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救人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43 2019.07.08 21:06

  从皇宫到渭水,实际上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很近,过了玄武门,渭水已经遥遥在望。

  李宽今日心血来潮,并没有乘坐马车,去别院换了一身青色袍服,就在徐天的陪同下,两人悠哉悠哉的向着烟波荡而去。

  出了玄武门,便是阡陌纵横,如今的世界,以农为本,能利用的土地,绝对不会放过,都会种上庄稼,无论这庄稼是什么,老百姓看着地里有庄稼,心里边才会安心,满朝文武也会安心。

  李宽对此不以为然,自从三皇五帝以来,直到现在,关中的土地,已经耕种了千百年之久,再加上久经战乱,能耕种的土地并不多,好的水浇地、坡地,更是少之又少,有余农田不断开垦,植被不断破坏,黄土高原,就会应运而生,这是古人的眼界局限性,他们不会意识到环境保护的利害关系,只会关注家里存了多少粮食,孩子身上是不是有新衣服穿,这才是根本。

  李宽有意识的引导商业活动,甚至不惜勾结拉拢国朝重臣,不顾皇帝的猜忌,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九月份的北方已经很寒冷了,地里的庄稼,也都是一些耐寒庄稼,至于大棚,如今皇庄之中有不少,全部以玻璃做棚,奢侈无比,各大权贵家里也有一些,但是论规模,远不及皇家来的庞大,最起码这个冬天,蔬菜水果不会少了,不至于太难熬。

  也不知房玄龄的养殖基地建立起来了没有,明年的蝗灾是肯定会发生的,规模空前绝后,乃是历史之最,自己已经做了警示,房玄龄也已经有了防备,就是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发生变故。

  天人感应这种事情,李宽历来是不信的,这玩意就是儒家限制皇权的一个手段,董仲舒当年就没存什么好心,怪只怪汉武帝太过穷兵黩武,把董仲舒逼的只能祭出天人感应这个大杀器。

  凡存心养性之理,穷神知化之方,天人感应之机,治忽存亡之候,莫不毕书之。

  天和人同类相通,相互感应,天能干预人事,人亦能感应上天。古代认为天子违背了天意,不仁不义,天就会出现灾异进行谴责和警告;如果政通人和,天就会降下祥瑞以鼓励。

  儒家分为两脉,谷梁儒、公羊儒,最终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公羊一脉胜利,这老头吸取了墨家精髓的天罚理念,《春秋繁露·郊语》:“以此见天之不可不畏敬,犹主上之不可不谨事。不谨事主,其祸来至显,不畏敬天,其殃来至暗。暗者不见其端,若自然也。故曰:堂堂如天,殃言不必立校,默而无声,潜而无形也。由是观之,天殃与主罚所以别者,暗与显耳。”墨家天道观得到了董仲舒的借鉴吸收,在其儒学体系的建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理论贡献作用。

  火干木,蛮虫早出,雷早行;土干木,胎夭卵毈,鸟虫多伤;金干木,有兵;水干木,春下霜。土干火,则多雷;金干火,革木夷;水干火,夏雹;木干火,则地动。金干土,则伤五谷,有殃;水干土,夏寒雨霜;木干土,倮虫不为;火干土,则大旱。水干金,则鱼不为;木干金,则草木再生;火干金,则草木秋荣;土干金,五谷不成。木干水,冬蛰不藏;土干水,则虫蛰冬出;火干水,则星坠;金干水,则冬大寒。

  若是明年蝗灾如约而来,皇权强盛如斯的李世民,必然会遭遇以山东士族为代表的儒家全力打压,意图以天意限制皇权,限制皇帝。

  凭良心说,李宽是不介意这一点的,皇权不可过于强大,一旦皇权过于强大,皇帝一言九鼎,天下莫敢不从,真到这时候,一个国家灭亡的种子也就种下了,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大隋一扫五胡乱华之象,开千古未有之盛世,杨坚励精图治,堪称一代明君,但是皇权过于强大,到了急功近利的隋炀帝这一代,皇权依旧强大,造成的后果不言自明。

  李世民固然雄才大略,不逊于历代任何明君,但是有一点,人的年纪大了,就容易犯糊涂,秦始皇如此,汉武帝如此,李世民也莫能外,他晚年的时候,也不是什么明君。

  不过对于现在的李宽来说,有李世民做靠山,做事情就会顺遂许多,不用考虑太多,就能做成,若是真的被儒家占了先机,限制了皇权,做事畏首畏尾,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当下来说,皇权的强大,还是很有必要保持的。

  正思索间,李宽突然听到了喝骂之声,隐隐还有棍棒落在身体上沉闷的声音。

  李宽皱眉,看向徐天,徐天会意,双足一点,脚不沾地,几乎飞一般快速离去,看的李宽眼都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china功夫吗?这还是李宽第一次见到别人在自己面前施展这种神奇的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过了一会,徐天飘然而至,沉声道:“殿下,前面有几个贵人,在殴打一个妇人,那妇人怀抱一两岁男孩,似乎是那些贵人的奴仆。”

  李宽皱眉,大唐律法,奴仆自有主人处置,生杀予夺,别人都没有权力去管,只是李宽毕竟不喜欢这种场面,尤其是奴仆这种封建社会的产物,在他看来,就不该存在。

  “前头领路,咱们去看看。”

  徐天悠然在前,李宽踱步在后。

  过了不大会,便看到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妇人,满面尘霜,看不清面目,但是身材玲珑有致,应该是个美人胚子,那男孩在其怀中,面色通红,双目紧闭,面现痛苦之色,几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正笑呵呵的看着其中一个少年用马鞭抽打妇人。

  李宽随意看了一眼一个身穿官服的官员,那官员生的俊美,但是一张俊脸几乎扭曲,双目喷火,看着那少年抽打妇人,敢怒不敢言。

  狄知逊?李宽皱眉,这家伙今日应该是去烟波荡走马上任,做烟波荡的主官,路上遇到了这档子事,想管却不敢管,只能在一旁干生气,毛用没有,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就算是那妇人被打死,也与人无怨。

  李宽伸手一指,指向那妇人,徐天当即身形一晃,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少年愕然的看着自己举得高高的右手,空无一物。

  “哪个不开眼的!竟然敢阻拦小爷惩罚自家家奴!”那少年约摸十三四岁,在大唐已经算是成年人了,当即破口大骂。

  李宽自知理亏,也没有仗势欺人的意思,当即上前,接过徐天递来的马鞭,笑吟吟的道:“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是有失少爷的身份,不若今日就绕了这妇人如何?”

  那少年双眼一眯,世家子弟,大多都有一双慧眼,能轻而易举无声无息间夺走自己的马鞭,这主仆二人,绝非常人,但是他也不怕,郧国公家的嫡长子,在长安城横着走的主,怕过谁来?

  “你算哪根葱?敢在本少爷面前为人求情?”张顗斜睨李宽,不大看的起他,在他看来,了不起是其他国公家的公子哥,自己既然没见过,自然不是嫡子,怕他作甚?

  李宽也不生气,走上前去,无视张顗喷火的目光,把那妇人扶起,探手一摸那孩子的额头,滚烫的厉害,显然是发高烧了。

  “带回去,着人好生医治,务必救下。”

  徐天皱眉,看了看张顗。

  李宽笑道:“放心就是,我不会有事的。”

  徐天这才接过那妇人,一手抱起孩子,一手夹着妇人,步履轻盈,快速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