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罚之后:咸鱼的我画风清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凡尔赛之人

  面对着众人鄙夷的眼光,宫复脸色发白。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气场不足。

  向一个低贱的奴仆学三声狗叫,心高气傲的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苏令心中也是震撼不已,他在彩楼之上居高临下,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庞黑的实力不至于在桥上连十步都走不到,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狼狈?

  凭空杀出的异族少年更是蹊跷,竟然懂得七彩虹桥的秘密,这样的人居然只是肖靖的一个下人。

  而看肖靖的样子,似乎是冲着卷莲门来的。

  卷莲门近来所作所为太过嚣张,莫非惹怒了哪位了不得的大佬,派出弟子来收拾他?

  连一个下人都如此厉害,那肖靖背后势力该有多大!

  想到这里,他心里暗自庆幸。

  幸好没有把女儿嫁给宫复啊!

  既然如此,从今开始,无论如何都要帮肖靖!

  这时,庞黑好不容易从烂泥中爬了出来,他情知事情不妙。

  “少主,今天有高人在场,再斗下去只怕要吃亏,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禀报门主!”

  宫复醒悟过来,转身便要走。

  “且慢,你欠我仆人的三声狗叫呢?”肖靖问道。

  “肖靖,你不要逼人太甚,本少主死也不叫!”宫复眼中冒出毒火。“若是不服,我们就实打实地见个真章!”

  “怕你不成?”肖靖道。

  苏令一看时机已到,笑吟吟地挽着苏凝儿的手走下彩楼来。

  “肖公子,宫少门主不叫也无妨,由他去吧。不过……”他故意顿了顿。

  “十日之后便是杞天大比了,到时,昆仑仙宫的仙长到场,你到时如果说宫少门主赌输了耍赖,看昆仑宫还会不会将他收入门下?”

  听了这句话,宫复的脸色顿时变了。

  进入昆仑宫,犹如鲤鱼跳龙门,多少人梦寐以求。

  要是因为言而无信被昆仑宫长老嫌弃,那可是大大不妙!

  也罢,等我赢得大比,蒙仙长垂青成为昆仑弟子,到时我扬眉吐气,再收拾你们不迟!

  想到这里,他冲着肖靖“汪”地叫了一声。

  “声音再大一点,我们没听见啊。”柳媚打趣地道。

  宫复又羞又气,只得大声地又叫了两声。

  人们平日受够了卷莲门的压榨,全都解恨地笑了起来。

  宫复悻悻地带着一群狗腿子灰溜溜地跑了。

  苏令对肖靖道:“肖公子果然天纵奇才,请与本侯过府一叙吧。”

  叮,天道发现宿主受到极大褒奖,因果反转,宿主灵力-1000,生命-800!

  这……

  肖靖一下呆住了。

  回到府中,苏令传令,大摆宴席,庆贺苏凝儿与肖靖订婚。

  酒席上觥筹交错,杞天侯府上上下下沉浸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

  苏令向肖靖举起了酒杯。

  “听下人们说,原来公子曾经从贼人手中救了小女,老夫感激不尽,说起来,这也是你和小女的缘分啊。”

  “侯爷客气了。”肖靖谦让地道。

  苏凝儿娇声道:“爹,他可了不得了,击败那些贼人只用了一招呢。”

  “那说明肖公子道行高深啊。”苏令夸奖道。

  天道发现宿主受到夸奖,因果反转,宿主灵力-300,生命-200!

  看着数字减少,肖靖赶紧站起来表白。

  “侯爷,这不是我本事好,只是他们都是些打家劫舍的毛贼,不堪一击罢了。”

  “这是真的么?”苏令问苏凝儿道。

  苏凝儿摇头道:“才不是呢,他们有一个聚气上境,四个聚气中境,两个聚气下境。”

  苏令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这样的人是不堪一击的毛贼?

  他自诩阅人无数,遇过多少会夸自己的,但像肖靖这么会夸自己的,头一次遇上啊!

