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罚之后:咸鱼的我画风清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谁进谁的圈套

  “爹,大喜事,大喜事啊。”

  宫复高声嚷着冲进了卷莲门的大堂。

  “复儿,大清早的这么激动,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宫九问道。

  “孩儿刚刚接到牢里传来的消息,今天天一亮,肖靖这小子就到监狱里去了!”

  “太好了,他果然落入了我们的圈套!”宫九露出阴毒的笑容。“那牧道人放出来了没有?”

  “没有,肖靖他只是去探监,并没有放人。”宫复道。

  宫九失望地道:“就只是探监而已,那算什么喜事?”

  “虽然牧道人没有放出来,但我们安插在狱中的眼线听到肖靖亲口跟牧道人说,今天午时三刻,肖靖将带着杞天侯,亲自来特赦牧道人,接他出狱!”

  “哈哈,太好了,苏令,这回你连死是怎么写的都不知道。”宫九眯起了眼睛。

  “复儿,你立即去准备,午时三刻一到,只要牧道人一出牢门,你就让聚文坊的那些人去将他们拦住,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是,爹。”宫复恭恭敬敬地道。

  “庞黑,你去把城里有点修为的泼皮流氓全都叫上,假装为苏令撑腰,狠狠打那些文士学子,无论如何要给我搞出人命来,然后嫁祸给苏令,就说是他指使的!”

  庞黑领命而去。

  宫九得意地道:“等出了人命,这些文士学子的家人闹将起来,我们再上书给天商帝国,给苏令送一份大大的惊喜!”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宫复带着聚文坊的学子,早早地等在了刑狱司旁边。

  午时三刻一到,他看到肖靖果然带着苏令等人来到了刑狱司,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没过多久,又走了出来。

  肖靖和苏令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几个衙役扶着一个身穿囚衣,长发覆面的人,一看就是牧道人。

  你们果然进了我们的圈套!

  宫复心中大喜,他使了个眼色,聚文坊的一群学子立即冲了上去。

  为首的学子名叫严刚,他听了聚文坊的坊主文四昌加油添醋的一番话,认为杞天侯苏令包庇肖靖,贪赃枉法,他义愤填膺,便邀约了一帮学子,来围堵苏令等人。

  他高举着“不公”两个大字,跪倒在苏令的面前。

  “城主大人,小人严刚抗议,您私放牧道人,这是包庇亲眷,执法不公!”

  一群秀才文人跟了上去,将肖靖和杞天侯等人团团围住。

  “牧道人身为一派宗师,眠花宿柳,有伤教化,必须严惩!”

  “你因为女儿嫁给肖靖,就释放他的师父,这分明就是枉法!”

  他们的呼声此起彼伏,弄得苏令等人手足无措。

  而事前早已准备好的庞黑带着一帮泼皮赶了过来,假意帮起了杞天侯。

  “好大的胆子,你们这帮儒生,竟然敢在大牢外围攻侯爷!”

  “我们不过是据理力争,请求侯爷收回成命,哪里围攻了?”严刚分辩道。

  “侯爷在杞天城最大,他想放谁就放谁,你们几个穷酸装什么为民请命,分明是欠揍,给我打!”

  说完,庞黑一挥手。

  一帮泼皮冲了上去,和文人们厮打起来,严刚等人不过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不一会就被泼皮们打得头破血流。

  宫复心中暗暗得意,按照事先的安排,只要庞黑打死几个学子,惊动他们的家人,把帐算在苏令的头上,这事情必然闹大,扳倒苏令自然就有希望了。

  这时,肖靖忽然向苏令努了努嘴。

  苏令知道时机已到,便大喝一声:“住手!”

  庞黑和那些泼皮哪里肯听,还在继续痛打。

  一群人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他们一个个修为不俗,竟然将庞黑等人和文人拦住,刑狱司里的捕快也跟着冲了出来,控制住了局势。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此多管闲事?”宫复急了。

  为首头发花白的老头冷笑一声:“老夫乃是万狐山宗主,乔贤!”

  “万狐山的妖族?”宫复皱起眉头:“我们人族与妖族互不往来,也无仇怨,你为什么要出手帮牧道人?”

  “什么狗屁牧道人,老夫是来接我万狐山弟子柳志长的!”乔贤道。

  “乔前辈要接弟子请自便,但不要管我们的事,我们只针对云雾宗的肖靖和牧道人!”宫复忙道。

  肖靖在边上哈哈大笑起来:“你仔细看看,这里哪里有什么牧道人?”

