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螭夫人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41 2019.07.16 11:17

  晚娘作为千秋阁的主事人,也算是长安城的名人,对于各家公侯王爷,名人公子,都如数家珍,千秋阁失去四大花魁,非但没有影响到千秋阁的生意,反而让千秋阁的生意更加好了,只是画舫一时半会没有用了,但是平康坊的千秋阁,却红红火火。

  这些人来此,绝大多数,都是想见一见晚娘,这个传说中培养出四大花魁的晚娘。

  晚娘穿梭于人群之间,尽力让每一个人都宾至如归。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楚王殿下会来第二次。

  这一次,李宽与独孤谋、程处默、秦英、尉迟宝林一起,四人没有掩饰自己,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哎呦!楚王殿下!”晚娘莲足轻动,就向着四人飘来。

  程处默身材高大,满脸青色的胡茬子,秦英面如冠玉,英俊潇洒,两人上前一步,拦住了晚娘。

  “晚娘,我们兄弟来耍子,好生招待就是,听说你这里又有新人了,容貌不逊于琴棋书画,才华不逊于国子监的才子,拿出来给我们兄弟瞧瞧。”

  独孤谋折扇轻摇,笑吟吟的道:“我们兄弟要是看上眼了,自有你的好处。”

  晚娘面上笑容不断,甚至有些谄媚,上次李宽虽然带走了四大花魁,但是留下的银票,足足一万两,足够弥补千秋阁的损失,而且间接的给千秋阁扬名,令千秋阁更上一层楼,她自然不敢大意,当即道:“好说好说,我们千秋阁别的没有,就是干净漂亮的女子多的是。”

  独孤谋笑骂道:“胡说八道,青楼楚馆,有甚干净?废话少数,带我们兄弟去雅间。”

  李宽没有说话,他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二楼的一个房间,眼中有一道光芒流转,寻常人难以看见,突然间,他右手轻轻一抬,点在了空中,旋即对晚娘笑道:“此次我们兄弟只看歌舞,你找些能歌善舞的过来就行。”

  房间很大,歌舞很美,舞娘也很漂亮。

  众人欢笑之间,舞娘们跳的更加起劲,更加卖力,主要是程处默随手扔出去的金叶子,只要捡到个两三片,足够让她们赎身了。

  独孤谋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那个疯狂旋转的舞娘,尉迟宝林与李宽两人在斗酒,酒是葡萄酿,喝个一斤半斤的也醉不了,李宽久经酒场,身体素质又好的不像话,尉迟宝林就算是再能喝,也不是他的对手,渐渐有些不支,醉眼朦胧。

  独孤谋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径自向着那个舞娘走去,旁边的人纷纷退避,一旁的晚娘见状,面色微变,连忙上前,还未说话,被独孤谋一把推了出去。

  在一霎那间,独孤谋的手就摸到了那个舞娘的裙摆。

  晚娘大惊失色,腰肢一动,极其灵动的闪身就要挡住独孤谋。

  “没意思!”独孤谋不动声色,抽出了自己的手,一口抽干杯子里的葡萄酿,意兴阑珊的道:“舞跳的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些。”

  尉迟宝林已经倒下了,呼呼大睡,李宽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酒,对于独孤谋的评价,不置可否。

  那舞娘停下舞动的身姿,咯咯一笑,揭下面纱,顿时一张堪称倾国倾城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晚娘连忙上前,挡住了那舞娘的面孔,脸色变幻不定,指掌之间变幻数次。

  李宽随意的瞥了一眼,淡然道:“独孤,好好的歌舞,你非要扫兴,人家年纪大不大的管你屁事,舞跳的好不就行了?”

  独孤谋回到座位上,哈哈大笑道:“西楚兄说的是,美艳少妇,自有一番滋味,莫非西楚兄有意?”

  那舞娘上前,款款一礼,言笑晏晏道:“妾身赤月,见过几位公子。”

  “赤月?”李宽哑然失笑道:“不应该是螭黎吗?”

