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奉旨看病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7 2019.06.11 14:21

  魏征病了,病的很重,据从国公府回来的太医说,郑国公呕血三升,大呼夫子,已近膏肓。

  所以很自然的,李世民带着长孙气势汹汹来到了别院,一起的还有房玄龄与杜如晦,还有孔颖达。

  “说!为何以妖言蛊惑魏征,让朕几失一重臣尔!”李世民真是怒了,魏征活着的好处太多,山东士族还需要安抚,自己也需要有个清正直臣时刻提点,没想到就上了一次课,就丢了半条命。

  李宽站在那里,双手负在身后,一脸的无奈。

  长孙喝着茶不说话,孔颖达却怒道:“圣人之道,传了千百年,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我们歪曲事实?害的玄成大病一场,如今命悬一线,心若死灰,楚王殿下,你须得给天下士人一个交代。”

  房玄龄悠然自得,杜如晦盯着手中的茶杯,可能觉得这茶水确实是人间美味,打算走的时候顺一些。

  李世民气呼呼的道:“来人,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陛下不可!”长孙连忙出言阻止道:“西楚儿年幼,前些日子又受了天雷惊扰,万万受不得廷杖之苦。”

  李世民怒道:“慈母多败儿!这小子再不管束,今天敢气朕的大臣,明天就敢捅破天!必须受罚。”

  长孙纠结无比,她想着袖子里的那两本书,看了看李宽,这孩子实在是太聪明,但是就是因为太聪明,所以才表现的近乎妖孽,一出手就能让人惊掉下巴。

  “陛下,西楚儿有献新式农具之功,以本宫看,不如功过相抵,既然是他把魏征气病了,那就让他把魏征治好,就不追究这次的事情了。”

  房玄龄慢悠悠的道:“如果治不好,臣觉得岭南那里还缺一皇子亲王镇守,不如让楚王殿下前去安抚僚人也好。”

  长孙顿时怒目而视,她视李宽如亲生,加上李宽有如此才能,又如何肯放到岭南那里吃苦?

  李宽更是大叫道:“房相,小王并没有得罪你,为何害我!”

  “闭嘴!”李世民恶狠狠的道:“速速前去国公府,若是魏卿有半分闪失,朕就把你送到岭南,与虎狼为伴。”

  李宽愁眉苦脸道:“陛下,臣不是医者,只怕束手无策啊!”

  “朕不管!”李世民霸气侧漏,“朕要一个完好的郑国公,不然你就去岭南,没得商量。”

  李宽怏怏道:“那成,不过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李世民警惕的道。

  李宽悠然道:“现在的问题是,郑国公信奉了一辈子孔孟之道,以孔孟门徒自居,忽然间发现自己可能一直以来都没明白圣人真正的意思,信仰崩溃之下,自然大病。

  臣向陛下讨一个人,由他在,臣保郑国公安然无虞,立刻就能生龙活虎。”

  “谁?”

  “工部尚书阎立德,”李宽笑眯眯的道:“的弟弟!”

  李世民松了一口气,对于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儿子,他还是很放心的,当即道:“朕准了,这就宣阎立本进宫随你前去。”

  “还有!”

  李世民眉头一竖,李宽连忙道:“岭南是个好地方,我很想去,不过现在不成,再过几年,待臣造一些楼船大舰再去不迟,到时候陛下不要阻拦臣。”

  此言一出,连一直欣赏茶叶的杜如晦都侧目以视。

  李世民虽然疑惑,却不问,当即道:“朕准了!”

  李宽暗笑,一群土鳖,岭南的财富岂是你们所能明白的?财富来于海上这句话,你们听过吗?现在吃个饭都要放点香料,那玩意死贵死贵的,知道哪里有不?小爷知道啊!小爷统统知道啊!

  不仅仅这些,小爷还知道美洲大陆上有玉米,有土豆,还知道红薯,还知道三季稻,小爷就不告诉你们这些土鳖!

  等小爷纵横四海,过一把加勒比的瘾,再把这些好东西都带回来,吓死你们这些土鳖。

  李宽洋洋自得,对于魏征的问题,一点都不担心。

  人这种生物,精神寄托一旦崩塌,那就很难治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另一种精神寄托,尤其是魏征这种钢铁直男,一辈子直来直去的家伙,不给他找点事做,说不定还真就完蛋了。

  “楚王殿下,为何非要找我?”马车上,阎立本愁眉苦脸的道:“下官正在画一幅仕女图,眼看就要成了,新的画技下官也在研究中,这些俗事,随便找一个太医不就行了?”

  李宽瞥了阎立本一眼,这家伙生的漂亮,浓眉大眼的,看着很顺眼,就是有点不修边幅,这大概是艺术家的通病。

  “你现在也是将作少监,整天就不忙吗?”李宽好奇的问道。

  阎立本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道:“谁耐烦管那些破事,我的新画技马上就要成型了,这才是要事。”

  李宽深以为然,有本事的人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不耐俗事,醉心于自己的天地,不然也不会有偌大的成就。

  阎立本出身贵胄,其外公是北周武帝宇文邕,其母是清都公主,其父是石保县公、隋殿内少监阎毗,他哥又是将作大匠,大唐工部尚书,这个背景,足以秒杀无数官僚,最关键的是,阎家一心在建筑以及书画艺术上钻研,对于别的事毫不关心,朝堂之上,也几乎不发声,这才是聪明人,无怪乎人家传承数百年而不衰。

  李宽笑道:“魏公身患心疾,正要借你的画道一用,以解魏公心疾,不然本王就要远窜岭南去喂猴子去了。”

  阎立本好奇道:“我又不是大夫,找我何用?听闻魏公呕血三升,病入膏肓,我又如何能治?殿下应该去找孙思邈孙道长才是,他妙手丹心,医术无双,应该能救魏公。”

  李宽摇头笑道:“这病孙道长治不了,只有你我才能治。”

  “如何治?”

  李宽掀开帘子,看了看窗外,觉得差不多了,随手抽出一张纸,交给了阎立本,笑道:“见了魏公之后再打开,保证药到病除。”

  越看不到的就越想看,越想看就越抓心挠肝。

  阎立本急的抓耳挠腮,一刻都停不下来。

  “好了老阎,到地方了,马上就能看到了。”

  李宽心中好笑,率先下了车,阎立本抓着那张纸,紧随其后。

  门房是个老头,李宽递了拜帖,老头看了一眼,磨磨唧唧的不愿意进去禀报,李宽还以为人家想要索取好处,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也不稀奇,不过敢问一国亲王索要好处,这老头不应该这么没眼力见才是。

  “喏!”李宽随手摘下一块玉佩,上好的和田玉,宫中出品,必属精品。

  老头撇撇嘴,冷冷的道:“我家老爷身体抱恙,不宜见客。”

  李宽明白了,感情这老头是因为自己气的人家病了,不愿意自己上门。

  “老人家,我可是陛下下旨前来为魏公看病的,你要是阻拦,耽误了魏公治病,万一魏公有个三长两短,你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老头大怒,“楚王殿下,老汉不过是一门房罢了,你楚王殿下尊贵无比,乃是天上的人物,就饶了我家老爷吧,我家老爷受不起楚王殿下亲自诊病。”

  李宽哭笑不得,这老头都七老八十了,他也不好动手,当即耐心道:“你放心,看到我身后这位了没?这位是国医圣手,医术高超,治魏公的病那是小菜一碟。”

  老头看了一眼年轻的阎立本,有些犹疑,“你莫诓我,不然就算你是楚王,老汉也要拼死阻你。”

  “绝无虚言!”李宽正色道:“我敢对天发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