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交锋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1 2019.07.16 20:06

  放心个屁!独孤谋心中暗骂,他们家虽然厉害,但是有些势力也不想招惹,这螭夫人所在的势力,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明文规定,独孤家的人见到他们,必须退避三舍,这如何让独孤谋放心?

  程处默纯粹是无知者无畏,李宽是他好友,是他兄弟,作为老程的儿子,程处默自然继承了老程的秉性,对于螭夫人,没有那种敬畏之心。

  李宽的脑袋从两人中间伸了出来,笑眯眯的道:“螭夫人,好好聊聊?”

  螭夫人笑吟吟的道:“楚王殿下,你敢随我来吗!”

  “自然!”李宽嘻嘻笑道:“我相信螭夫人不会对我如何。”

  “那可不一定哦!”螭夫人莞尔一笑,顿时满室春色,让几个人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狐狸精!李宽暗骂一声,旋即笑道:“请夫人移步。”

  两人并肩而行,他们的身后,独孤谋、程处默、晚娘以及那些歌姬互相敌视,虎视眈眈。

  雅间内,李宽正襟危坐,开口道:“夫人是管仲的传人?”

  螭夫人淡然道:“楚王明知故问。”

  李宽笑道:“管仲自然令人佩服,乃是商贾祖师爷,就连本王也十分钦佩。”

  螭夫人咯咯笑道:“楚王为何不说管仲乃是青楼楚馆的祖师爷?莫非是看不起我们风尘之人?”

  李宽面不改色,心道,管仲被齐桓公奉为宰相之时,齐国就是一个烂摊子。多年的内乱,搞的国家经济十分的停滞,国库的空虚搞的在春秋时期的诸侯国里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如何在短时间之内能搞到一大笔巨款?这个就成了新晋丞相管仲最头痛的事情。

  而且当时的社会局势也不是很稳定,大龄男青年无所事事到处骚扰良家妇女,不安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

  管仲思索了几天,一拍桌子,为什么不能把齐国大户人家中蓄养的歌姬那一套,变成公共的呢!

  这样开一个专门有美女陪吃陪喝陪睡的地方,是个男人都想把身上的钱全部送上!那些懒汉也会因为,里面的美丽小姐姐好漂亮!好想为她们花钱而努力奋斗!

  于是,管仲就设置“女闾”,一个国家专门管控的妓院,收取“花粉税”和过夜资,所得到的钱之间充入了国库,国库再拨款给需要的地方。大量的女奴隶也有了安置的地方,成为国家的敛财工具,给奴隶主减轻了负担。女闾的出现,也拉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从而齐国的经济快速发展!

  这在当时的春秋时期是新潮的事物,其他的国家都没有这种销金窟。在国家之间引起了轰动,别国的人驾着马车过来看热闹!这样不仅齐国的钱财流进了国库,别国的外快也收了不少!

  后来的齐国也因为腰包鼓鼓,才有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气势!一跃成为春秋时期的霸主!

  靠着女人挣钱,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光彩的事情,李宽自然不愿意提起,他佩服管仲不假,但是对于这种靠女人上位的事情,他一向不齿,尤其是管仲的私生活算不得检点,一直为人所诟病。

  “夫人说笑了,风尘之人也有令人钦佩之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比如夫人,就是其中佼佼者,如同明月,冰清玉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螭夫人微微一愣,心中竟然有莫名的感动升起,这楚王竟如知己一般,旋即她摒弃这种想法,轻笑道:“人尝言楚王多智,才华盖世,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青楼楚馆乃是三教九流汇聚之所,”李宽侃侃而谈道:“想要知道任何消息,无论是朝廷的政令,还是乡间的传言,都能在这个地方得知一二,实在是打探消息的最佳之地。

  螭夫人乃是风月场所的实际掌权人,大唐国十道,有多少青楼楚馆?有多少是在螭夫人的掌控之中?这是何等庞大的一笔资源。

  你们这些百家残余之人,组成隐门,暗中窥伺天下,搅动无数风云,令天下陷入战乱。

  说起里本王还要感激你们,没有你们作乱,我李家也得不了天下,李宽也不会成为楚王。”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螭夫人面色不变,极其淡然道:“楚王殿下也不怕掉了脑袋?”

  李宽大度的道:“本王的脑袋就在这里,你们有本事尽可来试试,周欧死的惨啊,死的也冤。

  当然本王没有为他报仇的心思,毕竟他是自己求死死得其所,不过你们拿人命来警示本王,这让本王不满意,很不满意。

  本王不满意,那么你们就别想安稳。”

  螭夫人面色一紧,冷笑道:“殿下,言过了!”

  李宽摆手道:“你也说了,本王才智高绝,非常人可比,你们自以为做的隐蔽,那周欧更是寻常一商贾,就算是死了,也是无头公案,却没想到本王竟然能找到你的身上。

  其实本王还想见见那道人、儒生、老农、小牧,更想见见你们的门主到底是何许人也。

  如果本王没猜错,那儒生在朝堂之上,应当极有地位,那道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至于那小牧,隐藏在本王身边数年,连本王都没察觉出异常,令人胆寒啊!”

  螭夫人面色数变,看向李宽的眼神如同看到了恶鬼一般,从来没有人能凭借蛛丝马迹就把他们的身份来历说的一清二楚,就算是稍有几个知道的,比如独孤家,比如李家,也知之不详,一知半解,根本就不了解,就算是死了的周欧,也不过是隐门的一枚棋子罢了,根本就算不得中坚力量,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谁服务。

  这李宽随口就能说出他们的来历,就差说出他们的老巢了,这才是令人胆寒。

  隐门虽然人数众多,三教九流都有,但是若是让朝廷知道了他们的老巢,只怕第一时间就会调动大军,强势灭杀,绝对不会留有一丝余地。

  螭夫人额头忽然开始流汗了,细密的汗水转眼间形成了一条条小河。

  “你还知道些什么?”螭夫人艰难的问道。

  李宽惋惜的摇头道:“暂时就知道这么多了,不过也足够了吧?”

  螭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汗水,轻声道:“殿下有什么条件。”

  李宽翻了个白眼,螭夫人虽然是核心人物,但是知道的似乎并不多,自己看了她的命运线,也就只能看清这些,那些重要的欣喜,比如隐门门主,比如隐门驻地,都没有看到,似乎被人从脑海里屏蔽掉了,李宽固然可以强行拨开螭夫人脑海中的那一层层迷雾,但是那样做,很容易对螭夫人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而且他今日动用金手指,已经耗费了绝大多数精神,看似镇定自若,其实已经开始有昏睡的症状,不过是强行镇定罢了。

  面对螭夫人,李宽还是很有压力的,能纵横天下数十载,一手造就一个强大的王朝,这等手段心机,都是最顶尖的,若非有金手指在,就算是李宽穿越者的身份,面对这种人物,也没有任何手段去节制,甚至还会落入下风。

  古人的智慧,从来都不能小觑,在信息极度不发达的时代,能纵观天下的人物,每一个都是令人畏惧的存在,稍微动一动,便是天下大乱的局面。

  “螭夫人,以你的身份地位,并不足以代表隐门,若是想知道本王的条件,让道人或者门主前来,本王还能说一说。”

  螭夫人面色微变,冷汗又流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