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若为长子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45 2019.06.21 14:22

  显德殿内,李世民烦躁的走来走去,王朝躬身而立,额头冷汗滚滚而下,那个一直跟在李世民身边的老太监,一直在看着他,阴冷的双目如同刀子一般,在他的脖子上扫来扫去,就像是在考虑如何下刀一般。

  “一千两百三十二万贯!一千两百三十二万贯......”李世民不停念叨着,突然间停住了脚步,恶狠狠的看着王朝,烦躁无比的道:“一日之间敛财千万贯,尔等可曾贪墨。”

  王朝一脸懵逼,皇帝陛下这话怎么说的,贪墨这种事情在银行里怎么可能,银行做事,最终信誉,而且账目清楚,谁敢贪墨了去?

  “回禀陛下,绝无贪墨之事!”王朝斩钉截铁道:“银行行事,自有规章制度,从根本上就杜绝了贪墨之事。”

  李世民一脸不信,别说他不信,王朝这话就算是给李宽说,李宽也不信,贪墨这种事情,根本就杜绝不了,无论在严密的规章制度,总是有漏洞可以钻的。

  “为国敛财,确是好事,国库空虚,银行能拿出来多少?”

  王朝肝胆欲裂,几乎吓死,陛下这是要动银行啊!

  “陛下,万万不可啊!”王朝顿时以头抢地,血都磕出来了,痛哭流涕道:“银行存银,乃是私人财产,楚王殿下曾经有言在先,私人财产不可冒犯,若是动了银行,大唐信用一朝丧尽,从此再也没有人会相信官府,相信陛下。”

  李世民顿时勃然大怒,“朕乃天子,富有四海,天下都是朕的,区区银行,莫非成了法外之地不成!”

  王朝哭丧着脸道:“陛下乃是银行大股东,银行本就是陛下的,怎么会是法外之地?只是银行既然已经开始运行,陛下就不能随意干涉,不然银行毁于一旦,足以动摇国本。”

  李世民撇嘴道:“朕还不能干涉?一干涉银行就要玩完?这是什么道理?朕的东西,朕连看看的资格都没有了?”

  王朝纠结许久,才梗着脖子道:“陛下乃是天子,陛下若是执意如此,臣唯有一死而已!”

  李世民闻言,沉默了许久,淡淡开口道:“这些话是西楚儿教你说的?”

  王朝语气哽咽道:“楚王殿下一心谋国,这些日子一直在教导我们银行事务,从无逾矩之处,这话是臣发自肺腑之言,与楚王殿下无关。”

  “哦?”李世民笑道:“你倒是好运气,西楚儿学贯古今,乃是真正的名师,能得他教导,实乃一大幸事。”

  王朝低着头不说话,谁知道这位皇帝陛下还会整出什么幺蛾子?用殿下的话说,还是猥琐发育别浪为好。

  “西楚儿若是朕之长子,我大唐天下无忧矣!”

  王朝吓得魂飞魄散,瑟瑟发抖,那老太监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抖若筛糠,这话谁说谁死,当然,皇帝陛下自然是没问题的。

  关键是这话听都不能听啊!万一皇帝陛下为了保守秘密来个杀人灭口,找谁说理去?

  李世民大度的挥了挥手,赶苍蝇似的道:“滚吧,实心用事,不要给皇家丢脸。”

  王朝诚惶诚恐离去,出了宫门,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仓皇离去。

  皇帝陛下实在是太恐怖了,宝宝需要安慰。

  “好好一个奴才,冷不丁成了人家的了。”显得殿内,李世民有些埋怨道:“凌云,你说说,朕是不是亏大了。”

  老太监凌云低眉顺眼的道:“此乃皇家之福也,楚王殿下英姿伟岸,颇有陛下雄姿,他日将成为我大唐之管仲也。”

  李世民龙颜大悦,哈哈大笑道:“朕的儿子,自然不是凡俗之辈,幼冲之龄,就有点石成金只能我大唐富强之日不远矣!”

