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开业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23 2019.06.21 09:22

  “道王叔叔您来了?里面请里面请,今天可是有好茶,绝对让您宾至如归。”

  “房相,您老人家可是稀客。”

  “魏公,哟,这位就是叔玉兄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舅父大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侄儿撑场面,侄儿汗颜。”

  “萧老大人,您怎么还亲自来了?弟子惶恐啊!”

  “秦叔叔,您里面请,今天给您准备的膳食不错,过会要多吃点。”

  “李叔叔,您可是大忙人,听说您再忙着著书立说?这可是我大唐盛事,回头我可是要看看的。”

  。。。。。。

  李宽见了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躬身作揖,脸都笑出毛病来了,却依然面不改色,如同福娃娃似的。

  “孔夫子!”李宽老远就看到了以孔颖达为首的山东士族,脸上更是笑颜如花,恨不得扑上去跪舔。

  他快走两步,来到孔颖达跟前,拱手作揖,低声道:“辛苦您老人家了,夹板气不好受吧?”

  孔颖达闷哼一声,声若蚊蚋,低声道:“你小子不要乱说话,老夫一心为国,何来受气之说?”

  李宽嘿嘿笑道:“您老人家这样说,弟子就这样听,各种因由,咱爷俩只你我知。”

  孔颖达苦笑摇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小子,陛下对我山东士族有成见,,不是一天两天的了,长此以往,只怕不是好事,山东士族自诩文华宝地,圣人之乡,自是不愿低头,老夫也是无奈,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日若是真的起了龌蹉,还请楚王殿下怜惜我华夏千古文华,照拂一二。”

  平心而论,李宽对孔颖达还是很有好感的,老头子一辈子辛辛苦苦的,一为报效朝廷,二为保全山东士族,可谓是尽心尽力,任劳任怨,令人佩服。

  李宽微笑道:“夫子放心,若是真有这么一日,我一定会出手,不至于让千古文华一朝丧。”

  孔颖达叹了口气,他如今到处结善缘,与人为善,搞的跟乞讨似的,偏偏有人就是作死,一点都不消停搞的他老人家焦头烂额,一把年纪了,还要为子孙弟子奔走,实在是难为他了。

  老夫子携山东士族走进去之后,李宽也就进去了,这是最后一波贵客,其他人还当不得他楚王亲自迎接。

  天策府本就很大,李宽又把征用了那么多土地,更显的广阔。

  青石板铺就的地板,光滑如镜;从御花园移植过来的应季花草,开的很是繁盛;无论是照壁还是画廊,都极尽完美只能,尤其是那一面面玻璃镜,让所有人都发狂,恨不得趴扣下来搬回家,要不是李宽派人看得紧,只怕玻璃也就剩不了几块了,就着,典礼结束之后,还被偷走了百十块,也不知道他们藏在哪里带走的,裤裆里吗?

  “咳咳!喂喂!”李宽试了一下扩音系统,还不错,虽然没有后世的电喇叭来的强劲,绝对也算是上得了台面,古人的智慧是不容小觑的,将作监的大匠们,完美的展示了一波什么叫做回音效果。

  “伟大的皇帝陛下,诸位尊贵的来宾,首先,我在这里感谢大家前来参加大唐银行的开业典礼。”

  “众所周知,我大唐自开国以来,内平天下,外抵匈奴,开辟朗朗盛世,吾皇文治武功,盖绝历代。”

  各楼内的李世民呲牙咧嘴,面孔发热,这小子拍马屁真是好无底线,大庭广众之下,亏他能说得出口。

  “盛世来了,但是我大唐百姓依旧是忙是吃干,闲时吃稀,衣不足以蔽体,食不足以果腹,这是盛世该有的现象吗?”

  “不,绝不是!”

  台上的李宽声嘶力竭的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听得极其投入,演讲么,就该全身心投入才是,李宽完美的展现出了一个演讲者该有的素质,令人如此如醉。

  “大唐银行,将是你们私人财富的保护所。”

  “大唐银行,将会为您提供全方位无死角的服务,让您放心的把资产放进来。”

  “存款有高额的利息,贷款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利息,这里将是你们的天堂。”

  。。。。。。

  “这是我家的西楚儿?”李世民一副见鬼的样子,问身边的老太监。

  那老太监微微抬头,谄笑道:“楚王殿下乃是人中龙凤,自由振聋发聩之音。”

  李世民满心的腻歪,狠狠的甩了甩脑袋,似乎要把李宽那副上蹿下跳的嘴脸甩出去一般。

  “下面是大唐银行为大家准备的歌舞,请大家欣赏。”

  李宽心满意足的从台上走了下来,足足半个时辰的演讲,让他口干舌燥。

  不过效果还是很好的,群情汹涌,形势十分可喜。

  来到后台,李宽抱着茶杯喝起了茶水,茶水十分甘美可口,如饮琼浆一般。

  至于业务方面,他一点都不担心,来的时候看的仔细,几位国公王爷都是拉着马车来的,不用说,都是一车车的金银钱财。

  前有车后有辙,有人带头,就会有人跟进,人都是盲从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一点李宽十分清楚。

  收拾收拾,李宽就回去了,把战场留给了新任大唐银行行长阎立本,没办法,谁让他从头到尾都参与了银行事务呢?这事也只能他来干,别人还干不了,不了解银行,根本就没办法开展业务。

  跟着他一起走的,还有李承乾。

  李承乾神神叨叨,如同魔怔一般,不停的掰着手指头在那算着些什么。

  李宽侧耳听了一会,差点笑出猪声来。

  “孝恭王叔存了十万贯,他家真有钱。”

  “舅父存了三十五万贯,真不愧是舅父。”

  “有个老农带着孙子来,存了一百七十二文,也是少有的富户了。”

  “还是卢国公大气,我都没敢看那数字,实在是太吓人了。”

  。。。。。。

  李宽很想说,你这样算,就算是算个十年八年的,也没有个结果,银行算账,从来都不是这个算法。

  不过他没有好心提醒,这是属于财迷李承乾的幸福,不应该被打扰。

  回到别院,李宽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顿,还不吃好的,吃的是煎饼卷大葱,一口一口的,极为舒爽。

  大唐银行开业了,他身边也就没人了,因为他身边的人都派去银行当值去了,谁让大唐没有人才呢?他们几个如今在大唐也算是身居高位了,连叶子、小朵都混了个行长助理的活计。

  “这样下去不行啊!小爷早晚累死。”

  李宽仰天长叹,第一次觉得过于聪明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是一种累赘,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压到了你的头上,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没得选择,因为大家都会认为,能者多劳,既然没有人比你更合适,那么你就辛苦一点吧,多做一点。

  今天多一点,明天多一点,就没有个头,这可如何是好?

  建个学校?搞个九年义务教育?似乎不行,时间上不允许不说,也没有合适的老师来教,总不能自己事事亲力亲为吧?那样就太悲催了。

  “时代要发展,人类要进步啊!老天爷,赐给我一个助手吧!”

  李宽的呼唤老天爷是注定听不到的,就算听到了也没那闲工夫给他再来一个天雷,凭空降下一个助手来,这根本就不现实,所以还得自己来,至于怎么来,那就有讲究了。

  李宽今年满打满算才八岁而已,所以他觉得,自己从现在开始培养人才,似乎也不算晚,搞个十几二十年,自己长大了,自己培养的人才也长大了。

  岂不美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