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李宽的金手指

唐司命 天工造物 3001 2019.06.05 20:10

  “玄成宣慰山东,应该也快回来了吧?山东士族冥顽不灵,除了玄成,别人还真没有办法。”

  李世民忧心忡忡,抱着一个硕大的酒壶,痛饮美酒的同时,还不忘谈论国事。

  众人一门心思的喝酒,对于这个话题,没有一个接茬的,就连一向豪爽的程咬金,都没说话。

  长孙无忌冷着一张脸不屑道:“山东士族自诩乃是圣人之乡,最是桀骜不驯,以我看,不如斩尽杀绝来的爽利。”

  一旁的孔颖达不乐意,一双眉毛都竖了起来,一把抓住长孙无忌的衣襟,大怒道:“怎么滴,还想把老夫也杀了不成?来来来,老夫就在这里,你倒是杀一个试试。”

  房玄龄连忙劝道:“好了老孔,长孙口无遮拦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过是恼怒山东士族不识好歹罢了。”

  孔颖达怒气盈胸,要说士族,他们孔家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士族,孔老夫子的嫡系后裔,尊贵无比,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以来,孔家的地位扶摇直上,五胡乱华之后,虽然凋零,但是底子还在,早晚会再次兴旺起来。

  长孙无忌自知失言,低眉顺眼的给孔颖达赔礼道歉,这才让他气顺了,不然这老头发起火来,连李世民都扛不住。

  尉迟敬德大大咧咧的道:“老孔,长孙说的没错,山东士族不识好歹,还不如杀个干干净净,一个个都养成肥猪了,不杀了过年,还等着他们成精不成?”

  孔颖达顿时再次发火,一副拼命的架势,就要去打尉迟敬德。

  论身手,十个孔颖达也不是尉迟敬德的对手,他瘦弱的小身板,还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碾的。

  李世民苦笑着摇摇头道:“好了好了,咱们在这里说说笑话就算了,这种话万万不可在外面说。”

  一直眯着眼睛的杜如晦睁开眼睛笑道:“都是闲的,魏征虽然是隐太子的人,但是办事的手段不用担心,忠心也不用担心,前些日子的事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在这装什么装,现在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太子何时登基才是正事。”

  杜如晦说的是魏征宣慰山东途中的一件事,魏征遇州县解送建成、元吉党与者皆释之。

  李世民知道之后,很是满意魏征的处置方法。

  程咬金嘿嘿笑道:“要我说明天就登基,省得夜长梦多,太子登基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执掌天下,不用束手束脚了。”

  众人闻言摇头,就连李世民都摇头道:“过于急切了。”

  李宽来到太液池,更是失望,太液池比曲江池还不如,就是一个小池塘,根本就没有开始营建,历史上太液池还要几年后才开始营建,那时候才是大唐盛世最鼎盛的时候,或许几年后,才能看到那种繁华的景象。

  因为小,所以视野就很小,所以李世民很快就发现了李宽一行二人。

  虽然发现了,但是李世民却没有让李宽他们过去,依旧与自己的臣子商议着事情。

  李宽敏锐的发现了人群一种,有一双如同毒蛇般的目光凝视着自己,让他头皮发麻。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孩子,作为一个孩子,要有孩子的觉悟,不能表现的过于妖孽,这年头妖孽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有人护着,一朝飞黄腾达,要么被人所妒,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长孙无忌,李宽决定藏拙,这老阴货可不是好惹的。

  “我累了,把我送回去吧!”

  岸边的李宽,被王朝背在背上,往自己的别院慢慢赶去,一滴滴冷汗顺着额头就淌了下来。

  这年头,聪明这种东西,绝对是好事,但是一旦被人发现你很聪明,那就是坏事了,在一群杀才环视之下,饶是李宽聪慧绝顶,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主要来自于长孙无忌,这家伙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看,若有若无,李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毫无疑问,为了自己妹妹的儿子将来能顺利登基,他决不允许一个聪慧的皇子对自己的外甥有任何威胁,当然,至于是哪个外甥当皇帝,他是不在意的。

  李宽觉得自己若是表现的过于妖孽,这老东西绝对会防患于未然,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那样死的也就太憋屈了。

  过了一会,李宽悚然一惊,身躯一颤。

  要么别展现出自己聪慧的一面,既然展现出来,落在了别人的眼里,那么再藏拙的话,就显得过于刻意了,自己已经落在了别人的眼里,朝堂之上,谁不称赞皇子李宽聪慧异常?自己现在表现的再愚钝,纵然有些人会相信,但是这些人绝不包括长孙无忌。

  李宽觉得自己的命真苦,这特么算是什么事?

