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传统典故:白胡子老头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9 2019.06.19 00:05

  “臭小子,你是要抢我家的生意么?”房玄龄把文件攥在手里,咬牙切齿的道。

  银行,就是一个大型钱庄,所不同的是,钱庄无论存取,都需要收费,银行不同,存款有息,提款不需要钱,这不仅仅是要抢钱庄的生意,简直是绝户计,有了银行,谁家还会把钱放钱庄里?脑子坏了吧?

  李宽放下手中的杯子,摇了摇头道:“房公,要想我们几家的生意顺顺利利,大赚特赚,银行必须建起来,而且不仅仅在烟波荡,未来所有城市,都应该有银行才是。”

  房玄龄面色阴沉,“为了你们的利益,就要牺牲我们家?”

  李宽再次摇头,递给了房玄龄一沓纸,笑道:“您看看再说。”

  房玄龄冷哼一声,虽然不悦至极,还是拿到手里看了起来。

  过了片刻,房玄龄心花怒放,哈哈大笑道:“老夫一把年纪了,为了区区钱财,竟然发雷霆之怒,实在是惭愧,惭愧啊!”

  杜如晦扭过头来,就要看那几张纸,房玄龄不着痕迹的收了起来,神情貌似愉悦。

  杜如晦撇了撇嘴,仔仔细细的研究银行的筹建以及操作等各种细节,发现几乎尽善尽美,每一个细节都考虑的极为周详,不由大是佩服。

  这就不该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想出来的计划。

  杜如晦开玩笑似的道:“西楚儿,宫中哪位夫子能教出你这等奇才来?这些计划,真的是你弄出来的?”

  众人同时停下了手,然后继续翻着文件,但是耳朵全都竖了起来,等着李宽说话。

  这是所有人都在猜测李宽脑子里的知识是怎么来的,有些东西根本就是闻所未闻,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比如火药,但是却以一种极其平淡的方式出现了,出现的这么理所当然。

  当冬天出现蔬菜的时候,大家似乎也就习惯了,慢慢的,更多新奇的东西出现,也就见怪不怪了,虽然大家都有疑问,却没有人敢问,因为李宽是楚王,是李世民的儿子。

  杜如晦突然开口,以一种极其玩笑的方式开口询问,大家都在等着李宽的回答。

  李宽心中苦笑,他一介商人,哪懂的那么多,这些知识,大多数都是随着金手指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甚至比后世最精明的策划师团队还要周密,让他都找不出任何疏漏来,你让他怎么回答?

  生而知之?那是圣人!这个世界就不该有圣人,圣人就该死了之后才立地成圣,大家供着就好了,真要有个活着的圣人,最先干掉他的,一定是皇帝!

  既然是圣人,那么影响力与号召力都绝对超过皇帝,对皇权的威胁,就是取死之道。

  “那天我在休憩,忽然天降雷霆击晕了我,”李宽神情悠然,如同回忆往事一般道:“迷迷糊糊间,一个白胡子老头,骑着一只青牛,那青牛忽然开口道:‘老李,你的后人来了。’

  那白胡子老头看了我一眼,旋即笑道‘机缘已至。’

  随后白胡子老头伸出一根手指,那手指之上有一道紫色光华,然后点在了我的眉心之中。”

  “然后呢?”话说了一半没了,太子李承乾当即问道。

  “没了!”

  “没了?”李承乾声音都高了八度。

  “真没了。”李宽一脸无辜。

  众人该看文件的看文件,该聊天的聊天,至于李宽的话,就当放屁了。

  李家把太上老君李聃当自家祖宗供奉,很新鲜吗?谁不知道你家有胡人血统?装什么纯粹的汉人?如今你小子拿太上老君忽悠我们,你姑且说说,我们姑且听听,至于信不信,呵呵!

  至于这小子真正师承何处,大家也就不再追问了,多说无益,反正人家都已经打算忽悠了,就算是再问,也不过是接着忽悠,谁还能对他用刑不成?

  李宽嘴上笑嘻嘻,心里MMB。

  这些老家伙就没有一个省心的,要不是小爷还想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才懒得搞这些破事情,还不都是被逼的?有一个站在权力巅峰的爹不停鞭策,我又有什么办法?

  当所有人都看的差不多了,李宽说道:“现在开始表决,同意这些项目,举手就可以了。”

  武将最是耿直,所以以秦琼为首,程咬金他们率先举手,文官这边,房玄龄带头举手,至于李承乾,他也只能举手,于是乎全票通过。

  李宽收齐资料,抱着资料离去。

  回到别院,长孙早就走了,取而代之的是魏征。

  “都办妥了?”魏征眼睛都没睁开,品着杯中的清茶问道。

  李宽把资料放下,吩咐王朝全部收起来藏好,这才道:“手到擒来!”

  魏征好奇的问道:“为了这座城,你到底筹集了多少资金?”

  李宽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张开。

  “五百万贯?”魏征倒吸一口凉气,“去岁一年税收才不过三千万贯啊!”

  李宽嘿嘿一笑,手掌一翻。

  魏征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一千万贯!这些蛀虫,杂碎!大唐才立国几年啊!他们怎么就弄到这么多钱?打算死在钱堆里吗?”

  看着魏征指天骂地,痛骂那几个老贼,李宽表现的很惬意。

  就该骂!一个个挣了钱不知道花,都藏在猪圈里,等着生崽儿吗?也不知道一个个到底是怎么想的,钱这东西靠的就是流通,不流通的钱就是一堆死物,只有流动起来,才能造福百姓,富强国家。

  魏征气喘吁吁,骂人可是个力气活,这家伙骂了足足半个时辰,已经算是体力惊人了。

  “好了好了!”李宽笑道:“喝口茶顺顺气,身体是自己的,气坏了可不值当的。”

  魏征一口喝完了壶里的凉茶,语气幽怨道:“亏他们一个个跟老夫称兄道弟,感情这满天下就老夫一个穷人,一个个表面上三餐不继,暗地里敛财功夫倒是了得。”

  李宽哈哈大笑道:“魏公,他们手段再高明,如今还不是要拿出来为我所用?

  再说了,人家也不是贪污来的,更没有鱼肉百姓,是堂堂正正的做生意赚来的。

  别的不说,我那位舅父,人家的钢铁作坊可不少挣钱,有点家底也是应该的,还有程大将军,人家祖上就是官宦世家,取个老婆又是有家底的,又善于经营,有些钱也正常。”

  魏征唉声叹气道:“都是人精啊!不过有了这笔钱,你的烟波荡倒是能顺利筹建了。”

  李宽洋洋得意道:“那是自然。”

  魏征警惕道:“我可警告你,这些钱不能乱花,更不能私用,全部都要用来建造新城,不然老夫可不会顾及你楚王的面子。”

  李宽翻了个白眼,觉得好生没趣,埋怨道:“这么大年纪了,就不知道消停一点,我还好心给你留了一个宅子,还有几家铺面,光收租都够你家吃穿不尽了。”

  魏征大乐,笑嘻嘻的道:“先说好,我可没有钱入股,这些东西老夫就笑纳了,位置一定要好,尤其是宅子,选个风景宜人的地段,老夫用来养老。”

  李宽哼唧道:“放心,绝对是顶好的位置,我还能忽悠你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城建成之后,陛下应该设置县衙,到时候你帮我推荐一个人。”

  “谁?”

  “狄知逊!”

  魏征一愣,旋即摇头苦笑,那狄知逊也是一代人杰,官宦世家,从小就聪明绝顶,其父更是朝中重臣尚书左丞,狄知逊龙章凤姿,神情秀发,一表人材,只怕陛下不放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