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夜游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05 2019.07.31 14:42

  “所谓变法,就像是蜘蛛织网一般,皇权高高在上,达官贵人,世家大族,个个都在上面享受国家供奉,归根结底,就是需要百姓供奉。

  其实说到底,还是土地问题,所谓一乱一治,盛衰循坏,自古以来从未变过,就算是强如秦皇汉武,也概莫能外,如何能以人力抗衡?

  为什么会有治乱循环,盛衰交替。固然有天命在上,可归根到底,在于土地的兼并,千百年来,历朝历代,都围绕着土地在打转。

  别看我大唐如今不缺少土地,反而有无数的土地等着去开垦,但是别忘了,百姓繁衍生息,人丁增加,土地还是会不够用,总有一天矛盾回越来越深,积攒到最后,就会有人揭竿而起,这几乎是一定的。”

  众人行走在一处湖边,听着李宽的高谈阔论。

  “皇权的力量,要深入民间,让每一个百姓知道,皇帝是干什么的,国家是干什么的,税收有什么用处,如何用属于自己的权力,对抗不合法的横征暴敛,这才是得民心之举。”

  独孤谋笑道:“西楚兄,这世间多是愚夫愚妇,要想做到这一步,怕不是所有人都会读书写字才行。”

  李宽漫不经心的到:“百年树人,百年不成,那就二百年,三百年,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独孤谋被李宽的伟大目标震惊的目瞪口呆,道:“西楚兄莫不是以为,这种事情真能成功?”

  “不是能成功,而是一定要成功!”李宽笑道:“就算是穷尽三五代之力,只要我大唐的政令一直能执行下去,并非不能实现。”

  李恪漠然道:“就怕出现不肖子孙,平白毁了我们的努力。”

  “那就制定标准!”李恪豪气的道:“没有万年的江山,我们多做一些,做的详细一些,就算是子孙们能败坏,也能多败坏两年不是。”

  众人哑然。

  湖上波光荡漾带着点朦胧雾气,似人间仙境,飘渺美妙,远处一艘装饰精美的画舫在雾中若隐若现,引人侧目。

  如此精美的画舫,即便长安也少见,所费不赀故然是一回事,但是画舫的构造模样与普通画舫又不一样。

  如一轮弯月,通体明亮,外层雕梁画栋却又不显得俗气,反倒多了层朦胧的美感,如此怎能不让人想一探究竟,一亏这画舫的主人究竟是何人。

  “诸位,何不上船一叙!”彭德祖探出了脑袋,笑呵呵的道。

  画舫靠岸,众人嬉笑着上了画舫。

  “许久没有抚琴,今日开心,老夫就献丑了!”

  众人坐定,彭德祖当即着人取来瑶琴,顿时琴音乍起。

  琴声悠扬而大气,不似一般文人的多愁善感,反倒颇有些世外之人的洒脱不拘一格的风味。

  “老彭你好不造作!”李恪鄙夷道:“一大把年纪了,还玩什么凤求凰,也不嫌丢人。”

  彭德祖不理他,径自弹奏完毕,这才起身,一脸的怅然若失,装逼到了极点。

  “行了,又没有外人,装给谁看!”程处默上前按下他,倒了一杯美酒,嘿嘿笑道:“难得今日开心,喝酒才是正事。”

  彭德祖一脸无奈道:“大煞风景!大煞风景!”

  李宽嘿嘿笑道:“这座小岛不错,叫什么名字?”

  众人探头看去,发现湖中有一座小岛,以前似乎没有。

  彭德祖意兴阑珊的道:“前些日子不是挖泥造塘吗?还有造作坊的废料,都被送到了这里,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座小岛。”

  李宽哑然,忽然来了恶趣味,笑道:“既然如此,不如就叫小金山吧!”

  “何解?”众人不明其意。

  李宽悠然道:

  “龙宫一片石,秀拔出澄泓。

  积翠中流见,空青水面平。

  松阴摇刹影,鸟语杂钟声。

  不历波涛险,金山共得名。

  我说是小金山,就是小金山,以后我要在这里建一座宅子,周边的景色要好好打造一番,这片湖就叫瘦西湖了。”

  “你还真敢想!”长孙晟怪叫道:“人家杭州西湖闻名天下,你这瘦西湖是什么玩意?莫非是比西湖瘦的湖?那满天下不知有多少瘦西湖了。”

  李宽嘿嘿笑道:“晟兄,咱们打个赌如何?”

  “怎么个赌法?”长孙晟精神一振,自从跟了李宽之后,好久没赌过了。

  李宽傲然道:“我打赌瘦西湖将成为扬州的标志性风景,不出三年,瘦西湖周边的土地最起码暴涨百倍!”

  长孙晟不信,这话谁都不信!

  李宽嘿嘿笑道:“咱们打赌一万贯,谁有兴趣,可以一起。”

  秦英当即大喊道:“一万贯没意思,我赌五万贯!”

  长孙晟也道:“十万贯!”

  独孤谋大笑道:“西楚兄既然有如此雅兴,我也跟一下,不多,三万贯。”

  彭德祖凑上来道:“我也凑一凑,我钱不多,两千贯。”

  众人纷纷押注,就连张柬之也掏出一把铜钱,奶声奶气的道:“我赌殿下赢,十文钱!”

  众人哈哈大笑,被张柬之一搅合,气氛顿时热烈而起来,李恪也压了一万贯赌自家哥哥输。

  在他们看来,自己是赢定了,谁都知道扬州地价不俗,但是这个地方是扬州城外,荒山野岭的,除了你楚王殿下有兴趣,谁还能有兴趣?

  李宽嘿嘿直笑,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营销,什么叫炒作了,就算是一块石头,在咱的包装下,也能卖出金子的价格,你真以为那是神石,在这个年代,还有谁能比得上自己玩这一手玩的熟溜?

  别的不说,就凭自己现在的身份名气,自己在小金山建一座宅子,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跟风,小金山是没有了,但是外面不是还有很多地方吗?随便买一块,能跟楚王殿下毗邻而居,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出手晚了估计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李宽决定,回头就把周边的地全都买下来,然后开始大兴土木,建造一篇园林式别墅,还能愁买家?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