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女娲现身归墟无底之谷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4037 2019.07.01 23:49

  我们走到大殿,只见珠儿做坐在殿中的座椅上,背对着我们。似乎很安静,什么异样也没有。而此时也不知道敖顺和玄磊去了哪?我渡步来到座椅前,只见珠儿满眼的刺红,珠儿忙回过头去说:“母亲别靠过来,不要看我的眼睛。”

  我忙问珠儿,

  “你为何要和鬼母做交易?”

  “珠儿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永远和娘亲在一起,难道这也有错吗?”

  我走向珠儿,此时的珠儿,赶忙说:“母亲停住脚步,你看到我的眼睛,便会立即变成石头,趁我现在还有一丝理智,我给你们打开结界,你们快些离去吧。我虽然想和母亲在一起,但是我却不愿母亲死在我手里。”

  我上前两步,扯过珠儿的衣襟,扬起手臂,上去就是两个巴掌。

  “你竟然为了自己的夙愿和魔鬼做交易,你不配做我的女儿,更不配做女娲氏的后人。你让我太失望了。”

  珠儿连忙跪在地上,

  “母亲,我错了,但是大错已经铸成,望母亲赶紧离开,保住性命要紧。”

  我连忙哭了出来,

  “是我从来没有管教过你,是我害得你如今这般,我不会离开的。”

  我看向敖润,

  “你以后好好照顾烈儿,还有我的奶奶。赶紧叫上敖顺和玄磊快些离去吧。”

  敖润看着我这般决绝,

  “我知道了,随即转身离去了。”

  我看向珠儿,

  “珠儿别怕,母亲在这里陪你。”

  珠儿忙扑到我怀里,随即便是放声的哭了出来。

  而此时,我在看向大殿,先前的几个女鲛人将士和婢女都已经变成了石头雕像。忙问到珠儿:“这是怎么回事?”

  珠儿回答我说,“都是珠儿的错,我听信了鬼母的话,用自己的眼睛和鬼母换了夙愿,鬼母则送了孩儿这双鬼瞳,只要被我的眼睛看过的人都会变成石头,我自己也是控制不了这鬼瞳。”

  此时我从身上扯下来一块布,用布遮住了珠儿的眼睛,

  “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无论到哪,我都会帮你指引方向。”

  而此时只见鬼母突然闪现在我们眼前,

  “首领,你的夙愿现在已经实现了。你该如何报答我呢?”

  我忙说到:“你这个魔鬼,我要将你砍成肉泥,以报你夺我珠儿双目之仇。”

  说着,我便捡起地上女鲛人将士丢在地上的剑,准备将鬼母,鬼头砍下。可是鬼母的速度太快,每次当我落剑时就已经没了踪影。

  而正在这个时候敖润和敖顺还有玄磊赶了过来。我忙看向他们,

  “不是让你们走吗怎么还回来送死呢?”

  敖润忙说:“即使是死也由我陪你,这样黄泉路上才不会觉得孤单。”

  此时的敖顺已经和鬼母厮打了起来,而玄磊则说:“现在能不能别这么酸溜溜的,胜负还没分呢,别死呀死呀的,好不好。”

  只见玄磊冲向了鬼母,预拔剑的动作,而另一只手从身上拿出一个瓶子,用急快的速度,将其扬到了鬼母身上。而此时的鬼母身上冒着白烟,瞬时间被定住。眼睛看向玄磊,

  “你就会这一种招数吗??我呸!”

  玄磊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招数,哪怕是在烂,只要管用。就算是用上千百回,受用就好。”

  而此时的鬼母看向珠儿,,

  “此时不出手等待何时?”

