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驭龙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罗生投鼎化魔

驭龙珏 纸鸢望春风 3206 2019.07.01 23:36

  我跑到混元金斗下,看到敖润痛苦的在混元金斗里面挣扎着,浑身被酌的白烟四起,吱吱~作响,已经化成真身的他,身上的肉都被酌的皮开肉绽。我眼前一阵眩晕,眼泪不听话的从我眼眶源源涌出。

  我运用着自己的修为,打算也投身进入混元金斗,随他一起。此时罗生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给我扔了出去,

  “你这贱人还想和他一同去吗,我不会随了你的意的。”

  我急忙跪在地上哀求说到:“罗生,我求你放过他吧。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还一副情深意重的样子,我就看不惯你这贱样。想当初,让你说一句爱我,你都不肯。如今,我就要在你面前折磨死他。”

  只见那罗生凌空拎起白龙的龙尾,疯了一样般的摇着,边摇嘴里还喊着:

  “小爷今天我要活活扒了你的皮,抽出你的龙筋。以报我的夺妻之恨。”

  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疯了一般的冲向罗生那畜生,用手里的长剑。不断的刺进他身体,拔出在刺进去。可是罗生毫发无伤。

  此时罗生将敖润狠狠的摔在地上,只见那白龙嘴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微微的睁开眼睛,

  “锦儿,过来!”

  我颤巍巍的走了过去。

  “在让我嗅嗅你身上的气息,我要把它牢牢记住,来世也不想忘。”

  此时的我,有他的头那么高,我蹲下身去,用挂满泪水的脸,靠在他唇边。白龙微微张开嘴吻向我,他嘴里一颗珠子推到我口里。看了我一眼嘴里念动咒语,随即喊道,

  “混元金斗,赶快追随你新的主人去吧。”

  只见那混元金斗,瞬间变小,腾空落到我耳边。随即敖润喊了句:

  “快走!……”

  只见那白龙腾空而起冲着罗生飞了过去……

  而此时身后龙卷风隧道入口跑出了紫姑,紫姑拉起我的手,

  “锦瑟,快走。”

  我摇着头喊道:

  “敖润……”

  紫姑一把将我推到通往甜园的龙卷风入口,我拼命的向外挣扎着喊着:

  “夫君……”

  随即那混元金斗也和我一起进入了甜园。而紫姑也转身跳进了通往甜园的入口。

  此时,敖润正用自己的身体扑向罗生和那些妖兽,罗生一席人也都没有注意我逃去了哪里。

  回到甜园以后,我神情呆滞,似乎已然没了活下去的信念。我问紫姑:“敖润能存活下来的机会还有吗?”

  “敖仙家虽然修为高深,但是法力尽失,想必这回是凶多吉少了。”

  我在也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随手化出一道结界挡住我和紫姑,为了不让奶奶和烈儿听到。

  “锦儿,你先别忙着伤心。这敖仙家虽然法力尽失,就算肉身以毁。但魂魄还在,就可以从铸肉身啊。”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我急忙抹去眼泪。当初我的肉身也毁了,还是敖润和罗生去时光老人那帮我找回的呢。我急忙擦去眼里的泪,

  “我去时光和岁月夫妇那去一趟。”

  “别急,我们还是先将这敖仙家的魂魄找回来在做打算。”

  “那要怎么聚魂魄呢。”

  紫姑看了看,和我一起飞回的混元金斗。指了下,

  “还是用它,这混元金斗可以承载世间万物,当然也可以聚魂魄。当初敖仙家就是用它聚了你的一魂一魄的,说来这里面还有你的一魄呢。”

  紫姑想了下又说:“晚一些时辰,想必罗生那群人也以散去。我们隐藏气息,先去外面看看敖仙家是否还在,如果还在。我们就不用杞人忧天了,如果已经遇难,我们在用这混元金斗招其魂魄。”

  此时的我已经没了主意,于是就点了点头示意听紫姑的。可是想到那罗生怎么就愿意从一个神明堕落成魔呢,

  “这从神明变成了魔,这修为将会如何?”

