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七月流火

唐司命 天工造物 3068 2019.06.02 00:05

  “母亲来的正好,过会在孩儿这里用晚饭吧,孩儿新发明了一种菜式,还算是能入口,母亲品鉴一二,给孩儿提些意见。”

  杨妃又要发怒,不过转眼间就压了下来,她叹息一声,摸了摸李宽的小脑袋,苦笑道:“你自小被陛下接入宫中,咱们母子离别,如今好了,终于能时常见面了。

  你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也不会阻止你,只是以后莫要坏了规矩,私下里叫叫就好了,在外面,千万莫要再叫我母亲,不然让别人听到了,一个不孝的帽子戴在头上,总归对你是不好的。”

  李宽心头一酸,这年头孝道大于天,就算是李世民,不论他多想自己的老爹去死,但是总归是没胆子杀了老爹,反而要小心伺候,让老爹颐养天年,寿终正寝,他已经杀了亲兄弟了,落了一个弑兄的帽子,若是再杀了老爹,那就是弑父,当真是天理难容,满天下的士人,都不会再帮他,总不能用一群冲阵杀敌的悍将治理朝政吧?

  李宽虽然是李世民的亲儿子,不过现在过继给李智云了,跟李世民从法理上来说,已经没有半点关系,再叫杨妃母亲,自然是不合规矩,乃是大不孝也!

  “母亲放心,孩儿省得,自然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杨妃宠溺的摸了摸李宽的小脸,开怀笑道:“你是个聪明的,若非从小体弱,也不会被你父亲送到宫中,想要靠着皇家的福气,看看能不能让你身体好起来,你莫要怪你的父亲,他这些年也不容易。”

  李宽懂事的点头道:“母亲放心,父亲乃是天日之表,人中龙凤,注定要做皇帝的,不过是一点点小牺牲,孩儿又怎能怪罪?五叔当年为了全家而死,孩儿过继到五叔膝下,也是应有之义的。”

  “说得好!”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声音有一种奇特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看一看,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何等人物。

  李宽撇撇嘴,要不是知道你来了,以后还要靠着你的名头混日子,老子才懒得拍这么恶心的马屁。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是如何知道李世民来了呢?

  “臣妾参见太子。”

  “爹!”李恪喊的无比自然,甚至还张开双臂求抱抱。

  李宽却没有,他还在想,这时候是叫爹呢,还是叫伯父呢,还是叫太子殿下呢。

  To be or not to be!这是一个问题啊!

  “臭小子,叫爹!”

  李宽看去,正是自己抱恙之时那位霸气的宫装妇人,想来定然是李世民的贤内助,千古以来最著名的皇后之一长孙无疑。

  “爹!”

  这一生爹叫的干脆无比,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浑然天成,谁也找不出毛病。

  李世民弯腰,一手抱起一个,李宽这才看清李世民的长相。

  不得不说,李世民卖相极佳,身高至少一米八开外,两撇胡子略为卷曲,更添三分霸气。

  “哈哈哈,今日难得你们母子进宫,咱们一家五口吃些便饭。”

  作为一个孩子,就要有作为孩子该有的觉悟,比如逗亲爹开心,跟亲爹告状之类,这是不能少的,毕竟有句话说的对,孩子不拿来开心,那生孩子干嘛!

  李宽展现出了一个良好的孩子该有的风范,李恪也表现的可圈可点,一旁的杨妃一脸的骄傲,只是为何长孙耷拉着脸?

  都是一家人,冷落了谁都不好,以后还要靠着这位霸气的皇后娘娘罩着呢,自然不能让长孙觉得冷落了她。

  李宽从李世民身上下来,跑到长孙身前,仰着小脸,好奇的道:“你就是我大母吗?”

  长孙弯下腰,抱起李宽,怜惜的道:“是啊,你可以叫我大母,也可以叫我王妃,或者其他的什么都行。”

  李宽眼睛都笑弯了,抱着长孙,脑袋直往长孙怀里拱,长孙开心的陪着他玩耍起来,两人玩的极其开心。

  晚饭时间很快到了,清蒸鲈鱼那可能是第一次在大唐出现,李世民狐疑的夹了一筷子,鲜美的味道让他食欲大开。

  “你们也尝尝,这道菜倒是新鲜,我还是第一次见。”

  一条鲈鱼五个人吃,很快就分食完毕了,李世民惋惜道:“美食不可多得啊!”