  “你身后这个穿囚衣的,难道不是你的师父牧道人?”宫复道。

  肖靖假装糊涂地道:“这个穿囚衣的,明明是万狐山妖族弟子柳志长,怎么变成了我的师父?”

  宫复心中一震,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那个囚犯,分开他遮住脸的长发。

  “这……”

  他顿时呆住了。

  此人的身形,虽然看起来和牧道人极为相似,但长发下露出的那张陌生的脸,却绝不是牧道人。

  “你是谁?”

  “本大爷乃是妖族的弟子柳志长,怎么样,你不服来咬我啊。”那囚徒道。

  宫复,庞黑,严刚等人顿时愣住了。

  “不可能,那刚才你们放的人到底是谁?”严刚问道。

  “妖族弟子柳志长,夜宿青楼捣乱,本侯判决重打八十大板,关押十天,如今期限已满,放他出狱,合理合法,有什么不对的吗?”苏令慢悠悠地道。

  他亮出了释放柳志长的手令。

  宫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拿过来一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释放妖族弟子柳志长,根本没有牧道人的名字。

  啊?宫复傻了。

  “这,这不可能。”

  “你的人不是在狱中盯着吗,你可以问问他们啊。”肖靖道。

  这话提醒了宫复。

  他赶紧叫来了一直在盯着牧道人的卷莲门弟子。

  那名弟子一口咬定,千真万确,他亲眼看到牧道人一直坐在牢中,就是他们带出来的这个人。

  甚至牢中的狱卒也反复确认了这一点。

  见精心布置的毒计转眼反转,宫复又急又气。

  “你们口口声声说什么我师父在大牢里,实话告诉你们,我师父牧道人早已云游四海去了,你们抓的这个,明明就是妖族的弟子!”肖靖道。

  严刚心里一阵懊恼。

  “我们没有问清楚,便为了一个妖族弟子逛青楼这样的小事来闹事打架,真是丢了文人先师的风骨!”

  “是啊,妖族弟子又不是人,他们有几个正经的?”

  “侯爷这样处理,合理合法,我们简直无话可说啊。”

  严刚等几个文士顾不得被打得头破血流,拔腿就要走,他们实在没脸留在这里了。

  “且慢!”肖靖道。

  严刚等人停住脚步。

  “怎么,莫非侯爷还不罢休,想要抓我们不成?”

  肖靖沉声道:“侯爷说了,你们既然来这里闹事,一点小小的惩罚还是要给的。”

  说着,他拔出大宝剑。

  完了!严刚等人闭上眼睛。

  几个泼皮都打不过,他们几个文弱书生怎么经得起肖靖这样修真弟子的攻击?

  肖靖沉声道。

  “看我的,云开雾散!”

  他一剑刺出。

  天道检测到宿主攻击严刚,因果反转,严刚伤势恢复,生命+1000!

  一道灵力击在严刚的身上,严刚感到一股清风细雨的力量滋润着自己的伤口,他的伤势瞬间愈合了。

  这哪里是什么惩罚,分明是治疗啊。

  他又惊又喜。

  肖靖如法炮制,其他的学子也很快地恢复了伤势。

  严刚拱手对肖靖道:“阁下大恩大德,我们来闹事,阁下反而不计前嫌,以治疗术为我们治愈伤口,真是胸怀坦荡!”

  “叮,天道检测到宿主被人夸奖,精神值-100!”

  看见面板上减少的数值,肖靖苦着脸。

  “我只是代侯爷行使惩罚而已,不用谢我了,你们快走吧。”

  “我等今后一定好好读书,不再受坏人挑拨,多谢侯爷给我们机会,让我们改过自新!”

  严刚等人对着杞天侯苏令深深一拜,转身走了。

  庞黑见计划失败,带着他的一帮泼皮也想偷偷溜走。

  “庞黑,你们要到哪里去?”肖靖问道。

  “我们伤得不重,就此告辞,不劳阁下医治了。”庞黑故作镇定地道。

  “想走,哪里有这样轻松?”肖靖冷哼一声。

  “那你要怎样?”庞黑道。

  “侯爷说了,你们擅自斗殴,必须抓起来明正典刑,才能彰显我杞天城的正道!”

  庞黑等泼皮一听,拔腿就要跑。

  肖靖抡起大宝剑,划出一个圆弧。

  “还想跑?我祝你们全家幸福!”

