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司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被坑的皇帝

唐司命 天工造物 2627 2019.06.16 23:03

  李世民面前摆着一副巨大的地图,长宽只要有一丈有余,整副图精细无比,细小的文字,不明意义的符号,在其上标注的清清楚楚,最让李世民惊讶的,是这幅图上,纵横八条大道,每一条都堪比朱雀大街,那大道标注的清楚明白,宽十丈,八辆马车驰骋无忧,甚至连马车如何行走,都有标注。

  图的上方,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烟波荡!一看就是李纲的手笔。

  八条大道,把整幅图隔开,划分为二十个区域,最中间的区域,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楚王。

  其他十九个区域,也各有不同,最靠近渭水的五个区域,其中两个码头,两个交易市场,一个是什么娱乐场所。

  然后便是阡陌绵延的种植区,各种作物的种植区域,划分的清清楚楚,甚至还有作物种植时间、方式等等的详细说明。

  水渠、暗沟等等无一缺少,一栋栋住宅,分布在楚王府周边,显得极其雅致。

  李世民头疼了起来,他只不过是想要这块地重新焕发生机,而不是再造一个长安出来。

  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造出这么一座大城,需要靡费几何?需要人工几何?需要多长时间?不说别的,单单是砖石需要多少?木料需要多少?钢铁需要多少?

  大唐不富裕啊!别的不说,钢铁这玩意就不可能敞开了供应,大唐士兵尚且做不到人人一柄横刀,哪来的钢铁给你造城?

  话又说回来,你造城就造城,城墙呢?

  这小子是故意的?特意造出一座没有城墙的城来,让朕安心?

  “陛下,长孙大人、房大人、杜大人、程大人、秦大人、尉迟大人、江夏王、河间王请求觐见。”

  李世民皱了皱眉头,这几个家伙一起来,莫非有什么事情吗?文武都齐了,这阵仗可不小。

  “传!”

  老太监低眉顺眼的走了出去,过不大会,几个老货一个个走了进来,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跟吃斋念佛的老僧似的。

  这就奇怪了,没有事这几个人如何能一起来?既然有事,为何一个个不吭声?尤其是尉迟恭跟程咬金,这两个家伙最是沉不住气,今天这是怎么了?

  李世民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你们不说话,那朕也不说话,咱们就看看,是朕有耐心,还是你们有耐心,朕还就不信了,你们还想留宿不成?

  想到这里,咱们的皇帝陛下反而安心了,神情严肃的开始研究这张“烟波荡”图纸,画工没的说,精细而又美观,透着一股煌煌大气,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这字差了些,比朕差远了,这些乱七八糟的符号是啥意思?不懂,回头问问小崽子。

  李世民越看越开心,越看越得意,对于这幅图,满意到了极致,至于钱财这种小问题,伟大的皇帝陛下似乎忘记了。

  “陛下!”

  尉迟恭终于撑不住了,嚷嚷道:“臣等前来,也不行礼,也不说话,你就不好奇我们来干什么吗?”

  李世民干脆利落的道:“不好奇!也不稀罕!”

  尉迟恭一句话被怼了回去,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

  程咬金脸皮就厚,说难听的就是不要脸,他笑嘻嘻的道:“陛下,臣此来,求陛下一件事。”

  “说来听听!”李世民警惕的道:“要是小事朕就应了,要是什么祸国殃民的大事,想都不要想。”

  程咬金期期艾艾,犹犹豫豫的道:“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你看,这天下也算是太平了,后面的事就是怎么发展了,臣这一家老小,几百口子,几百张嘴,都要吃饭啊,所以臣就想做点生意,发点小财,靠臣这点俸禄,只怕用不了多久一家老小就要喝西北风了。”

  “嗯?”李世民疑惑道:“你家我记得不是开了个酒楼吗?还挺有名的,叫什么来着?”

