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一指杀人、携美而归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0 2019.07.13 20:14

  琴姬操琴,林舞儿曼舞,凤鸣清歌,墨云弄箫。

  李宽沉浸在轻歌曼舞优美的旋律之中不可自拔,不愧为长安最著名的风月场,藏龙卧虎啊!

  这四位美人,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之身,这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一旦破了身,只怕就不值钱了,这年头初夜也是能卖很多钱的,尤其是长安花魁的初夜,更是令人趋之若鹜,一掷千金并不为过。

  美人在侧,李宽自然是十分享受,若是这种享受不会被人打破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会更开心一些。

  “不长眼的狗东西,本少爷来是给你面子,竟然三番五次阻拦本少爷,这一次本少爷一定要见到墨云,不然就一把火烧了你的画舫。”

  琴音戛然而止,墨云面色惊惶,其他三个少女也一脸黯然。

  李宽好奇的道:“怎么了?”

  墨云强颜欢笑道:“没什么,不过是一个无赖子罢了。”

  咔嚓!

  房门被人强行撞开,本就不坚固的木门,顿时散落了一地,一个面色狠戾的青年人恶狠狠的看着房中之人。

  李宽面色淡然,琴棋书画站成一排,站在他的身后。

  “这是谁!”那青年人一把拽过老鸨,怒气勃发,“本少爷来了数次,都被你以乱七八糟的理由打发走了,钱花了不少,连碰都没碰过,今天竟然让他们服侍这个狗东西,跟本少爷说清楚,不然本少爷跟你没完!”

  李宽细细打量这个青年人,面色灰白,显然是沉溺酒色的缘故,身材瘦高,广袖襦袍,应该是个读书人,下巴刮的干净,依旧有青色的胡茬子,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形容讨厌。

  老鸨子祈求的看向李宽,发现李宽不为所动,只得低声下气的道:“孙少爷您行行好,这里都是贵人,万一冲撞了贵人,只怕您也担待不起。”

  那孙少爷桀桀怪叫道:“贵人?长安城真正的贵人,有几个会来逛窑子?本少爷今天若是不得到墨云,你们千秋阁就等着完蛋吧!”

  “这人是谁?”李宽回头看向墨云。

  墨云轻声道:“汉王属官孙康之子孙来,仗着汉王之势,横行霸道,连长安县衙都不敢管。”

  李宽闻言思索了一下,笑道:“你说这小子要是死在这里,会不会有人找我算账,拿我进县衙之类的?”

  墨云摇头道:“若是您亮明身份,自然没有人敢动您,若是不然,只怕真的会。”

  一旁的凤鸣眼睛亮晶晶的,在她看来,楚王殿下自然是不怕汉王的,更何况区区一个属官之子?她很想看看双王会,到底谁才更胜一筹。

  李宽双目微微一睁,突然伸手,在空中拨动了一下,旋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孙来。

  孙来见李宽径自与美人儿说话,视自己如无物,更是恼怒,他身后跟着三名家仆,都是孔武有力的主,自然不怕,当即上前喝道:“哪来的小贼,胆敢跟本少爷抢美人,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李宽皱了皱眉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大概说的就是自己现在的情形,似乎绝大多数穿越前辈都会遭遇这么一遭,豪门恶少争夺美人,正义使者强势护花,这才是剧本啊!

  李宽慢条斯理的道:“孙来,本少爷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就从画舫上跳下去,还能活命,不然不出一刻,必定死于非命。”

  孙来一愣,旋即狂笑起来,笑的腰都弯了。

  此时此刻,整个画舫都惊动了,敢在千秋阁画舫闹事的人不少,但是大家都还算克制,毕竟出来玩,不能玩过火,万一传出好说不好听啊,如今看到又热闹瞧,自然群情汹涌,一看是有人惹到了楚王殿下,全都安静了下来,手里捧着瓜子果子,安心做自己的吃瓜群众,就连独孤谋等一众纨绔,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李宽其实也很无奈,这年头连青楼歌姬都对自己熟门熟路了,这家伙身为王府属官的家属,竟然不认识自己,反而一直叫嚣,实在是有些头疼啊。

  作为名人,李宽自然不能上去干掉他,也不能上去打他,不然过会落水而死赖到自己头上就不好了。

  “什么玩意!哪来的野狗,竟然敢在本少爷面前大放厥词!”孙来大笑道:“把他给本少爷扔出去!”

  他身后,那三名家仆撸起袖子上前,就要动手。

  “嗯?”李宽剑眉一竖,不怒自威,长久以来主掌大事的气度升腾而起,那三个家仆心中一跳,不由自主低下了头颅,连动都不敢动,冷汗滚滚而下。

  “孙来,带着你的狗,滚出去!”李宽声音平静,古井无波,但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度,让孙来胆战心惊,这种气度,甚至超过了汉王的气度,绝不会有这种令人心折的气度,他心头狂跳,不假思索的扭头就走,作为王府的奴才,审时度势是最基本的素质。

  刚出画舫,在三个家仆的蹙拥下,众目睽睽之下,孙来眼前一黑,一脚踩空,掉入了渭水之中。

  “救人啊!”三个家仆呼喊一声,连忙跳入水中,可是不知怎地,那孙来落入水中竟然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三个家仆打捞了足足半个时辰,终于寻到了孙来......的尸首。

  孙来死了,死于众目睽睽之下,三个家仆如丧考妣的带着尸首走了。

  李宽招了招手,老鸨子走了过来,低眉顺眼的极其乖巧,也不卖弄风骚了,实在是因为被吓着了。

  “这四个姑娘我带走了。”

  老鸨子大惊失色,这可是千秋阁的摇钱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走?到时候自己背后的人不会放过自己。

  “殿下万万不可!”

  李宽不耐烦的道:“你要想清楚,孙来死在了千秋阁的画舫,他那个老子绝对不会罢休,汉王要是知道本王与此事有关,也不会放手,若是这四个姑娘还在千秋阁,千秋阁会因为此事受牵连,这四个姑娘也会被人报复。

  本王带走他们,你们可以对外宣称是本王主动惹事,到时候他们的报复,自然会找上本王,与千秋阁无关。”

  老鸨子神思恍惚,还未开口说话,李宽随手丢下一张纸片,带着四个少女走了。

  众纨绔见状连忙追了上去,美人儿没有了,没事去李宽家养养眼也不错,青楼歌姬,断然不可能纳为王妃,要做也只能做个侍妾,这年头去人家都有拿侍妾招待的,去看一眼并不为过。

  四个少女刚上了小船,就钻进了船舱,再次出来的时候,每人都换了一套衣衫,就连梳的精致的发型都打散了,一头秀发自然垂落,如同出水芙蓉。

  墨云显然是她们的老大姐,她歉意的道:“这些衣服是晚娘给我们准备的,她告诉我们,一旦有机会走出千秋阁,无论是做妾也好,做奴也好,就要忘了过去,千秋阁的一切,都扔在水里。

  其实晚娘是个好人。”

  李宽点了点头,看向画舫,老鸨晚娘看着四个少女,似乎在为她们祝福。

  李宽微微点头致意,算是回应了。

  晚娘转身走入画舫,肩头耸动。

  李宽低头看着粼粼渭水,想着自己一指点断了孙来的命运线,让孙来命运断绝,死于非命。

  第一次杀人,而且是以一种鬼神莫测的手段杀人,李宽没有任何不适,相反,隐隐间还有些兴奋,莫非自己是变态吗?李宽如是想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