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见色起义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513 2019.07.13 11:54

  一众纨绔佩服无比,李怀仁嘿嘿笑道:“去了才知道,琴棋书画那可是千秋阁的四大花魁,艳绝长安,寻常人难得一见,以我们的身份,自然是没问题,不过西楚兄确定自己有这么大的胃口?能吃的下四大花魁?”

  众纨绔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李宽,他们虽然年纪都差不多,最大的独孤谋也不过十三岁,不过他们早就尝过女人的滋味,李宽一看就是初哥,自然是众人唾弃的对象,都找到一丝机会鄙视李宽,他们都不会放过。

  李宽雄赳赳气昂昂,狂呼道:“吾辈之人,当见色忘义,哥几个可不要到时候撑不住,平白丢了人。”

  李宽迈步狂奔,众人连忙赶上,要是真让这小子率先登上画舫,把琴棋书画一起梳拢了,岂不是丢人了?

  可别忘了,他可是名满天下的楚王,能伺候他一晚上,多少人求之不得,琴棋书画就算是再拿架子,见到了楚王,也不会淡定,主动爬上床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众人发足狂奔,行人纷纷退避,有些商家还关切的喊一声小心路滑。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义愤填膺,嚷着要取找烟波荡县令狄知逊告状,被人连忙拉住,指了指那群不见踪影的纨绔道:“知道那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

  “天青袍服,那可是清华书院的院服。”

  “知道领头的是谁吗?”

  “不知道。”

  “大唐楚王李宽李西楚!”

  此人拜服,沾沾自喜道:“刚刚楚王殿下好像撞到我了,这件袍子沾了楚王的好运,咱这就回家,摆个香案供起来。”

  那人鄙夷的看着此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这年头烟波荡有三绝:楚王的诗词,阎立本的画,虞世南的书。

  这三绝才是值得供起来的好货色,寻常人千金难买。

  李宽把一众纨绔甩了老远,第一个来到了渭水边上,对着渡口的船老大呼喝道:“船家,速速过来,接我前去千秋阁画舫。”

  那船老大显然是久在烟波荡的,自然识得李宽,打眼一看,乖乖不得了,赶忙划船,把李宽接上了船。

  “快走快走!”纨绔们一发冲了过来,眼看就要跳上小船,船老大长蒿在水里一划,顿时如同离弦之箭,离开了水岸。

  “李西楚!忒不讲义气!兄弟们,速速寻找船只,不然今天连汤都喝不上了!”

  独孤谋一呼百应,众人连忙各自寻找船只,尽力向着千秋阁的画舫而去。

  李宽来到了画舫之前,千秋阁的老鸨眼前一亮,这年头在长安厮混的,不认识李世民的多有人在,但是不认识李宽的,那就真是有眼无珠了,尤其是在烟波荡,李宽没事就闲逛,他的画像早就画的满世界都是,据说能保平安、延福禄,还能升官发财,再不济还能辟邪。

  李宽都成了神仙了快,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哎呦!”老鸨子谄媚的道:“感情是贵人到了,琴棋书画,赶快出来迎客了!”

  李宽洋洋得意,上了画舫,回头对着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吃水的众纨绔,转头潇洒的进入了阁楼之中。

  “李西楚!”

  众人大急,催促船家快行,一定不能让这小子独占鳌头。

  李宽进了画舫,顿时眼前一亮,千秋阁果然是千秋阁,在长安经营了许多年,财大气粗的同时,这品味也是非同一般,整个画舫总共三层,第一层就极富文人雅气,来往的歌姬都是风姿绰约,面若桃花,一个个生的极美,绝对是高手出手布置出来的,长安城有这种本事的不多,李宽用屁股想也知道这千秋阁的幕后大佬,肯定就在那些人中间。

  “听说你们有琴棋书画四大美人,都给本少爷出来,本少爷今天兴致好,看一看能不能入眼。”

  老鸨子虽然称为老鸨子,年纪绝对不大,最多三十来岁,闻言吃吃一笑,顿时满室生辉,让李宽目眩神迷,尤其是那一抹雪白,若隐若现,更是令李宽小弟弟勃然而怒。

  熟女的诱惑啊!伤不起啊!