  “迎客居,”程咬金嘿嘿笑道:“小本生意,挣不了几个钱。”

  李世民笑呵呵的道:“不对吧?听说迎客居客似云来,日进斗金,怎么会不挣钱呢?你家的酒好像卖的很贵吧?朕还尝过呢,味道确实不错。”

  一听到酒,程咬金的脸瞬间黑了,咬牙切齿道:“那是以前,以后臣的酒楼只怕要落败了!”

  “这是为何?”李世民更疑惑了,“你可是一国国公,在长安城这一亩三分地,还有人敢跟你对着干?”

  “有!”

  “谁!”

  “楚王李宽!”

  李世民愕然,旋即眼睛一眯,看向了其他几家,失笑道:“你们几家莫不是都是被西楚儿威胁,跑朕这里诉苦来了?”

  几个人相识一看,同时苦笑不已。

  “臣收到了一份冶铁之法。”长孙无忌拱了拱手,老脸通红,冶铁是长孙家的根基所在,忽然手里面多了一份更高明、更成熟、效率更快、品质更好的冶铁之法,岂能不慌。

  “臣收到了一份钱庄管理之法。”房玄龄家是开钱庄的,虽然不大,但是也是资本雄厚。

  “臣收到的是一份高产之法。”杜家经营粮食买卖,顺便也种粮食,田地甚多,是有朝廷认证的。

  “臣收到了一份练兵之法。”秦琼是无双战将,对练兵自然情有独钟。

  “臣收到的是兵粮制作之法。”尉迟恭面色不太自然。

  “臣收到了一壶酒!”程咬金似乎还在回味美酒的滋味。

  李孝恭、李道宗兄弟一脸风轻云淡,似乎在看戏。

  李世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心腹臣子,疑惑道:“投其所好,岂不是好事?有了这些,你们家岂不是更进一步?知节就算了,你家的酒楼还不至于被一瓶酒打败。”

  “陛下啊!”长孙无忌哭丧着脸道:“我们几个都被坑了啊!那臭小子把东西虽然送来了,但是缺少了关键的一环,是不可能按图索骥的。”

  程咬金更是恼怒道:“臭小子送了一瓶酒,拜帖上说,若是不与他合作,他就把酒酿的满世界都是,让我家酒楼关门大吉。”

  其余几人纷纷嚷道,这个缺了一个关键环节,那个练兵少了一个关键之处,那个兵粮制作之法少了一味主要食材,一个个吵吵嚷嚷的,让李世民脑仁疼。

  “都住口!”李世民大吼一声,终于安静下来了,他转头看向自己的两位堂兄弟,揉着太阳穴道:“你们俩又是怎么回事?莫非也被那小子坑了?”

  “没有!”李道宗矢口否认道:“西楚儿说,要是我们不与他合作,他保证让我们两家从今往后喝西北风,所以我们来找陛下评理,最好抓起来打一顿。”

  李孝恭连连点头道:“是也是也!这小子过于嚣张,竟然敢威胁王叔,实在是该打。”

  李世民眯起眼睛,看了看几个老货,似乎明白了什么,几个老货说的难听,但是没有一个有一丝丧气的意思,反而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厉害,看样子还有摩拳擦掌的意思,这就奇怪了,吃了亏还有这种表现?这说明根本就没吃亏!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副“烟波荡”图卷,终于明白了,自家儿子没有本钱,这是给自己弄本钱来了,这几个家伙估摸着是被说动了,却又不敢私自做主,臣子勾结亲王,那可是要命的事情,所以想要来自己这里讨一份旨意。

  绝对是这样没跑了!

  李世民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之难听,如同夜枭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好啊!欺负到朕的头上来了,全部罚俸一年,楚王李宽份例罚没一年!”李世民咆哮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朕这里找不自在!”

  众人顿时喜笑颜开,一个个精神抖擞的走出了大殿。

  这就是同意了呗!

  程咬金提议去大吃一顿,以示庆贺,众人纷纷赞同,一溜烟跑去迎客去喝酒去了,留下李世民一个人唉声叹气,却又极为自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