  一时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了一眼在旁边侍立的柳媚,转开了话题。

  “这位仆人修为甚高,资质也是极品,能雇佣这样的高手当下人,看得出肖公子家中着实豪富啊。”

  “哪里哪里,我这兜可比脸都干净呢。”肖靖深怕苏令再夸他,赶紧道。

  他见苏凝儿一直盯着他看,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就以袖作扇,强作镇定地扇了起来。

  这时,袖子里一张张的大额银票顿时掉了出来。

  这是万狐山宗主答谢他送给云雾宗的金银,左真真拿出一半让他带上,用作打点牧道人的官司用的,他放在袖子里,还没用呢。

  “坏了,财不能露白。”肖靖赶紧弯腰去捡。

  苏凝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苏令的眼睛瞪直了,他堂堂杞天侯,倒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而是出门在外,随身带这么多钱的确实不多。

  这样叫没钱?

  天商大陆年轻一代的炫富方式真是特别啊。

  苏令感慨地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让老夫着实无语……”

  肖靖没有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侯爷,怎么了?”

  “啊,没什么,不是无语,是无敌,无敌,老夫的意思是肖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夫,同境之下几乎无敌,不知令师是哪一位?”

  叮,天道发现宿主受到极大褒奖,因果反转,宿主灵力-1000,生命-800!

  肖靖嘴角一阵抽搐。

  “侯爷太过奖了,我不过是云雾宗一名普通弟子而已,家师牧道人。”

  苏令摇摇头,表示不信。

  “公子资质之高,远在牧道人之上,再说,你上桥的身法步伐,也不像是他教的,莫非云雾宗还隐藏着前辈高人?”

  叮,天道发现宿主被人夸资质高,因果反转,宿主灵力-1500,生命-400!

  不能让你再夸下去了!

  肖靖急了,他灵机一动,干脆把那张黄纸给苏令看算了,反正上面写的是祝福功法,谁也不会傻到去学这种东西。

  “这是晚辈无意中捡到的功法,早晚修习,才有今天的进步。”

  他将那张破旧的黄纸取出交给苏令。

  苏令接过黄纸,扫了一眼,惊得魂飞魄散!

  “这是神,神族功法!”

  自盘古开天,天商大陆分为神魔人妖四族,其中神族与人族关系最好,经常往来,一些神器和功法也流入凡间,比如天帝赐后羿的神弓,大禹定水的神针,无不威名赫赫,但功法却少之又少。

  这种功法能无意中捡到?

  我怎么捡不到呢?

  这小子,显摆起来真是不露声色啊。

  分明是在提示自己,他背后有神族大佬指点!

  想到这里,苏令不敢再看,恭恭敬敬地将黄纸递给肖靖。

  这时,他的目光正好落在肖靖背着的大宝剑上。

  大宝剑上镌刻着上古神族的神纹,而且神纹达到了九品,若不是有被封印的痕迹,便是极品神器!

  这是哪位上仙的后裔来凡间历练,抱紧这样的大腿,明天将会无比灿烂啊。

  想到这里,苏令笑得一脸稀烂。

  苏凝儿见父亲的脸变得如此之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奇怪地看了肖靖一眼。

  恰巧肖靖也向她看来,四目相对,她不觉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苏令看在眼里,呵呵笑了两声。

  “天色已晚,若不嫌寒舍简陋,肖公子就在府中休息一晚吧。”

  肖靖正想推辞,杞天侯举手止住。

  “你我一见如故,你还是凝儿的订婚对象,再推让就见外了。”说到这里,他看了苏凝儿一眼。

  “凝儿,你送送他吧。”

  肖靖急了,还有师父牧道人的事没说呢。

  “侯爷,晚辈还有要事……”

  苏令心想,你再说下去,连我这个城主都要无地自容了。

  他忙道:“老夫还要公事要办,贤侄有事明日再说吧。”

  苏凝儿听了,心中一喜,父亲对肖靖的称呼从公子变成了贤侄,已经明显是把他当一家人了!

  她羞涩地拉了拉肖靖的手。

  “不急,明天再说吧。”

  肖靖只得和苏凝儿一起出了客厅。

  看着肖靖的背影,苏令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老夫活了那么久,从未见过有如此凡尔赛之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