  “罗生估计在这世间在无敌手。”

  “这怎么可能。”

  “那神农鼎不比那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差,那太上老君都能炼出个火眼晶晶的斗战胜佛,更何况神农鼎呢。”

  “你是说罗生效仿斗战圣佛,投身神农鼎,将自己炼了。”

  “是啊,只不过那猴子没有七情六欲,炼化出来也就没有魔性。只可惜那罗生对你情根深种,所以遁入魔道。”

  那岂不是只有如来才能制服这罗生了,那我的敖润还能有命在吗?怪不得敖润让我和烈儿、奶奶、紫姑躲进来不要出去,原来他早已经知道了罗生现在是什么实力了。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的一阵酸楚,心如万只蚂蚁啃食着一般的疼。随即对紫姑说了句:“想必外面那些人已经走了,我要出去看看敖润。”

  于是起身去向那通往龙卷风出口,而紫姑也紧随其后。

  我们来到了入口,我向四处望去。只见远处树上挂着那白龙,我很熟悉这就是敖润。于是,我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只见那白龙已

  经被剥了皮,而皮就扔在树下。树下一大摊血迹。

  我顿时没了力气摊倒在地上,此时的紫姑用足了修为将那白龙从树上抬了下来。我望向那白龙,只见他的后脊梁骨处从头到尾一道深深凹进去的痕迹。想必是那龙筋也被抽了去。随即我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我捂着胸口,好疼,像针扎一样的刺疼。

  我已然没了眼泪,我要振作起来。我要将那罗生千刀万剐,剁成肉泥。此时的白龙已经没了气息,我不忍心在看下去。随手将他幻化成小虫般大小,放在手里。拿起他的皮,叫上紫姑转身回了甜园。

  回到甜园后,我先将敖润的尸身用修为护住,告诉紫姑照顾好烈儿和奶奶。随即便去了时光和岁月的住所,当我到那里时,早已人去屋空。只见桌上摆着字条。上面写着:

  “锦瑟,神农与我们夫妇师出同门。我们也不好插手你们的事情,望珍重。必要时候可以用我给你的岁月梭,虽不能扭转乾坤,但也能救你和那条小白龙于水火。”

  我又回到甜园,拿过那岁月梭,使出修为。只见那岁月梭极速旋转,里面的丝线牵到我运用修为的手指上。转瞬间,来到我刚回西海的时候。看见过去的我,正和奶奶聊着什么,然后帮奶奶擦去眼泪。而敖润正背对着我,我拍了下他的肩膀。

  “跟我来。”

  于是牵起他的手朝外面走。敖润看见我也是特别的吃惊,

  “锦儿,这是怎么回事?”

  “没时间了,我是从你的未来过来的,未来里的你已经死了。我来这里取回你的肉身和未来的你共用一个肉身你可愿意。”

  “那这里的我岂不是消失了。”

  “你只是和过去的你共用肉身,而且你的魂魄也在,两个空间是平行的,只要两个空间不重叠你自然不会消失。”

  “那好,快走吧。”

  于是我带着敖润的肉身回到了甜园。此时我正准备动用修为推动混元金斗。

  “锦瑟,我是屁神。”

  我忙走到混元金斗旁。只听那混元金斗里面又传来了屁神的声音,

  “锦瑟,老夫愧对于你啊,那敖仙家也就是我的主人,我是无心伤害他的,只可惜这混元金斗乃这世间的污秽之物化成,而敖仙家他是神明之体,这神明是最惧怕这污秽之物的,这敖仙家也不另外啊。我也是无力抗拒啊。”

  此时我也顾不上埋怨谁了,

  “屁神不要自责,这个不是你我能抗拒的了的,眼下你还是先帮我把敖润的魂魄先招过来吧。”

  “好,你扶耳听过来,我教你几个咒语,招魂的时候是……,,,抗敌的时候是……,,,”

  听完,我随即动用修为,念动咒语,顷刻间敖润的两个魂飘了回来。我高兴的继续的念动咒语,又一会只见敖润的六个魄也跟了回来。然后我把这些魂魄忙安放在敖润的肉身上。在继续招魂,可是怎么都没招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敖仙家,另外的一魂一魄去了他生前最难忘最留恋的地方,不肯离去,不如你想想是哪里。”

  我想了片刻,也许是西海。还有可能是我人间的家里。因为我们的种种是从西海开始的,我和他分离是在我人间的家里。如果我猜的没错就应该是这两个地方。

  我带着混元金斗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来到西海,想着究竟哪里才是他最难忘的地方呢?我忽然想起来,我来西海的第三天,他带我去的那片珊瑚丛,于是我飞了过去,只见他的一魂正悠然自得的躺在那珊瑚丛里,傻呆呆的看着天。我走了上前,

  “是不是想我呢?”

  此时的敖润一脸的呆萌,只是对我点了下头。

  随即我把他的一魂收到了手心。直接飞出西海,来到我人间的家里。搜了一圈也没有踪迹。最后来到了洗手间的浴室,看到敖润的一魄正傻呆呆的望着花洒发呆。我心想:如今都已经落到这份田地,还忘不了怎么快活呢?于是我又收了他的这一魄,返回了甜园。

  回到甜园以后,我按照屁神跟我说的方法将敖润的一魂一魄又放回他体内。此时的我已经筋疲力尽,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