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混元金斗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2822 2019.07.01 23:17

  我和敖闰回到了莫贪莫念的府邸。我的魂魄回到身体以后,一直陷入了昏昏噩噩,迷迷沉沉的梦境当中。

  在梦里,我看到自己是一个海边鱼村的年轻妇人,身上穿着蓝布白花的罗裙,头上一块一样布料的头巾,紧紧的裹着,盘在后面一团如墨一样乌黑的发髻。

  那模样也是十分的贤良好看。我就坐在海边晾晒鱼虾,海边就停靠着渔船,此时从渔船上走下来一个人,手里拿着鱼篓,高高兴兴的向我走来。

  而我迎了上去,喊了声,

  “夫君。”只见那人,随手扔下了鱼篓,抱起了我

  “想死我了,我出海这几日,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说着,便打横抱起我,走进身后的农舍。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敖润。

  当我醒来时,就躺在我人间的家里,奶奶就坐在旁边,我问奶奶,敖润去哪了?奶奶连忙回答说,

  “这刚一醒来就,敖润敖润的!也不见你关心关心奶奶,白把你拉扯这么大了。”

  奶奶似乎有点生气的又接着说,

  “在厨房。”

  我揉揉眼睛看着奶奶,

  “对了,奶奶,我这是睡了多久了?”

  “你都睡了一个月了。真是吓死我老人家了,本想带你去医院的,这敖润说你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会好的,我看着你这脸色红润,所以就没有去医院。”

  此时,敖闰走了进来,端了一大碗不知什么名的汤,让我喝。我看了一眼问道,

  “这是什么汤,什么味道?”

  我捂着鼻子,胃里一阵翻涌。

  “你睡了这么久,咱们的龙儿已经长大了,快要两个月了。我算了下,你这几天会醒,所以特意给你炖的。你必须吃点营养的东西。这是我从东海……,,,”

  说着停顿了一下。

  “这是我从我大哥那里取来的…...,,,然后看了下奶奶,就没有说出名字。

  我摸了摸肚子,用我的修为探了下去,真的能感觉到那个小家伙了。敖闰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手里的碗。

  于是端起碗,喝了两口,味道腥的要命。忙摇着头,

  “喝不了。”

  奶奶倒是觉得汤的味道特别好。

  “喝不了别浪费了。”

  说完端起碗喝了个干净。此时,在看向奶奶完全白了的头发,瞬间变成了如墨一样的青丝。

  我顿时惊愣住了,看着奶奶

  “奶奶,你的头发……?,,,”

  “怎么了?”

  奶奶摸着头发,走到镜子前也是瞬间高兴的呆愣住了,半会才回过神来。

  “这、这我老人家也烦老还童了!”

  于是,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马上跑到自己的卧室。

  拿出许多年前的衣服,问我,

  “你看我穿这件好看吗,那件行吗?”

  弄的我头晕眼花的,觉得胃口特别难受。

  于是对敖润说道,

  “不如你去帮我买一些青梅,或者是绿杏吧。”

  敖润看着我难受的样子,

  “好的,你先上床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敖润走后,我起身下了床,准备去洗手间。我渡着步,来到洗手间门口,看到一个到我膝盖高的男人。

  就傻呆呆的立在洗手间的门口。我定睛看过去,这不是酆都鬼城,和那个年轻貌美的妇人在一起的那个猥琐大叔的缩小版吗?

  此时这猥琐大叔似乎看到了我,对我猥琐的一笑。露出一口黄牙,嘴角还淌着黄色的汤水。上面两颗板牙还缺了一颗。我随即一个寒颤,哆嗦了一下。

  那大叔开口笑嘻嘻的问道,

  “姑娘要卫生巾吗?”

  “你说什么?”

  那大叔揉了揉鼻子又问,

  “嘿嘿!姑娘,要卫生巾或者厕纸吗?”

  我去!我被他这雷人的话语,惊呆了!看着他那签揍的模样,我许久也没能说出话来,拎起他的头发,用膝盖垫着脖子。另一只手,用拳头狠狠的捶在他那张猥琐的脸上,捶了好一会,看着他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嘴角还留着血,真叫一个畅快。

  然后揪住他的衣领,打开窗户,运用修为,狠狠的将他飞出窗外。飞出去的他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云里,不见了。

  而此时的敖润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拎着刚买回来的青梅。还有一些鱼啊肉啊什么的。一脸惊愕的望着我说问,

  “锦儿,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的火,这样对孩子不好?”

  我理都没理他,径直的走进卧室。随即敖润便跟了进来,

  “怎么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啊。”

  “那猥琐的男人是谁,为什么把他带到家里来?”

