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罚之后:咸鱼的我画风清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宫九的毒计

  卷莲门内堂。

  宫复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

  “想不到一朵鲜花就这样插在牛粪上,真是不甘心。”

  这时,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嚣张跋扈的宫复见了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连忙恭恭敬敬地站到了一边。

  这个冷酷阴沉的男人,便是他的父亲,大名鼎鼎的卷莲门门主宫九!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宫九道。

  “爹,苏凝儿她……”

  宫九不悦地道:“一个只知道女人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孩儿知错了。”宫复低下头。

  宫九的脸色逐渐和缓下来。

  “刚才为父去了一趟聚文坊。”

  “聚文坊?那里都是一群自命清高的穷酸秀才,爹去那里做什么?”宫复问。

  宫九冷笑一声:“你也不想想,肖靖这次来杞天城,明摆是要救牧道人的,不出所料的话,明天他就会让杞天侯放了牧道人。”

  “那可怎么办,太便宜他了!”宫复急了。

  “我早已买通了那几个秀才文人,只要牧道人一被放,那就是苏令执法不公,这些秀才文人便会去闹事死谏,到时我们再煽动一下,搞出个民变,最好再出上几条人命……”宫九的眼中射出毒芒。

  宫复眼前一亮。

  “妙计啊,爹。”

  “妙在哪里?”宫九微笑道。

  宫复知道这是父亲在考他,得意地道:“这样就会有人告到天商帝国,罢免杞天侯,以爹的威望,再买通几个高官,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过城主的位置!”

  宫九道:“不错,到那时苏令就是个犯官,苏凝儿不过是个犯属,按照天商帝国的律例,你知道怎么做了?”

  “爹果然高明,到那时,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霸占苏凝儿,腻了就把她送到春暖阁去接客,今天的她对我爱理不理,明天的我要她高攀不起!”宫复得意地大笑起来。

  “那肖靖呢?”

  宫复冷着脸,在脖子间做了个杀的手势。

  “不愧是我的儿子!”宫九夸奖道。

  这时,对一切毫无所知的肖靖早已惬意地进入了梦乡。

  “宿主瞌睡中,灵力+1,+1……”

  忽然,他的耳边响起一阵悠扬的琴声。

  肖靖从梦中惊醒过来,面板上的灵力也停止了增长。

  “谁啊,大半夜的弹什么鬼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用被子塞住耳朵,可是琴声仿佛有魔力一般,直往他的耳朵里钻。

  肖靖火了,他披上衣服就出了门。

  沿着琴声传来的方向,他来到了侯府的后花园。

  后花园的凉亭上,影影绰绰可见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影正在抚琴,琴前还点着三炷香。

  好啊,原来是你打扰了我的瞌睡,看我不收拾你!

  肖靖从地上捡起一根粗壮的树枝,蹑手蹑脚地从后面走了过去。

  他举起树枝,正准备一下敲晕那人。

  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忽然一下转过身来。

  月光下的她风姿绰约,楚楚动人,面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是她,苏凝儿!

  肖靖尴尬地停住了手。

  苏凝儿站了起来,忙不迭地去擦脸上的眼泪。

  “肖大哥,你做什么?”

  “我啊,我晚上睡不着,出来逛逛,看见你在弹琴没敢惊动。”

  “那你手里拿的是?”苏凝儿指了指肖靖的手。

  “哦,我看见有只蚊子要叮你,帮你赶一赶。”肖靖赶紧扔掉了手里的树枝。

  赶蚊子要这么大的树枝吗?苏凝儿觉得这个借口实在是太蹩脚,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肖靖赶紧岔开话题。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做什么呢?”

  苏凝儿哽咽道:“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在这里拜祭她。”

  肖靖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你白天不说,非要偷偷摸摸的大晚上来祭拜呢?”

  “我,我父亲不让……”

  肖靖更是惊奇了,堂堂杞天侯,竟然不许自己的女儿拜祭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苏凝儿轻声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二十年前,杞天侯苏令出外狩猎,他在林间看到一个少女重伤昏倒在地,便把她救了起来,精心救治,少女渐渐好了起来,但是她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却半点也想不起来。

  苏令见她长得美丽动人,便向她求婚,后来,便怀上了苏凝儿,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那少女的记忆逐渐恢复,变得心事重重,加上生苏凝儿的时候动了胎气,旧伤复发,请了很多高明的大夫也看不好,不久就去世了。

  去世以后,苏令在整理她的遗物时似乎发现了什么,便将她留下来的东西全部烧毁,严令不许任何人再提起她,更别说拜祭,就像从来就没这个人……

  说到这里,苏凝儿泣不成声。

  看起来她的母亲来历一定不简单,肖靖心中暗道。

  他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没办法再见到我的家人了。”

  “你也有故事?”苏凝儿止住了哭泣,抬起头看着他。

  “是啊,我来自一个和你不同的世界,而且我遭受了天罚,再也回不去了。”想到蓝星,肖靖不觉有些难过。

  “看来我爹没有猜错,你应该是天上的神族,被贬下凡的吧?”苏凝儿问道。

  “这……”肖靖一阵无语,古代人的脑洞都这么大的吗。

  苏凝儿以为他默认了,便开始了追问。

  “既然你从天上来,那里一定很美吧?”

  “那里高楼林立,一幢房子都有几十层高呢。”

  “那么高的楼,怎么建的呢?”

  “当然是用砖头了,把它搭起来,就可以盖起很高很高的房子。”

  “这样啊,以后你可以带我去那里吗,天天呆在家里都快闷死了,好想去你那里用砖头盖一座很高很高的房子,一定很好玩。”

  肖靖脑补着着苏凝儿在工地上满头大汗搬砖的画面,顿时觉得画风有些清奇。

  “我们不说这些了,你也别哭了,既然你的母亲不在了,我也没了家人,我们约定,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哪怕是伤心流泪的事情,我们一起微笑着面对,好不好?”

  苏凝儿深受感动,她走过来坐在肖靖的旁边,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你这是……”肖靖感到有些突然。

  “没什么,自从母亲死后,一直没人可以依靠了,能借你的肩膀靠下,这感觉真好。”苏凝儿羞涩地道。

  月光投射下来,苏凝儿挂在脖颈上的玉佩忽然大放光明。

  “这放光的是什么宝贝啊?”肖靖问道。

  “这是我娘死前留给我的唯一信物,据说是上古时巫族留下的宝贝,可以占卜吉凶,可神奇了。”

  “这么厉害啊,我看看。”肖靖道。

  “不好!”

  望着月佩上不断闪动的金色文字,肖靖和苏凝儿的脸色顿时大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