  李恪当即道:“既然爹喜欢,就再做一些就是,反正宫里这鱼不少。”

  说完,李恪期待的看着李世民,他还没吃饱。

  李世民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为父多年没有放纵,今日已经过于放纵了,如此美食,却是不宜多食,不然天下人人效仿,奢侈之风不可助涨。”

  李恪懵懂的点了点头,李宽却差点哭了,尼玛,这不是坑儿子,简直是坑到家了,吃点东西都能吃出大道理来,李世民就是李世民,这让自己以后还如何享受口腹之欲?万一被发现了,那就是奢侈,李宽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透了,要是有重来的机会,还不如投入个小门小户的家庭,靠着自己的本事,干啥不能活得逍遥自在,怎么偏偏摊了这么一个奇葩的爹。

  吃鱼就吃鱼,谁没吃过?不过是换一种吃法,就算是奢侈了?这特么都是什么鬼道理!

  李世民吃饱喝足,拍拍屁股带着自己的爪牙走了,顺带着把杨妃和李恪也拐走了。

  别院里,又只剩下李宽,还有两个小宫女。

  思来想去,李宽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听老爹的为好,把肚子喂饱,比什么都强,不过是一些食物,搞的像要亡国了一般,实在是太过小题大作了。

  第二天,李宽晒着秋日的太阳,懒洋洋的如同一条哈趴狗一般。

  日上中天,李宽终于想起来该吃饭了,他回头看了看,自家小侍女不知跑哪儿去了,想来是去厨房催促厨子去了。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李宽晃晃悠悠的起身,来到了厨房。

  厨房烟火喷涌,吓得李宽一个激灵,连忙呼喊道:“走水了走水了!赶紧救火啊!”

  “殿下!”一个身影从厨房冲了出来,大急道:“殿下,是我跟小朵在做饭,不是走水了。”

  李宽目瞪口呆,指着厨房说不出话来,谁家做饭做的就像是要烧房子一般?

  小朵也冲了出来,两个小姑娘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叶子边抹眼泪便道:“殿下,咱家的厨子被太子叫走了,说是陛下最近食欲不振,需要清蒸鲈鱼调剂一下胃口。”

  李宽彻底惊呆了,这真是不许百姓点灯,只许州官放火,李世民昨天还教训自己不可奢侈,今天就假公济私,为了一道菜把自家厨子弄走了。

  “岂有此理!”李宽大怒道:“简直是岂有此理,我这就找太子理论!”

  叶子与小朵连忙拉住他,带着哭腔道:“殿下,您还是消停一点吧,不过是几个厨子,走了也就走了,大不了咱们自己做饭就是了,为了他们大动干戈,实在是不值得。”

  李宽也不过是说气话,真要他跟李世民当面硬刚,他还真没有那个胆量,既然自家小侍女拉住了自己,当然是就坡下驴。

  他当即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怒气冲冲道:“罢了罢了,谁让他是太子呢,咱们小家小户的,还是不跟人家掰扯了,把厨房收拾一下,本殿下今日亲自下厨。”

  两个小侍女没有办法,她们不会做饭,这别院内又没有别的人,那些侍卫一个个尽忠职守的,别说做饭了,寻常跟他们说一句话人家都懒得搭理,只能由殿下去做饭了,不然今天三个人都得饿肚子。

  灭火,扫灰,很快就把厨房打扫干净了。

  李宽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厨房,看了看设施,立刻就蔫了。

  无他,不会尔!

  做饭这种事情,他是从来不擅长的,不过今天没办法了,赶鸭子上架,总得试试不是吗?

  那就做个最简单的,摊煎饼!

  这个没有什么技术难度,李宽不信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做不成。

  上好的鸡蛋,都是走地鸡,上好的面粉,纯天然无污染,还有切的细发的葱丝。

  搅和在一起,慢慢的用一柄大勺子搅动,觉得差不多了,就让叶子开始生火。

  这年头做饭,富豪之家都是用铜锅,讲究一点的用鼎,至于平民百姓家,大部分都是铁锅,脆生脆生的,一铲子下去锅都烂了,没办法,技术不过关。

  好在大家用的都是平底锅,至于什么材质的,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平底锅摊煎饼比较合适。

  多放些荤油,用勺子擓了一勺子,细细的摊平了,等火候差不多了,翻个面,不一会的功夫,香味就慢慢散了出来。

  就这么简单。

  毫无疑问,第一张煎饼糊了,但是熟能生巧绝对是真理,糊了两张煎饼后,李宽终于掌握了诀窍,也不是很难嘛!

  一顿煎饼,三人吃的满嘴流油,两个小侍女也是大呼过瘾,说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锅盔。

  锅盔?李宽揉了揉吃撑了的肚子,下意识的看向了含元殿的方向,爷爷霸着太极宫不走,想来自己的那位老爹以及他的忠臣勇将们,正在商议什么时候登基吧?

  七月流火!流尽大唐邪火。

  盛世终于要拉开序幕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天工造物

天工造物

前面写错了,李世民登基之初,李渊一直在太极宫住着,一直到贞观三年,李渊搬到了大安宫,李世民才进了太极宫。

2019-06-02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