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补大了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008 2019.06.25 23:29

  人参的效果是毋庸置疑的,黄鳝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秦琼黄澄澄的面庞滋养的极其红润,几乎掩盖了他原本的面容,他满面红光的坐在那里,极其亢奋,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咬牙切齿的坐在他的对面,怒气勃发。

  “蠢货!蠢货!蠢货!”老道士连骂三声,一根手指对着李宽指指点点,如同爷爷教训孙子一般,李宽还不敢还嘴,这老道骂谁谁都不敢还嘴,因为他是孙思邈,天底下最牛气的道士,没有之一。

  “讲道理啊,这两样都是大补之物,绝对没有问题啊。”李宽很冤枉,简直冤枉死了,老秦自己不要命的吃,管自己什么事,自己顶多算是失察,绝不至于蠢。

  “臭小子,老道说你两句还敢顶嘴,反了你了!”老道士立刻吹胡子瞪眼。

  李宽抬起头翻个白眼,不再说话,老家伙今年八十七了,身体健壮如牛,时常进山采药,走个百八十里脸不红气不喘,看样子还能活个三五十年,妥妥的人瑞一枚,七十而不逾矩,老家伙就算是在李二的金殿上撒尿都没人敢说个不字,当然,也就是他,换个八十岁的老头试试?活腻歪了吗?

  “黄鳝补气益血,这是不错的,多吃有好处,尤其是小秦,气血两亏,吃黄鳝自然是大有好处。”

  李宽有气无力的昂着头,接下来就该是贬了。

  “但是这人参,老道试了一下,乃是天材地宝一般的药材,寻常人吃一株都会直接鼻血长流,小秦还吃了一株少年份的,没补死已经是侥幸,补死了才是正理。”

  秦琼闻言,一脸的后怕,不确定的道:“真人,我好像没什么大碍啊?感觉自己还能一拳打死牛。”

  孙思邈极度藐视的看着秦琼,一副看二杆子的模样,不屑道:“说了是侥幸,如今你补的过火了,这火需得泄一泄,不然明天老道就要去国公府祭拜了。”

  李宽闻言,恶狠狠的道:“人参找到了,为何不跟我说,自己拿着当萝卜吃,还是千年以上的人参,您是闲命长吗!”

  秦琼尴尬无比,却极其洒脱的道:“这是知节直接送过来的,我想着先试试,谁知道大补之物还不能多吃?”

  这队友卖的极为顺溜,说卖就卖,毫不犹豫。

  “人参大补,吃多了也要命,这玩意最适合煲汤,以您的身体,以千年人参一片,辅以食材,每日中午阳气充足之时服用,最是有效,不出三五月,便与常人无疑。”

  孙思邈捻须怒道:“说重点,如何泄火。”

  李宽干脆利落的道:“这方面您老人家是神仙,问小子就有些不厚道了,小子可不是神仙。”

  老神仙被凡人拍了马屁,也是很开心的,当即道:“就知道你小子管杀不管埋,这事老道做了就是,不过……”

  人说话的时候,但凡有不过二字,那不是提条件就是有巨大的转折。

  “你小子倒是告诉老道,你是从何得知人参有如此神效的,老道行医半生,若不是这次没事来长安逛逛,还真就错过了。”

  “没问题!”李宽干脆的道:“您老人家把这事办妥了,小子送你一部医书,虽然只是残篇,但是足够您老人家研究一段时间了。”

  孙思邈二话不说,也没问是什么医书,拉着秦琼就走了,老家伙非但身体强健,力气也大的邪乎,秦琼一介无敌战将,竟然没有反抗之力,这老家伙的武力绝对是顶尖的,也是,人家行走民间,没事还上山采药,这年头哪个山头没有狼虫虎豹?没有一身好本事,还敢采药?作死呢吧?

  李宽的甩锅本事没的说,打发走了孙思邈,就拿起了一个锦盒,锦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根儿臂粗的人参,已经有了人形,李宽都怀疑这玩意快成精了,不过显然没有。

  这根人参绝对过了千年,是治病吊命的好东西,快死了含一片,绝对能多活个一时三刻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李宽理所当然的贪墨了,揣起人参,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嘴里还含着一根发丝粗细,一寸长短的参须,貌似惬意。

  人就不能得瑟,一得瑟就容易出事,李宽没想到,这个世界没经过污染以及人为干涉的人参效果竟然强大如斯,不过一点点根须,李宽在半个时辰内,就开始冒鼻血了。

  没得说,孙思邈的药庐里又多了一个病人,老秦躺在一个冒着热气的木桶里,看着坐在冰桶里的李宽,笑得极其猥琐。

  李宽咬牙切齿道:“从来没听说过冰桶能泄火的,孙老头,你一定是故意的。”

  孙思邈一脸淡然,仙风道骨之气飘散散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这玩意谁也没吃过,你怎么知道老道的方式不对?”

  李宽怒道:“谁说没人吃过?辽东之地的人,拿人参当萝卜吃,吃的还少了?你这是公报私仇。”

  孙思邈观察了一下,这才悠然道:“水火相济果然行不通,看来得以毒攻毒。”

  “别!”李宽连忙道:“您老人家就给小子来一桶秦叔叔那个就行,实在不行,小子自己出去跑两圈也是可以的。”

  孙思邈不理他,伸手就把他抓了起来。

  秦琼乐不可支的看着两人,享受着舒服的药浴,极其惬意。

  李宽被折腾了半天,终于火气散了大半,人也萎靡不堪,逃也似的离开了药庐,留下孙思邈看着案上的几张纸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真人,那小子留了什么宝贝?”秦琼披了个毯子,好奇的问道。

  “管你啥事,哪来哪去,明天记得再来,连续七日,才能完全拔出你体内余火。”

  秦琼怏怏的离去,他很想看看那几张纸片,但是孙思邈收的严实,就是不让他看,这让他更加好奇,去了李宽处,发现这小子不在工地,他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这个事情,反正自己也不是医者,看了也看不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