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渡忘川河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984 2019.07.01 22:38

  我死后,来到了奈何桥上,自己漫无目地的走下了桥,来到了忘川河旁,此时的忘川河,岸边开满了似火的彼岸花,美的让我连眼睛都舍不得离开那片花海。

  接下来映入眼里的,就是那块三生石,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的念头,因为我这一生已经完结了,在不被那些东西束缚了,来世我也会有自己的姻缘,但是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敖润。

  我走到了三生石前,看到石面上映衬出的影象。只见我坐在神撵上,供着双手,手里拿着念珠,而神撵两边是两根金色大柱,两根柱子上,分别盘着一黑一白两条神龙。

  而此时的我神色伤感,嘴里还念着诗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然后哀伤的说道,

  “此次下凡,我在凡间的名字就叫锦瑟吧”。

  而两条神龙望着我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我是谁,只是上面的画面是这样。也不知道三生石要告诉我什么。

  我回头望去河边,一个年轻俊朗皮肤白皙的小生,穿着蓑衣,头戴斗笠,斗笠的边沿,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他白皙的上半部分脸。

  那小生开口说道,

  “美女好呀!可是要渡河啊?这河水可渡万物生灵,被我渡过的数万亡灵,都得以解脱,身上不沾人世的半点尘埃,可渡心,渡身,渡恶,渡贪,渡情,等等……,,不知道这位美女可有兴致啊,只不过需要姑娘小小的付出一下便可。”

  说着便是吊儿郎当的抿嘴嘿嘿一笑。

  我抬头看向那小生问道,

  “说吧,需要什么来做为交换呢?”

  那小生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精元,五百年。”

  我想,我是已死之人,留着这精元也没什么用了,索性就给他吧,就干脆的答应了他。

  于是就上了船,这是一个简陋的竹筏,用七八根的碗口那么粗的竹子拼接而成,人站在上面摇摇欲坠。

  那面庞白皙的小生说道,

  “姑娘站稳脚,开船喽!”

  而像墨一样的忘川河水,就透过竹筏从脚下渗到了脚面,脚上竟然被这河水腐蚀的流出了血水,我也感觉不到疼痛。

  眼望这忘川河横渡黄泉路两岸八百里沙海,一眼望不到彼岸,我脑海里浮现出我在阳间生活的种种,想着我来这人世间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这短短的二十余年吗?我都连一半的路都还没有走完呢!

  竹筏划到了水流湍急的一处,只听那小生说道,

  “这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就像这河水,有急也有缓。但是,既然,去到那人间为人,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就得坦然面对啊。”

   然后,停顿了片刻又说道,

  “像你这么貌美!就这样香消玉殒的死去,岂不可惜,要是真的厌倦了阳间的生活,倒不如,留在这个地府,于我做一对鬼鸳鸯”。

  停顿了片刻,似乎看到了我脖子上的驭龙珏,然后又说,

  “美人!你脖子上的玉甚是漂亮,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凡品吧。”我低头看了一眼驭龙珏没有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只听那小生接着又说道,

  “不经历磨难,怎么能参透这世间的种种啊,不参透这世间的万物,又何来的圣人呢?”

  那小生面带着笑容,手里不停的摇着船桨,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着样子就像个小匹子,我也懒得管他了,就背对着他,看着这一望无际的河水。只听那小生又滔滔不绝的说道,

  “但凡这世间生灵都要经历魔难,就连这神仙也不另外,时辰一到都要渡劫,这渡过了便可以飞升成为更高的神明,渡不过将会身死神灭。这就是上天的考验,你想躲也躲不过的,就算是转世了,来生也还有不一样的考验在等着你,听我一言,放下执念吧!看你我有缘的份上,今天小爷我就渡上你一渡。”

  说完,双手拽着我的衣襟,用力的将我整个人抛下忘川河。

  我在忘川里扑通了几下,便落到了底,几口河水呛入我口中,我的身体,在河水的侵蚀下慢慢的破溃,此时我的脑海里全都是敖润,想着我即将消亡在这河水之中,我此时只想在见他一面,原来我在这世间最留恋的人是他。

  但是,此时只能无奈的任凭河水腐蚀着我的身体,当我准备消融在这河水里的时候,有人像拎小鸡一样的把我提到了竹筏上,此时的我只剩下一身的枯骨,身上还带着琐碎的零零星星的肉,我向着河水看过去,倒映出我的模样,头顶的一块肉上连着一小撮头发,已经分不出五官的脸,嘴唇还悬在骨头上左右摇晃。