  “他是屁神,是紫姑厕神的夫婿。”

  我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世间哪有这样的神明?”

  “你还记得酆都鬼城,我们一起对付红姑吗?当时一年轻妇人和这屁神,在空中撒下来的东西救了我们。”

  敖润看着我微微缓和的脸色,又继续说,

  “那年轻的妇人就是紫姑厕神,而那男人其实是和紫姑一样管理这天下间的庐厕,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紫姑,却不知道他,所以他称自己为屁神。就是为了世间的人,把他和紫姑区分开来。”

  听完,我的胃里又是一阵的翻涌,差点吐了出来。敖润看着我难受的样子,急忙过来,轻轻捶着我的背

  “锦儿,你有没有事,怎么反应的这么厉害?其实算来,他们也救过我们的命,家里有个神仙保佑着也是好的不是吗?”

  “我可不需要家里又这样的神仙保佑,在说了家里有你这么个折腾人的真龙还不够吗?在加上,过段日子这小龙人儿出来以后,可有我好受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锦儿,你听话好吗?”

  随即敖润严肃的望着我说道,

  “你知道混元金斗吗?”

  我看向敖润,摇了摇头。

  “此法宝是三肖娘娘的法宝之一,是上古的法器,可以承载世间万物,三肖曾经用它捉住过陆压道人和二郎神君,还收了金吒和木吒,三肖被老子的黄巾将士降伏之后,那混元金斗便没了踪迹。”

  “那又怎样,关你和我什么事?”

  “你知道混元金斗,为什么可以肖去神明的顶上三花,可以瞬间让他们法力消失吗?那是因为但凡神明都惧怕污秽之物,那混元金斗,就是用那人间最污秽之物炼造出来的。所以这厕神是这世间唯一能够在造混元金斗的神。而有了这混元金斗,在这普天之下,就没有什么神明,可以伤害到你我了。就算是渡劫,也不用怕了,一样可以安然度过。这样,你我就可以一起安安稳稳的度日了,世世代代的永享安乐了。”

  说到这里,敖润便默默的低头不在说话了,好像有什么心事,他的眼神忽然暗淡了起来。片刻后然后语调低沉的说道,

  “在这世上什么劫难,我都不怕,唯独是情劫,我真的怕失去你。”

  于是我靠了过去看着他,回答说,

  “敖润,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既然这混元金斗这么厉害,那好吧,我依你便是了,你想怎样就怎么样吧。就随你吧。”

  “真的吗?锦儿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开着的窗户外,传来了那屁神的声音。只见那屁神爬了进来,边爬还边嘟囔着,

  “你丫的,这姑娘的力气真大,差点把我这把骨头摔散了。”

  我看了一眼屁神,

  “摔死你!”

  屁神嬉皮笑脸的看了过来回答说道,

  “姑娘这如此好看的面庞,还聪慧可人,别说是摔几下,捶几拳,就算是要了老夫的命,在下也是心甘情愿啊!”

  说着急忙跑了进来,边跑嘴里还边嘟囔着,

  “这一路飞回来,可是渴死老夫了,于是拿起我平时用的水杯,走进来洗手间。

  打开马桶盖,杯子伸了进去舀了一下,喝了个干净。

  “姑娘家里的泉水,还真是清甜啊!”说着又是舀了一杯,随即又喝了个干净。

  我就傻呆呆的立在这里,看的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片刻后我指着那个屁神说道,

  “以后那个杯子就送给你了,记住了那个是你专属的杯子,不准乱用,否则我就在将你打的满脸青,飞出窗外。”

  只见那屁神拿着手里的杯子瞧了瞧,

  “这杯子依然太娘了吧。”

  “有给你用的你就用,不听话就要吃拳头。”说完我就举起了我的拳头看向他。

  那个屁神则是连连的点着头,

  “好好,姑娘送我的杯子,老夫我当然是喜欢的紧,喜欢的紧啊。以后就用他喝水了。”说完这家伙又是对我猥琐的一笑,随即又露出他一嘴的黄牙。我赶忙转移了视线分散注意力,才没有让自己胃口难受。

  我心想,这屁神的举止行为,真是惊世骇俗啊!敖润看我脸色不太好,忙把我扶进了屋内。

  进来房间以后,想起酆都鬼城的事。不禁让我想起了敖顺。

  上次一别,被敖润刺伤,又被红姑刺到胸口,深受重伤。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于是,低着头,不敢看敖润的眼神,压低了声音,低声下气的问道,“敖顺他可好,这、这他可还活着?”

  敖润看了看我,似乎不耐烦的样子,

  “没死,还活着。现在,在北海养着呢。不过伤的比较重,但是大哥去看过他了,估计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