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奢比尸王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444 2019.07.19 03:07

  奢比王看着敖润扯过他的手

  “你可是应龙大哥?”

  “正是,奢龙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究竟发生了什么?”

  奢比王忙让敖润坐在了席上。我们一袭人也纷纷坐了下来,听起奢比王和敖润的谈话。

  只见那奢比王泪水溢出眼眶,然后看着敖润。

  “当年逐鹿之战,我被那蚩尤斩杀,身首异处。身体被那野狗啃食的零零碎碎,我心有不甘,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去。想着我的灵魂还活着,我便将自己的尸首,和那野狗的身躯合二为一,如今才有了这样的身躯。”

  奢比王幻化出了野兽的身体。又继续说:

  “只可惜即便是活了过来,也只是一副尸体,没有心跳,无痛无觉。而且也永生不在轮回。”

  敖润看着那奢比王无比的哀伤

  “我以为我应龙就已经很惨了,没想到奢龙,也是弄成这般田地。”

  奢比王继续说:

  “虽然我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但是我的身躯却是不老,不死也不灭。我就用我毕生的修为,建立了这三界外的奢比国。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和我一样的行尸。因为在我修为的影响下,渐渐的这里的国民也有了和我一样半兽半人的身躯,也以鲜血为食。”

  敖润打量着奢比王。

  “怪不得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市集上到处都是出售鲜血的摊位呢?”

  奢比王又说:

  “不光是这样,在我修为的影响下,这奢比国的土壤里也长出一种叫做血葡萄的果子,也有好多外面的人纷纷来求此果,说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殊不知,那就是可以让人变成,和我们一样的行尸的果子。”

  化成我的玄磊坐到奢比王身侧问道:

  “那为何这里的奢比尸长着两副面孔?”

  奢比王看了看玄磊。

  “凡是吃过这种果子的人都会生出善恶两副面孔。”

  我抢着说:“对啊!对啊!你那后母和我们来时,守城门的将士,就是两副面孔。”

  那奢比国王看向敖润

  “良善之人就不会的,所以我奢比国一直都有放逐那些善恶两面,的奢比国人,只可惜那些人也特别会掩饰,根本就不易察觉。而这果子的解药这世间,也只有我才有,就是我身体里的尸血,而这尸血,不比那人类的血液。可以源源不绝,我这全身的血液,也只有一个汤碗那么多。还是我每日用精元滋养着才没有干涸。”

  想不到那奢比王的血竟然如此珍贵,想来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解药的。

  奢比王顿了顿,又说:

  “而我这血液除了可以解血葡萄的毒之外,我发现这血液竟然可以解这世上的任何一种奇毒。我给锦瑟姑娘的绿色果子,就是我的尸血炼的。”

  虽然是奢比尸王的血,听着有些不舒服,但是转瞬一想,别人想要还得不到呢?现在我解药也拿到了,趁着敖润还在这里,我也该去处理一下我自己的事了。看来这敖润和这个奢比王的感情还不错,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熟实了。在看这个奢比王,都已经成了几千年的尸体了,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我走到敖润的跟前,说:

  “既然你和奢比王,那么早就熟实了,不如你就好好的和他叙叙旧吧。”

  敖润也是点头答应了。毕竟现在对我来说,先把我自己的事情弄明白,来的比较重要,不能在拖了,以免夜长梦多。

  就这样我就和敖顺和玄磊还有蓐收,回了我们各自的寝殿。想着,我身体里还残留着那人剩余的精元,于是我探了一下。由于,这几日频繁的和敖润、敖顺还有玄磊接触,就连我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气息。

  我则幻化成了本来的面貌,先是去了玄磊的寝殿,看见玄磊已经变化成了自己的模样。我就径直的走了进去,坐在了玄磊的身边。玄磊看我主动过来找他,也是开心极了。忙说:

  “锦儿,怎么今天就想到主动过来找我了呢?”

  我说:

  “最近我总是心神不宁的,而且梦里时常梦到和你在一起......”

  玄磊问:“在一起做什么?”

  我看了看玄磊。

  “你说呢?今天,我是特意把敖润支开了,我就直接奔你寝殿来了。”

  玄磊,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然后说: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

  此时,我思绪无比混乱,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可是我不去试探他,怎么知道是不是他呢?于是,我站到了玄磊的背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唇移到他的耳边轻声呢喃到:

  “不如我们做些快乐的事情吧?”

  玄磊自己把外衣脱了去,说了句:

  “好啊!”

  这动作轻车熟路!已然不像是先前的那人畜无害,一副雏的样子。玄磊似乎也是在试探我来这里的意图,就把刚才奢比国王给他的解药,转着他的身子用他的嘴送递给我。我本想一个巴掌扇过去,但是想来那解药来之不易,在说了,我不去接的话,怎么能试探出他到底还是不是雏呢?

  吃完解药以后,我坐到玄磊的腿上,看着他,说:

  “不应该是在床踏上吗?”

  玄磊看了我一眼,抱起我,

  “我真的把你抱到床上,你在喊让我停下来,我是收不住的。”

  玄磊说话现在这么冷静,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冲着他的脸上就是两个巴掌。

  “说,晚上来我房里的人是你吗?”

  玄磊先是毫无反应,停顿了片刻,则是开心的握着我的手

  “那是不是,我要当爹了?”

  完了!完了!我还有什么脸去见敖润呢?我指着玄磊骂道:

  “你这个畜生,平时看着你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没想到你竟然、竟然这么下作。”

  我擦着泪水,夺门跑出了玄磊的房间。

  我出了玄磊的房间以后,心里还是没有底,这玄磊鬼心思多着呢?我今天这么主动,明显就去找他兴师问罪去了。显然就是带着目的去的,他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按他之前对我的态度,就算不是他的,他也应该会借此安慰我,承认的。

  我应该去试试敖顺,毕竟敖顺比较单纯,心思没那么细腻,也许一试就能试出结果。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就豁出去了。我又来到了敖顺的房间,敖顺看是我来了,也很开心。急忙还给我倒了茶,我坐了下来。看了一眼他那清澈见底的眼眸。然后问:

  “敖顺你想有个孩子吗?”

  “当然想了,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儿子女儿都一样的,当初若不是我,怎么能害的我们的珠儿,有了那副身躯呢?珠儿走后,我每时每刻都想有个孩子呢?”

  我看着敖顺自责的样子,在想起那可怜的珠儿,也实在问不下去了。于是就准备离去,我刚站起身的时候,敖顺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说:

  “锦儿,我之所以留在这里都是因为你啊?跟我走吧好吗?离开敖润,我保证一定会对你好,你说你喜欢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好吗?”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答他。敖顺扯过我的胳膊,把我拥入他的怀里。被我一把推开了。我动用修为,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在他脸上,随即说:

  “我有了身孕。”

  “那又怎么样?”

  “你就是没否认了是吗?”

  敖顺捂着被我打的通红的脸,傻呆呆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转身准备离去,此时敖顺在我身后将我抱住。

  “孩子是我的,是我的!”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是我的啊!”

  显而易见,敖顺也被我排除了。以敖顺的平时的性格来看,如果是他的话,他现在的神情应该是十分的心喜,开心才对。而不是无奈之下承认是他的。我挣开敖顺,夺门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