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寻嬴政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3245 2019.07.05 14:35

  我和敖顺跑了好一会才追上那两个坏蛋。只看见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前面就是一堵墙。他们正用手敲着墙面,似乎那墙的后面是空的。我没管那些直接走到他们跟前。当我正准备发泄一腔怒火的时候。敖润和玄磊突然转身过来,然后敖润抬眼看着我和敖顺,

  “里面应该有水银一类有毒的东西,连这墙面下的土的颜色也不对。”

  我此时的气愤已经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我直接走到那堵墙跟前,指着墙,

  “有毒是吗?”

  然后,我两只手同时用力的拍着墙面,大声的喊着:“嬴政,你快给我滚出来,阿房女要见你。”

  此时的墙面微微颤抖了两下,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然后我就用身体撞了上去,而此时的敖润则是急忙把我拉开,然后问我,

  “锦儿,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看向敖润,

  “干什么,我刚才和敖顺差点被活埋了你上哪去了?你真的在乎我的死活吗?这么危险的地方一步不小心就会丧命,你只顾着自己一个人走吗?”

  “我这不是走在前面吗?认为危险都在前面,所以就没顾得上看后面啊。”

  我看着敖润流下了眼泪。想着,认识敖润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过我,我有危险,从来都是第一个出来保护我。我就蹲在了墙角处哭了起来,但是哭着哭着觉得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我踩着,我抬开脚一看,一个透明如拳头般大小的圆球被我踩到了脚底下,一半嵌在地下,而一半则露出地面。

  于是我挪开脚,只见那堵墙忽然自己就开了。原来那透明的圆球就是这堵墙的开关。

  门被打开的瞬间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没有源头的河道,水上浮着几口木质的棺材。而四周灯火通明,只见四周分别燃着油灯。也不知道这是究竟用的什么方法,能让油灯燃这么久。而地上一边则是围着颜色各异的兵马俑。

  身披战甲,手拿兵刃。比我们刚入秦陵时的兵马俑,显然是多了几分霸气。就这么说吧,入陵处如果是小兵,而这里的则是武将。在看向另一边,则是一些手拿笔砚,或者是像是竹简一样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是奏折吧。

  所以显而易见,一边是文官兵马俑,而另一边则是武官兵马俑。可是转瞬一想这秦皇不是最讨厌这文人墨客的吗?这里怎么还会有文官呢?想必是这秦王最后也是觉悟了吧,这文人也并非是一无是处的。

  随后,我想朝前面迈进去的时候,敖润一把将我拉住。

  “别动这地上有阵眼。”

  随即之间我们眼前的地面上竖立起根根如手臂粗的木桩,有的还歪歪斜斜。此时的敖润口里念着咒语,手掌幻化出金色透明的八卦。后抬眼望去那些木桩,

  “十二都天门阵,你们不要过去。此阵有生门和死门两处,不小心踩错就会丧命。虽然这阵法是针对凡人,但是一旦踩错也会深受伤害。”

  只听敖润双目紧闭,口念咒语。一会的功夫,眼前的木桩,都纷纷爆开,纷飞的到处都是木块。然后敖润转过头看向我们,

  “可以过去了。”

  于是我们走到那河道前,准备爬上去,然后打开棺椁。看看哪具尸身是嬴政的。此时的敖润连忙扯着我的衣角,把我从那河道上扯到了地上。摔的我的身上真叫一个疼。我狠狠的白了一眼敖润,然后说:“你想把我摔死吗?”

  “我哪里敢呢?我的姑奶奶那河道里的不是什么水,那是一河道的水银,那东西可是有剧毒的。”

  我连忙问:“放这么多水银做什么,而且那么一河道的水银,那得需要多大的工程啊?”

  “古时候的水银用处可大着呢,可以用来避孕,防腐,还可以制造辰砂。我接着问:“那我们都不去看棺椁里哪个是嬴政,那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玄磊忙说:“锦瑟,你不用着急,你让敖润去吧。”

  敖润神情淡然撩了下身前的衣摆纵身跃起,然后幻出长剑将水面的棺椁的棺盖一一撬开。然后随即又落回到了地面上,他身上穿的一袭长袍,依然干干净净,没有粘到任何水渍和半点灰尘。

  在看向几个棺椁当中,几副完好无损的尸身,静静地躺在里面,一点腐烂的迹象也没有。其中有两个女人,另外两个则是男人。但无论从外表和衣着来看,都不像是秦王嬴政。

  玄磊看了看我,

  “这些应该是秦王嬴政很重要的人,不是妻妾,就是重臣,或者是重臣的妻妾。”

  我也看了看玄磊,

  “那秦王嬴政究竟在何处?”

