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罚之后:咸鱼的我画风清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想睡个好觉就那么难?

  “咚咚咚咚咚……”

  肖靖刚刚踏入云雾宗的山门,顿时听到了一阵喧天的锣鼓声。

  他定神一看,只见左真真和一群云雾宗的弟子站在门口,满脸笑容,边上还有一群锣鼓队,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肖靖纳闷地问:“师姐,今天云雾宗有人办喜事吗?”

  “什么喜事?”左真真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吹锣打鼓的这些人啊,他们是师父知道你今天要回山,特意请来庆祝的!”

  啊,肖靖明白过来。

  看起来师父清醒过来,又拿到了乔贤送的那两车金银和灵石,手里有钱了,腰板硬了,开始造了。

  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挣来的,也不知道省着点花!

  这时,锣鼓队敲着鼓,齐声高喊起来。

  “齐德隆,齐东强,肖靖是个好儿郎,两车灵石拿在手,一车金银宗内藏!”

  肖靖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这词是谁写的啊?”

  “师父他老人家亲自写的啊,写得怎么样?”

  “还是让他多上两年学再写吧,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对了,师父他人呢?”

  “他不方便来,所以备好了酒宴在大厅等你了,还吩咐我来接你。怎么,嫌我不够格?”左真真白了他一眼。

  “哪里哪里。”肖靖赶紧道。

  这时,左真真看到他身后的柳媚和柳志长,不由愣住了。

  “他们怎么也跟着来了?”

  “他们啊……”肖靖挠挠头,不知道怎么解释。

  柳媚抢过了话头。

  “我们现在是肖公子的奴婢和保镖,他到哪里,我们就跟着服侍到哪里。”

  左真真脸色有些微变。

  “既然来了,远来是客,就一起请吧。”

  她带着肖靖等人来到云雾宗的前厅,牧道人笑吟吟地迎了上来。

  他拉着肖靖和左真真,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

  柳媚说她作为侍女,怎么劝也不肯坐,只站在肖靖旁边服侍。

  柳志长倒是不管那么多,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掰下一只鸡腿就往嘴里塞。

  牧道人喜气洋洋,把肖靖夸成了一朵花,不住地说他是古往今来,云雾宗最出色,最得力的弟子。

  肖靖不好打断,他满脸愁容地看着面板上不断减少数值的提示,心如刀绞。

  左真真看着柳媚,饭也没心思吃了,只随便扒拉了几口。

  柳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故意在旁边侍候得格外殷勤,一会问肖靖茶水烫不烫,一会问他要不要加衣服,一会问他菜合不合胃口。

  左真真的脸冷得都快结起冰来。

  整个屋子内顿时弥漫起一阵阵浓浓的寒意。

  柳志长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喷嚏。

  “好冷啊,这才六七月份,你们云雾山就要下雪了吗……”

  牧道人赶紧起身,想要化解这尴尬的局面。

  “咳咳,为师宣布,有一个大惊喜要送给你们!”

  “什么惊喜?”肖靖问道。

  “昨天为师新购了一批灵药,效力极佳,对你们灵力增长很有好处!”

  这算什么好消息,明摆着浪费钱啊,肖靖脸上出现失望之色。

  牧道人以为他嫌不够,便道:“还有,我们云雾宗自开派祖师流传下来的玄阶功法,比如御火的焚决、能冰封人的寒冰诀、能驾驭植物的御木术、全都是掌门才能学的不传之秘啊,为师决定全部都拿给你们练习,你们说,是不是大惊喜呢?”

  听到这里,左真真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算是有些开心了。

  肖靖却苦着脸。

  这些东西对他毫无吸引力。

  御火?学了之后指不定要给人家送温暖呢。

  至于控制植物,天罚给来一个因果颠倒,岂不是倒过来成了植物人?

  师父您这猪脑子,没个几十年的脑血栓怕是想不出来啊!

  牧道人见他还是不高兴,奇怪地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什么都行?”肖靖问。

  牧道人点点头:“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只要为师能弄到的,一定都给你弄来。”

  那好啊,肖靖乐了。

  “灵丹妙药我一概不要,什么七步倒、断魂草、鹤顶红,越毒越好,有多少给我来多少。”

  “至于法术吗,那个什么治疗术、祝福术、赞美术,我是多多益善!”

  他突然发觉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

  再一看,只见牧道人痛心疾首地看着他,左真真也露出同情的神色。

  “师父,师姐,你们这是怎么了?”

  肖靖有些发懵。

  “唉,都怪师父以前没有好好关心你,以至于一棵大好的仙苗,心理发生了这样可怕的扭曲,师父绝对不能容许你再这样伤害自己!”

  牧道人疼爱地抚摸着他的肩膀。

  “从今以后,你的灵药必须加大剂量,为师要每天亲自守着你吃完!”

  “不准你再去练什么治疗术、祝福术,那些书害人不浅,全都给我烧掉,刚才的那些法术,必须要练会才能睡觉!”

  完了,肖靖感到无比的蛋疼。

  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万狐山刺猹呢!

  牧道人还以为他被自己感动了,决定将慈师的角色扮演到底。

  “你从小缺爱,长大缺钙,实在太可怜了,这样吧,你再许一个愿望,为师一定替你达成!”

  叮,天道系统发现宿主的心理遭遇严重打击,因果反转,精神+666!

  肖靖听了提示,不由精神一振。

  “许一个愿望?”

  “对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为师要不是修道,孩子都有了。不过我们修道之人,道侣总是可以找一个的,这样就有人照顾你了。”

  “您的意思是……”

  “比如,咳咳,你看真真怎么样呢?”牧道人暧昧地问道。

  左真真脸颊绯红,一旁拿着茶杯的柳媚脸色却变得苍白起来。

  肖靖忽然想起了什么来。

  “对了,我确实有一个愿望,是关于真真师姐的。”

  这时,咔的一声传来。

  肖靖抬起头,他看见柳媚手里的杯子破了,手也划破了道口子。

  “你怎么了?”肖靖奇怪地问道。

  “没,没什么,刚才不小心……”

  柳媚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牧道人高兴地道:“那你就说出来啊,我想她一定会答应的。”

  “那我就说了?说了师姐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肖靖道。

  “你尽管说,我怎么会生气呢。”左真真娇羞地道。

  “能不能每天早上不要叫我起床了啊,我很想睡个好觉啊。”肖靖满怀期望地道。

  牧道人愕然。

  “怎么样,到底答不答应啊?”肖靖问。

  左真真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她起身离开了饭桌,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能多睡会,怎么还生气了呢?”肖靖懵了。

  牧道人一阵无语,他摇摇头,也起身离开了。

  只有柳志长满不在乎地大口吃着东西。

  肖靖望向柳媚,只见她笑得像朵春花一般,手上的伤口也似乎不疼了。

  他奇怪地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柳媚拼命忍住笑,摇摇头。

  肖靖又问柳志长:“你知道吗?”

  柳志长正抱着桌子上的一只烤鸡,吭哧吭哧地啃得正香。

  他头也不抬地道:“我就更不懂了,我们狐族,哪里知道你们人族心里想什么呢。”

  肖靖皱起眉头:“我只想睡个好觉,真的就这么难吗?”

  

举报

作者感言

这个薯片最正经了

这个薯片最正经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投票收藏,帮忙推广,万分感谢!

2021-09-21 16: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