可以吗?要是哪里不干净您吩咐便是,我全都照您说的做。”

  然后我看着敖润便是嘿嘿一笑。敖润看着我哼了一声,“贱骨头。”

  我看着他,

  “嘿嘿您说的对,我就是贱。”

  我扫了大概两个时辰,累的我浑身的汗,然后灰头土脸的,准备回去睡觉了。

  可是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已然是个泥人了,想着这甜园的后山还有条小河。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估计也不会有人瞧见,反正甜园里就这几个人。不如就到河边去洗洗吧。

  我到了河边没有褪去衣物,直接向着河深处游去,然后站在了河中央,这的河水还不深刚好没过我的头顶。我就在里面扑腾了两下,没想到这河水还真是清凉啊。游了几圈然后洗了洗身上的灰尘。

  我环顾了一周,见四下里没人,准备褪去衣物的时候,忽然见岸上走来一个人影,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我还清晰的看到那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长着两个脑袋,浑身乌青的怪物正从岸边向水里走来。他一下水,只见那水里咕咚咚的冒着水泡,这个怪物一定是浑身的剧毒。我立刻合上了衣襟,越出水面,用脚尖点着水,最后踩着那怪物的脑袋越到了岸边。看着那怪物我厉声呵道,

  “哪里来的丑八怪,竟然赶闯入我甜园。”

  只见那两个脑袋的东西其中一个头还流着恶心的口水,就像极了一只大苍蝇。然后转过头又向我这边跑了过来。此时只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喊道,

  “你终于出现了,我等你很久了。”

  说着,只见那人举着长剑向着那恶心的双头怪飞了过去,那个人就是敖润。

  紧接着就是一阵拍巴掌的声音,是玄磊走了过来。一边拍着巴掌一边说,

  “敖润啊敖润,这锦瑟可是烈儿的亲娘啊,是你以前用命去护着的人啊。现在竟然让你利用着去色诱这只丑陋的怪物。真是有趣啊!”

  我忙看向玄磊,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这甜园就那块秦王照骨镜里那么一个怪物,你说呢,会是哪里来的?”

  我全明白了,敖润那个畜生故意叫我去打扫庭院,弄的我一身脏。然后知道必定我晚上会出来洗澡,就用这个引出那铜镜里的怪物。我心一下凉成了冰块。厉声喊道,

  “敖润你个畜生,你怎么不让女魃来这里洗澡呢?”

  我越到水面,脚尖点着水,站到敖润身后。喊道,“敖润.......”

  敖润猛然回头,我上去就是两个响亮的巴掌,随即一脚踹在他胸口,然后又踏着水花,回到了岸边。看着玄磊,

  “走,别管他,最好让那怪物杀了他。”

  我和玄磊回到了甜园,我趴在了桌上哭了好一会,此时的敖顺是被我们吵醒了。看到我在那里哭,

  “怎么了?是不是敖润又欺负你了?”

  我没有回答还是继续哭着。

  “我带你离开这里去北海吧?趁现在他还没回来。”

  玄磊忙说:“那还不是一样吗?逃不出敖润的手心,北海和西海有什么区别?要我说:“锦瑟不如和我去我们的鸟族,那里的鸟儿各个都热情好客,一定可喜欢锦瑟了。”

  敖顺看着玄磊,

  “不你什么意思啊,锦瑟不跟我走,跟你走就不危险时吧。”

  “你还真就说对了,锦瑟跟着我就是比跟你强。”

  我忙喊道,

  “你们能不能别嚷嚷了,我哪都不去。我要去找敖润,我要和他说清楚。”

  我又跑回了甜园后面那条小河,此时四下寂静一片,只见敖润正奄奄一息的躺在河水里。我流着眼泪向河水里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敖润,你怎么了?”

  玄磊紧忙从后面抱住我,

  “锦瑟别过去,那河水里面全是剧毒。”

  我哭喊着,

  “敖润!敖润!”

  “我去吧!你们在这里等我。千万别下河。”玄磊忙说。

  玄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玄鸟,飞到了河上,用他的爪子抓住了敖润,把他放回到岸边。随后我们把敖润抬回了甜园。

  回了甜园以后,我问玄磊,

  “你看看敖润还有的救吗?”

  “有的,只不过,是中了毒。但是不知道是中的什么毒,所以这解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这毒不是那怪物身上的吗?既然那怪物自己的毒他会解不了吗?”

  玄磊看着我,

  “我看那个怪物应该是地狱的狰狞鬼,这种鬼,专门以人肉为食,吸人血。要说有毒的话吃了那么多尸体,应该也是尸毒。如果真的是尸毒的话,平常人会有事。敖润应该没什么事,让他躺一天就好了,死不了的,他可是应龙啊。”

  听玄磊说了这些话,我这才放宽了心。可是一想,这狰狞鬼不除,这甜园一天不得安宁啊?这可如何是好。敖顺忙说:“你放心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对付他。他这回一定跑不了。”

  敖润则在旁边微微睁开眼睛,

  “那狰狞鬼,本来已经被我擒到了。可是他身上的毒气,实在是厉害,我一时大意了。被那毒气迷晕了。”

  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看向敖润,

  “你没事就好。”

  敖润也看向我,

  “我和女魃情同兄妹,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你当初做的太绝情了,你杀了我也就罢了,就连她也不放过。”

  “你快别说了,就算你一直都不原谅我,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想让我怎么补偿我也都愿意。”

  敖润看了看我没有说话,然后把头转过了一边,许久也没有回过头来。

  玄磊拉起了我,

  “我送你回房吧。”

  我和玄磊走到了门外,我回过头去看向敖润,敖润始终都没有转过头来看我一眼。

  回到了房里,玄磊撩了下我的发丝,

  “锦儿,明天把那个狰狞鬼收了以后,你就跟我走好吗?我发誓,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一直对你好,永远都不会变心,你相信我好吗?”

  我看向玄磊,

  “当初敖润也说过同样的话,我怎么可能相信和他说过同样的话的人,现在敖润对我的态度不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吗?从此以后我在也不想相信男人。”

  玄磊两个手放在我肩膀上,

  “我对天神起誓,我如果以后对你有二心让我不得好死。”

  “你不是已经有心怡的姑娘了吗?那你这不就有二心了吗?在说,我已经不是完璧,而且还有了孩子。你要我这种人,不会给你的鸟族给神族丢面子吗?”

  “不会啊,我觉得很荣耀就可以了,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呗!”

  我看着玄磊这副模样是认真了,我也不想太让他伤心难过。于是对他说:“现在已经不早了,你先回去歇息吧,明天还要去对付那狰狞鬼。你的话,我想想在答复你吧。”

  “那好吧,你也早些休息。不过你一定要考虑我说的话。”

  我看着他硬着头皮说了句,

  “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考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