  大唐管仲李宽,此刻又在睡觉,大家都习惯了,只是没有人伺候,总有些不爽,他决定睡醒了就去找杨妃要两个小宫女伺候,太监不要,看到那个老太监阴恻恻的样子李宽就烦,尤其是那老太监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的脖子,更让李宽脊背发寒,还是不要的好。

  无奈天不从人愿,李宽醒来的时候,一个弯腰塌背的太监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与他一起的,还有两个俏生生的小宫女。

  “给殿下梳洗!”太监的尖利嗓音,让李宽极度不适,他强忍着心头的怒气,沉声道:“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两个小宫女不敢上前,踌躇不已,那太监抬起头来,李宽这才看清他的面容,长着一张国字脸,双目如炬,年纪大约在三十上下,面白无须,身高一米八开外,极其雄壮。

  此人若是正常人,当时猛士一枚,可惜为啥是太监乜?

  “老奴徐天,奉命前来殿下跟前听用。”

  “奉命?奉谁的命?本王怎么不知道。”李宽不悦道。

  “自然是娘娘的旨意,”徐天悠然道:“殿下奔波劳累,劳苦功劳,娘娘怜惜殿下,所以派老奴前来。”

  李宽皱了皱眉头,若是别人,比如李世民,他还有办法把人退回去,但是要是长孙,那就不好办了,这个女人就是个母暴龙,得罪不起。

  “也罢,你们自寻住处,无事不得打扰,本王的起居饮食,自己来即可。”

  “不可!”徐天阴森森的道:“服侍主子,是我们这些奴婢的职责,殿下就算是爱惜奴婢,不愿让奴婢过于劳累,我们却不敢大意。”

  李宽双目一眯,死死的盯着徐天,徐天毫无惧色,与李宽对视,最终李宽败下阵来,无奈挥手道:“可以,但是本王的书房,你们不许进,谁进谁死,本王杀个把宫人,想来陛下与母后也不会为此责怪我。”

  “那是自然。”徐天表现的极其顺从,似乎真的是只照顾李宽的起居生活一般。

  李宽不习惯用生人,长孙固然是好意,这位徐天可能也没有问题,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宫中少有的高手,看他气血旺盛,看似削瘦,却极具爆发力,尤其是高高隆起的太阳穴,无不显示着他是一位高手。

  徐天应该是负责自己的安全之类的保镖,但是那两个宫女,李宽也不放心,小朵、叶子是杨妃从小放在身边的,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半路杀出来两个陌生的宫女,李宽不认为没有问题,就算是长孙送来的,也不见得就不是某些人故意塞进来的,比如长孙无忌。

  规矩很重要,无规矩不成方圆。

  所以李宽就定下了规矩,他相信徐天会牢牢准守规矩,能在皇宫里混到皇子身边的太监,都是很守规矩的。

  有一个保镖也不错,李宽从来都是一个危机感很强的人,虽然他可以避开这些危机,但是总会有失手的时候,一个高手在自己身边,安全上有了保障,睡觉都安稳一些。

  所以李宽又开始睡觉了,睡醒了就吃,吃完了再睡。

  被李世民借走的三个厨子又回来了,所以李宽就有了可口的饭食,虽然比不得王朝、小朵、叶子,总比猪食好不是?

  三个厨子去时战战兢兢,回时意气风发,逢人就炫耀自己在御膳房的壮举,就连那些御膳房的神厨都得向自己请教,这辈子值了。

  至于楚王殿下的嘴,比陛下还要刁这件事,被他们选择性的忽略了,直到李宽吃腻了他们翻来覆去的那几个花样,再次劈头盖脸打了一顿,虽然打的不疼,但是让他们的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挫败感,三个厨子决定奋发图强,再造辉煌,得空就去找王朝三人请教,搞的三人烦不胜烦,银行还忙着呢,哪有时间教你们做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