  玄磊想了一会,

  “我也不知道,在找找看,应该就在这里。”

  我们几个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嬴政的棺椁,我在看那几口被敖润打开的棺椁。就随着水飘在水面上,而棺椁下面则是金灿灿的一片。我走到那河道旁,捡起地上的弓弩箭,在那水银河道里搅动了两下。看到在这些的棺椁之下竟然放着一口用纯金打造的金灿灿的棺椁。

  我看向玄磊,

  “这应该怎么弄出来呢?”

  玄磊则是看向了敖润,

  “你说怎么办呢?”

  敖润看了看四下,看到了那些油灯下似乎有一些长的铁棍,然后指着那些铁棍,

  “用铁棍将棺椁撬起,然后用修为将棺椁推出。”

  就这样,一会的功夫,他们把棺椁撬出水面。此时我腾空而起,运用修为一掌拍在棺椁之上。然后棺椁便是落到了地上,棺椁掉到地上时,可能是时间太久远又被泡到水银里那么久的缘故,棺盖也随即倾斜了下来,然后落到地上。这样棺中之人的全貌便应入我们几个眼里了。

  一身黑色的皇袍,头上戴着王冠,嘴里一颗,又圆又亮的珠子。周身则放着一些竹简和一些金银财帛。而这嬴政的相貌吗?显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年纪看起来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虽然霸气有余,但略显沧桑。眉毛乌黑浓密,皮肤也算是白皙。他此刻是闭着眼,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如何。但我敢肯定这便是那秦王嬴政。我看向玄磊问到:“怎么能将其叫醒呢?”

  玄磊看了看敖润说:“你来吧,想来你也很愿意将他叫醒。”敖润忙说:“他的身体早已经衰竭,但是魂魄还在,我也只能换他魂魄,不能令他起死回生。”

  说完敖润便把藏在他虚鼎之中的混元金斗拿了出来,然后口里念着咒语,不一会的功夫,只见那嬴政的尸身升腾了一阵白烟,从他的头顶飘出来他的魂魄。只见那嬴政看到眼前的我们,似乎很惊讶的样子,而敖润则收回了混元金斗。

  然后敖润忙问:“阿房女你可是记得?”

  只见那嬴政忙点头。敖润接着问:“你可想见她?”

  那嬴政忙开口说:“想见,非常想见。”

  “那阿房女现在以经是那秦王化骨镜中的女鬼,因为她心愿未了,所以被镜子束缚。出不了那镜中,你若想见她便藏于我手心里。我带你去见她如何?”

  嬴政想了一会,过了许久似乎有些质疑敖润的样子,

  “她在何处?你们怎么知道她的呢?”

  我忙回答说:“那秦王照骨镜就在我家,我们当然知道了。”

  于是那嬴政忙点头,

  “那好吧,我随你们走一趟。”

  这嬴政刚飘到那敖润的手心的时候,只见四周的兵马俑都活了,然后纷纷的跪在地上,

  “秦王,你不能离开这里啊,如果你走了这里也就成为废墟了。你还要继续统一这六国,国不能一日无主啊。”

  我哈哈哈的笑着,

  “怪不得这秦始皇始终没有轮回,你们的江山早已经不在了。”

  只见那些手拿利刃的武将,纷纷将兵器指向我。

  “现在已经距秦国统一六国的年代过去两千多年了。”

  而此时的嬴政则是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姑娘说的话当真?”

  “千真万确,你的儿子胡亥继位后,凶残暴戾。不但杀死自己的兄弟手足,推行暴政。导致农民起义连连不断。只继位三年秦王朝就被灭了。”

  此时那些兵马俑趴在地上,嘴里喊着:“微臣惶恐!”

  嬴政一脸的平淡,

  “这是必然的,能者居之,我儿不适合做君王啊。”

  我忙看着嬴政,

  “这都已经成为历史了,已经都过去二千余年了。我们先带你回去见阿房女吧。”

  说完那嬴政便是飘向了敖润的手里。而那些兵马俑其中的一个武将,看着嬴政,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离开,秦王你忍心丢下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臣子吗?”

  “你们都散了去投胎吧。那都已经成为过去了,秦王朝已经不复存在了。”

  “臣虽死犹荣,臣将永远守护这里。哪怕化成灰烬也要守护这里。”

  敖润没管那些,带着嬴政的魂魄径直的朝外走去。而我和敖顺还有玄磊也就跟在后面,随着我们出来后只听到后面一阵轰塌之声,后面嬴政的寝陵随着我们出了石门,变成了一片废墟。而那些忠臣良将们也被埋在了那废墟之中,在此处长眠了。

  敖润也没有迟疑半刻,直接又腾起云。也没顾后面的我和敖顺还有玄磊,一路上敖润也是一句话也没和我说过,看着他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本想去问他究竟是怎么了,但是被玄磊拦住,示意我不要问他。我也就默不作声了。

  当我们回到甜园以后,那敖润也是没有半刻休息,直接走到了我们的卧室。而后我和玄磊还有敖顺也跟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