  珠儿忙起身,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想要拉回掐着我脖子的手,然后痛苦的说:“母亲,珠儿不想伤害你。”

  随即珠儿的另一只手摘掉了蒙在眼睛上的布,伸出食指和中指,瞬间将自己的双目挖了出来,丢到了地上。我看到珠儿这么做,我顿时捂着脑袋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大声嘶喊到:“珠儿你为什么这么做。”

  只见珠儿的空洞的眼眶里流出两行血泪,掉落下来瞬间化成两颗红色的珍珠。珠儿笑着说:“这样我就不会伤害到母亲了。”

  我急忙转头看向敖润大声喊道,

  “将鬼母给我碎尸万断,挫骨扬灰。”

  此时的玄磊和敖顺他们也一起走了上前,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刀剑声,随后鬼母化成一摊血水。而片刻之间又恢复如初。我走向鬼母,捡起地上的剑,在她身上就是一顿乱砍。直到我稍微解气了,才住下手。然后看着已经砍的稀巴烂的鬼母呵道,

  “你不是一天十条命吗?我今天就杀你十回。”

  此时的鬼母已然没了刚才的那份底气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怎么能让珠儿的眼睛复明。”

  我用剑指着鬼母,

  “快说,如果有半句假话,我们这些人一人杀你一次。”

  “只要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眼睛给她,她便可以复明。”

  随即敖顺忙说:“用我的眼睛吧?”

  此时我抖了抖我手里的剑,心想,我是她的母亲,她之所以有今天也都是因我而起。她的心愿只是想和母亲在一起,我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满足她,还曾想要舍她而去,我真是不配做她的母亲。挖眼也是应该挖我的。

  而此时我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回过头一看,是敖润将自己的眼睛挖了出来,此时的我心口好像被巨石碾压了一般的疼,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冒了出来。随即落到地上变成了颗颗珍珠。我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我忙跑到敖润身边。哭着问道,

  “你怎么这么傻呢?挖眼的应该是我啊?是我对不住珠儿。”

  “是我当初把你抢了去,做了我应龙的妻。才害的珠儿没了娘,今天这双眼睛应该是挖我的。”

  这个时候敖顺和玄磊也都走了过来。

  此时的珠儿冲着敖润喊道,“我才不要你的眼睛,你这个可怜虫,你根本不欠我什么了。你以为我母亲是真心喜欢你吗?你以为自己是真的爱她吗?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傻瓜,你只不过是中了她的情咒,那个驭龙珏就是用你的灵魂一角造的。你之所以对她痴迷也完全是因为那个驭龙珏。”

  说完珠儿便是扬起头哈哈哈哈的一阵笑。我转头看向珠儿喊道,

  “珠儿你在瞎说些什么?”

  而敖润则淡淡的笑了下,

  “没事,那都不重要,我早已经知道了,从我的灵魂被修补好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

  霎那间,我们的眼前闪烁着万丈光芒,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从我们的头顶上面落下。嘴里说着:“因果、因果、任这世间谁都逃不过这因果夙愿啊!”

  此时的珠儿用手摸着地上,急忙叩拜。“是女娲娘娘吗?”

  只见那妇人手指点了下珠儿额头然后点了下敖润的额头。此时的珠儿和敖润便是揉着眼睛,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眶里也有了眼球,竟然能看到东西了。

  此时的珠儿和敖润急忙上前叩拜,“谢女娲娘娘。”

  女娲看向敖润,

  “今日之因,便是你当初强抢洛神之果。现你挖去双目,表明你已经悔悟。所以我将眼睛还与你。”

  而女娲在看向珠儿,

  “你尽心尽力为我女娲氏延承血脉,我本应好好谢你。怎奈你竟然和那鬼母勾结,祸害我鲛人国内大好男儿,还让那鬼母待产我女娲氏后人。你可知罪。”

  “请女娲责罚,珠儿知错了。”

  “念你有功与我女娲氏,功过相抵。速跟我回九从天吧。”

  “那这里怎么办?”

  “从此以后废除女尊男卑的制度,让他们自由的繁衍生息吧。”

  “我不想回九重天,我想和母亲在一起。”

  女娲厉声喝道:“孽障!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这可由不得你。”

  女娲此时又看向我,

  “洛神!我的女儿,雒嫔,你可愿意跟我回那九重天?”