  一张太极八卦图出现在他的身后,八把和大宝剑一模一样的光剑,按乾、坤、巽、震、坎、离、艮、兑排定。

  出!肖靖一挥手。

  光剑如同剑雨一般,呼啸着向前方扑去。

  庞黑和一群泼皮被剑雨击中,顿时一片哀嚎。

  “叮,天道检测到宿主祝福对手,因果反转,祝福效果转为伤害,造成对手生命减80000,灵力减60000,速度减100%,宿主临时速度、伤害增加1000%!

  庞黑等人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刑狱司的衙役们冲上前来,将他们抓了起来。

  宫复正想为他们说话,这时苏令开口了。

  “这些人胆大包天,一贯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我早有耳闻,今天还当着本城主的面打架斗殴,岂能放过?如果有人要为他们说话的,一律与他们同罪!”

  宫复赶紧闭上了嘴,他深知要不及时与他们划清界限,弄不好连自己都要拿进去了。

  他连忙避开庞黑的目光,装作不认识地把头扭向一边。

  肖靖故意问道:“宫复,这些人你都不认识吗?”

  宫复心一横:“这些人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我只不过是和学子们一起来讨公道的,这些人违法作乱,该抓就抓!”

  庞黑等人绝望地被带走了

  见事情圆满解决,苏令笑逐颜开。

  昨天肖靖和苏凝儿从玉佩上占卜出的文字上,发现宫九等人针对他们精心布置下了毒计,他们在一起商量之后,决定将计就计,让柳志长假扮肖靖前去探监。

  柳媚拿出万狐山特制的人皮面具,照着做了一个肖靖的模子让柳志长戴上。

  由于他单独前去,又只是探监,卷莲门的弟子没有过多怀疑,。

  柳志长解开了牧道人穿了琵琶骨的锁链,向他说明了情况,牧道人戴上肖靖的人皮面具走了出来,而柳志长解散头发遮住脸,用锁链绕在身上,扮成牧道人还坐在牢里的样子,骗过了负责盯梢的卷莲门弟子。

  经过肖靖等人的检查,发现牧道人琵琶骨受伤颇重,将他送回云雾宗养伤去了。

  柳媚心细如发,她知道如果杞天侯调动军队制止宫九等人的群殴,必定会走漏风声,惊动宫九,她便发出信号,请万狐山宗主乔贤带人来帮忙。

  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一幕。

  宫九阴沉着脸走了过来,刚才的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庞黑等人被抓,要是自己再不出手,只怕宫复也要被卷进去。

  “爹,我……”宫复见宫九过来,胆怯地道。

  宫九二话不说,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无知的东西,学人家闹什么事,还不快给我滚回家去!”说着,他对宫复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

  宫复心里明白,这是父亲设法让他全身而退。

  他捂着脸溜之大吉。

  宫九对苏令行了个礼,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儿无知,给城主添了麻烦,还望城主不要介意。”

  “没事,门主还是管好令郎,让他少出来惹是生非!”苏令话里有话地道。

  “一定一定。”宫九连忙道。

  这时,乔贤等人走了过来。

  “城主,既然大事已定,我们可要把柳志长接回去了。”

  苏令假意正色道:“万狐山也应该管好你们的弟子,虽然是妖族,来我们人族的地盘上还是要遵守礼法的!”

  “是,是,城主教训得是。”乔贤道。

  他使了个眼神,几名弟子上前将柳志长接了过来。

  功亏一篑,宫九满脸怒色地回到了卷莲门。

  宫复迎了上来。

  “爹,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难道就这样算了?”

  宫九道:“就让他们暂时高兴一阵好了,杞天大比将近,昆仑宫的仙长也很快就要来了,当务之急你要好好练习,千万不要再给我丢脸!”

  “父亲放心,孩儿早有准备,这次大比是真刀真枪的比试修为,不是比资质,孩儿早有准备,绝对不会再输给那个肖靖!”

  宫九点点头,眼里闪着寒光。

  “既然你认为他的资质强过你,那就不能养虎遗患,比武那天该做什么知道了吧?”

  宫复咬着牙:“杞天大比之日,就是他肖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之日!”

  “到时,你成功进入昆仑宫,学成世间最强的法术,到时,嘿嘿……”宫九一声狞笑。

  宫复眼睛一亮。

  “对,到那个时候,再给他们好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