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岁末大宴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968 2019.07.10 10:53

  贞观元年岁末,百官得赏赐,百姓安居,纵观这一年来,大唐虽有小灾小难,却还算安稳,所以李世民很大方,岁末之时大宴群臣,皇庄中的大棚蔬菜每人送了一车,美酒佳肴的也没少送,一时间皆大欢喜。

  人群中的房玄龄却一脸肃穆,经过这大半年的摸索研究,他有九成的把握肯定,来年必然大旱,蝗灾必然会起,虽然他已经做足了准备,无论是常平仓还是太仓,都堆满了粮食,就连勋贵家里,都积极囤积,以备不时之需,但是房玄龄却没有多大的把握。

  养鸡场建立起来了,而且是一县一个,养鱼场也建起来了,为数不少,房玄龄下去检查的时候发现,官吏们不过是把此事当作自己的一项政绩,或者说当作巴结当朝宰相的台阶,根本没有几个人尽心尽力的去做事情。

  就连需要兴建的公厕,还有中书省强令实行的卫生条例,都没有人在意。

  几千年来养成的顽疾,大家都是随地大小便,忽然有人告诉你拉屎撒尿要去指定的地方,就连官员们都不以为然,更遑论那些平头百姓?

  房玄龄竭尽全力去预防,到最后是个什么结果,他也不知道,甚至一点信心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坐在皇子坐席上的李宽,发现李宽昏昏欲睡,似乎对于这岁末大宴,没有任何兴趣,摆在案上的美食,一点没动,只有一壶葡萄酿,喝了那么几口。

  李二陛下依旧在兴高采烈的与群臣交谈,此刻正在演奏著名的秦王破阵乐,这是今年才草创的宏大歌舞,龟兹乐令人沉迷其中,场中的群臣群魔乱舞,伸胳膊蹬腿的,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

  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

  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

  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多好的歌词,这可是李百药、魏征、虞世南、储亮等人的呕心沥血之作,足以传颂千古。

  若是真的太平秋,该多好啊!房玄龄心中默默想着,随即晃了晃发胀的脑袋,端起一杯美酒,一口抽干,大喝了一声,跳入场中,开始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李世民的宴会,一般都比较热情激烈,这里的激烈不是情绪,而是场面。

  到了宴会末,都喝的差不多了,积累了一年的怨气就要开始释放了,大家你一椅子我一凳子,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没事还有两个雄壮大汉下场角力摔跤,战况激烈的令人头皮发麻。

  反正李宽是无福消受,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找机会就溜走了。

  李恪、李泰四个有样学样,偷偷的跟着李宽去了后宫,那里长孙也在饮宴,主角就是那些命妇以及宫中有品级的妃子。

  李宽不过是看了一眼,就没了兴趣。

  长孙喝酒喝的豪迈,杨妃吟诗吟的好听,阴妃的歌舞堪称一绝。

  大殿之中,也是一片叫好之声。

  李宽来到了太极殿前,皇宫最重要的大殿之中,李渊落寞的扶着栏杆,看着显德殿中热闹的情形,曾几何时,那是属于他的,如今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爷爷!”

  一排五个小小少年躬身施礼,落寞的李渊,终于有些开心了,总算有几个有良心的。

  “西楚儿、恪儿、青雀、小佑、小黯。”李渊双目通红,鼻子发酸,感慨道:“你们不去饮宴,来我这个孤老头子这里干什么?”

  李渊心中感触之下,都不再称呼自己为“朕”了。

  李宽不说话,他此刻的心情也不大好,满世界都在欢庆盛世,他却忧心忡忡。

  李泰是个机灵的,当即朗声道:“爷爷,饮宴没什么意思,我们来这里陪爷爷守岁。”

  李恪笑道:“正是正是,晚一会有烟花表演,今年的烟花可比去年的好看多了,据说有一百零八响,在一百零八坊各自点燃,此起彼伏,最是美观。”

  李黯、李佑贪玩,早就跑进太极殿找好玩的去了,李渊在的地方,从来都不缺少玩物,李世民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塞进太极殿,让自己的老父亲安心养老,不要再有什么心思。

  爷四个静静的趴在栏杆上看着夜色,气氛极其诡异。

  过了许久,李渊开口打破了平静。

  “西楚儿,你似乎有心事?”