  我对女娲拜了拜,

  “母亲,我不想回去,我在这里已经有我深爱的人,有了我的孩子,这里便是我的家。”

  女娲望着我摇了摇头,

  “也罢,天意啊!但是雒嫔,你可知道这才是你劫难的刚刚开始啊,你若随我回去,母亲我将会护你周全。”

  我在一次拜了拜女娲,

  “请母亲不必挂怀,女儿心爱之人会护我周全的,不久以后孩儿也将恢复修为。就算是劫难,孩儿也要和心爱之人在一起。”

  女娲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敖润,

  “你好生照顾雒嫔,答应我,无论何时何地,不要舍她而去。”

  说着女娲扬起手,

  “结界已经打开,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于是我对女娲点了点头。

  “母亲,不知我和珠儿,还能否团聚。”

  “去吧!你们日后定有相聚的一天。”

  随即,女娲又看了看地上的鬼母,

  “鬼母你可曾悔悟,被你吃的婴孩,是多么无辜。你吃的可是我女娲的后人啊!”

  说着伸手将鬼母拎了起来。

  “你就适合永生呆在那黑暗无底的海眼里,永远都不会出来害人。”说完念动咒语,将鬼母送去了那黑暗无底的海眼,她也将永生留在那海眼之中。

  而后女娲又恢复了所有被变成石头的鲛人,那些鲛人苏醒过来看到是女娲,都纷纷的跪拜。

  “从此鲛人国废除女尊男卑的制度,可以自行婚配嫁娶。由你们选举一个杰出的鲛人做首领,不论男女,能者居之。还有鬼母生的五百多个孩子将他们放逐吧。”女娲看着他们说道。

  说完女娲和珠儿便消失在了我们眼前……

  女娲走后,敖润牵过我,看了看敖顺和玄磊,

  “我们自由了,可以回人间了。”

  此时的玄磊并没有想走的意思,于是看向我,

  “锦瑟,我们还要去趟海眼,据我所知,海眼虽然是无底的深渊,但也有人说,那海眼也是通往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的隧道,万一是真的话,那鬼母或许还能从那海眼出来,继续残害鲛人国的百姓。不如我们几人合力将那海眼用结界封起来吧。”

  敖润看了玄磊一眼,

  “就算我们可以一时封住海眼,但是这海眼随时都有强大的吸力,我担心用不了几年我们的结界就会被破了。”

  “先不管那么多了能封多久,就封多久吧,总比没有结界要好的多。”玄磊回答说。

  随后我们渡步来到归墟无底之谷的海眼边上,准备合我们几人的修为将海眼封印起来时,只见海眼中漂浮出一面铜镜。我们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作声。敖顺看着敖润,

  “三哥,我下去。你在我腰间绑上一个绳子,把我放到那铜镜的附近。待我拿到铜镜后你们就将我拉上来,如何?”

  敖润点了点头,

  “好的。”

  随即扬手幻化出一条绳子,然后绑在了敖顺的腰间。我们三人合力将敖顺放了下去。而在敖顺的手即将触碰到那面铜镜的时候,海眼突然卷起的巨大的吸力,而敖顺就随着这巨大的吸力跟着绳子悬浮在海眼里拼命的旋转着。我们四个人在海眼边沿,也是用尽了力气拉住绳子。只见此时的敖顺随着吸力的旋转,身体用力向前游了去,一只手抓住了铜镜。然后高兴的向我们挥着铜镜,

  “我拿到了,你们快看。”

  随即我们立刻拼命的拉动绳子,一会的功夫。敖顺便被我们三人拉了上来。

  敖顺拿过铜镜给我们看,只见那铜镜横径大约六寸有余,镜子背面,麒麟蹲伏,虎、凤、龙几种动物分别围绕其盘旋。我看向玄磊问道,“这是个什么镜子?。”

  玄磊忙回答说:“这可能是秦王照骨镜,但是我也不敢肯定。”

  敖顺收起了镜子,然后我们四人便合力将这归墟无底之谷的海眼封印了起来。随后,我们四个人也出了泉客鲛人国的大门。而我们出来的同时,大门便随即也紧紧的关上了。然后我们便飞出了南海,飞回了甜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