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海眼遇鬼母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3375 2019.07.01 23:45

  等我醒了时,四下空无一人。想着,这敖润不是说会守着我的吗?结果呢?也不见了人影。算了自己起来去看看,也许可以想到什么办法,出了这如同囚牢的鲛人国。毕竟我可不想跟那些男鲛人在这里繁衍生息。

  我渡步走到了门外,只见敖润,一脸的沧桑,头发也是凌乱无序。

  “敖润,你这是怎么了?”

  敖润看我出来了,急忙抱着我的肩膀,

  “锦儿,我们不离开这里了。好好的和珠儿说一下,然后我们在这里生活。以后在也不过问世事了,好吗?”我急忙甩开他的手说:“你连烈儿也不要了吗?”

  敖润颤巍巍的看向我,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或者我们出了鲛人国以后,在找一个像甜园一样的地方,我们就隐居在那里,可以吗?”

  “敖润,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敖润看着我说:“我昨晚看到了……不、是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你。”

  我笑着看向他,

  “很久以前的我不是洛神吗?依然是你的妻子。”

  “不、不是的,那时候的你和现在的珠儿一样。在你的眼里,男人都是你的玩物,连我也是。你心情好了就会让我们服侍,心情不好了,就是各种的酷刑,生不如死。”

  “你这话说反了吧?在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本领。”

  “你现在的修为已经有三四千年了,虽然还不能运用,只是因为你刚有了鲛人的肉身,还不能将这些修为熟练的运用,但是这修为都已经远超过我大哥了,我好害怕,有一天你就不属于我了。”

  “你是做梦了吧?那跟本就不是你的回忆,是你做的一个梦。”

  敖润看了看我,

  “真的是梦吗?要是梦就真的太好了。”

  我拉过敖润的手,

  “我这一生只认定你是我的夫君,不管多少个前世,我都不在乎,不管那些世你都做过什么,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只认你眼前这个人,你敖润才是我刘锦瑟的夫君,你是独一无二的。”

  敖润似乎已经快歇斯底里了一般,看着我,

  “不、我不管,我想在要一个龙儿,到时候就算我控制不了你,至少他们是你的孩子,你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还对我留有一丝感情。”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敖润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只见此时的敖润抱起了我,就朝寝殿里走去。

  “不行,现在还不是要孩子的时候,这鲛人国就和牢笼一样关着我们,外面还有罗生那些人,有了孩子我的修为就消失了,我该如何自保。”

  敖润也没管我说什么,将我放到房里的八仙桌上,先是褪去我们的衣物,我就坐在桌上。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现在还不是要孩子的时候。”

  敖润也没有回答然后就把头埋在我的身上。我虽然很想,但也不想这个时候要孩子啊。

  随后我一个巴掌拍在敖润的脸上,

  “我说了现在不想要孩子。”

  敖润似乎没有听到,然后继续做着他该做的事情。随即八仙桌一阵的晃动。我看着身上的敖润,觉得心里一阵酸楚。然后自己坐了起来,坐到了他的身上,我看着敖润,

  “我答应你等我们出了鲛人国,我们马上就要个孩子可以吗?”

  敖润冲我点了点头。我依然坐在他的身上,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的晃动。然后我便瘫软在敖润的怀里……

  我和敖润梳洗好,就准备去这鲛人国里四下转悠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希望。于是我们渡步来到了玄磊的房门前,恰好敖顺也在这里。玄磊看是我们来了也没有迟疑。和敖顺一起出了门,准备和我们一起去瞧瞧。

  玄磊看了看我,

  “锦儿不如我们分开来走,我们在一起的话,人太多反倒是惹人注意。那现在这样,你和敖润去我们刚来时的大门入口,看看如何能打开大门。我和敖顺去趟这归墟的海眼,听说这海眼不仅是海之泉眼,也是个无底的隧道。但是具体通向哪里谁也不知道,如果你和敖润没有发现什么,就马上来海眼找我们。至于怎么去海眼,这里的鲛人族百姓都知道。你打听下便可以了,到时候锦瑟可以用脑海里的记忆和鲛人族的人交谈。”

  于是我和敖润点了点头,我们便分开了两个方向各自去了。我和敖润来到入泉客鲛人国的大门时,这大门紧闭着,我们用尽各种方法也没能将大门打开。此时只见一个小孩子模样的鲛人坐在地上哭着。我急忙走了过去,

  “你这是怎么了?”

  那小孩看了我一眼似乎没听懂我说什么。

  我想起来了这里的鲛人都有自己的语言,于是我凭着我脑海里的印象,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几句鲛人的语言。那小孩一边擦着快要化成珍珠的泪水,一边又和我说了一长串的鲛人语言。于是我从袖子里掏出了前几天玄磊给我买的夜明珠,送给了他。他就开开心心的离开了。

  敖润惊讶的看向我,

  “没想到你也会鲛人的语言?你们刚才说的是什么啊?”