  思来想去,李宽认为,既然如此,不如展现出更加厉害的一面,把自己牢牢捆绑在大唐这辆马车上,让长孙无忌投鼠忌器,不敢妄动,这样的话,自己还有可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不然李恪的未来,自己也免不了要走一遭。

  “娘的,生活不易,且行窃珍惜啊!”李宽郁闷欲死,趴在王朝的背上一动不动。

  从哪里开始呢?李宽迅速的在脑海里寻找策略。

  封建社会,以农业立国,所以要想有所建树,自然是从这方面下手最佳,虽然自己更擅长商业,但是毕竟事急从权,而且这年头,似乎也没有值得自己操作的平台。

  农业方面,自己知道些什么呢?

  一霎那间,李宽脑海中浮现一幅幅画面,那些画面清晰可见,细致入微。

  李宽心念一动,一副曲辕犁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就连曲辕犁的构造、尺寸,都事无巨细的展现出来。

  这是耧车?这是筒车?这是粪便化肥之法?这是灭虫之法?钢铁冶炼铸造之法?

  李宽心中骇然,他这辈子加上上辈子,都没接触过农活,对于农业这一行,更是半点都不了解,自己脑海中为何出现这些东西?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心念再动,李宽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图,那是最复杂的航天母舰的图纸。

  李宽更加惊骇,这玩意就算是后世,都没有研究出来,大家不过是弄个卫星,搞个航天飞机之类的,去太空里耍一圈,航天母舰这玩意,虽然大家都在研究,但是一直都是在研究而已,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国家真的研究出来了。

  这个金手指,似乎有些离谱了啊!

  不过这是好事,虽然现在自己造不出航天母舰这种高科技的玩意,但是造出来点别的,用以自保,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想是这么想,李宽静静的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搜索各种信息,想要明白,这些信息是如何出现在自己脑子里的。

  自己不过是被雷劈了一下,就来了个时空穿越。

  不过是想了一下该展现些东西,这些从古至今的玩意就出现了。

  要是不弄明白,李宽有些不甘心,他不认为自己被雷劈的时候,恰好那道惊雷也劈了一座图书馆,恰好把那图书馆的所有书籍带到了自己脑子里,毕竟世界上哪家图书馆,也不会有航天母舰的建造图纸。

  终于,李宽在自己脑海里搜索到了唯一一个不同的东西,那是一个字,一个似乎有些不愿意让李宽看到的字,这个字暗淡无光,却古朴大气,让人一眼看到,就挪不开眼睛。

  命!

  这是什么意思?李宽想不明白,单单一个字,就算是神仙,也不见得能想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冥冥之中,李宽知道,这个字,似乎就是自己金手指的奥妙所在。

  一道道流光在李宽的脑海里翻飞不定,那些流光蕴含着一种种信息,每一道信息,都是一种足以改变大唐的利器。

  最终,所有的流光交织在一起,化作一本大书,大书流光溢彩,煌煌大气,正中间,铭刻着那个“命”字。

  李宽长吸一口气,心念微动,那本书翻开了一页,上面,恰好是曲辕犁,再翻一页,便是耧车,都是李宽现在所能用到的技术。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王朝的后脑勺,忽然有种神奇的感觉,似乎他能看到王朝的命运一般,甚至连王朝的死期,都能隐隐间感觉到,如果历史的车辙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王朝将会在十二年后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被人一刀枭首。

  命?

  李宽回头看了一眼李世民。

  天可汗,堪称千古一帝的李世民一生的轨迹,化作一道信息流,没入了李宽的脑海,除了关于李世民的死因,几乎没有丝毫偏差。

  无论是因病暴毙,还是服药而死,都不是李世民真正的死因,他是被自己的大舅哥和自己认为仁厚的儿子鸩杀。

  李宽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头疼欲烈一般,昏死了过去。

  原来这就是“命”啊!这是李宽最后的念头。

  背着他的王朝毫无察觉,在他看来,殿下不过是太累了,睡着了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