  李宽回过神来,连忙笑道:“哪有,只是今日宴会之上,看群臣欢歌燕舞,有些感触罢了。”

  李渊嘿嘿笑道:“你爷爷我也曾纵横天下数十年,一手开创了大唐,你那点心思还能瞒得过我?说来听听,爷爷给你开解开解。”

  李宽哑然失笑,摇头道:“真没有,孙儿在想着,明年该干些什么,今年做的事情已经基本完成了,明年似乎没事可干了,这让孙儿有些无聊罢了。”

  李渊愕然,旋即道:“你小子就是心思多,你要知道,你这一年做出来的事情,是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要不是你是皇家亲王,只怕就算是封侯拜相,都不为过。

  就算是秦之甘罗,比你也逊色三分,甘罗十二岁时出使赵国,使计让秦国得到十几座城池,甘罗因功得到秦王政赐任上卿,哪里有及得上上你李西楚点石成金、恩泽天下的本事?”

  李宽笑道:“爷爷说笑了,甘罗倒霉就倒霉在锋芒太露,他若是安安分分的,还能安享太平,可惜被人当枪使,去了一趟赵国,侥幸活命,这才有了十二岁为上卿的传说,不过之后呢?小小年纪无疾而终,这其中的猫腻,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孙儿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还是老老实实的活着才是正理。”

  李渊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就是太聪明了,你要不是二郎的儿子,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原来你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好!真是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有二郎作为靠山,又不想坐上那把椅子,自然能安枕无忧。”

  一旁的李泰双目放光,旋即暗淡了下来,李宽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李泰的变化,他与李恪、李黯都有前隋血脉,这辈子无望帝位,只有李泰还有机会,正儿八经的嫡子,不过不是长子罢了。

  如今的李承乾,温文儒雅,颇有主见,是一个完美的储君,只要李承乾不犯大错,李世民不动心思,没有人能动摇李承乾的储君之位。

  李宽想了想,说道:“爷爷,说句大逆不道的话,陛下开了个坏头,我大唐必须从陛下这里从新开头,不然后世子孙互相倾轧征伐,非是大唐之福。

  我大哥李承乾,乃是嫡长子,他继承帝位,顺理成章,孙儿本就无意于此,小恪他们也没有这个心思,至于以后,那就是以后的事情。

  只要陛下坚定不移,我大唐必然万世无忧。”

  李渊意兴阑珊,当年玄武门之变,他诅咒李世民道:汝杀吾子孙,他日汝子孙亦复如是。

  兄弟相残,甚至赔上了性命,李宽可以想象的到,李渊的心情是如此悲伤绝望,然而李渊还来不及哀吊,李世民的屠刀,又举向了他的十个孙子。李建成的五个儿子和李元吉的五个儿子,也都是李世民的亲侄子。李渊苦苦哀求李世民,放过这十个孩子,本来经历了失子之痛的李渊,看到十个孙子又没了,简直是心如死灰,他愤恨的对李世民说:汝杀吾子孙,他日汝子孙亦复如是。

  或许冥冥中真的有某种命数,也或许是皇家的争纷,从来就不会平息。李世民14个儿子,大都不得善终。

  长子李承乾和次子李泰,因为皇位而水火不容,互相陷害,最终,李承乾被流放黔州,并在黔州去世,李泰被李世民往封邑,后来李泰也死在了封邑上。

  第三子吴王李恪被牵连进谋反案中赐死。

  第五子李佑喜欢游猎,结交奸邪之人,因为长史权万纪劝告他,他就将人给杀了。还打算谋反。李世民只好将他押回长安,赐死于内省。

  第六子蜀王李愔牵连进房遗爱谋反爱,被流放巴州时死去。

  第七子李恽在唐高宗即位以后,被告谋反,被吓得自杀。

  第九子李贞,带兵反对武则天,失败后服毒自杀。

  第十子李慎,曾被李贞邀着一起反抗武则天,没有答应,在李贞失败后,仍然被牵连,被流放巴州,路上死去。

  第二子李宽、第十一子李器、第十二子李简都早逝。

  第十四子李明,唐高宗时期,李明与废太子李贤串通,被贬至黔州,在地方官威逼下自杀。

  唯有两个儿子,结局算是比较好的,一个是当了皇帝的李治;一个是被过继给李建成的李福。

  李宽现在做的,就是尽力把这种机会,消除在萌芽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