  螭黎双眸精光闪烁,晚娘身躯微动,手中忽然多出一柄长剑,那长剑出现的极其诡异,谁也没看到是怎么出现的。

  程处默大喝一声,伸手抓过一张凳子,护在了李宽的跟前。

  李宽伸手推他,发现推不动,不由翻了个白眼道:“麻烦让让,挡到我看美人儿了。”

  程处默跟铁塔似的,纹丝不动,独孤谋手中一柄尺长的短刃出现,上面闪烁着幽幽蓝光,显然不是善类。

  李宽无奈,只得探出脑袋道:“当年名震天下的螭夫人,天下豪杰无不拜倒在夫人的石榴裙下,就连王世充这等猛将都概莫能外,据说你不是早死了吗?怎么还有空来千秋阁跳舞?啥时候改行的?要是陛下知道了,肯定很开心,弄到宫里闲暇之时与群臣宴饮,倒是不缺舞者了。”

  独孤谋心头大震,程处默不明所以,连忙低声询问,孤独谋沉声道:“隋末天下大乱,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天下浩荡,群情汹涌,最后被陛下一一击败,取得天下。

  这其中,又有各种奇人异士搅动风云,比如朝中的李靖、李绩两位将军,但是这些人中,有一位女子,号称螭夫人螭黎,此人身份来历神秘非常,无人可知,只知道此人智慧高绝而且容貌倾城,纵横捭阖之间,戏弄天下群雄于指掌之间。

  那时候天下群雄,莫不想得到螭夫人,以为助力。

  最后此人被王世充所得,助王世充得到半壁江山。

  可惜王世充见色起意,竟然意图纳螭夫人为妃,螭夫人不从,竟然想要用强,螭夫人大怒之下,愤然离去,此后再也没有音讯,王世充失了螭夫人,为陛下所败,身首异处。”

  程处默双眼微眯,这种秘闻,他是不知道的,他爹也没跟他说过,独孤谋出身独孤世家,家族里能人辈出,光皇后都出了好几位,最著名的便是隋文帝的皇后独孤皇后,其次便是传说中与太上皇李渊有一腿的独孤老太,也就是独孤谋的祖母。

  独孤家人丁不旺,阴盛阳衰,每一代的孤独家女子,都有招赘婿的传统,独孤家掌权的,一直也都是女人,这也是独孤家在朝堂之上并不强势的原因,但是却没有人敢于小看他们,就连李世民都敬畏三分,这个家族来历非同一般,纵然没有男子,女子发起怒来,也能让天下大乱。

  直到独孤谋出生,独孤家才算是有了一个出类拔萃的后辈,自然倾心教导,各种秘闻独孤谋知道一点都不意外。

  李宽直视螭夫人,这千秋阁真正的主事人,就是螭夫人,至于晚娘,不过是个头面人物,所谓的后台,更是子虚乌有,一介女子能在长安混的风生水起,这份本事,自然非常人所能及。

  螭夫人伸手拨开晚娘,李宽这才看清她的面容,按时间推算,螭夫人至少也有四十岁左右了,但是却依旧容颜迤逦,如同二八少女,身材火辣,皮肤白皙,令人见之而倾心。

  李宽虽然是十几岁的身子,但是心里年龄也有四五十了,自然更能欣赏这种另类之美,他抚掌大笑道:“果然倾国倾城,怪不得令王世充神魂颠倒,就连陛下都念念不忘。”

  螭夫人面现不悦道:“臭小子,你再提王世充,信不信老娘这就宰了你,保证让你爹查不出你们的死因。”

  独孤谋、程处默心头一紧,紧张兮兮的把李宽护的更严实了。

  李宽惦着脚尖,无奈道:“人家想杀我们早就杀了,你们两个还不是对手,干什么搞的剑拔弩张的,放松!放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