  李宽心中哀嚎,擦了擦并不存在的鼻血,佯怒道:“本少爷的话没听见吗?”

  老鸨子久经风月,自然看出来李宽是个初哥,吃吃笑道:“琴棋书画,还不出来迎接贵宾?”

  话音刚落,龟兹乐响起,漫天的花瓣随之落下,整个画舫如同,一道身影从纱幔之后款款而出,行走之间如弱柳扶风,待纱幔掀开,一袭紫色轻纱的少女,令李宽神情恍惚了一下。

  美!美极了!

  纵然李宽久经美女熏陶,李二的后宫都是角色美人,这少女给他的感觉,依旧是美的惊人,只是不同于后宫之中端庄大气之美,是一种柔美,另类之美。

  第二道身影身穿淡蓝色轻纱,不同于第一位美人,反而有种刚强之感,却依旧有倾城之貌。

  第三道身影身穿浅绿色轻纱,显得俏皮可爱。

  第四道身影身穿鹅黄色轻纱,面色冰冷,如同冰美人。

  “好!当真是倾国倾城之貌!”

  李宽大赞一声,话音未落,程处默的声音响起,“西楚兄,手下留情,给兄弟留一个!”

  李宽赶忙对老鸨子道:“这四位美人本少爷都要了!”

  说完,也不待老鸨子说话,一手牵着一个,让另外两个跟着自己,快速走向第二层阁楼。

  “千军万马前,与君平肩立,九曲黄泉中,与君闯生死,功不分,祸不计,苦不言,称之为兄弟!”李宽头也不回的叫道:“但是美人儿嘛!美人在前,兄弟就是用来卖的!今日兄弟我就独占了,你们几个就吃灰去吧!哈哈哈......”

  李宽嚣张的声音传遍画舫,惊动了前来玩耍的贵人们,一个个走出房间,目瞪口呆的看着左拥右抱的李宽,一个个不停的擦眼睛。

  这是楚王?那个传说中的楚王?

  一干人等觉得自己眼睛都快闪瞎了,楚王竟然逛窑子来了!不!不是窑子,太难听了,应该是逛青楼来了。

  就算是换个名词,这青楼还是寻欢作乐之地,楚王身份何等尊贵,就不怕陛下责罚?

  那是琴棋书画?老子花了一千贯都没能见上一面的四大花魁?可惜了啊!

  “公子是要听曲儿,还是欣赏歌舞?”

  房间内,穿淡紫色轻纱的美人儿轻声问道,声音曼妙,令人神往。

  李宽心中一荡,旋即镇定心神,笑嘻嘻的道:“你们是琴棋书画,先自我介绍一下。”

  那淡紫色轻纱少女莞尔一笑道:“妾身林舞儿,擅长围棋以及舞蹈。”

  淡蓝色轻纱少女款款一福道:“妾身琴姬,擅长操琴。”

  那浅绿色轻纱少女活泼可爱,似乎不怕李宽,大大咧咧的道:“我叫凤鸣,最善作画。”

  那鹅黄色少女面带微笑道:“妾身墨云,擅长书法,见过楚王。”

  “哦?”李宽饶有兴趣的道:“你们知道我的身份?”

  凤鸣最是活泼,咯咯笑道:“这满长安还有谁不知道楚王大名?楚王又不是别的皇子,整日里游荡在长安与烟波荡,大家谁没见过?自然是认识的。”

  “妹妹,修要胡言乱语!”墨云训斥了一声,歉意的对李宽道:“凤鸣妹妹最是活泼,毫无心机,还请殿下见谅。”

  李宽摆摆手道:“无妨,既然来游画舫,自然是来玩的,要是大家都一本正经的,反而没意思。”

  原本撅起小嘴的凤鸣,闻言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