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三界快递大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必清楼馆

三界快递大姥 馥比仙儿 2086 2020.05.23 09:10

  “因为弗先生说,陶瓷也能治她脸上的疤。”垆娘答道。

  兰烬听了垆娘的话,半晌说不出话。打听了那陶瓷铺子的位置,就找过去了。

  陶瓷铺子在的那一条街正好是风尘所最繁华热闹的街,那条街满目繁华多彩,终日人声鼎沸,妖鬼精怪穿梭其间,个个身穿绫罗,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

  就在这样一条街里,那陶瓷铺子格外的显眼。不,与其说是个铺子,不如说是个青玉楼馆。

  那楼馆高两层,静静伫立在热闹的街道中间,仿佛声色场中立着一座清高的寺庙。

  过路的人无不侧目观望,就连兰烬,大老远也望见了它。

  那楼馆不知是以什么材料建造,外墙看起来竟然缓缓流动着光彩。整个楼馆是浅浅的青色,青色中掺着丝丝白金调和的淡色,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混色,总之看过去让人心情格外舒畅。

  怎么会有人这样标新立异?竟然在这顶庸俗风尘之处,搞出这样一个与众不同来?不过她正是欣赏此类的人,且这楼馆的装饰配色正好合了她的审美。

  望着这楼馆,她本来略有烦躁的情绪渐渐平静。

  还未到楼馆门口,就已经看见它门口极长的队伍,一眼竟然看不到头。兰烬倒没什么所谓,她也不打算从正门进去。

  有人兴高采烈的从门口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锦盒,她皱了皱眉,从中嗅到一股难以掩藏的血气。

  片刻后,她的眉头松展,绕到楼馆后面,手捏着穿墙符篆,口中念决,瞬间便穿墙进了楼馆中。

  “昨夜先生吩咐了什么?我喝了几口小酒,晕晕乎乎没听清……”她刚刚进入馆中,就听见有两个人在闲聊。

  “都说了值勤期间不能喝酒了,你又犯了!”另一人呵斥了一声。

  “哎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朱哥,你就饶了我这次吧。”前一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

  “你啊你!”后一人无奈叹了一口气,“先生昨夜说了,这几天馆中会有客人造访,倘若看见馆中有陌生人,不用搭理也不必驱逐。”

  “哦~”

  两人说完话继续巡路,刚转头就撞见了兰烬。兰烬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怎么就这样不巧。

  “哈哈哈,朋友你们好啊,我是来找人的。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承尘的小学徒?”兰烬摸了摸脑袋。

  那两人吓了一跳,抱在了一起,身体一扭一下子退出去好几步远。两人互相看了看,强作镇定转头快步溜走了。

  这是什么反应?兰烬不解。

  她又在馆中转了转,发现这馆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也委实太奇怪了。

  正来到了庭院的外廊,便听见庭院那头似乎有人在说话。

  “师父,你这个颜色这么好看,是怎么调的?”是承尘的声音。

  兰烬一时高兴了,快步绕过庭中的小石路,扬声喊道:“承尘!”

  “咦?”承尘抬起头便望见了兰烬,高兴得笑起来,“兰烬姐,你回来啦?你怎么来这里了?”

  此时承尘脸上的疤痕已经消失了,清秀动人的小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

  兰烬怔了片刻,即刻调整了表情,笑道:“没什么,回来没见着你,就来找你了。”

  她二人热络说着话,旁边却有其他弟子低声道:

  “师父,你这笔勾过线了……”

  “师父您怎么了?”

  “师父……”

  兰烬没有听他们说什么,只是朝着承尘走过去,待她走到了近前,目光却不由自主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那人穿着朴素单衣,正单手执着笔,在给身边围坐的弟子们讲课。他素带系着乌发,坐在人群中,低头侧脸,目光专注。这个角度只能稍稍看见他狭长的眼型,眼角飞扬向上,朱唇秀鼻,肌肤白皙如透,凝脂如玉。

  她心中狂跳几下,似乎当年第一次见到书替公主的感觉。

  他仿佛现在才听见了声音,抬起头看着兰烬,莞尔一笑,兰烬呼吸一窒。

  他这一笑,双眼更为明亮耀眼,眉梢眼角都沾染了风情,微微扬起的唇角勾出妩媚的弧度。更妙的是,他右眼角有一颗痣,那颗痣实乃是点睛之笔,更增添了一抹艳丽妖冶。这一下竟然让兰烬生出错觉,差点错以为他是个妖类。

  惊为天人,绝色艳丽。

  “你来了。”他声音极低,如呜咽一般。

  这样一句毫无头绪的话,不知为何竟然狠狠撞入了兰烬的心,她莫名生出一种喜极而泣的情绪。

  是啊,我来了。她好像听到心里这样回答。

  这时旁边的承尘来打圆场,笑道:“师父,这是我阿姐,名叫方兰烬。”

  兰烬压制心绪的异样,稍微凝神。

  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弗先生。

  弗先生面上含笑,在旁边的木桶中轻轻洗了洗手,接过旁边弟子手里的帕子仔细擦拭之后,缓缓站起身走过来。

  “弗先生好。”兰烬笑了笑。

  哪知她话尚未说完,弗先生伸出双手,将她轻轻一带,就抱进了怀中。

  “你好,见到你真高兴。”他一只手顺着她的长发抚了抚,低声道。

  倘若在平时做出这样轻浮的举动,人一早就被兰烬扇飞了。可她不知为何,竟然不可遏制的轻轻颤抖,刚刚压抑的情绪霎时决堤,巨大的悲伤和喜悦交织在一起翻涌出来。

  这强烈的情绪波动,逼得她眼角湿润,差点落泪。

  她的双手在袖中握成拳,死死压抑这种反常的感觉。最后弗先生放开了她,那样澎湃的心潮才彻底平息退去。

  她松开了拳头,微微喘息,努力平整气息。

  “今日就到此为止,大家去练习吧。”弗先生对众弟子温声道。

  “师父,那这瓷……”有个弟子指了指旁边的瓷瓶,这瓷瓶花纹繁杂,釉色饱满华丽,应该是个上等品。只是可惜在最后一片叶子的末梢,稍稍勾错了线。

  “收到我房中去吧。”弗先生道。

  众弟子听了吩咐,纷纷散去。

  见识到了这位弗先生的杀伤力,兰烬不由得后退几步,跟他保持了距离。

  “此次我来,是想向弗先生了解一些情况——”她笑道。

  “我知道有一家面摊,不知道方姑娘是否赏脸同去?”弗先生忽然打断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