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造城的资本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6 2019.06.18 07:30

  李宽有些失望,百战悍卒,一向是军中的宝贝,他还想弄几个看家护院呢,没想到人家看的那么紧,不过看在秦琼这么紧张的份上,那就算了,不打这些悍卒的主意了,想要保证自己的安全,靠自己才是最靠谱的,靠别人,终究有一天是靠不住的。

  李宽从来都不相信有纯粹的人,任何人都可以开一个价码,关键是这个价码合适不合适了,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五十斗呢?五百斗呢?五千斗、五万斗?总有让陶渊明也无法拒绝的价码。

  有些人需要感情羁绊,有些人需要金钱栓牢,还有些人需要强权压制。

  偏生商人出身的李宽,这三样现在样样都缺,身边就三个跟班,还不知道是谁家的眼线。

  双眼微眯,李宽看向了秦琼,大唐翼国公的命运,在他眼里展现无遗。

  命运就是一根线,这根线上有很多节点,这些节点上与另一些线纠缠着,就是一个人的命运所经历的人或者事。

  如今看来,秦琼的命运,似乎发生了变化,原本一根线上,剥落了一道线,那道线,隐隐间指向李宽。

  李宽突然恍惚了一下,异像消失,他能看透别人的命运,却不能长久,金手指果然不能乱开。

  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李宽笑呵呵的道:“这块地都种麦子吧!”

  身后的王朝牢牢的记下,李宽笑呵呵的道:“北面这几块地,全都种上麦子,西面的地是坡地,种冬瓜和高粱,东面的那几块种果蔬。”

  “靠近渭水的那一片水浇地,留着种稻子,至于其余作坊、工厂之类的,全部搬迁出烟波荡,向秦岭靠近。”

  阎立本皱眉道:“不妥吧?原本那些作坊是要建在渭水边的,如今突然搬出去,会不会让几位国公王爷反对?”

  李宽笑道:“无妨,这块地方在未来会成为商业集散地,说实话,麦子这东西,还是因为人气不够才种的,等人气够了,除了果蔬以及南边水浇地的稻子,应该全部化为商业区,这样才对。”

  秦琼连忙问道:“农业为本,这样做只怕不妥。”

  至于如何不妥,秦琼也说不上来。

  李宽笑了笑,指着渭水道:“长安八水,渭水为首,联通运河,直通江南,江南物产丰富,我们北地就算是种再多的粮食,也不可能有江南多。

  烟波荡是一个纯商业化的城市,未来的商业中心,不能只看着眼前的一些利益,我们要打造出拳头产品,这样才有优势。”

  李宽让王朝把图纸拿来,指着图纸道:“我的府邸周围,将是一片别墅区,还有府衙之类的办公区,在别墅区南边。”

  “靠近渭水一直到府衙这里,将来是商业中心,无论是街道还是各种铺面、市场、甚至还有钱庄,必须严格按照图纸建造。”

  “地下设施是最重要的,我不想以后看到一个肮脏的城市,我受够了长安城大街小巷上的味道,这种味道,不能出现在烟波荡。”

  “渭水边的灯塔,需要率先完成,那里将是烟波荡的标志,让世人看到灯塔,就想到烟波荡。”

  “还有那边的学院,养老院,孤儿院,以及中心的广场,广场中的座钟。”

  李宽越说越快,阎立本终于急了,一把捂住李宽的嘴,气急败坏道:“你知道这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多少砖石木料?一年?就算是十年也不见得能建成!”

  李宽费力的把阎立本的手扒开,不悦道:“老阎,关系好归关系好,你再动手,我就不告诉你该如何用一年的时间造一座城。”

  阎立本面色奇差,他认为李宽在开玩笑。

  李宽拍了拍手,王朝李恪从马车后面拿下一个布袋子,袋子不大,能盛二三十斤东西。

  “这东西叫水泥,配合钢铁,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搭好架子,只要架子搭好了,剩下的就是往里面添砖加瓦的事了,是个人都能干。

  至于人手,不需要多,左武卫的人,就是来干这个的。”

  秦琼笑道:“干活没有问题,都是穷苦人出身,虽然厮杀惯了,但是以前的本事没有落下。”

  阎立本手里攥着一把水泥,悉悉索索的从指缝间流出,这玩意该怎么造房子?

  王朝见状,殷勤的解释道:“殿下带我们做过实验,这东西一沙土加水,按一定比例混合之后,浇筑成型,坚硬无比,堪比花岗石,是最理想的建筑材料。”

  阎立本不信,这事也没法信,王朝只做过一次实验而已,至于其中的关键所在,指望他一个大老粗讲明白,实在是为难他了。

  “大家准备一下,尤其是将作监,把我需要的器械准备好,每一样都要有备份,过了一月份,天气转暖,我们就开工!”

  说完,李宽拔腿就要走,阎立本连忙拉住他,低头哈腰的道:“单靠这水泥,就能把城建起来?似乎不太可能吧?水泥的功效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还有后手。”

  李宽刚刚才看了秦琼的命运线,这会困顿欲死,一点精神都没有,被阎立本拉住问东问西,有些心不在焉道:“这些事你去问王朝,或者我那两个小宫女,这些天都是他们帮着做实验,你们按照标准去做就行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

  阎立本一脸黑线,这么重要的东西,就交给这么三个身份低下的人去做,你是不是傻。

  不管是不是傻,李宽进了马车,倒头就睡,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劳心劳力的,实在是费神,不如睡觉来的爽快。

  有人南柯一梦,观棋烂柯,李宽只能一梦睡到大天亮,就被人揪了起来,扰人清梦,还不敢发火,因为把他揪起来的是长孙,后宫之主,皇后娘娘。

  “说!”长孙怒气冲冲。

  李宽揉了揉眼睛,眼角还有未干的眼屎挂在那里,让他显得有些猥琐。

  “说啥?”李宽傻乎乎的问道。

  “说啥?”长孙大怒,“青雀上次从你这里回去之后,已经三天没睡了,这是怎么回事?”

  李宽想起来了,前些日子做水泥的时候,自己随手写了一些化学方程式,那时候李泰就在身边,七岁的孩子,能懂个什么,李宽也就没在意,万万没想到,孩子也有聪明绝顶的,越聪明的孩子就越容易钻牛角尖。

  很不幸,李泰就是这么一个孩子,聪明且死脑筋。

  这小子靠着李宽嘴里念念有词的几句话,自认聪明不逊于李宽,拿着那些方程式自己回去研究去了,这一研究不当紧,就跟走火入魔了似的,几天不眠不休,这就惊动了长孙,得知缘由后,自然前来兴师问罪。

  后宫之中,要说最受宠的皇子,自然是李泰无疑,这家伙不但聪明而且胖乎乎的惹人喜爱,李世民夫妇都是宠爱有加,李承乾、李宽、李恪这三个兄长又极其纵容,整个就是一小霸王,成天惹是生非,关键是几个老师也喜欢他,对此视而不见。

  今天这是终于遭报应了吗?

  李宽不觉笑了出来。

  “还敢笑?”长孙顿时凤目竖了起来。

  李宽连忙道:“您老人家息怒,算不得什么大事,让儿臣前去,保证药到病除。”

  说来也怪,李宽一直称呼李世民,都是叫陛下,但是轮到长孙的时候,从来都是随意称呼,有时候叫娘娘,有时候又叫母后,乱七八糟的,偏偏长孙就吃他这一套,两人聊起天来,也是愉快的很,一度让李世民极其嫉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