  看着自己这副模样,我捂着脸,坐在竹筏上大声的哭嚎着,而竹筏上的人摘下斗笠。

  只见那小生五官精致,大大的眼睛里的瞳孔,时而是黑色,时而又变成红色,黑色卷翘的睫毛,微翘的下巴,虽然是俊美非凡,但是看着着实让人胆寒。

  只听那人说道,

  “美人儿!咱们后会有期吧,你的情郎,已经跟了过来,叫他看到我如此对你,不把我生吞活剥了。记得啊,你还欠我五百年的精元呢。”

  只见那人扑通跳下忘川河。而此时的我坐在竹筏上,心里空空荡荡,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一脸茫然的任凭河水将我冲到任何地方。

  现在的这副尊容估计是谁也不会认得我了,我就呆呆的立在那。

  此时河面上传来敖润的声音,我站在竹筏上像远处望去,敖润正踏着河水像竹筏奔过来,我摸了摸我的脸,转过头拿起还落在竹筏上的船桨,向着河水深处划去。

  不敢让他看到我这副模样,可是敖润已经靠近了竹筏,任我怎么划动船桨,也不能让自己逃离他的视线。

  敖润此时落到竹筏上,忙心疼的望着我的脸问道,

  “锦儿,你、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我摇着头不敢去看他。

  只见敖润又眼通红的说道,

  “你先跟我回去,回到身体里去,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你,生生世世都爱你。”

  我捂着脸,故意闪躲着他向我脸上投来的目光,

  “你的尸身已经在莫贪莫念的府邸放了五天了,在不回去,就无法还阳了,难道你忍心抛下我,扔下你奶奶不管吗?”

  我背过脸对敖润说道,

  “你不要靠近我,我没办法面对这些,我怀了哥哥的孩子,竟然和弟弟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那么肮脏龌龊的苟且之事,我以没有面目在活下去。现如今我这丑陋的模样,我自己看着都恶心。只要.....、、只要我喝了孟婆茶,从新为人我就在也不记得这些了。”

  此时,敖润扑通一声哭着跪倒在竹筏上,我顿时惊呆了,这么自以为是的家伙竟然跪到我的面前,我顿时泪如雨下。敖润最终还是没能抑制住泪水,滚滚的滑落过脸颊,看向我问道,

  “锦儿,你忍心忘了我,忘了我们的种种吗?求你了,你随我回去,你肚子里还怀着我们的孩子,你若执意要离开,我将自毁元神,我要结束这没有你的痛苦,你死了我也要和你共赴轮回,生生世世守护你。你要相信我锦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的心意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顿了顿,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此时已经是一副骸骨的我,空空的骨架里面,哪还来的孩子,于是就放声的哭了出来。

  “我们的孩子还在莫贪莫念的府邸,你的肉身里,安然无恙。现在已经可以探到他的气息了。他现在很调皮,还经常在你肚子里,翻来覆去的玩耍,我这几日每天都渡些精元给他,渡完了,他就不闹了。跟我回去好吗?锦儿,为了孩子,为了我,也为了奶奶。”

  此时的我,在也说不出什么了,冲着敖润点了点头。说着,敖润抱起我踏着河水飞出了忘川河。

  我们飞到了忘川河的彼岸,到了岸边敖闰放下了我,然后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你的脸、你的身上……”

  然后吱吱呜呜的,半天说不上话来。

  于是,我抬起手臂看见我手臂上的肉,正一点一点地长出来,然后,我又跑到河边,向着河水里望了过去,只见河水里我的倒影,已经是一副完好的脸。

  我身体上的皮肤,正慢慢地愈合着。我也高兴的不知所措。然后敖闰走进了我,高兴地捧着我的脸

  “这回在没有人会说我的锦儿丑了。”

  此时,在看河里的倒影,我的脸比从前仿佛更好看了几分,滑腻的皮肤,光洁剔透,眼睛除了带着摄人心魄的魅惑之外,还带着一些庄严的气势,神圣而不可侵犯。

  而此时的我,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我调动体内的精元时,纯净又浑厚。在用我的意识游走到我的全身的各个角落,这些精元时而汹涌澎湃,时而苍劲有力。

  并且,在我体内畅通无阻,而此时我身体里的精元仿佛是有了灵性,好像随时可以被我调遣。

  敖闰上前一步用手探了探我的脉息,惊讶地说到:“你的修为竟然增进的这么快,现在至少已有千年的修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