  我也笑着看向敖润

  “不告诉你。”

  “那我们是继续在这里还是去找敖顺他们。”

  “我们走吧,刚才的小鲛人说,这里的结界只有十六年一次的鲛人成人礼的时候,才能打开。那时候即将成人的小鲛人都会游出水底浮出水面,看一看这水外的世界。”

  敖润看着我,

  “我的锦儿真厉害,连鲛人的话都听的懂。”

  “快别说这些腻歪人的话了,我们赶紧去找敖顺他们吧。”

  我们一路找到了这鲛人国的海眼,此时的敖顺和玄磊并没有在这里。我和敖润四处张望了一下,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我看着敖润问道,“这两个人去了哪里了呢?”敖润也是一脸的疑惑。我看着他,

  “算了,不等他们了,我们自己去看看吧。”

  我们便是靠近了那个海眼,只见这个海眼的眼口,足有一座山的底端那么宽,用数字形容的话,大概足有三千公里那么长的直径。眼口还带着阵阵的吸力,这吸力时大时小。

  此时只听到后面有人喊,

  “快离开那里,一会吸力大了会被吸进去的。”

  我回过头来一看正是敖顺和玄磊,向着我两走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海眼里忽然卷起了狂风,那阵风还夹杂着巨大的吸力。而此时的敖润突然一个健步奔向我,然后抱起我飞出海眼很远一段距离。

  我和敖润脚刚落地,只见一个女人的身影,披散着头发,在地上飞快的爬向了玄磊和敖顺。我忙喊到:“快躲开,你们后面有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向你们奔去了。”

  敖润放下我幻出长剑直奔向那女人,只可惜那女人,跑的飞快,一瞬间就竟然移到了我眼前。

  此时的我看到鲜血淋漓的一张脸,嘴角还淌着血水,眼睛里刺红一片。一件红色长袍,因为这个女人是趴在地上的,我看的一清二楚,里面竟然赤裸着身躯,什么也没穿。我呆愣住了,此时这个女人站起身来,抬起她咯咯作响的手臂,这个时候应该叫爪子。想要戳进我的眼睛。我使出了修为,抬起手将她的爪子掰断了。只见片刻之间,又长出新的爪子。

  那女人咯咯的笑着,“你的眼睛很漂亮,不如献给我吧,我可以送你一双鬼瞳,帮你完成任何夙愿。”

  “你这魔鬼,休想动我的眼睛。”

  此时的敖润也转头奔了过来,随即用他的长剑将女鬼砍的稀巴烂。可是不过片刻功夫,那女鬼如从前一样完好无损。完完整整的站在我们面前,然后看着我,

  “我每天都有十条命,你们是杀不死我的。姑娘记住了我喜欢你的眼睛,只要你愿意,不仅你可以得到我的鬼瞳,还可以完成你的任何夙愿,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走了!”

  说完这些话,那女鬼,便是瞬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忙问敖润:“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吗?”

  敖润摇了摇头。此时的玄磊忙回答,

  “那是鬼母。”

  敖润忙问,

  “这鬼母不是应该住在南还的小虞山或者地府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玄磊好像想到了什么,

  “难道这里可以通向地府,或者小虞山。”

  此时只听到一阵呵呵呵的笑声,

  “你们几个臭男人,本来我是想着把你们留下给我母亲当做宠物,可是你们现在还想带我母亲离开这里不成?”

  我们转过头看去,只见珠儿正坐在一架硕大的海马拉着的辇车上,下了车正向我们款款走来。

  “你们就别痴心妄想了,那鬼母是我请来这里的。你们没有我亲自打开结界,谁都别想出去。”

  说完,珠儿便过来拉着我的手,

  “走跟我回去。”

  此时的敖顺走到车前喊了句:“珠儿……。”

  此时的珠儿回过头白了一眼,

  “窝囊废,你有何面目叫我珠儿。”

  敖顺眼含泪水,

  “你娘亲已经并非几千年前的她了,你好好看看,早已经物是人非了,你放过自己,也放过她吧,爹爹求你了。”

  说着敖顺便双膝跪地。敖润上前忙搀扶起敖顺,

  “你这个不孝之女,你眼里就没有你这个父亲吗?好歹他也将你抚养长大啊。”

  珠儿一脸不懈的说道,

  “父亲!一个卑微的人类,他好好保护我娘亲了吗?你可曾去寻回我的母亲,他嘴里那些爱我的娘亲的话,全是说说的,从来没有去做过,是他自己贪生怕死。”

  敖顺看着珠儿,

  “我去过,我也曾想过在黄河边,一死了之,但是我不能把你抛下啊,我要将你抚养长大啊!”

  珠儿不在理会敖顺,牵着缰绳,一路跑回了鲛人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